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嘴仗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1本章字数:1439字

    一出来,她就将整个赵家村给环视了一遍。

    整个村落倚山傍水,坐北朝南。抬眼向北望去,丛山峻岭的高山连绵不绝,将整个赵家村呈半包围的绕在其中,就像环抱的婴儿一般,倒真是一块宝地。

    寻着张氏所说的方向,来到村末挨着清河溪水的一处井眼处。见那里已经有不村人在排队等水,大家在看到她时,皆露出一副好奇又鄙夷的目光。

    由于大多是男性,大家也都有些避嫌的没有与她搭话。只……

    “你是昨儿个赵三郎娶回家的丫头?”一三十出头的妇人,一双八卦之极的眼睛看着她上下打量着。

    李空竹点了点头,微笑一下。却并不搭话。

    妇人见状,瘪了下嘴,随又笑道:“倒是害起臊了。大户人家出来的,就是不一样,瞧瞧这身段小脸儿的,你男人怕是乐坏了吧。”

    “轰!”的一声,一些忍不住的村人跟着相继的轰笑出声。再看李空竹时,眼中却更加鄙夷。爬过主子床的奴才,是不是完壁还两说呢。不过那小脸倒是不错,想来滋味嘛……有那不正经的男人,开始有了几分挪瑜盯着她上下打量起来。

    李空竹心中有些恼怒,面上却显得极为平淡,只淡淡的看了那妇人一眼,并不接话。

    众人轰笑声中,她只安静的等着排队打水。一些有色男人的眼光看得她心火大冒的同时又无可奈何,这个时侯,她怎么开口都是不对,惟有等着任人看着。心中却思索着,往后打水还是错开点时辰的好。免得大早上大家抢水时,再遭了人的诽议。

    那妇人被她冷淡的扫了一眼,心中有些不舒坦,见终是挨到她打水了。又哎哟了声,“这可怜劲儿的,虽说赵三郎腿脚不好,可平日里见着也是有把子力气的,咋今儿不见了影儿,是不是累着了啊!”

    “哈哈哈……王家嫂子你还真是嘴不饶人,你咋知道人赵三郎是不是累着了?”

    “一个个的哪个不是毛头小子过来的,这点事儿还用得着明说不成?这没沾着腥的猫,一旦沾上了,哪还有够?”王氏插腰点了一圈围看的人,又瞄了一眼正弯腰打水的李空竹。瘪了下嘴,刚见她走路姿势怪正常的,说不得还真不是完壁之身了呢。也就赵三郎那么个又丑又跛的能要吧,要是换了别人,哪个就敢要了这么个不知羞的。

    将水提起来的李空竹听了这话,就是再好的脾气也给磨得没了。转过身看了那王氏一眼,只轻轻的对着她福了个身,“婶子说的这话儿,一会奴家会原封不动的给当家地说说,让他去跟叔探讨一下,叔是怎么能够不累还下地儿的。”

    “轰……哈哈哈哈……”一群大男人相继又大笑起来。这两婆娘吵架还真是敢说。这依着赵三郎家的所说,那王氏的男人能够不累又下地儿的,不是不行么?那王氏这么说人家,是不是又是酸醋心理啊!

    王氏听了这话,满脸涨红的恼努得不行。插腰看着提水走下井台的人儿,直恨不得上前去抓花了那张狐媚的脸。

    而李空竹在说了这话后,就迅速的提着打上来的半桶水,埋头快速的自人群中穿出,向着赵家方向行去。

    王氏张口就叫了声站住。一些围观的人里有几个妇道人家,怕事儿闹大不好收场,就相继拉着她劝,“她是个不知羞,你跟她一样作啥,这不是自降了身份跟她一路么。”

    “可不是,听说是个混不吝,要真闹起来,跟着那样的人也不值当……”

    李空竹听着身后隐隐传来的话音儿,心中着实怨得不行。怨老天咋就让她穿了这么个地方,这么个身子,还嫁了那么个冷淡的人。上辈子活了二十八年,一直勤勤恳恳的作着老实人,连件亏心事儿都不敢做,为何就得了这样的惩罚?

    一路气鼓鼓的回到赵家,将把院门推开,院中正在玩耍的三个小儿就冲了过来,围着她上下打量。

    其中一个四岁大的男孩儿更是冲她伸出了手掌,“三婶,俺娘说成婚第二天要认亲呢,认亲长辈都要给红包,你给俺发一个呗。”

    他一开口,另一双小儿女也跟着抓着她的阔腿裤叫着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