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围墙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1本章字数:2390字

    李空竹被弄得尴尬异常,手提着桶勒得手指生疼,想换个手吧。又怕将这三小儿给碰到。

    一时间,倒真不知该咋办的好。

    “过来!”

    不知何时已经起床的赵君逸,出来看到这一幕时,只冷淡的冲着这边唤了声。

    三小儿听了他的唤,转头有些怯怯的看着他。随又回头,仰望着李空竹希望她能快点拿出红包。

    “过来!”又是一声冷淡之际的声音。

    另两个小儿有些抗不住的松了抓着李空竹裤腿的小手,只那领头的四岁小儿还有些不服气的嘟着嘴抗议:“俺娘说有红包哩,俺要红包!”说着,就有些咧了嘴,那样子似要大哭的趋势。

    李空竹看得有些心软,手向着腰间那个粗布荷苞摸了一下。正想着要不要拿出来哄哄,不想一道沉喝伴着一个人影,快步的将那小儿给提了过去。

    “你个混不吝的混仗玩意儿,谁教你要的红包?看老子今儿个不打死了你。”

    “当家的你这是干啥……”坐在堂屋正吃着面的郑氏看架势不好,赶紧放碗跟跑出来。

    “啪啪!”哪成想,她叫喊的话还没说完,赵金生那粗厚的巴掌就狠狠的落了两巴掌在自家大儿子的屁股上。

    “哇哇……”赵铁蛋被自家爹扇了屁股。张着大嘴就开始仰天大哭了起来。

    后面的郑氏急红了眼,直接扯着嗓子就开始大叫:“你这是干啥?娃才多大你就照着死里打,你打,你打啊!你干脆打死好了。看老娘还给不给你老赵家生!”

    叫着的同时,快步跑来将咧嘴大哭的儿子搂在了怀里哄着。其余两小儿,见到大人打人,也跟着咧开了嘴儿的大哭起来。

    赵金生见大儿子被她搂着,小儿子又跟着哭了起来,不由得气怒一喝,“都他娘的哭个啥,把嘴给老子闭了。一个二个不省心的玩意儿,谁他娘教的你们这些!”

    “哟,怎么,这哪一点错了。你恼个啥?论着这十里八村成亲结婚的,哪一个不是第二天认亲敬公婆茶水的,怎么,偏偏咱们家是个例外?要不得,还当成了宝贝疙瘩惯着?”

    郑氏也来了火,直接将大儿子拉到身后,又将小儿子搂了过来,插着腰边喝骂,边看向那边有些尴尬的李空竹。哼了一声,“不是大户出来的,几文钱还放在眼里啊,当初成亲聘礼都要了二两。还真是小气得紧!”

    赵金生听得又要发了火。这时听着哭声的张氏也赶紧从西屋房走了出来。步下台阶,轻唤着闺女一声,将她抱起,远离了这吵闹之地。

    郑氏见状,不满的瘪了下嘴,也不知帮个忙,要到钱,她是想要不想要?

    “几个侄儿侄女的认亲钱,一会我自会给两家哥哥嫂子送去。这会儿,能不能让我的媳妇儿先回来,她还提着水,这么堵在大院门口的,让过路的人看了去,到底有失了脸面。”不知何时步过来的赵君逸,脸色平淡的看着赵金生说道。

    赵金生被他看得有些心虚,吭哧了下,“别听了你大嫂那张白活的嘴。啥认亲钱不认亲钱的,没有钱,难不成就不是亲了?”

    赵金生虽说分家有些愧对这个三弟,可一想到那本就是自家的家财,若真要分给这没有血缘的弟弟,还是有些不舍。是以,在分家时,他就顺着其余人,偏心的除了一个月的口粮,只给了二亩结酸桃的山桃山坡给三房。

    当时想着若以后他们家实在过不下去了,自家就偶尔接济一下。哪知后来,那二亩山桃林倒成了香勃勃了。为此,几家人算是彻底的翻了脸。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就说郑氏在听了赵君逸说送钱后,眼珠就转了下,见自家男人又说了这样的话,就不满的接嘴,“人老三都说送了,你作甚要拦了去。”

    说完,又转头问着赵君逸,“老三你哪来的钱啊,是不是爹娘生前给的,给了多少啊!”若真是两老不死的给的,也太过偏心拎不清了。

    赵君逸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不接她的话,对赵金生点了个头,便吩咐着还傻站着的李空竹道:“走吧。”

    李空竹点头,赶紧将桶换了个手,提着跟在他的身后回到了自已所在的小屋。

    西屋里的二房两口子,见外面没了闹声。无趣的坐回了炕上。

    赵银生眼珠子滴溜的转着,“老三哪来的钱?难不成真是爹娘给的?”

    张氏拍着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小闺女,听了这话也不吭声,只问着,“坯子你看成没成,别一会我娘家哥来了,不成,还白来一趟。”

    “早干了,今儿早上我看过了哩。”赵银生歪坐在炕上,看着她又问,“你说老三的钱是哪来的?”

    “我上哪知道去。”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过心中到底还是有些膈应。老两家伙死了,两家人翻遍了存货,也就那么几两银子。若真是给了老三的话……张氏眼神闪了一下。随岔开话题让自家男人去村口,看看自家娘家哥哥到底来没来。

    这边李空竹跟着赵君逸回了小屋,将水桶找了个盖帘盖了,见桌上留饭的碗空了,便伸手将之利落的清洗了干净。

    赵君逸冷淡的看着她做着一切,从一旁的立着箱柜处拿了个天青色的绸缎荷苞。放入腰间,跨步便出了屋子。

    李空竹眼角瞟了一眼。随不在意的去到仓房找来一口锅边破了洞的旧锅,拿着洗刷的笤帚就开始用力的清洗起上面的铁锈来。

    正费力刷着呢。院门就被推了开,迎面进来四人,领头的赫然就是二房的赵银生。

    进来的几人,眼光皆在她身上视环了一圈。随又不在意的瘪了下嘴,有个男人更是举着丈量的跬步拿着在那比划着,“如何丈量?打算给那边留多少?”

    赵银生油滑的脸上堆着笑的用脚比了比,“从这吧!”随又转头问着正倒水的李空竹道:“老三家的,老三呢?”

    “当家地好似有事儿出门了。”李空竹摇了摇头,见他们拿着传说中的测量仪器还很是好奇了一下。

    “出去了,那这事儿怎么商量啊。”

    赵银生嘀咕着。后面一高壮男子则不耐烦的道:“还商量个啥,有得住就不错了。还敢强嘴不成,一会儿要是有不满,让他来给老子说,老子倒要问问看,这么多年的赵家米粮喂哪去了。”

    “大舅哥儿你别急着了。俺就是想着好歹是兄弟……”

    “啥兄弟!又没有血亲,不过是个捡回的外人罢了,你老爹娘有那善心,我们可没有。我还就告诉你了赵银生,我妹子嫁你可不是来吃苦的,你要敢在分家后还向着外人,看我哥儿几个不扒了你的皮。”另一黑脸汉子接着虎脸喝道。

    “是是,我知道哩!”

    一边的赵银生连连点头。李空竹算是听出了点门道,敢情这是专说给她听的?看着他们在那比划着分线,就有些猜测到什么。

    果然,不到两刻钟,那伙人就开始不知从哪搬着泥坯土砖进了院。用着粘泥混着的烂稻草,开始抹泥砌起了围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