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看见了不该看的。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6:07本章字数:2343字

    “……”

    唐馨勉强护着被撕开的领口,无地自容的别过脸。

    “你他妈的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告诉他我们是夫妻!告诉他他在多管闲事,告诉他我们要亲热!我们要造小人!”吐着酒气的季北城,让唐馨陌生,痛心不已。

    “季北城!你太过分了!”丢下这句,唐馨奋力的挣脱开,转身跑出教室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下站在门口的男人。

    一股优雅薄荷香混合着尼古丁的味道传来。

    “……校长室在哪?”对方问她。

    唐馨微顿,告诉对方校长室的位置,然后跑出去。

    没开灯的校园一片漆黑。

    唐馨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直到扶住宿舍门前的树才站稳,心底充满迷茫,彷徨和羞愧……

    她和季北城是夫妻,在履行夫妻义务这件事上,自己始终太过被动,所以今天晚上还是她先妥协,主动打电话联系他。

    整整一晚,季北城的手机一直打不通。

    翌日,唐馨浑浑噩噩的拿丝巾将脖颈上的痕迹遮住,尽管化了淡妆,黑眼圈还是异常浓。

    金苹果是宁市知名的贵族学校,她是幼儿分部的负责人。

    一进办公室,唐馨就接到校长的电话。

    “唐老师,暑假结束后几位小朋友一直没有来上学,你去家访一下!”校长说完,接着发短信过来。

    唐馨大体看了看几个地址,迅速规划好路线。

    距离最近的一站:双月湾别墅666号。

    这是……

    丸子的家?

    这孩子不是已经准备转校了吗?

    双月湾向来安保严格,保安在知道她的姓名后,直接给她门禁卡,显然这是家长提前打过招呼了。

    叮——

    唐馨走出电梯,在偌大的别墅园中找到666号。

    气派的实大大门敞开,映入眼帘的是富丽堂皇又冷硬的装饰。

    唐馨站在玄关处打算问好,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男孩儿声夹着隐隐的水声传来:“omg,丸子把浴巾给落在沙发上了,外面的人,帮丸子拿进来,好不好?”

    沙发那里确实有条蓝白色相间的大浴巾,唐馨无奈的笑道:“丸子敞开门缝哦,老师是女的,不可以进去的哦。”

    唐馨只带了丸子几个月,但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哐——

    丸子没回应,浴室那边传来开门声。

    这个小家伙……一个暑假不见,更傲娇了!

    听响声浴室应该在走廊尽头,唐馨拿着浴巾走过去,发现浴室门口还有台阶,大理石上有水,她没怎么注意,脚下骤然一滑。

    一个趔趄,把手边原本虚掩着的门撞开。

    有清冽的淡香,随着氤氲的热气漫出来……地上还散着衣物。

    好像是男人的。

    “丸子……”唐馨都没顾上爬起来,揉着膝盖一抬头,猝不及防的看到充满野性和力量的成年男人的腹肌,还有对方人鱼线下面的……

    “……我,我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唐馨没有尖叫,捂住眼,狼狈的转身想爬走,结果脑门不小心又撞在了门框上。

    扶额,似乎听到叹息的声音。

    唐馨感觉脸颊热辣辣的,手腕又骤然一紧!

    对方力道很大,唐馨根本无法挣脱,她被直接抱进浴室抵在了冰凉的推拉门上,左腿还极其羞耻的勾在对方的肩膀上。

    嘶——

    唐馨身上的A字裙开叉的位置传来了撕裂声。

    她姿势太扭曲,衬衣规矩的时候纽扣很正常,可被这样一扭,最紧的位置纽扣崩开了两粒。

    简直是,尴尬至极。

    “你……流氓!”唐馨怒了。

    陌生的男人比她高出太多,她纤细的小腿失控的垂着,即使脚上有高跟鞋还是够不到地面,只能依靠着他健硕的腿才能保持平衡。

    他仿佛没看到她高难度的一字马,更没瞧见她崩开的纽扣,只是不苟言笑的注视着她,雾气笼在他湿润的黑发间,衬得他英俊的脸庞愈发俊美如斯。

    “我流氓?”季南风慵懒的挑眉,眼眸眯起,目光带着玩弄的看向唐馨胸前的工作牌。

    哦,他认出她了——

    她就是儿子喜欢的唐老师,昨天在教室玩禁忌的女人,季北辰的老婆,他的……侄媳妇!!

    “难道不是么?你放开我!”唐馨被盯得脸红心跳,不客气的拧着男人的胳膊要他松手。

    他像感觉不到疼似得,不松手。

    唐馨只能不讲理,“既然你和小区保安沟通过,知道有老师要来家访,就该早一点洗好!”

    蓦地,外头传来很淘气的脚步声。

    “臭爸爸,浴巾呢!我光着来了哦!”是小丸子奶气奶气的童音。

    季南风长臂一伸,将门落了锁。

    “你……你要做什么?”唐馨心跳砰的加快,在意识到纽扣崩开后,伸手拽住季南风身上的浴巾,挡在自己胸前。

    季南风默不作声,抽着她手里的浴巾,唐馨下意识的握紧,还是被他抽走。

    浴巾上满溢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还绕在她鼻尖。唐馨眼中闪过一些慌乱:“你……我告诉你,你不要乱来!我可是丸子的老师!”

    季南风不屑的笑,嘴角还故意挂上一抹流氓的笑容:“我不乱来,只告诉你‘流氓’的真正含义!”

    看着他突然靠过来并放大无数倍的脸颊,唐馨脑中一白,“你,你想对不起丸子的妈妈?”

    季南风眼底的眸色好像更黑更深。

    半晌,他沉声道,“唐老师,你手机响了!”

    唐馨一怔,外头的手机铃音从小变大。小丸子的声音也软软的传来:“唐老师,唐老师!您的手机响了哦,快开开门啊!您和我爸爸在里面做什么?”

    唐馨没说话,脸颊更烫了。

    小丸子放下包就噔噔的跑开了,唐馨哪里还有家访的心思,趁季南风放开她的刹那,拉开浴室门,拎起门外的包就跑!

    丸子却从客厅拐角的位置突然杀出来,鬼精的笑望着唐馨说:“唐老师,我爸身材好不好?”

    唐馨忍不住回想刚才——他的鬓角有透明的水珠划下来,经过他英俊的眉峰,又从高挺的鼻梁擦过凉薄的唇,然后顺着古铜色的肌肤……

    又莫名的口干,唐馨用力甩了甩头。

    丸子只有四岁,可是已经学会了耍酷,也不知道是谁教的。

    他腰间围了条窄小的黄色浴巾,细胳膊撑在门框上做壁咚状,扬扬没吹干的西瓜头,眨巴着漆黑的大眼睛,看着耳朵都已经红透了的唐馨,“唐老师,我帅吗?”

    唐馨手机又响了。

    她抱歉的说,“丸子,老师有点事,先走了。”

    丸子一把抱住唐馨小腿,直接像是被拖行了一样的撅嘴道:“您要亲丸子一下!亲我亲我!不然您就这么把我拖出去吧!”

    “这孩子……小无赖呀!”唐馨飞快的弯身亲了一下,赶在浴室门开前,一口气冲进电梯时,丸子得意洋洋的托着腮帮子,傲娇的走到浴室门口:

    “爸爸,明天……哦不,未来的一周,丸子都不要洗脸了!”

    季南风背对着儿子,眸色深深的瞧了眼掌心的黑色长发,然后摸出手机,“惊鸿,帮我做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