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大卖 (两章合并)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2本章字数:4143字

    从家中出来,一路上遇到不少携娃挎篮的村中妇人。大家见她跟在赵君逸后面,前面的赵君逸还抗着根插满红果子的大棒子。皆有些好奇的上前打听这是啥物。

    李空竹也不瞒,只说是用糖裹了的山里红,做成糖葫芦,想卖两个油盐钱。

    有妇人近前一看还真是山里红就忍不住扁了嘴。嘴里说着能有个进项也不错,眼中却是实打实的讽刺不已。

    有小孩子看到过吉娃吃,就开始缠着自家的母亲开始要。

    “有啥好吃的,那山里红山上到处都是,你要馋嘴儿,下响回来我让你爹给你搂一筐回来。”妇人不耐烦的喝着缠人的娃子。

    小孩不听,不停的跺脚搂腿,哭着说山里红太酸,这果子是甜的。连春花吃过后,都天天跟在吉娃屁股后面,说长大了要给吉娃当媳妇哩。

    妇人被儿子磨得没法,想下手打又舍不得。可看着那红红亮亮的山里红,让她出钱买,不是拿她当大脑袋么!

    李空竹笑着摘下了串,递于妇人面前道:“要不嫂子尝一个?”

    妇人看了眼那红亮的果子,正想摇头。不料搂着母亲缠的娃子,却先一步跳将起来将那果子给夺了过去。

    没待妇人反应过来,就一口咬了下去。瞬间,擤着鼻涕转哭为笑道:“娘,娘甜着哩,真甜着哩。”

    妇人耸眉不满的看了李空竹一眼,嘴里不阴不阳的问道:“这就吃上了啊,多少钱啊?”

    “不要钱!”李空竹笑,“本就是想送与嫂子尝尝味儿的,给谁不一样!”

    说着,招呼着赵君逸快走。

    那边的小娃子拿着糖葫芦一边跟同路的娃子炫耀,一边直咬着果子舍不得松嘴儿。惹得同路的一些娃子看了,皆眼馋不已的开始磨着大人要。

    一时间,还在大路旁呢,小娃儿们齐齐开始嚎哭要起了东西来。

    “真有那么好吃?”妇人跟同行的几个妇人相继对视一眼,随喝着自家娃子过来,想要试吃一口。

    小娃子舍不得让她咬多,看着她张嘴一个要咬,就向后缩了一下。

    那妇人顿时只咬着了点皮,不过就这点皮也让她咂巴了好一会嘴儿,“别说,还真有那么几分味儿。”

    “真好吃哩!”

    小娃子嘀咕着不满的看着她咬出牙印,逗得妇人忍不住嗔骂了他一嘴。看着前面走远的两人,心里有些个不是味,觉着自已太过小肚鸡肠的占人便宜了。

    “那个赵三郎家地你等等!”妇人高声呼叫,让走在前面的两人停了下来。

    转头的瞬间,李空竹嘴角不可抑制的勾了一下。随堆着暖笑回头,“嫂子还有啥事儿不成?”

    妇人拉着娃子快步追了过来,手伸进袖口拿了个粗布荷包出来,“这,这啥多少钱,我给你!”

    “不要钱!”李空竹笑。

    妇人却是坚持,“不行不行,白拿着我这心里不得劲。你说多少钱!”

    “两文一串,三文两串。嫂子若硬要给钱,那给两文好了,我再搭送一串!”

    妇人一时没转过弯,听着给两文就搭送一串,就点了点头。从荷苞里拿了两文与她。李空竹则笑着从棍棒上又摘下一串递于了她。

    妇人伸手接过,这才反应过来。“哎”了一声。

    却听得李空竹笑道:“两文两串,独此嫂子一家!”

    妇人有些不大好意思了,抬眼看她时。说了句,“那啥,先头儿的事儿别往心里去啊。”

