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晚饭 1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1本章字数:1448字

    一下午的时间,李空竹除了拿回的那两副碗筷,便再无多余的东西。

    坐在屋子里,听着外面一阵阵的嘈杂之声。她头倚床架,努力的在脑中回想着原身所知道的一些资迅。

    好似说,这赵君逸是赵家老爷子有年跟人组队进深山打猎时捡回来的。当时看他伤得严重又可怜,赵家老两口又为人和善,至此便将他当做第三子养在了赵家。

    本来头年秋,老两口已经再着人商议这赵君逸的婚事了。耐何,这赵家三郎除了跛脚毁容外,还不是赵家老两口的亲身儿子。

    大多数的农家人,怕自已好好的闺女嫁过去,老两口活着时还能捞着点好混口饭吃啥的,可要是死了呢?赵家大郎二郎人能愿意这没有血亲的兄弟分家中家产?

    不说分家财,哪怕手脚好也成。可跛着一条腿能干啥?自已都养不活的废人,还能指望以后能养活老婆孩儿?那是得有多恨自家闺女的人家,才会同意结这门亲事!

    是以,这赵君逸的亲事,从头年秋耽搁到今秋都没有一户人家愿意嫁闺女的。

    本来媒婆拿了赵家老两口的媒人钱,还在尽心的找着。可就在一个月前,秋粮下来之际,赵家老两口想着给三儿子置点新的家具,好让外人看着体面点,也好提亲。便想着去山上找点木料。

    不成想,这一去是寻着根不错的木材,老赵头当即就手痒的想将它砍下。嘱咐着老妻在一旁等着,而他则拿着砍刀砍树。

    哪知,这树才砍到一半呢,也不知咋的,“轰”的一声就朝着被砍的这头倒来。

    老两口当时避不及时,直接被那树给砸倒在了地上。老赵婆子因坐着未来得及起身,听说脑浆都给砸了出来,当场就结果了性命。老赵头虽因为跑动只砸到了后背,不过也只吊着半口气,等人发现搬回家时,就咽了气。

    老两口死在农忙秋燥的时侯,连着尸体都未停放,直接第二天就出了殡。

    这些,还是原身在媒人上门提亲,不经意过堂屋屋檐时,听到的两耳朵。

    因为赵家老两口一出殡,赵家三郎的亲事就更不好找。两个兄长急得不行,想着爹娘的心愿便是三个儿子成家立业的,如今只剩下老三单着,无论无何也不能让爹娘带着牵挂在地下不能瞑目。

    是以,两兄弟商量着,只要有闺女肯嫁过来,哪怕聘礼高一点也成。

    原身的娘一听说了这条件,立马就答应了这门亲事。想来,在她看来,有人能提亲已是原身莫大的福气,哪还管对方条件如何,是不是良人呢。

    李空竹不知道她娘收了多少聘礼,可对于赵家的另两房人,在她看来,怕并不如媒人所说那样,只为圆爹娘遗憾才是。

    不然,有银子为何不娶一门贫穷清白人家的女儿,非得让赵君逸娶她这么个无人敢娶,名声尽毁还做过爬床下人的人?

    不论这些,单说今儿她过门,就算再是热孝,也不会连着个亲朋也无法到场吧。更遑论才响午将过,一群人就忙里忙外的急着划清家中产物。

    与其说是圆二老的遗愿,不如说是另两房不想跟赵君逸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怕外人说道,只得找了这么个借口,给他成门亲,再分了家。

    从今儿赵君逸拿回的粮,和自已拿回的碗筷来看,怕净身出户也不为过吧。

    “嘭!”不期然的,门再次的被撞开。

    进来的男人将红衫一角掖在腰间,露出里面黑色的麻裤。满是混泥的双手,抬在空中,看着坐着发呆的李空竹,面无表情的说道:“灶还未码好,一会你借着大房二房的厨房多做点饭,两家哥嫂晚上吃饭算在我们这一房。”

    大房二房?怎么,他们厨房没分开?

    李空竹点了点头,起身到小黑桌前,将两个半袋子打了开来。见里面是高粱米和苞米面,抬眼看向男人,“可有分菜园?”

    赵君逸几不可查的摇了下头,“你看着煮吧,咱家是啥情况,想来他们也知道,尽量煮多点。一会端出来,别让人说了小气。”

    李空竹心中腹诽,面上却很是恭敬的点头道了句,“知道了!”

    男人眼角扫向她平静如常的脸上,见看不出任何异样,随也懒得再理的步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