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吵闹 1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1本章字数:2086字

    当李空竹把陈百生请来,说明情况后。

    大房二房两房人简直如炸了锅般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赵金生还好,只是稍微有些不赞同的皱了眉,对赵君逸劝道:“这肉既是你们捡着的,不分,谁也不能说个啥。冬天本来就没啥吃的,留着当个嚼用也好。”

    郑氏却有些受不住了,指着李空竹子直接拔高了嗓门大叫:“你是不是唬,自家的东西可着劲的往外抛,你是傻透腔了不成?”

    “老三,你咋当的一家之主,一个男人让个婆娘骑到了脖颈子上撒野。还有没有点当家人的气概了?”赵银生也来了气。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败家的婆娘,那几十斤的狼肉啊,就算吃不完,弄去卖个野味也能值不少银子,就这样白白送给别人,是犯贱还是怎么的!

    李空竹在一边听着也不相理,拿着林氏给的菜刀,直接递给了赵憨实道:“二叔,你帮俺剥了吧!”

    赵憨实哎了一声,老实的抗着狼,走到院角开始了剥皮的工作。

    郑氏赵银生等人见李空竹把他们说的话当耳旁风一般,不由得越加的心生怒气。

    “这肉可不能白费了。要败家,滚你老李家败去。我们老赵家可要不起这样的媳妇。”郑氏气得大吼,插着腰就要向那边正在剥皮的赵憨实行去。

    林氏见状直接挡了道,在那哼笑两声道:“哟,我还头回听说都分了家的人了,还能管了别家的事儿。怎么,手就这么贱啊,见不得别人家的好,死活都要横插一杠子。”

    “我赵家的事儿,管你屁事儿。你要不得了好,你能这么卖力?”郑氏气红了眼。直接不客气的对她呸了一口,“死老婆子,你打啥主意,当谁不知道哩!”

    “赵金生!”

    林氏被呸了口水,气得直接一个大叫,冲着站在一边的赵金生。指着郑氏就气急的吼道:“老娘还不能说两句公道话了不成?她是个什么玩意儿,还敢对了我吐口水。我是谁,啊!我问你,我是谁。你们他娘的一个个都活腻歪了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族中请了族长来!一个个不敬长辈的玩意儿,赵家有你们这样的后人,脸面都要丢光了。”

    赵金生被吼得直缩了脖子。见郑氏还在那梗着个脖子。走过去就冲她一巴掌扇了下去,“你个死婆娘,咋说话的,二叔二婶跟咱们是一脉血亲,那是长辈。眼睛糊屎了!”

    “啊~”郑氏被打了耳刮子。更不依了,转头怒瞪着赵金生叫骂着,“你个挨千刀的。老娘哪一点说错了。啊,我这么做为的是谁啊~”

    话没说完,就见她一屁股给坐了下去,拍着大腿仰天大哭着,“作孽哦,我这是好心没好报啊。老天爷啊,我们把人当亲人,人把我们当外人哦。我好心好意劝着个败家的婆娘,结果倒好,死婆娘倒是联合起外人来数落我的不是,挨了揍又讨不了好,让我咋活啊。啊啊~~”

    李空竹看得是一阵无语。

    林氏见状,嘿了一声,撸着袖子就想去教训她一顿,不想被李空竹扯着衣袖,暗中冲她摇了摇头,嘴冲着院子角落那正剥皮的赵憨实努了努嘴。

    林氏见自家男人正不满的看来。抿着嘴,终是没有开口,哼了一声,狠盯了赵金生一眼,随双手抱胸的走到院落自家男人那气冲冲的站着,双眼冒火的看着这边。

    郑氏在地上又是撒泼,又是打滚,让院里的来围看剥皮分肉的村民们看得鄙视不已。

    都已经分家了。人赵老三人家愿意把肉分出来,关了他们两房什么事儿,来凑热闹就行了,还这么闹不休的,说到底,还不是想独吞多得那狼肉!

    陈百生皱眉看郑氏打滚,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就撇着赵金生道了句:“虽说乡里乡亲都是熟人,到底一把年岁了。脸面还是留点好!”

    赵金生脸皮发烫,连连点头称是。

    赵君逸不为所动的请了里长去到屋檐处单独坐着,众人也都各说各话。

    李空竹拿了个干净的碗出来,给陈百生舀了碗水后,又问赵憨实那要不要清水。

    赵憨实说要,她提了桶就要出门去打水。围观人群里有那壮实的庄稼汉看到,直接接手过去帮着去打了。

    郑氏坐在地上干嚎半天,哭得嗓子都哑了,却陡然发现,大伙谁也没把她当回事儿。

    不甘心的擦了把眼泪,一拍大腿,想要再来一抡,却不想后颈突然一紧。

    转回头看去,就见赵金生一脸铁青的瞪着她,直接一个提手,将她硬拽了起来。冲着她一阵低喝,“你要再这么作了下去,信不信老子明儿个就让你滚蛋回娘家!”

    郑氏被喝得满脸涨紫,憋着气翻着耷拉的眼皮,狠盯着赵金生,那样子直恨不得吃了他般。

    赵金生已经觉着够丢脸了,见她还不知了趣,气得脸黑如墨的一个大掌又要扇了去。

    “剥好了啊!正好,二叔帮着砍下肉吧!”

    李空竹的声音正好在他身后响起,让落掌的赵金生顿了一下。

    坐在地上的郑氏一听砍肉,赶紧挣脱了赵金生的钳制。一个打挺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想围上去看怎么分肉。

    不成想,刚要走手脖子又被赵金生死死的钳制住了。

    “你要干啥?俺看看分肉都不成啊!”郑氏回头,大着嗓门不满的冲他吼着。

    赵金生恨不得直接伸手去赌了她的嘴。

    “大嫂既然要看就过来看吧,正好,砍了几块里脊,一会咱们三家一家一块,剩下的就都让里长叔拿走,明儿请了王婶子帮着做肉汤!”

    “你个傻透腔的唬玩意啊~……”郑氏张口要骂,不想被忍无可忍的赵金生再次的一巴掌扇了下去。

    赵金生这一巴掌是下了死力气的,比刚刚先头唬她的那一巴掌简直差了几个等级不止。

    郑氏自然也感受到了这一巴掌的结实,捂着热辣辣高肿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脸怒气的黑脸男人。

    下一秒,就听她“嗷!”的一嗓子就冲赵金生抓了过去。

    “你个杀千刀的孬玩意,我让你打俺,我让你打。老娘今儿跟你拼了。你个杀千刀的,我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