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糖葫芦 2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2本章字数:2639字

    当李空竹背着从麦芽儿处借来的背篓再次上山时,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无视掉后面某人因腿脚不好,走得艰难难看的脸色。她心情愉悦的翻过一个又一个小山坡。

    刚刚借背篓时,麦芽儿知道她要上山摘山里红,就指了几处不危险的地方。让她小心着点,本打算跟着一起来。不想家中还有点活计让她做,就只好做罢。

    李空竹也不缺陪着上山的人。带着赵君逸完全是因为他会武功,前个儿那狼把她吓得够呛,怕到时再遇到个啥,至少有个会武的人在身边挡着,心中安稳点。

    到了北西面一带的丛林外围,果然见着几棵结得不错的山里红。

    如今正逢霜降之时,整个山里就这一点红看着让人精神不少。

    李空竹将背篓放下,挽了袖子就开始扒着树干爬了上去。

    后面拄着棍子跟上来的某人,眼中有丝狼狈闪过。抬眼看着那利落上树的女子,不由得生了丝恼意出来。

    李空竹找了个落脚较稳的枝干,脱了外面的褂子,伸了手就开始猛的揪那一串串结着的果子。

    待褂子里的果子装满,她又冲着立在树下的赵君逸喊道:“当家地,你来接一下。放篓子里。”

    赵君逸冷然的抬头,眼中利光一闪而逝。

    李空竹瘪嘴,“既是答应了,哪怕是做做样子。也烦请你做得像点!”

    不过是搭伙过日子,真当他是大爷了?若不是那不能立女户的条件绑着她,他以为自已能委屈着跟他凑合?

    赵君逸没有回话,而是直接走到位于她树下的位置,伸了只手出来,淡道:“放!”

    李空竹听着就将那包袱口挽紧,手伸长的小心的丢了下去。

    “咻!”还未等那包袱到目地的,男人一个伸手就将那包袱口给提溜住了。

    李空竹耸着鼻子,哼了声,“耍酷!”

    正在倒果子的某人抬眸看她,却见她转身又开始摘起了果子……

    小半个时辰过去后,李空竹从树上滑了下来。

    看着篓子里的半筐果子,拍了下手道:“成了,再去拉棵粗点的树枝吧。”如果可以,她倒是希望用竹子,毕竟那玩意长得快,也好削。

    随后两人就着山林灌木,找到棵不高的树,寻着树的枝桠,又找了根手肘粗的树枝。

    “就这棵吧!”

    李空竹站在枝桠下比了下高度,见离地面不高。就将背上的篓子放了下来,撸起袖子,双手高举的向上一蹦。

    整个人就那样挂在了那棵枝桠上,只见她吊着树枝,狠劲的一咬牙,用着全身的力气,使劲向下一掰,“嗬,哈!”

    “咔!”树枝断裂。她成功的摔打在地,那树枝也成功随着断列,划到了她的身上。

    旁边一直冷眼旁观的男人,看到这一情景,眉头一挑,脚下不自觉的向前挪动了步。

    “嘶~”李空竹用手扒着缠在身上的树桠,疼得直抽冷气的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坐了起来。

    撑起身,捋了捋被刮乱的头发。见树枝虽断了,可还有一小半皮粘在树身上。于是,她又一个狠劲的用手抓着枝杆,用力下向一拉。

    “哗啦!”整个树枝完全的脱离了枝杆。

    李空竹将那掰掉的大树枝,用手掰去了多余的枝条。余下一根光溜溜的直杆和尾巴下的一点枝叶。

    随一个利落的往身上一抗,转眸对着一旁局外人样的某人道:“好了!当家地就帮着背那半篓山里红吧!”

    赵君逸嘴角神经抽动了下,眼中异光闪过。

    见她说完抗着那根不小的树枝,大摇大摆的从自已身边滑过,就勾动了下唇角。抬步走到背篓旁,一个单手一甩,便将背篓提向左肩膀上抗着。右手拄着树棍,跟着她,一步步向着山下行去。

    两人从北山回来,已经是夜幕降临之时。

    李空竹忙着刷锅准备晚饭。这期间,她将菜刀递给放下背篓的男人。

    男人挑眉看来,她拿出一根筷子道:“当家地能不能帮着把树枝霹成一根半的筷子长,再把它削成比这细一多半的小签子?”

