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生病?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1本章字数:1441字

    一大早李空竹便醒了过来。起床时麻利的整顿了自已,想着自已昨天因为太累,既是毫不设防的睡了过去,不由又觉有几分丢脸。

    好歹自已也算是有几分姿色的人,这赵君逸就算再怎么不得意自已,总归还是个男的。要是他半夜起了色心,就算他是个跛子,以着自已女人的身板,无论如何还是会吃亏的。

    眼神朝着床上躺着的另一人瞄了一眼,见他还在睡着,身上除了件里衣外,被子都没有一角。

    想着昨晚自已的行为,到底觉得有些过火。这床不比炕,又是深秋,若是着了寒,生了病,倒真成了她的不是了。

    提着被子,小心的给他盖上。哪知,才将一松手,对方就立马睁了眼。

    李空竹被吓了一跳,赶紧的起了身。道了句:“天还早着呢,我且去做饭,当家地你再睡会儿吧。”说完,提着门旁立着的木盆就走了出去。

    一出来就赶紧的拍了拍胸口。刚才那一瞬间,她既从那厮眼里看到了杀意,若不是他隐得极快,她真怕他下一刻就会伸手来拧断她的脖子。

    此时的天还有些麻亮,村子里却已经有炊烟生了起来。

    住在西厢的张氏也起了身,两人一照面,相互的招呼了声,随一同去到厨房开了门。

    李空竹打了凉水洗脸,没有牙具,只得含着水多漱几遍口。想着一会得空,去摘几枝柳枝回来,不然不刷牙,还真有些不得劲。

    “灶今儿阴一天,怕是就能烧了。若是缺柴禾就吱一声,我让苗儿他爹给你们打两捆回来。”张氏在一边麻利的和着三和面儿,一面又亲切的跟她说着话。

    李空竹笑着说声不用了。随回了小屋取了米,等张氏将粥饭煮好盛出,自已才接手洗锅熬起了粥。

    张氏将三和面儿的馒头从中间大锅屉笼里夹了出来,又盛了碟腌咸菜。两手端着盆对她道了声,“我做完了,先去张罗了啊。”

    李空竹点头,坐在灶前平静的看着灶堂里的灶火。外面的郑氏也起了床,看到张氏嘟囔道:“你起得还真早。哟,还蒸了馒头,一会给我留两吧,我光煮个粥就成了。”

    张氏脸上有一瞬间凝住,随又笑道:“倒是蒸得不多,光苗儿爹一顿就得三四个的,还真不好分。”

    “这一盆少说有十个八个的,老二吃个三四,你跟苗儿还能全造(吃的意思)完啊。”

    听她理所应当的口气。张氏眼中有丝不悦,正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正系着腰带出来的赵银生听到,倒是嘿嘿的笑了嘴,“大嫂,咱们可是分了家哩。要还在一起吃,哪不跟没分一样么?这样,你让老三两口子心里怎么想啊。”

    郑氏哼了声,见赵金生已经黑着一张脸从东屋走了出来。倒底没敢做得太过,转身向着厨房走来。

    一进来就见李空竹再盛着粥,瞟了一眼,清汤寡水也不是很浓,就不屑的瘪了下嘴。拿出身上挂着的钥匙开了碗柜,从里面拿出昨夜分好的白面放到了木盆里。对着外面扯着嗓子喊道:“当家地,你看咱儿子起来没,今儿早上咱们擀白面吃。”

    李空竹只当没听到般,快速的把锅洗刷干净了,端着粥盆就走了出来。

    郑氏见状,暗地里呸了一口。想着昨儿分家的事情,要是她闹一场的话,说不定那两亩山桃地还省下了呢。

    而这边的李空竹把饭做好端了过来,却见赵君逸仍然躺在床上闭眼睡着。

    想着刚刚他的眼神,倒底没敢再上前去,而是将他那碗用大碗装好放在一边,自已则快速的解决掉自已那份。

    拾缀好后就起身道:“当家地我们可有分到水桶?”

    “嗯。”男人终是睁眼看向她。抬手指了一下旁边仓库的方向,“西面三间草棚分与我们这房了,你自已去寻吧。”

    李空竹见他脸色有些不好,想着昨儿夜里自已独霸被子一事儿。就有些担心问道:“你可是不舒服?”

    男人并不理会与她只重闭了眼,均匀的调整起了呼吸。

    李空竹见状也懒得相理,只道了句,“若是能起,还是将粥喝了吧。”便出了屋,去到仓房寻了只上沿破洞的水桶,问了张氏水井在哪后,便出了赵家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