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贼?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2本章字数:3486字

    赵君逸的动作很快,当天下响就将那栅栏做好给拦在了门洞口。

    没有固定门扇的位置,栅栏做得比洞口宽了不少。

    赵君逸另削了几个长木钉,将栅栏的一端钉在墙上。另一端则用大腿粗的木棒顶着,要出门啥的,直接起开木棒,拉开另一端的栅栏即可。

    虽说麻烦,却比一直空荡着的门洞看着要安全得多。

    因家里还有剩鲜果儿,是以下响时,李空竹便没有上山。

    找来了麦芽儿,拿出布匹。说是一起做衣,实则大部分是麦芽儿在裁衣,而她跟着学而已。

    彼时院子里的三人,赵君逸一直在任劳任怨的削着签子,对他突来的勤快,李空竹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也懒得相理。

    李空竹手拿针线的跟麦芽儿唠着嗑,看着麦芽儿拿着棉花絮棉。就想起打炕这事儿,如今虽有新被盖着,可晚上刚上床的那一刹那,被窝还是冰得慌。

    记起的同时,就跟麦芽儿说起了这事儿。

    如今他们分得的三间房,仓房和住房连着。李空竹打算把仓房腾出来,用来作内室彻炕,现今住的这间小房拿来当厨房。两间房的下面打洞,把这边厨房的灶眼对着那边炕的眼儿。

    这样一来,做饭烧柴的一会功夫就能把炕烧热了,一石二鸟的,也省不少事儿。

    想法刚一说出来,絮着棉儿的麦芽儿就直说了好。

    李空竹想着彻炕得找专业人士,再一个就是银两问题,于是便向麦芽儿打听打炕的行情。

    麦芽儿边搓着手中棉花让它变得蓬松,边道:“不咋贵!有坯子的话,一天的活儿。总共也就三四百文的样子。”

    “猛子老弟有认识的手工匠人不?有的话,让他给介绍个靠谱点的呗!你也知道你嫂子我是个闭塞的,啥行情也不懂!”李空竹拉线的手在空中又停了,又一次的打了死结。她只好放了手中的针,开始解起疙瘩线来。

    “我娘家哥有跟着邻村瓦匠做活,倒时我帮着问问?”

    “那敢情好!”李空竹将解不开的结,给一口咬断后,又重挽了疙瘩,开始重新走针。

    “要真能帮着我把这事儿做好了,到时该是多少钱,指定不待赖的,这点芽儿弟妹只管让你娘家哥哥放心就是。”

    “有啥不放心的,有我信着嫂子哩!”麦芽儿好笑,不经意别到她走针的纹路,不由皱起了眉。“嫂子,你别把线弄得那么长,短点的,不那么容易打结。”

    “这样啊!”李空竹点头。咬掉再一次打结的线后,特意照着麦芽儿说的,给弄断了一半。

    果然要顺手得多。虽还是手拙,不过却没再频频出现打结的情况了。

    麦芽儿看着她研究了半天,突然冒了句,“嫂子以前难不成是一直做糕点的?所以不擅长了针线活?”

    “额……那啥,其实最开始是打杂来的。一点点上去后,才做的近身服侍,不过那会长大了。学了两针,倒是不精了。”李空竹有些心虚的解释道。

    麦芽儿看着走得歪七八扭的针脚点了点头,“难怪!”

    李空竹听得是一阵的汗颜!

    将絮好的棉花用布缝成做袄的夹层,做好后。麦芽儿就回了家。

    李空竹见天色不早,就收了东西,开始洗手做饭。

    吃过饭,她又用锅烧了一大铁锅的热水出来。

    问着赵君逸可是要洗浴,却听他喝着茶道了句,“你且先洗!”

    李空竹听得瘪嘴,她不过是客气的问他而已,谁会把先洗的机会让给他,自我感觉甚大的自大狂!

    找出买来的胰子。没有换洗的衣物,只得重把成亲时穿的粗棉红衣,拿出来准备一会暂代换洗的里衣穿。

    晚饭时侯她就把浴盆洗刷干净放在仓房那了,趁着这会儿天还亮着,得抓紧了才行。

    来来回回跑了三四趟,李空竹才将热水兑好。因听赵君逸那意思也是要洗,所以她在把水舀完时,又重注满了一锅水,添了柴温着。

    心情极好的向着仓房走去,突又想到什么的冲屋子里道了声,“当家地,你可不许随意出了屋啊!”

    仓房门无法从里面上栓,他虽对自已没兴趣,可要是随意出来走动,那墙缝又那么大,保不齐就得让他看光了身子去。

    屋里的人没有动静,李空竹只当话传到就行了。

    快步去到仓房,把门用根棍子抵住。快速的脱了衣就跳进了那大大的浴盆。

    当热热的水从身体四肢百骸传进每一个毛孔时。李空竹忍不住闭上眼睛舒服的哼了几哼。

    小屋里听力极佳的某人,淡定的品着消食茶,一口一口,似在等着什么。

    忽然,院中的围墙的某一处,悉悉索索似有声响传来。

    赵君逸将碗中水一饮而尽,就手变出个红红的果子在手,不断的摩挲着。

    待听着声响渐大,就将两指夹着的果子轻轻一弹。

    “咻!”

