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张氏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2本章字数:2236字

    嫁来这么些天,李空竹还是头回见男人抗东西做活。平日里跟个老大爷似的,吃了饭不是打坐晃神,就是不见了踪影。

    还以为他不会做呢。李空竹走过去,帮着他将身上的柴禾卸将下来,“这下不用再舔脸去隔壁借柴烧了。当家地倒是做了件好事儿!”

    赵君逸淡漠看她,提着柴禾扔去了后面的鸡舍。再出来时,手上拿着根湿木枝子。

    李空竹挑动眉头,就见他进屋,把菜刀取了出来。

    看着那已经豁口的刀刃,男人淡道:“承蒙媳妇看得起,来日有钱,可否买把称手之刀?”

    媳妇?李空竹禁不住抖了下身子。疑惑的看向那淡漠之人,干笑一声,“当家地有无吃药?”

    “尚未!”

    “难怪!”李空竹吁气。

    见他疑惑看来,她又笑道:“来日待挣得银钱,我定为当家地取几副好药回来尝尝。定保药到病除!”

    药到病除么?男人转眸盯她半响,不知怎的既从她眼中看到丝狡黠闪过。

    随凤眼暗沉,勾唇冷道:“怕是银钱不够!”

    说落,他一个抬掌下去,树枝从中断成两截。随又将手上拿着的那截,一个大力相握,就见那根手腕粗的树枝,再次断裂开来。

    李空竹莫名的缩了下脖子。

    转身,讨好的从小屋端来长条凳子放于他的身后。道:“莫管多少银子,只要当家地的有病要医,小妇人定当全力相保。”

    男人冷眼扫来,李空竹赶紧伸腰直立,“天儿真好!我倒是忘了柜中放着的布匹棉花了。哎呀,不若趁着这会太阳正暖,我去拿出来做做?”

    见男人不理,她故作无畏的耸肩。进到小屋,搬出小黑桌擦净。再将买来的布匹拿出来,摊桌上。寻着记忆努力回想着该怎么裁剪。

    半响!

    某人一手捏着被面,一手高举的不停抖啊抖。见抖动不开,只得放下高举的手,和着另一手去解着线路中间结上的疙瘩。

    奋斗良久,结依然死死的抱着团,李空竹气得脸色通红,终是耐心用尽,一个狠甩将手中的布匹扔在了桌上。

    靠!几次了,怎么次次跟她过不去。走一针打个结的。再这样浪费下去,怕是买的那几卷线要打水漂了!

    “看来还是旧被塞棉花要容易得多!”某人手拿削好的木签走来,将之一把扔于桌上。看着扔在桌上的布匹,语气冷淡似调侃,“细皮嫩肉,却原来是个打杂的?”

    说着,又转眸盯着那双白嫩嫩无茧的双手看了看,“倒是打得一手好杂活!”

    我去!李空竹气急,眼睛一个狠力向上瞪去。见他冷冷淡淡的模样,不由回讽,“瞅着一身功夫,倒是卖得一手好皮相!”装什么装,再装也不是庄稼汉!

    男人挑眉,“彼此彼此!”

    “当家地不觉话多失常?真病了?”

    男人有一瞬的僵脸,见她挑衅看来。突然伸手接过她手中针线。

    “你要干嘛!”

    “……”并不言语的某人,很快解开了那打结之处。随淡道:“若是做被,先絮棉!”

    “絮棉?”

    见她一问三不知的样儿,某人再次挑眉,“看来诱逼无用了。”

    “戚!”李空竹暗中翻了个白眼。将被面布匹收了起来,不服道:“就算不会,我也有法子穿新衣盖新被!”

    这倒是!赵君逸心中暗哼,凭着她做面子功夫的本事儿,那些得了她好的人,自然会卖个面子情于她。

    “三婶儿!”门外忽然传来几声小儿的呼声。

    李空竹抱着被面转身看去,就见三个小儿中,最大四岁的赵铁蛋快步的跑了过来。抓着她的裤脚急喊,“三婶儿,俺也要吃葫芦,俺也要吃葫芦!”

    葫芦?

    后面同岁的赵苗儿跟赵泥鳅因为跑得慢,见哥哥已经先开口要了。双双急哭了脸的喊:“俺也要吃哩!”

    “三婶,还有俺!”

    两小儿后脚快步跑来,巴着她的另一根裤管让她再动弹不得。

    李空竹恍然。侧着头点着下巴道:“要吃葫芦先放开了手,我把被面放了就给你们拿。”

    三小儿听话的松了手。

    见李空竹向小屋走去,三人赶紧颠颠的跟着。

    李空竹将被面放柜子里放好,随又去到一边放碗的盆子里,拿了三串,一人给了一根。

    赵苗儿跟赵泥鳅两人拿着就一口咬,随又咧了嘴儿的笑,“好甜哩!”

    赵铁蛋手里拿着,眼睛还瞄着那盖着的大盆子,不满的憋嘴,“吉娃他家有好多哩。三婶儿偏心,不给俺!”

    “吉娃说的?”

    “俺看到的!”赵铁蛋不服气的哼着,“俺看到吉娃拿着葫芦出来吃,还给了春花一串,说他家有好多哩!”

    “那谁跟你说三婶儿这有的?”李空竹将剩下的拿出来分给三人,问着他道。

    “二婶说看着你提篮子去里长家了。”赵铁蛋吸着鼻子,用手抹着巴嘴儿的糖不满的嘟着嘴。

    李空竹心中哼笑,这个张氏,难不成一直在暗中盯着自已不成?若真是这样的话,看来以后还得小心离远点才行。

    三小儿拿着糖葫芦心满意足的出了院门。

    李空竹看着破了洞的门口,突然转身问着院中一直淡然的赵君逸:“当家地能把院门堵上么?”

    “嗯。”赵君逸将手中最后一根签子削完,扔桌上后淡淡的轻哼一声。

    李空竹见状,想了下,回屋将剩下的果子全部洗净去蒂,然后挖籽掏空。想着待晚上时,把剩余的全做出来。

    而这边厢的张氏在看到三小儿回来时,笑着招手让拿着葫芦的闺女近前。

    赵苗儿得了甜嘴儿的东西,赶紧的跑过去,举着手中红红亮亮的串儿大叫,“娘,娘,葫芦,葫芦,甜,甜!”

    张氏笑着将她伸过来的糖葫芦拿在手中看了看,随眼神一深,“闺女,娘尝一口行不?”

    赵苗儿犹豫的皱着小眉头看了自已娘一眼,终是点头说了声,“好!”

    张氏:“真乖!”

    笑着摸了女儿头一把,她将那果子咬掉一个进嘴,待那酸甜脆爽的感觉入口,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

    这个老三媳妇……

    张氏放了小女儿跟大房两儿子去玩。而她则走回屋子对躺在炕上的赵银生不满道,“如今农闲,你倒是清闲了。人都想着挣钱存钱,你倒好,成日里往炕上一趴,跟那老太爷一个样了。”

    赵银生自炕上起身,油滑的脸上满是调笑的摸了她一把,“咋的,谁又惹你眼气了?”

    “哼!”张氏冷哼的拍掉他他作乱的手,眼睛眯着盯着西面出神,“老三怕是娶了个带福的进门。”

    “这话咋说?”

    张氏看他一眼,努了下嘴,“待过两日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