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吵闹 2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1本章字数:2294字

    她一边哭叫着,一边伸着爪子猛的朝着赵金生的脸上抓去。

    赵金生猝不及防,让她一下给抓了好几道鲜红的口子在脸上。愣了一瞬。下一秒,则是满脸怒气的单手狠狠的钳制住她的双腕。

    另一腾出的手,则是毫不留情的冲着她的头部狠狠击去。

    郑氏被制住了双腕,头又被他狠狠的打着,疼得她一边嗷嗷哭叫,一边张了嘴的去咬赵金生钳制的手。

    赵金生吃痛,一个伸腿就将她狠踹在地。

    郑氏疼得嗷嗷大叫,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嘴里也开始不干不净的叫骂起来。

    眼看着两口子越打越烈,赵金生也‘杀’红了眼。围观的邻里村民们赶紧上前去抱着两人,劝着架。

    李空竹站在屋檐下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刚刚她为怕赵金生再动手,故意说出砍肉的话儿,想的就是不让他们再闹腾。

    哪成想,不过两句话的时间。这事态又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了起来。

    看赵金生那股狠劲,李空竹不觉有些鄙夷。虽对郑氏她很无语,可一个男人这般对一个女人出重手,倒底让人觉着有几分不舒服,由其还是个看似老实的庄稼汉子。

    那边人群将两人拉住,郑氏却还不甘心的撸着头发又叫又骂。对着拉架的人非但没有半分感激,反而还又踢又咬的。惹得拉架的几个妇人都有些不满的松了手,任她去对着赵金生撒泼去。

    赵金生被人拉着还不了手,被她狠狠的又抓打了多下。那张黑厚的老实脸上,不多时,就被抓花了脸。

    眼见事态越演越烈。坐在屋檐上首的陈百生皱着眉头大喝一声,“要打滚回自已屋子去打。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要是不服了气,都送去村中祠堂关着,请了赵家长辈出来!”

    陈百生这一吼,让失了控的赵金生清醒了过来。被众人拉着的他,也停了不断的挣扎。

    只郑氏似没听到般,仍然大喊大叫的扭着赵金生打,嘴里哼哼的哼哭着,那发狂的模样就跟个母狮一般。

    陈百生见她那样,又一个高声喝道:“怎么,嫌呆腻烦了。想被休回家了不成!”

    一个休字,让郑氏停了动作。转回身,双眼发红的怒瞪着发声的陈百生,一手撸着乱如稻草的秀发,一边大喊,“我看哪个王八羔子敢休了我,老娘生得一双儿子,没犯七出的,谁敢休!”

    “死婆娘,你要再不知了趣,老子现在就休了你!滚你娘的蛋,现在就给老子滚回你娘家去!”

    “你敢!”郑氏急了眼,尖叫着又要冲上去。

    陈百生失了耐性,直接冲院子里的众人喝道:“把赵家的长辈和族中人请来,我倒要看看,我这里长当得作不作数!”

    一直在冷眼旁观的赵银生两口子,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

    张氏眼中一丝厌烦快速闪过,脸上堆笑的过去蹭着郑氏的胳膊,拉着她小声的低声的跟她劝着什么。

    郑氏先头还有些闹着不听,后头不知怎的,就转回头看着李空竹他们。那眼中怒气冲冲的样子,就好像她能打这一仗,全是因为他们所引起似的。

    李空竹见她平熄了下来,眼神却恨不得盯死自已的样子。就不经意的瞟了眼一边陪着笑的张氏。随抽着嘴角垂了眸,作没看见般。将分下的几块肉分别用草绳系好。

    林氏跟赵憨实一家,她是答应了的,给了块后腿二斤左右的肉。另还有三块从狼背里脊处切下的肉,大的一块她留给了自家。剩下的则是给赵金生和赵银生两房人的。

    赵金生有些不大好意思相要。

    李空竹看他笑得老实,联想起刚刚他狠戾的一幕,直觉他也不是表面看着的那样,坚持着把肉给塞了过去。

    给二房时,张氏接过肉。笑得温和的看着赵君逸道:“老三,这肉算是你同意的吧!”

    赵君逸可有可无的嗯了声。

    张氏像是松口气般,“那就好,女人啊,还是得听了当家人的话才行。”

    李空竹直接忽略作听不懂状。

    赵银生则还有些不甘心的问着赵君逸,“老三,真要送人?”

    “嗯!”

    “你咋这么没出息呢,让个婆娘指得团团转。”

    赵君逸见他一副恨铁不钢的表情。轻勾唇角,扯动着左面上荆棘密布的伤痕,在夜色的灯影里显得极为阴森,“不是大哥二哥替我相中的么!”

    赵银生背后莫名的起了阵寒意。张口要反驳什么,却终是没有发出声。

    那边厢,李空竹把剩下的狼肉,让赵憨实破成两扇。

    当着陈百生和围观的邻里村民说道:“剩下的就这些了,虽说不多,倒底是我们两口子的一点心意。明儿烦请王婶帮把子手,炖了它请村里的叔婶哥嫂们尝尝味儿!”

    陈百生点头,“你有心就好。”

    说完,点着几个围观的壮实汉子,“来两人,把这肉搬走。明儿个请了全村人去村口杨柳树下搭桌喝肉汤去。有那不知道的,今儿在场的,帮着传个话儿。”

    围观众人一见那剩下多多的狼肉,皆有些不大相信。

    先头还以为可能会做做样子,会把肉刮得剩不下个啥。

    如今一看,好几十斤的肉,总共就割下十斤不到,大部分却是动都没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送这么多肉,那得多大的肚量啊!

    众人转眼打量着李空竹,见她面上带笑,丝毫不见不舍和不满,不由得对她开始起了另类的改观。

    旁边拿肉的林氏得了好,嚷着嗓门就道:“这事儿里长放心好了,明儿个一早,我就挨家挨户敲门招呼去。愿来自然是好,不愿来,就当他没那个口福了。”

    “嫂子这话儿再理儿!”群众里,有跟她平辈的妇人听了,笑着附合了声。

    众人听了也都相继出声让放心,说是到时指定全到场。平日里谁也舍不得花银买肉,有免费的喝,还不得跑断鞋的赶来啊。

    众人嘻嘻哈哈的笑闹着,看着抬肉的汉子们出了院,也相继跟着告辞出去,回了家。

    院子里一下静了下来,大房二房的人见事已落幕,也不好再说什么的准备各自回家。

    郑氏再走时狠盯了李空竹一眼,张氏则别有深意的冲她一笑。

    李空竹一一受着。反正她的目地已经达到了,又看了出闲得蛋疼的戏剧,管他们心里怎么想她的!

    回过神,发现忙碌了一晚上,既是连晚饭都没做。这会闲了下来,感觉肚子开始咕咕唱起了空城庙。

    李空竹看了眼搬凳进屋的男人,道:“当家地,你饿了没?”

    “……”

    “我饿了,能帮忙生把火么?”见他不答。她自顾自的去到屋檐灶台处,舀了水,开始刷起锅来。

    赵君逸见状,将最后一根凳子放进屋里后,再次出来,却是蹲在了那灶门处,手拿火石的生起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