    “唔!”黑暗中似有痛哼传来。男人挑眉,又一枚果子急速射出。

    “嘭!啊~”重物落地,伴随而来的是一声惨叫惊起。

    男人伸手弹了弹身上略微起皱的粗布灰衫,不动声色的继续倒茶饮着。

    而仓房正在戏水的李空竹却变了脸色。

    她抬着胳膊搓得正起劲呢,就听得外面传来了一声惊天的惨叫。

    “谁!”李空竹吓得将身子直往盆子里面缩,大着嗓子的问了一声。

    半响,再无声响传来。院中安静异常,要不是刚刚那声惨叫太过刺耳,她都要认为自已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赶紧起身匆忙的将那红棉衣裙套在身上,快步跑出仓房,叫着赵君逸,“当家地,你可有听到有人叫唤?”

    “嗯!”屋里某人声音淡然传来。

    正打腰间衣带的李空竹听罢,气得险些喷了火来。

    “你听到了?”

    “嗯!”

    李空竹气急的跑向小屋,“你既听到了,为何不出来看看!”

    “不过一只老鼠罢了!”男人见她进屋,抬眼看她。却意外的见她一身单薄红衣紧贴于身。衬着本就身姿娇好的她,显得越发丰腴纤长起来。

    两缕湿发紧贴水汽蒸红的小脸,那红红扑扑艳丽的脸上嵌着一双水汪汪清澈的大眼。带水的眼中此时正喷着怒气,与之相衬的是那紧抿着的嫣红小嘴儿。

    男人眼中似有光亮闪过,只一瞬又垂了眸。抿茶一口,淡哑了嗓道:“你一声惊呼,已经将之吓跑,无须担心!”

    李空竹本听他说有老鼠时,还光为火大的以为他在胡扯。可在听到后一句后,就有些恍然明白过来。

    挑眉,“越墙?”

    “嗯!”男人勾唇看她,用鼻音轻嗯回答。

    李空竹冷呵一声。难怪,白日里三房人在同一桌吃饭,既是不闻不问,不成想,在这打着主意呢。

    敢情没把她白间说的话放心上,想来偷艺!?

    “倒是精明!”

    李空竹冷哼着转身又出了屋。

    出去时还不忘叫上男人一起,“当家地帮把子手吧,我是洗完了,要是犯懒不想动,那盆水想来让你倒也是费劲儿!”

    男人听罢,并未有任何多余的表情。淡定的起身跟在她的身后。帮着去将洗澡水倒掉后,再换了新的洗澡水去到仓房洗浴。

    李空竹则是趁着空,拿着换下的衣服洗将起来!

    这边厢摔倒的黑影,在痛得惊叫出声后,听着墙那边传来的惊喝。吓得他死死的捂着嘴,任着额头痛得冷汗直流也不敢再吭了声。

    上房堂屋里坐着的张氏跟郑氏两,在听着这声惨叫后。皆齐齐的快步跑了出来。

    见黑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样儿。郑氏立时不满的叫道:“老二你干啥呢。叫你上墙,你倒好,咋躺那了!”

    “大嫂!”张氏皱眉冷声叫她。转眸看向那躺在地上的人儿,心头不由咯噔了一下。

    快步跑到近前,就见自家男人正用手死死的捂着嘴在那打着颤呢。

    张氏被吓白了脸,颤抖着嘴儿的轻呼道:“当家地,你这是咋了!”

    赵银生摇头。松了手,哼嗤着,“他娘的痛死老子,快扶老子一把!”

    张氏吓得不行,伸了手就去扶他的胳膊。

    不想,由于赵银生太重,张氏一把没扶稳,身子歪了一下又将他给重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不偏不倚,正好摔到刚从高处跌下摔疼的尾骨处。

    “啊!”

    赵银生差点又惨叫出声。好在张氏及时用手捂住了他。

    却听得他一个气急败坏的将她的手给扯了下来,喝道:“臭婆娘!你想废了老子不成?”

    张氏被骂,也顾不得来气。转眼求着郑氏道:“大嫂,你去叫大哥出来搭把子手吧!俺扶不动哩!”

    “叫他干啥!”

    郑氏想着晚上时,他们要爬墙偷看的事让自家男人知道了,很是气愤的一甩手进了东屋,关了门。到这会明知出了事儿,也没出来看的。就有些不想去找了骂。

    张氏见她这样。忍不住来了气,眼神幽暗的冷声问道:“大嫂难不成想看俺当家地一直躺在这?且不说他这番爬墙为着什么。单说两家的血亲关系,难道大嫂就一点不念?”

    “也罢,既然这样,那我就厚着脸皮去问问看,看大哥是帮还是不帮了?!”说着,当真松了扶赵银生的手。直起了身,作势要去找了赵金生。

    郑氏被她说得脸色发黑,再一见她这动作,心下就有些不舒服。要不是平日里与她怪好的,敢这么说了她的人,怕早不能忍的扑上去与她吵打起来了。

    见她起身往自家东屋方向走,就扯着嗓子追上去喊道:“行了,行了。我去叫总成了吧!你留这看老二吧,不然我一个大嫂子立在这像什么话!”

    说着,就对着东屋大喊:“当家地,你出来下。老二摔着了呢,动弹不了了哩!”

    后面的张氏赵银生听了她的吼话,直恨不得将她嘴缝上才好。

    她这一喊,怕是另一端的老三两人,就猜到啥了。这好不容易打的掩护,全让她一张臭嘴给破坏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婆娘!

    李空竹正好将洗净的衣服挂在屋檐下的通风口,听着那边的喊声就忍不住揶愉的勾了勾唇。

    “当家地,你不是说刚刚是老鼠么,我咋听着好像二哥出了啥事儿,听着大嫂叫大哥帮忙哩。你好了没啊,好了的话,要不过去看看,看有没有帮把子的地方。”

    墙这边的几人听了她这话,脸色皆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