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放开她!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6:08本章字数:2418字

    离开宋雅琴的病房,唐心月心里已经盘算好了:关于舅舅牙梦达名下的地皮在她手上的事,她不知道唐馨是怎么知道的!

    但她已经决定拿出来,并不是害怕,而是想明白哪怕地皮给了唐馨,等她和季北城登记后还会属她!

    中间只是倒了把手,就换来唐馨的妥协,算起来一点也不亏!

    唐心月这样想着,回季北城病房的路上,在没有人的角落,眼珠转了转,生下一计:狠狠给了自己两巴掌,感觉不够狠以后,又抓出两道血痕!

    进病房前,又把头发刻意打乱,“北城,我回来了!你渴不晚?”

    季北城依旧不搭理她,直到她切好果盘,送到他面前!

    “脸怎么了?谁打的?”季北城终于发现了。

    “没,没谁……”话是这样说,唐心月却哽咽的不行,那委屈的样子好像谁怎么她了似的,最后在季北城不耐烦的追问下,‘哇’的扑进他怀里。

    对季北城胳膊上的伤,唐心月是心虚的——昨晚,周唯在再次约她,被她拒绝后,疯了一样直接发了两人的床照给季北城。

    为了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唐心月只能割腕,并解释照片是唐馨合成的,她故意陷害她,离间他们的,

    在争夺水果刀的时候,季北城的胳膊受伤,她慌乱的拨打了救护电话。

    认识多年以来,唐心月了解季北城,更知道他多疑,从不愿意搭理她的态度来看,还是不相信她!

    所以她这会的托辞是:“我刚才在门口碰到唐馨了,原来……原来照片就是她合成的,她警告我,如果再不离开你的话,还……”

    “还怎样?”季北城眼里有杀气闪现。

    “北城,哪怕有再多的误会,我都不会怕,我怕孩子……”唐心月点到为止之后,借着擦眼泪的动作把受伤的脸颊露出来。

    见季北城虽然没说什么,但眼里的愤怒和恨特别明显。

    目的已经达到,唐心月顺势滑下去,在季北城没拒绝后,又解开他腰带,然后用卑微的姿态服侍,欣喜的是季北城接受了!

    也就意味着,他已经相信照片是合成的:唐馨,这下看你再怎么得意!

    ——

    唐馨离开圣慈医院,给容笙买了晚餐。

    赶到容笙公寓,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打砸声,以为哪对夫妻在打架,入眼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带了两个混混在容笙门前又打又摔的。

    容笙整个人被他们按在地上,有个混混还想非礼她!

    “喂,110么……”唐馨扔了晚餐,掏手机想报警,却被其中一名混混把手机抢了去!

    “敢报警!”混混扬手,砰——

    周唯刚赔给她的手机,碎了!

    “唐馨,你不要管我,赶紧走!”容笙喊道。

    “走?上哪走?”女人抓着容笙的头发,对唐馨说,“既然你喜欢多管闲事,那好,我男人因为救她受伤了,你现在只要把我男人的医药费误工费以及精神损失费付了,我立马放了她!”

    “多少钱,你说!”见女人又要对容笙动手,唐馨忙道!

    “不多!就十万而已!”女人冷哼道。

    “十万?你特么怎么不去抢银行,你……”容笙说到一半,脑袋被女人按下去,声音有些支离破碎。

    半刻后,唐馨总算听明白了——

    原来容笙崴脚时,这个女人的老公主动扶了容笙一把,女人因为吃醋,把容笙当成小三,打了老公之后找容笙算账并索要医药费!

    “十万,一分都不能分,如果不给,我就天天问候她,让她在宁市混不下去!”女人恶狠狠的吼道。

    “给,我给!”唐馨庆幸爸爸的医药费退还在手里,不然真救不了容笙,“但你要写收据!”有了收据才能报案。

    “呵——”女人冷笑了声,当真写了收据,扬长而去!

    唐馨安慰容笙说,她不疼钱,钱都是人挣来的,只要人好好的就行!

    容笙倚在门口不说话,只看着被砸得没法住人的公寓发楞。

    唐馨简单收拾了下,最后带着她去酒店暂住。

    晚上十点,容笙在重新沐浴、上药的时候,唐馨才知道原来她之所以被敲诈,是天上人间有人嫉妒她现在的风光,想把她排挤出去。

    也在这时,容笙手机响了。

    是会所经理打来的,要唐馨去替班,不然的话就算违约!

    “我去!”没等容笙开口,唐馨便答应!

    “唐馨,你傻了是不是?”之前被打被扇耳光一直没哭的容笙,这会大哭起来,“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知道有人陷害,昨天说什么都不会让你替班……”

    “好了,你也不要再自责了,开弓没有回头箭,除非你有钱解约或是脚伤痊愈,不然说什么经理都会让我继续去替班的,再说昨天你让我替班,也是为了我好,我缺钱,真的缺,没有什么的,反正戴着面纱,不会有人发现的!”唐馨安慰道。

    “唐馨,这次算我欠你的,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容笙说得认真,唐馨随口应下,谁都没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当真有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

    容笙最终不放心,瘸着腿陪唐馨来人上人间的

    可能有了昨天的经验,唐馨换好服装,然后化妆,很快开始两场肚皮舞表演,和昨天一样,那位叫白穆杨的看客再次打赏。

    说不清为什么,唐馨总感觉暗处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终于跳完,唐馨打算去休息室找容笙,经理突然叫住她,“容笙!”拿着一张银行卡过来,“这是白少给你的打赏,你过去感谢一下!”

    她顶的容笙的班,合约里有一项不能得罪客人,只能随经理一起过去。

    刚到包间门口,听到里头传出,“是初吗?”

    “不,不是,不过我可以补!”一陌生轻柔的女声回道。

    “出门右转,滚!”白穆杨嘲笑的抬起头,似乎看到唐馨站在门外,起身推开女人,笑道,“容笙来了,赶紧进来!”

    “凭什么她可以,我就不行!”女人不服,指着唐馨说,“白少,她早在魅惑的时候就不干净了,怎么可能还是初!”

    “她就算不是,也比你干净!”白穆杨冷冷的撇了经理一眼。

    经理立马拉女人离开。

    唐馨没错过女人含恨的双眼,“白少,您这是对我好还是不好呢?”拿起酒杯,她开玩笑似的说,似乎嫉妒容笙的人就是刚才的女人!

    “她敢!”白穆杨是聪明,明白唐馨指的是什么。

    只是一杯酒没喝完,他手机就响了,很快离开包间。

    唐馨再找到容笙,把刚才的经过跟她说了下,两人警惕的走出天上人间,确定是安全的,这才坐上出租车离开,车行到途中却停了!

    就听砰的一声,随即贴上来的陌生男人,唐馨一下认出来:居然是上次打宋雅琴的赌徒!

    “果然冤家路窄!又是你!”赌徒也认出唐馨来,刀尖抵在她脖颈,“妈的,上次说什么五百万,结果把老子送进派出所,害得老子蹲到现在才出来,这次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他揪着唐馨的领口就要撕衣服,突然‘咯吱’一声,一辆黑色私家车停下,开门打开的同时,一道高大挺拔的人影冲上来!

    “放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