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买物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2本章字数:1941字

    两人嘻闹着走到南边的大街道。麦芽儿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间简洁大方的客栈。

    一进去,店中小二忙迎了过来,问着两人是不是要住店。

    麦芽儿摇头,上前跟小二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那小二看了眼两人提着的篮子,点了点头,让两人坐在大堂一边的桌边等着。而他则向着后堂跑去。

    李空竹有些疑惑的看向麦芽儿,“你常来这店?”

    麦芽儿摇头,“都是老规矩!到时只要给点跑路费就成!”

    难怪!李空竹恍然。

    想来这南来北往收货的行商贩,引来不少农人前来卖私货。店家小二想挣外快,行货商想收好货。久而久之,自然就形成了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两人未坐多久,很快从内堂出来两人。

    除前头领路的是刚刚的那个小二外,后面跟着的人,是一长着络腮胡子着棉质直缀的中年男子。

    看身形高大魁梧,眼露凶光。不像行商之人,倒有点似保镖。

    果然,听小二过来给两人做着介绍,“这位是老板身边的管事儿,你们不是来卖皮货的么,拿出来看看。”

    麦芽儿跟李空竹将蓝子里的皮毛拿了出来。

    那络腮胡男人将两人的皮子拿着翻了翻,对小二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

    李空竹仔细听了下,并不像變国语,也不像任何一地的方言。

    敢情还是个外来人?

    小二对两人说道,“管事儿说,这里面的皮子就狼皮值点钱,问你们算一起,还是分开算。”

    “分开算!”

    小二点头,跟男人解释着。

    男人颔首,从腰间拿了个荷包。将麦芽儿和李空竹的货物分了开来。

    麦芽儿一共三张兔皮,一张狐狸皮子。卖了六钱银子。李空竹的那张狼皮,因为完整破洞小,给了整整九钱银子。

    完事后,小二又问两人每人要了五十文当是跑腿费。

    这样一来,李空竹凭着一张狼皮,换成铜板的话,赚了整整八百五十文!相当于多半两的银子。

    转头看着麦芽儿满是神采的眼睛,李空竹知道,这个价儿,是个难得的好价!

    两人拿着银子出了客栈。麦芽儿问她可有东西要买。

    李空竹连连点头,说要买的东西很多,怕是要借她的牛车一用。

    麦芽儿表示没问题,让她尽管买,买多少牛车都装得下。

    就这样,两人揣着银钱,开始了街头商铺的大肆采购。

    首先李空竹要买的东西,就是解决保暖的问题。

    如今晚上太阴冷,睡在稻草铺的架子床上,即使裹了满怀的铁被子,还是觉着冷得不行。再加上原身陪嫁过来时,只有两件单布衣衫,如今既使两件都穿在身上,早间坐车依然感觉有冷风侵体。为着整个冬天着想,厚棉衣服和厚被自是少不了的。

    李空竹没有进实体店买成品,而是直接去往布庄,扯了粗棉跟称了棉花。

    记忆中原身是会女红的,到时自已可借着记忆练练手看。若练不会的话,大不了到时,再出几个钱,请麦芽儿跟王氏教教就是。

    再来就是粮食,家中只有点高粱米跟苞米面。李空竹上辈子是南方人,很想买点精米。可一看那价位就直接放弃了。只得另选了比较好又较便宜的白面。

    称了二十斤的白面,又买十斤糙米,再来是油盐跟一些最为简单的调料。

    待这些买齐后,李空竹又拉着麦芽儿去往专卖糕点糖果的铺子。

    一进去,李空竹直接问老板可有冰糖卖。

    那站柜掌柜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眼,见她满身补丁,并不像一般的富余人家。

    就道:“小娘子若要买糖,可买比较便宜的水(红)糖。冰糖做工复杂,上等的要六钱银子一斤!”

    旁边跟着的麦芽儿听得直吸了口气,拉着李空竹的手不住的跟她打着眼色。三嫂子疯了不成?这要吃糖,贻糖红糖哪样不行,非得买那贵得咋舌的冰糖。

    李空竹也没想到这冰糖居然这么贵。看麦芽儿看自已的眼神都有些起了变化,不由得摇头失笑,“我都不知行情,还以为便宜着呢!”

    麦芽儿想到那天跟她谈话的内容,确实她有很多不懂。不由暗吁口气,还以为自已上当走眼了呢。

    “白糖呢?”

    麦芽儿还没想完,李空竹又退而求其次的问了白糖的价格。

    那掌柜地见她诚心要买,就道:“白糖相对比较便宜,可也要一百五十文一斤。”

    李空竹有些诈舌,想着先头买的那些已经花去了近四百文,身上剩下的这点,也只够买三斤的。再加上若要保密性,还得买个炉子跟小锅,算算,钱好似不够。

    麦芽儿见她犹豫着似要买,不由得急道:“三嫂子,其实水糖比白糖好呢,水糖能缓葵水痛。白糖也就甜点,没别的啥用处!”

    李空竹知她好意,也不瞒她,“我没打算吃,有用处哩!”

    “用处?”

    “嗯!”李空竹点头,随在她耳边轻的嘀咕了两句。

    麦芽儿听得有些疑惑不决。李空竹拍了拍她的手,“回去我若做出来,拿去给你尝尝。”

    见她坚持,麦芽儿只得无奈点头。看她招呼着掌柜说买,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口。终是再没说什么的随了她去。

    李空竹称了二斤白糖,身上余下的一百多文,随又去到铁铺问了炉子和小锅的价钱。

    凭着讲价缠磨的本领,最终将炉子小锅并一块铁板和铁水壶给收入囊中,自然,银子也是花得一分没剩。

    回程的路上麦芽儿有些郁闷,苦口婆心的劝着她以后不能再这般大手大脚。

    想着她所说的那个葫芦能卖上价还好。要是卖不上,怕是连本儿都回不来,到时岂不是白白的让钱打了水漂么!

    李空竹微笑听着,直说以后再不盲目了,才止了她不停念叨的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