    李空竹摇头,她非但不往心里去,还要感谢她儿子呢。

    那边被儿子孙子们缠得不行的妇人们,见那妇人一连又买了一串,就纷纷的上前问咋样。

    妇人得了李空竹的好,自是卖力的夸着。什么别看这是山里红,里头味儿却是不错,看那糖透亮亮的,怕是用的白糖冰糖一类。

    有人一听白糖冰糖就不得了。平日里连水糖都舍不得买来吃,这赵三郎家地为着挣钱,还真舍得下血本啊。

    小娃子们听了,更加的开始不耐烦起来,哭闹不休硬要买。

    妇人们得了这样的信儿,都是疼儿子的主儿,也就应了下来,上前问着价儿。

    头一听二文钱还觉着有些贵,可再一听三文能拿两串,又有些想贪了这便宜。

    有那聪明的妇人,拉着同伴相商,合计着干脆两家合买,多出钱的那位,到时上集再合计一起买个啥补回来就是。

    总之不管是单买还是合伙买,李空竹这一路还未出村子上正道呢,就连着近十串没了。

    掂着粗布荷包里的铜板,李空竹嘴边的笑差点儿有些兜不住。

    旁边抗着棍棒靶子的赵君逸淡淡的瞟她一眼,“倒是玩得一手好策略!”

    李空竹也不恼,将荷包塞回腰间放好,得意的觑他一眼,“白来的机会,不抓白不抓!”说罢,挎着篮子,心情极好的大步向着村口走去。

    赵君逸立在后面看着她走远的身影,想着那句白来的机会,垂眸。

    白来的机会么?呵,他何时也能有这么一回呢。

    两人路过村口时,碰到了等车的麦芽儿。她很是热情的招呼着李空竹过去一块。

    不过李空竹有瞄到等车人群中的张氏跟郑氏,就笑着推拒了,只说想走路上集。

    人群中的郑氏不屑的撇嘴,看着后来的小娃子人手一串糖葫芦的,就恨恨的哼了一声,“糊弄人的玩意儿,上当了还可哪乐呢!”

    张氏别她一眼,懒得相理的转头看向那走远的两人。眼神深了起来。

    且说这边的赵君逸跟李空竹两人出了村口,上了大道后,碰到不少从别村汇合于一条道上的村民。

    大家再看到他们抗着的东西时,皆有些好奇的走近,待看清后,又不免瘪嘴嫌弃的离开。一路下来,看希奇的人居多,倒是真正问价儿的却是一人也无。

    其间村中等车的妇人娃子们坐着牛车先她们一步上了集。

    郑氏一下牛车就直奔了集市找摊位卖鸡蛋。张氏跟着寻了个借口让她帮着代卖一会,便从集市又重回到了城门口。

    李空竹他们到时,集市上已经聚集了不少来来往往赶集之人。

    如今这个不当忙的季节,正是闲逛的时侯。

    赵君逸抗着那么大个靶子走动,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只是看的人很多,问价的人却少有。有问的也是嫌那葫芦太贵,都瘪着嘴不愿出那个钱。

    李空竹也不急,拉着赵君逸并未到集市摆摊的地方,而是去到上回卖糖果糕点的铺子。先行去到店中卖了几张大的油纸让着其帮着裁了,又求着掌柜允许他们在一旁叫卖后,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随拉着赵君逸在一边蹲了下来,将手中的挎着的篮子放在地上。揭了上面的巾子,露出放在碗里切成小块的晶莹山楂糕,扯着嗓子就开始叫卖起来。

    “山楂糕、糖葫芦欸!又酸又甜助消化,先试后买,不好吃不要钱勒!”

    她一唱,本来因为诈眼聚拢的不少人,纷纷的挤拢过来,七嘴八舌的问着咋个试法。

    李空竹将早备好的小签拿出来,用两根长点的签子从碗里夹了块半个巴掌大的山楂糕放在小油纸上,然后再用签子划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样子。

    再用小点的签叉了一块,递于最头前一带着娃的中年妇人道:“大姐,给娃尝尝。看看好不好吃,俺说话算话,要吃着不好吃了,大可当面吐了出来,损我都没问题!”

    那中年妇人一听她嘴甜的叫自已大姐,心头禁不住欢喜。再看那递来的红红软软的糕点,确实诱人,于是就伸手接过。

    却并未给身边的娃吃,而是送进了自已的嘴里,“嗯,软糯糯地,倒是又酸又甜。”

    一块不大,她刚放进嘴里抿着嚼了两下就化开了,那浓厚的山楂酸甜之味直接从嘴里散开,一路滑向了那嗓子眼。

    妇人意犹未尽的吧嗒了下嘴,刚想说再来一块尝尝。却见李空竹已经把叉了签子的山楂糕点捧在手上,让围观的人群一人拿着一块尝着试吃看看。

    看热闹的人,见有人试吃了,也都纷纷伸手拿了一块放进嘴里。

    “哎呀,别说,还真是好吃呢。这味真是浓郁!”

