• 第47章 大喜?大祸!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47本章字数:2609字

    席墨年听罢众人的意见之后,突然凉凉一笑,“请恕我不能同意。”

    啪的一声,是为首的那位长辈手中的杯子应声落地,“这件事不是你说不同意就可以的,席家百年的命脉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席家的百年命脉也不是因为一个女人就可以没有的,也不是靠封建迷信,靠的是席家的掌门人多年来的拼搏!”

    席墨年一点面子都没有给那些长辈留,一席话下来说的几位老人脸都黑了。

    “你……”长辈指着席墨年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而是转向年怡慧,呵斥道,“你教的好儿子!”

    年怡慧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从刚才席墨年说不能同意那会儿,她就没再开过口,任由着几位长辈将她骂了一遍。

    看着眼前这些指责的脸,年怡慧不由得想起席正荣刚去世的那段时光。那时候席墨年还小,她一个女人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

    当时也是这些人,明着暗着要把传世据为己有。那个时候她一心为了儿子,想着,只要孩子长大了,一切都会好起来,所以她撑起来了。

    可是现在儿子长大了,却根本不听她的话,就是为了这么个女人……

    年怡慧想罢,突然醒转过来,冷冷的道,“几位长辈请回吧,是我的错,不该请各位过来受气,以后席家会每年定时向族里交维护费,各位以后请不要来了。”

    说罢,她也不管那些人是怎么看的,便叫了佣人将他们请出去了。

    等到客厅里只剩下三人时,年怡慧先是瞪了一眼叶笙歌道,“你给我出去!”

    叶笙歌本也不想站在这里看他们吵架,正要转身却被席墨年一把拉住了,“不准走!”

    “墨年!”年怡慧气急。“她会害死你的!”

    “我不怕!但如果你怕的话,我可以带着她离开席家!”

    说罢,他转身就走。年怡慧看着两人决绝的背影身形一晃,坐在了沙发上。

    夜深沉,叶笙歌被席墨年拽着塞进了车里。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席墨年和年怡慧大吵的事情上,没有回过神来。

    思虑间,车子已经开出了席家。一路向南,车子开到了郊区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

    停好车后,席墨年便自顾自的上楼去了。叶笙歌有些累了,但是又不敢去打扰席墨年,便在沙发上睡了。

    这一觉,便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沙发上。

    叶笙歌站在客厅里看向昨晚席墨年进去的那扇门,还是像昨晚一样关的紧紧的。想了想,她上去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她便又动手转了一下门锁。

    门锁应声开起,一股浓烈的烟味扑面而来,叶笙歌看见席墨年背对着门靠在大班椅上,身边的烟灰缸里已经满满的一缸烟头。

    “席墨年……”犹豫着叫了一声,席墨年回头看向她,“过来!”

    叶笙歌犹豫着走进去,在他的面前站定。席墨年一抬手将她拉到身边,按在腿上坐下。

    “饿了吗?”他低声问道。

    叶笙歌没有回答他,这样的席墨年让她觉得有些心疼。或许年怡慧说的没错,她确实是个祸害,五年前害了季白,五年后又害了席墨年。

    “或许……你应该听夫人的话。”她突然说道。

    席墨年闻言,一把扣住她的腰,将她往前带了一点,“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叶笙歌被他有些可怕的目光看的心虚,忙低下头道,“那八千万我会想办法还你……”

    “叶笙歌!”席墨年顿时咬牙,“你有没有良心?”

    “我就是有良心我才……唔……”叶笙歌话还没说完,便被席墨年堵了回去。他乖张的情绪如同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全部都交代到了这个吻上。

    唇间吃痛,叶笙歌下意识的往后缩,却被他一个转身,直接抵在椅子的靠背上。

    他居高临下的压着她,将她牢牢锁在身下。情到深处,他低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命令道,“说,你不会离开我?嗯?”

    叶笙歌咬住唇不肯开口,他不由得一个用力激的她浑身战栗。

    “说不说?”

    “我不会离开你。”她含糊道。

    “不清楚,重说……”

    叶笙歌不禁在心里暗骂一声,一字一字的说道,“叶笙歌永远都不会离开席墨年!”

    这一次,他终于满意了,弯唇一笑,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

    这一天,他们都窝在这个书房里,抵死缠绵,直到叶笙歌再也支撑不住沉沉睡去。

    翌日下午,叶笙歌才慢慢醒转过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之前那个书房了,而是被换到了卧室里。

    身上穿着的是席墨年的白衬衫,衬衫很大将她整个人包裹的娇小玲珑的。

    赤脚下床,拉开衣柜,只有白衬衫和黑西裤,其他什么都没有,这果然是一个男人的世界。

    叶笙歌悻悻的关上门,走出卧室。刚走到走廊上,她便看见席墨年正悠闲的坐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喝着茶。

    心中一动,她叫道,“墨年……”一边说着,她便走到了围栏处,笑眯眯的看着楼下。

    却直直的对上了席淑媛有些怨恨的眼神,叶笙歌一愣,忙后退一步将自己遮掩起来道,“原来淑媛也在这里。”

    “嫂子。”席淑媛叫完之后,回过头再次看向席墨年,“哥,妈为这件事已经病了,你真的不回去吗?”

    席墨年放下手中的杯子道,“那天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件事你不清楚,就不要管了。”说罢,他起身道。“要在这里吃饭吗?我叫你嫂子做饭。”

    席淑媛眸光一沉,旋即道,“不用了,我先回去了。”

    说罢,她捏紧了手中的包,走了出去。身后,传来叶笙歌和席墨年的对话,“淑媛来了,你也不说一声,我穿着你的衣服就出来了。你赶紧的,叫人给我送套衣服来。”

    “这不是来了吗?你自己看。”

    “婚纱?”叶笙歌惊讶不已。

    “是,婚纱。我要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

    婚礼?席淑媛忍不住咬了咬牙,捏着包的手指更紧,仿佛要将人捏碎。

    ……

    百年席家的席墨年要结婚的时候,就像是插上了翅膀一样,不胫而走。一夜之间便传遍了青城的大街小巷。

    大家纷纷都在猜测,这个传说中的傻子席墨年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妻子。席家又会让一个怎么样的女人进门。

    一周后,终于到了婚礼的那天。叶笙歌一早便打电话给韩萍,邀请她回来参加婚礼,可是韩萍说不急在一时,等她正式的和席墨年结了婚,在把孩子带回来。

    知女莫若母,韩萍果然是抓住了她的命门,知道只要小秋在她的手里,她就不能轻易离开席家。

    早上叶笙歌一早起来化妆,结果出门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倒了一瓶颜料,将婚纱给染坏了。

    随行的助理慌忙想办法去清洗,好不容易弄好了,婚车又突然坏了。

    席墨年打电话过来得知了这件事,便道,“不着急,你们慢慢弄,我去找司仪改一下时间,等下我去接你。”

    上午十点,叶笙歌已经装扮一新,等在了别墅里。

    十点半,席墨年还没到。叶笙歌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他,席墨年安慰道,“还有十分钟就到了,路上有些堵车。”

    “那你小心点。”叶笙歌说罢,正要挂电话,突然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紧接着电话里传来刺耳的电流声,旋即便占了线。

    叶笙歌突然一个没站稳,脚下的高跟鞋崴了一下,鞋跟便断了。

    大喜之日,一个接一个的不顺,叶笙歌顿时有些慌。助理正拿了一双备用的鞋子进来,要她换上。

    外面有人突然跑进来声音颤抖的道,“不,不好了,新郎出车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