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她的睚眦必报,混着漫天狗血!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6:08本章字数:2012字

    季北城应该和唐心月刚吻完,身上带着属于她的香水味,嘴上还残留着大红色的口红。

    唐馨手上没有武器,包包都没拿,只能拿秀禾服砸过去,“季北城,这就是你爱唐心月的方式?你怎么对得起她肚子里的孩子!”

    趁机会,她赶紧掏出手机,报警。

    才发现一格信号都没有!

    “哈哈,你打,报警啊,打给小叔叔啊,让他赶紧来救你啊!”季北城扯掉盖在头上的秀禾服,笑得张狂得意,“你以为我换锁的初衷,只是不让你进门?”

    唐馨脸色一白。

    后退中,手臂被季北城一把擒住,听到他说,“妈的,早在换锁的那天,我就开始期待今天,没想到你终于上钩了!”

    “季北……啊!”挣扎中,唐馨力气敌不过他,被推倒在沙发。

    见季北城脱着衬衣就压下来,她知道逃不过,急中生计,“好啊,不就是进进出出吗?正好我是净身出户的,一毛钱都没拿到,你知道的,我父亲还在医院昏迷着,未来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还有我妈宋雅琴,就是个十足的赌鬼!你来,你赶紧进进出出,给我一个纠缠你的理由,再怎么样季老爷为了息事宁人,总要拿钱打发我!”

    她领口被撕开,露出大片的雪白,季北城一下怔住了。

    闪婚一年,只要他想的时候,每次碰她她都是紧绷着,眼里含着泪,带着害怕和恐惧,仿佛他根本不是她的老公,仅是一个强奸犯!

    而这一刻,她眼里除了轻蔑,再无其它。

    她忽然强大起来的内心,是谁给她的依靠?

    是季南风!

    这个名字让季北城失控!

    嘶——

    他又撕开些,吻着她的胸口,“唐馨,我告诉你,你就是个傻子,你以为叔叔喜欢你?放屁!他根本就是在报复,他拿你当棋子,一个报复我爸我妈的棋子!!”

    “不是的,我不是棋子,他爱我,他和你不一样!”唐馨突然低吼起来。

    “……爱?”季北城顿了顿,看着身下的唐馨,一脸愤怒抓狂的瞪着眼,那恼火的样子好像在指责他刚刚所说的都是屁话!

    “就你?他爱你?唐馨,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就是就是,他就是爱我,只爱我!”唐馨流着泪,捂着耳朵,一副不管季北城说什么她都不要听的架势,惹得季北城越想说点什么。

    到最后,季北城几乎把唐馨说得妓女不如,而唐馨表现出来的样子,就是伤心失控,满脸泪水,好像失去最珍贵的东西,傻傻的躺在那里。

    季北城趁机会开了瓶葡萄酒,确定绿萝后面的录像机是开着的,快速倒了一包药末在酒杯里,又倒上葡萄酒晃匀,来到唐馨面前。

    “唐馨,其实我和唐心月只有一次,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我的,是那个叫周唯的,我和她在一起纯粹是为了气你,最爱你的人是我!”季北城坐在唐馨身旁,给她擦泪。

    唐馨好像伤心坏了,梨花带雨的懵着,“真的吗?”

    季北城心一喜,“真的,骗你是小狗,不得好死!”情话不断从他嘴里冒出来,见唐馨好像相信,又把酒杯送到她面前,要她喝。

    唐馨的视线看上去是迷茫的,接葡萄酒时,不动声色的确定了下透明胶带的方位,“那你什么时候跟她说清楚……”

    她哽咽着,转移季北城的注意力。

    趁他分神,唐馨酒杯一放,突然抬腿,狠狠的踢他裤裆!

    “啊!”袭击的太突然,季北城根本没防备,捂着那里疼得跪在地上,下一刻,他愤怒的话不等说出来,唐馨已经抄起酒瓶‘砰’砸他脑门上。

    上下受袭,季北城身体晃了晃,去打唐馨的时候,又‘吱’的一声,手腕被透明胶带缠住,后脑勺又被什么东西给砸中了。

    金星在季北城脑海里不停的闪,等他再反应过来,唐馨已经扯着胶带,把他胳膊给缠住!

    “季北城,现在知道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匆忙中,唐馨不知道拿了什么,反正对着季北城的眼睛就拍下去。

    季北城本能的闭眼,又是吱吱两声,缠胳膊的胶带缠上脚裸,眨眼间,他这个一米八的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弱女人缠成粽子!

    “唐馨,你这个贱……”季北城骂到一半,脑袋忽然被唐馨按住,刚才下了药的葡萄酒被灌进来。

    虽然酒洒了些,药力还是有的。

    不多会,被胶带缠身的季北城就感觉到热、干!

    “贱人,你给我等着,今日之仇我早晚都要加倍索回来!呵呵!想离婚?刚才我已经让民政局的人回去了!协议书也撕了!你这辈子都别想离!”

    唐馨捡起秀禾服想走,听到季北城这样说。

    “季北城!”她咬牙,正要说什么,防盗门发出砰砰的响声。

    “唐馨,你在不在里头?说话!”是季南风的声音。

    看着一脸涨红的季北城,又气又恼的唐馨生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小叔叔,我在!”

    反正衣服已经被季北城撕坏了。

    她索性脱了上衣,没给自己半点后悔的机会,上衣握成团,塞进季北城的嘴里,拉了他两下拉不动,直接跑进卧室拿床单把他遮起来!

    “季北城,你不是不离婚么,好!那我就绿给你看!让你从头绿到脚!”唐馨一口气把桌上的葡萄酒喝光,然后猛得拉开防盗门。

    “小叔叔,我热,好想要……”

    季南风一怔,还没看清里头的状况,一具娇柔的身子贴上来,怕摔着她,大手托住她的臀。

    柔软的感觉,他本能捏了捏。

    过电般的酥麻在唐馨身上蔓延,“要,我好难受~”她勾着他脖子,胡乱,没有章法的吻着他,“小叔叔,如果你是男人的话,就在这里要了我!”

    吻着,又解他的衬衣。

    “唐馨……”没说完,似一团棉花贴来,季南风脸颊被柔软包裹着,有些呼吸不畅,“唐馨,这是你自找的!”

    把她按在一旁的橱柜上,吸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