    “真是呢。这味儿我喜欢!”……

    大家议论纷纷中。有那小儿没尝到的,就忍不住吸着手指,仰头看看大人,又转眸直勾勾的盯着那篮子里的红色糕点直流口水。

    李空竹见状,从棒靶子上摘了串糖葫芦下来。将签子抽掉,给近前的几个娃儿一人喂了一颗。

    几个小娃子一尝到嘴里的甜味儿,就不干了。磨着自家大人开始叫唤着要买那果子串吃。

    那些尝了山楂糕的大人们,见自家娃儿又白得了人一颗甜嘴儿的果子,心下不好意思的同时,又觉这糕点确实好吃,就有心要买点回去。

    “这糕点味儿不错,咋卖的啊!”

    “三文一块,买三块搭送一串两文的糖葫芦。”李空竹从碗里又夹了块出来摆在一旁的油纸旁。

    见问话的妇人脸色有些为难,笑道:“大姐不要觉着贵!你瞧瞧,虽看着小块,但是厚度却厚。买回家,一顿给小娃和老人切上这么一小块,不但吃了助消化,还能开胃让小娃多吃饭,老人少胀气哩!”

    那妇人看向那提上来的糕点厚度,确定挺厚的,但是三文还是有些贵了。

    正当她犹豫不决的时侯,一常住在镇里的住户,却忍不住开口了,“在镇上住着,还未见过这种糕点呢,吃着挺是味儿,三文一块是吧。给我来三块,正好买回去,让家里尝个新鲜!”

    “好勒!”

    李空竹听得爽朗一笑,用着张大的油纸给包了三块,又摘了串糖葫芦递于那人道:“大哥,你拿好了。买三块送一串糖葫芦,葫芦给你家的小娃儿尝尝味儿。还有就是糕点别吃太多,吃太多容易酸心!”

    “你这娘子倒是敢说实话。要放了别人,还不巴着让人多买啊。”那男人接过糕点糖葫芦哈哈打趣着她。

    “俺奉行诚实卖货呢。还有糕点七天内得吃完啊!”

    “知道了,知道了!”那人付了钱,满面笑容的咧嘴儿行去。

    有人开了头,后面接着来买的人就容易得多。

    特别是镇上的住户,平日里也总会逛个糕点铺子啥的。对这点钱也不大在乎,大多出手就是三块,要求搭串糖葫芦的。

    农家人虽买糕点的少,但舍得一两文给小娃子买糖葫芦甜嘴儿的却不少。

    李空竹一边吆喝着一边快手脚的给来买的人包着糕点。本就热闹的人群,不大一会,又聚集了不少人前来围观挤买。

    李空竹做的山楂糕不多,一大粗瓷碗的量,不到半个时辰全卖了出去。那些得了信赶来的人见没了,就忍不住开口问啥时还要来卖。

    李空竹陪着笑的说下集一定会再来,不过糖葫芦会天天做着来窜巷卖的。

    众人听后散去。李空竹则将藏在碗后的一块山楂糕用油纸包好,又从棒靶子上摘了两串剩下的糖葫芦走进店里。

    送给掌柜说是当占用地摊的费用。

    那老掌柜拿着糕点尝了一口后,就问了句,“小娘子可有意出让方子?”

    李空竹笑了笑,“承蒙掌柜地的看得起,小妇人自是愿意,不过小妇人有一请求!”

    “请讲!”老掌柜见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心下高兴,捏着胡须请她讲条件。

    “方子让于掌柜地,可否允小妇人在外行卖一冬?”

    这点倒不难,老掌柜点了点头,“自是可以。不知小娘子打算出价多少愿卖?”

    “本是无本买卖,只糖霜贵点而已。技巧性也不高,掌柜的看能出价多少?”李空竹并不瞒什么,又将皮球踢于了他。

    那掌柜的又捻了颗糖葫芦进嘴,半响,道:“三两!老朽诚不欺人!”

    三两啊!李空竹在脑子里换算了一下,见他又拿着糕点品尝着。就知他大意研究出了什么。

    给三两,也算是个实诚价了,若是自已拿着高调不卖,想来不出两天,就有仿品出来。她本不是做糕点的师傅,这点简单的手工,想瞒过常年研究糕点之人,简直是天方夜谭。

    “掌柜地爽快人!三两价成交!”

    掌柜地见她识趣,待她说了做法后,就着帐房拿了银子给她。

    不过李空竹却在拿银子时,还让写了张契约,标明是只卖山楂糕和糖葫芦的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