    见男人不说话,她又道:“床太小,若有银钱的话,就能趁着冬雪来临之季砌个新炕。到时当家的夜里也不必总是盘腿打坐了!”

    这几天,有次晚上她不经意的醒来时,看到他端坐于床的另一头在盘腿打坐。当时夜色太暗,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可第二天清晨看他脸色异常的卡白,想来应是有什么旧疾隐着!

    男人接过菜刀,只淡淡一句,“无须诱逼于我,顾家从夫,乃妇人本份!”

    李空竹眼角抽动,很想一巴掌呼上去。

    从夫?顾家?啊呸!要不是不能立女户,她早把他一脚踹太平洋呆着去了。就那面瘫还毁容的,她没嫌弃伤他自尊就不错了,还真是自大自恋到不行。

    李空竹暗哼一声,懒得相理的直接转身进屋舀米做饭。

    赵君逸看了看手中的菜刀,又看了看另一边放着的树枝。比划一下,并未多说什么,直接过去,一刀将那树枝给劈成了两截……

    晚饭是简单的合面馒头配水饭。

    吃过饭后,李空竹抱着碎柴禾进了小屋,在门边墙角处放着小炉,将小铁锅洗刷干净放在上面。

    挑大颗红润的山里红去蒂,洗净。然后拿着削好的木签串好,放在一边平滑的盖帘上。

    随又将要来的铁板刷上一层清油,放置在一边等着一会备用。

    待一切准备就绪。只见她平呼了口气,往锅中加入少量的水,最后才向炉子里添柴生起火来。

    待锅中水开,李空竹将白糖拿出来,放入了大概二百多克的量。然后拿着用木头做的铲子,不停的搅动着锅中的糖水。直到糖水变稠,用着铲子向上一提有丝状微变色为止。

    将盖帘上串好的果子拿起,就着那翻滚的泡沫轻轻一转,一层晶莹剔透的糖霜便裹在了上面。

    做好后,将之放在一边放着备用的铁板上面。接下来第二串、第三串……直到,锅中糖全部挂完,那块不大的铁板也被整齐的铺满为止。

    熄了火,洗了锅。等着糖葫芦差不多冷却后,李空竹忍着口衍生的唾液,拿了一串,咬了一口。

    嗯,酸酸甜甜的。

    入口的糖脆崩巴嘴儿,混着里面的酸味儿果儿。吃得她很是满意的眯着眼,“就是这味儿!”虽比不得前世卖的那么好,不过也不差啦!

    一直在一旁看着她做这些的赵君逸,只不动声色的将她细细打量一遍。见她满足眯眼鼓嘴咬果的,忍不住上前伸手拿了一串。

    入口的果子酸甜适中,于他来说虽不是很喜爱,却也希奇有余。

    “好吃吧!”

    不知何时睁眼的李空竹见他拿了串在吃,就忍不住的笑问等夸奖。

    “尚可!”话完,他又接着咬了第二口。

    李空竹暗地里瘪了下嘴,面上却笑道:“那以当家的看,这果子能不能买上价?”

    “一时希奇倒可买上两天,却不是长久之计。”做法太过简单,也很容易仿出。怕是一推出,不到两个集就有仿品出来了。

    这点李空竹当然也知道,不过她倒是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本来也不靠它!”若有人仿,仿便是了,到时她再另某其它方法好了。

    见夜色已晚,她犹自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自门处拿了立着的脸盆,走将出去,准备打水净脸洗脚睡觉。

    赵君逸独自默默的坐在桌边将那串糖葫芦吃完,见女人已经洗簌好翻身上床。

    便起了身,抬脚走了出去。

    李空竹看了眼开着的大门,黑暗中男人的身影立在那堵围墙几步远的地方,背着双手,仰头看天的不知在想着什么。

    突然,“咳咳!”两声低咳声响,李空竹将被子拉高捂脸。

    艾玛!一时太兴奋,忘了在屋子里烧火,有烟。难怪那死男人出屋,敢情去躲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