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看你委屈的,不哭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6:08本章字数:1876字

    “爷爷,婆婆……”进门后,唐馨向两位长辈问安。

    贺君兰冷哼了声。

    季老爷面无表情的坐在主位,那根上好黄花梨制成的拐杖,就竖在两腿间,好像季家无上的家规无言的审判着她。

    啪!

    季北城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巴掌,“还有脸回来?你说!昨晚是不是和小叔在一起?”

    力道很大,唐馨尝到血腥的味道,她红着眼说,“我一没偷二没抢三没对不起你,为什么没脸?”

    “好一张能言善辩的嘴,看来你以往的听话都是装的!说!你们都做了什么!”季北城拉住唐馨,疯了似的撕扯她衣服,“既然你不说,那我就让大家看看你们有多无耻!”

    “放手……你不要碰我!”

    唐馨艰难的挣扎着,却没有人出面制止,慌乱中,她急中生智,“季北城,你侮辱我可以,他可是你小叔,是你的长辈,更是爷爷的骄傲!”

    “住手!”就在季北城打算强行撕开她领口的时候,终于有人出声。

    贺君兰发现季老爷变了脸,这才拉开季北城的,对唐馨说,“北城找了你一夜,你快告诉他,昨晚虽然和南风一起离开的,可你们是清白的,对吗?”

    “婆婆,我没有对不起他!”唐馨心有余悸的喘息道

    “唐馨,你不要再睁眼说瞎话了!”唐心月突然站起来,手里拿了两部手机,一部递给季老爷,另一部给了贺君兰,“都被学校开除了,还狡辩!”

    贺君兰看完内容后脸色瞬变。

    季老爷更拍案而起,“唐馨,怎么回事?”

    管家生怕唐馨不知道季老爷指的是什么,拿手机来到她面前,随之映入眼前的画面正是之前同事在学校门口告诉她的‘丑事’!

    来的路上,唐馨已经想好怎么反驳,她问唐心月,“照片发布时间是早上九点半,现在是十一点!不到两小时,还是学校内部网,不管照片是真是假,学校要做的肯定是维护形象而不是散播,请问昨晚还在住院的你怎么知道的?”

    “我……”唐心月看了季北城一眼,“我有朋友在里头,不行吗?”

    “这个理由自然可行!从这点来猜,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安全的,不然怎么有闲情关注其他?我弄不明白的是,有张大尺度照片的男主角是季南风吧,在他明知道我和北城的关系时,到底有多愚蠢才让你拍到这样的画面?”唐馨聪明的埋了个坑,等唐心月往里跳!

    “你们那是不知羞耻!”唐心月果然没察觉。

    “爷爷!”唐馨不再和唐心月废话,指着照片对季老爷说,“从唐心月理所当然的语气不难猜出,她早就确认这张侧面照是季南风!只是季南风15年都没回家,之前北城和他见过都没认出来,她仅凭一个侧面就认出他!到底他们太熟悉还是照片本身就来源于她?”

    “你!!”唐心月才意识到轻敌,“季老爷,她在狡辩!”

    “爷爷,请您再想想宴会上发生的事,我不想追究她和我老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更不想知道她怎么怀了我老公的孩子,只想离婚!”

    唐馨把离婚协议书拿出来,“我想孩子也需要一个家,我愿意净身出户!”

    没等季老爷发话,季北城已经把协议书抢去,撕碎道,“净身出户?门都没有,唐馨,我告诉你,你妈当初可是拿了我八百万的聘礼!”

    “不可能!”唐馨一怔,从来都不知道天价聘礼这一说!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想离婚再嫁给我小叔?”季北城对唐心月使了眼色。

    “季老爷!”唐心月收到暗示,连忙上前,“您可不要被她骗了,我之前住院就是她害的,当年被毁的女孩是她,她却对北城说是我!我……她对男人恐惧就是最好的证据!”

    昨晚贺君兰明确表示她就是北城的妻子,并承诺会给他们举行盛大的婚礼,所以唐心月不担心她和季北城的未来,一心想帮他毁了唐馨,不让她有嫁给季南风的机会!

    见季老爷不说话,唐心月急功心切,脱口说道,“季老爷,如果您不信,可以找人给唐馨验身,看看她是不是修补的!”

    “对,爷爷,我从来都没碰过她,验身后,既可以知道唐馨是不是说谎,还能证明小叔的清白!”更更可以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生过孩子!

    这是季北城最终的目的!

    “不用验了,她是补的!”外面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即走进来的高大身影,竟是一身黑色西裤和同色衬衣的季南风!

    他身后还跟着怀抱丸子的陆惊鸿,一句话,激起了千层浪——

    老太爷被气得脸色铁青;要不是贺君兰拉着季北城,也早就动手了;唐心月更阴阳怪气的笑着;唐馨脸白的不像话,想哭的冲动特别强烈!

    哪怕刚才面对季北城和唐心月的诬陷,她都能忍,这会怎么都忍不了,眼泪在眼框里打转。

    哗——

    她眼里的泪无声落下。

    那无助伤心的样子,好像被主人抛弃的猫儿。

    “看你委屈的!”季南风走上前,大手准确盖在唐馨后脑勺上,像是大厅里只有他们,一下子把她摁在自己结实的胸膛里!

    “不哭了!”

    他溺宠的话,惊起一阵凉气声。

    “小叔叔!”唐馨又气又恼的推他。

    可他身体像石头一样,硬硬的怎么都推不开。

    “怕什么?”这一刻的季南风,面对众人是狂拽、目中无人的,不但没放开唐馨,反而挑衅道,“就是我找人给她补的,怎么了?谁敢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