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仿品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2本章字数:2221字

    李空竹将剩下的山里红一早裹好插在了靶子上。

    吃过早饭,就问着赵君逸可还要同路。

    赵君逸既是想也未想就点头同意下来。二话没说,抗着棒靶子就跟她出了院。

    李空竹一出来,就碰到不少早间开院门打水的村民。大家见她又抗着那个糖葫芦的东西,就忍不住相问可是又要去卖。

    李空竹笑着说是,就见许多人,或多或少的走近以说话的方式,眼珠一直盯着那红红的果子研看半天。

    李空竹任他们看着。见天色大亮的,就笑着招呼一声,跟赵君逸出了村。

    两人直接去往镇里。

    有了头天儿歌的影响,李空竹跟赵君逸将到镇上住户处一叫卖,就引来不少正在玩耍的孩童,缠着让父母买糖葫芦的。

    买糖葫芦的父母中,有昨儿个买过山楂糕的,就问着她什么时侯还做来卖。

    李空竹将糖葫芦递给他们时,想了下,笑道:“山楂糕有点费事儿,我打算当集再卖哩。不过味增坊(卖方子的那家店名)倒是有做,大哥大姐们等不及的话,不防去那问问看吧!”

    “味增坊啊!那什么时侯出的新品啊,我咋不知道哩,昨儿还逛了来着。”

    “昨儿买糖时,听那掌柜说了这么句。”

    “这样啊!那一会我问问去!”

    李空竹笑着说好,将钱放进荷苞,叫着赵君逸出了巷子,又向另一条巷子吆喝走去。

    “你倒是热心,就不怕以后自已的卖不出去?”后面跟着的男人,见她一脸轻松惬意,忍不住想要打击打击。

    “不怕!”她依然满不在乎,吆喝着糖葫芦,糖葫芦的。

    赵君逸跟着她的步调,越来越觉着这女人越发让人看不懂。对于她的奇特,他不过是因小时曾读过一本奇闻异志有所猜测。可对于她真实的身份,却越加好奇起来!

    李空竹一路喝唱将整个环城镇走将一遍后,糖葫芦已经所剩无几。

    看着剩下的那几窜,她也不打算再卖。招呼跟着的男人一声,两人出城门,向着家去了。

    回到村中,村口玩耍的小儿们看到他们,皆齐齐围拢过来。看着那剩下糖葫芦,舔着手指巴巴的望着。

    李空竹见里长家的吉娃也在其中,就招呼他近前,将那葫芦串摘了下来给他,“你来分。可要分均了!”

    吉娃吸着口水伸手接过,点着小脑袋一个劲道,“谢谢三婶子。三婶子放心,我保证分得妥妥的!”

    他人小手小,抱着糖葫芦的衣襟上,很快就粘上了糖。

    围着的几个小儿见状,赶紧讨好的上前帮着相拿。

    吉娃吩咐拿着糖葫芦的娃子们,将人招集在一起,开始数着人头和串上的果儿,准备按颗来分。

    赵君逸扫了眼四周闲唠嗑的村妇,见那些人这会儿停了唠叨的嘴儿,正一瞬不瞬的张大眼的看着这边。

    “你到是会卖好!”

    “别这么说嘛!”李空竹对吉娃挥了挥手,又跟那边看着他们的村中妇人招呼了声。转身,跟着身边男人重又向家行去。

    “这也算是立信的一种吧!”让村中孩子记了她的好,村民记着她点滴的好。再来给里长又卖了个好,让他孙子无形之中成村中孩子小领头。一举数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男人眼角随着她的移动看她良久,终是哼了一声,“不过是白费功夫罢了!”

    这些人,当时可能会记你点滴的好。可一但触发自身利益时,别说点滴好,就算十倍的好,也抵不过那一颗贪婪的狼心。

    李空竹不在意的耸耸肩,“就算是白费我也要做啊。哪怕有一人记得我的好,那我也算成功不是?”麦芽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赵君逸听得顿步,转眸认真看她几许。

    李空竹见他那样,突生狡黠心理的冲他抛了个媚眼,“怎么?是不是觉着我很特别,开始喜欢上我了。”

    “呵!”男人垂眸冷笑。抗着棒靶子,大步的从她身侧而过。几步眨眼之间,既是离着她有近一仗之远了。

    李空竹见状,亦是跟着呵了一声。随抬步快跑追赶了起来。

    一时间,两人在村里农舍道间,开始了你追我赶的赛起跑来。

    过往的村人看着跛腿走得飞快的赵君逸,又看了看后面追得死紧的李空竹,皆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连着卖了两天的糖葫芦,在第三天早间再去时,李空竹路过村口,突然发现了前面有个跟他们一样抗棒靶子的人。

    看那上面红红的果儿,很显然,这糖葫芦已经有人在模仿了。

    到了环城镇,走卖了两条街道。意外的,又看到几个抗棒靶子卖葫芦的人。

    几人抗着那葫芦靶子,扯着嗓子不停的卖力吆喝,看到她来,也不避讳,大摇大摆的在那闲荡着。

    李空竹想走近看看仿得咋样。耐何人一看她近前就当贼人防似的快步闪开。弄得她试了几次无功而返后,只得无奈放弃。

    这天做的糖葫芦剩下不少,但也下去了大半的量。

    从买她糖葫芦的顾户嘴里,李空竹知道了那仿品的质量。

    说是糖不够脆、不够甜,尝味儿像是水糖味儿,不但如此,果子有时还酸得很。一口咬下去,有的还硬梆梆渣不拉沙的,不如她做的干净甜爽。

    李空竹一听,就知这些人是舍不得费劲跟下成本酿成的。不过看那些抗靶子的人满脸的高兴,想来也是有赚头的。

    随装作不经意状的又问那顾户糖葫芦多少钱一串。

    顾户似乎有些不大愿意说,吱吱唔唔的待从她手中拿了糖葫芦便快步离开了。

    一旁的赵君逸冷呵一声,“想贪了便宜,却没买着好货!”

    “也不能这么说!”李空竹笑着自已拿了一串在手中吃着,“毕竟不是人人都富余。可大多做父母的,哪有忍心让孩子吃苦的!没吃的,看别人馋的滋味儿也不好受。有了这廉价的葫芦,到时乡下的孩子也能偶尔吃一串甜甜嘴儿的,岂不是好事儿!”

    赵君逸眼中有丝恼怒闪过。这女人,自前两天跟他顶着干后,就一直想法设法的否定他的论调。

    看着她笑得和煦的艳丽小脸,他有些厌烦她这种处处寻着另类方向的开脱的思想。抿着嘴,也不知怎的,沉寂多年的心田,既在这一刻突生起丝别扭的劲头来。

    李空竹不知他所想,招呼着他去买了些必须品后。两人再次的相携出城家去。

    这天过后的第二天,李空竹便没有早起做糖葫芦了。

    正好麦芽儿的娘家哥找来了打炕的匠人。

    李空竹便决定先将糖葫芦的事儿放一放,待下个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