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糖葫芦 1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2本章字数:1823字

    赵猛子将牛车赶到李空竹的家门口。刚停车,大房二房就从隔壁冲了出来。

    郑氏扒着车一个劲的看有什么好东西,嘴里叫嚷着发财了也没见给侄儿侄女买颗糖甜嘴儿啥的。撸着袖子想上车翻了东西,不想被麦芽儿直接挎着篮子给挡了回去。

    赵猛子跳下牛车准备帮着搬东西。

    李空竹见郑氏有些蠢蠢欲动,转头看向老实相的赵金生。

    虽对这两夫妻有些无语,可该说的话,她还是要说,“不过是些米面布匹的过冬之物,不成想,倒是劳烦两房的哥哥嫂嫂跟着操心了。”

    赵金生有些面皮发热,瞪着郑氏警告着她不许乱来。

    张氏随口笑了句,“听着外面挺热闹,就过来凑凑,哪知是你们上集回来了。”

    说着暗中给赵银生使了个眼神,面上笑得和善:“当家地,赶紧帮把子手,虽说分家了。可到底还是一家人。”

    赵银生油滑的笑着称是,走过去,直接跳上车挑了包最大的包袱背在背上。

    李空竹也不在意,反正麦芽儿将装白糖的篮子挎在手上,剩下的任他们折腾去。

    转过身,冲着门洞院里喊了声,“当家地,我回来了!”回头拉着麦芽儿先一步进了院。

    赵君逸自牛车停在院门口就知他们回来了。听到她喊,自小屋出来,正好见着赵猛子搬着米面进来,后面跟着背着大包袱的赵银生。

    跛着脚上前的招呼两人将东西搬进小屋,随又跟着出来,见郑氏赵金生等人也没闲着。大家每人人手几样,不过两个来回,就将车上的东西全部搬完。

    看着堆得满满当当的小屋,郑氏有些酸气直冒,“真是发点小财就找着不北了,买这般多的东西,怕是那银子也没剩下几个了吧!”

    “全用完了!”

    李空竹淡淡的一回,郑氏听得直咋了舌头,指着赵君逸道:“老三,你娶的是个啥婆娘,这银子到手都没捂热呼呢,就全蹦了出去。钱都花完了,难不成以后指着喝西北风啊?!”

    “都是哥哥嫂嫂挑的人,自是知道我娶的何样人!”赵君逸神情冷淡将他们扫了圈,嘴角噙了抹似笑非笑。

    郑氏有些莫名的噤了声。

    赵金生觉得再呆下去会没了面儿,扯着自家婆娘就喝了声,“赶紧回家做饭去,都大响午头儿了,还不做饭,要挨到何时去?”

    郑氏有些不愿,眼神瞟向那装粮的袋子,刚她有看见白面哩。

    “家里两娃子闹着要吃焖面,都没白面了,你叫我咋做?”

    “一顿不吃死不了,没了老子明天就去磨,还不赶紧家去做饭!”赵金生一见她那眼神就知道她在打啥主意。伸手拉着她的胳膊,眼中警告意味明显。

    郑氏被骂,想到了前几天因为分肉喝汤,自已闹腾骂人被揍,险些被休之事。倒底收了心思,有些不甘的嘀咕着出了屋。

    张氏见大房两口子走了,就扯了一下赵银生的袖子。使了个眼色,笑道:“那我们也回了,老三,老三家地,往后要有啥事儿,尽管来找了我们就是,都是一家人,咱不说那客套话。”

    李空竹笑着客套两句,送他们出屋。

    张氏抬脚跨门时,眼角瞟了一眼屋里的小炉和麦芽儿手上提着的篮子。

    屋里的麦芽儿见两房人终于走了,这才把蓝子里装着的白糖拿了出来。哼道:“瞧着跟盯贼似的,要真让看到了,怕是连渣都不剩了。”这东西这么贵,要真喂进那两房嘴里,还不如丢水里听个响泡儿呢!

    李空竹笑着把白糖放进因买粮送的小罐子里装好,随又招呼着两口子就坐,让等她做饭。

    “前几天腌的狼肉还剩下点,响午别走了,留这吃顿响午饭吧!”

    赵猛子不愿留,说是要回去还牛车。怕家中做了两人的饭菜,到时吃不完剩下也可惜。

    李空竹见状,留了几句。见两人坚持,也不好强留,只得送他们出了院。

    那边厢,躲在自家院门后的赵银生,看着赵猛子自隔壁出来赶车走后,快步的回到了自家所在的西屋。

    张氏见他推门进来,赶紧相问,“咋样?”

    “篮子又挎出来了,跟刚刚一样盖着巾子,瞧不着少啥没少啥。”

    难不成是自已猜错了?根本不是三房买的东西。张氏点着头,开始有些吃不准,想起看到小炉和小锅,那又是干什么用的?

    而这边的李空竹将腌着的狼肉洗净切块,和着王氏前个儿回送的几个土豆,用调料炖了出来。放在小黑桌上,每人再配一碗糙米干饭,两人就那样默默无言的吃了起来。

    饭后,李空竹收拾妥当后,见男人背着双手立在院中一角,盯着某处一动不动。

    眼珠动了动,当即上前与他道:“当家地,今儿中饭可还合胃口?”

    “尚可!”

    见他不咸不淡的连眼皮都懒得掀,她也懒得跟他打迷糊眼,“有道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当家的既是觉着好吃,可否帮小妇一忙!”

    男人眼睛瞟向她,并不答话。

    李空竹见状,牙根痒了下,转瞬面上又带着明媚之笑。

    道:“眼看着三九冬寒就要来临,如今一床被子免强保暖。”说到这,她故意停顿,拖了个长音叹道:“唉,本还想着多做几床新被御寒!如今看来,只要在旧被里多填点棉花便可,也省去了许多麻烦!当家地,你说是不?!”

    赵君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