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采摘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2本章字数:2287字

    按照李空竹设想的那样,将仓房东的西腾出来,全都搬去了打扫干净的鸡舍里面。

    如今住的小房当厨房,将两间屋的下墙小心的打通留了炕眼。

    砌炕本一天时间就能做好。不过由于他们没有泥坯,还得做泥坯,所以得用好几天才能完成。

    听到要做泥坯的时侯,另两房的人都过来了这边,说是要帮把子手。

    张氏见着李空竹直问着怎么有活也不招呼一声。

    李空竹只别有深意的看了眼脸色还有些苍白的赵银生,直说不想添了麻烦,免得累着他们坏了身子。

    郑氏一如既往的大嘴巴咧咧着,被赵金生训着盯着的,也不敢多做啥过份的事儿。

    到正式干活的时侯,只赵金生帮着一直干到炕彻好。

    赵银生说是帮忙,不如说是过来转悠闲晃的。

    其间他一直围着李空竹的小炉子小锅看个不停。说前两天去镇上糕点店买了新出炉的山楂糕,问是不是她卖的那个糕点方子。

    李空竹说是,赵银生又说会不会卖亏了。毕竟他尝着那糕点味儿很是不错,还说在糕点铺里,看着就属了那山楂糕卖得好。

    话里话外的说了一大堆,最后总结为,“那掌柜地也忒心黑了点,给那点钱只够买几个盆的。如今你们还缺不少实用的东西,不若你多做点那山楂糕,到时拿到县城,和别的镇去卖,也好多换些钱。要实忙不过来啥的,我们都是一家人的,到时帮你卖点。给点抽成就成。”

    李空竹好笑不已,敢情偷看不得。这是打算商量她多做,想搞批发?

    “如今有不少人做出那糖葫芦来,两房哥哥嫂子若不嫌挣得少,就做做那个看吧。不用太好的糖,到时价钱低一点,去往各个村邻卖,也能得不少钱哩。”

    “那玩意儿能出几个钱,再说那糕点……”

    “糕点有契约,不能外泄。”李空竹淡淡的打断他,眼中一丝不耐闪过。

    “也没人让你外泄,是让你做,我们不过代跑个腿的挣个抽成钱罢了!”

    说完,见她摆出一副不耐烦的神色。赵银生就有些脸色难看的来了气,哼哼着:“有道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有些人可别忘了恩,成了那狼心狗肺的玩意,当心遭了雷劈!”

    李空竹心说遭雷劈又不是劈她。心下却明白,她既嫁与了赵君逸,那就是跟赵君逸一体的。

    随也懒得多说的道了句,“山楂糕太费事儿了,我也没那么多精力做太多。二哥还是考虑糖葫芦自卖吧!”

    “费事儿,不有我们帮忙么!”

    又来了,李空竹暗自翻着白眼。正不想相理,却听得某人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前儿些天有老鼠闹过我们这房。正想着,用啥方法杜绝了哩!”赵君逸提水回来,正好听到两人的对话,随不咸不淡看着赵银生道。

    “二哥有啥好法子没有?”

    赵银生脸色顿时难看不已,梗着脖子,看着赵君逸的眼神开始变得愤愤起来。

    不想,对方并未将他的愤怒放进眼里,凤眼依旧不咸不淡,毫无波澜的与他对视着。

    赵银生突然被看得生了几分怯意,面上却又不肯示弱。随干脆鼻孔向上,眼朝天的说了句“腰疼病犯了,我先家去炕上直直腰去。活你们先自已干吧。”

    “不劳二哥了。人手本就是够的。”

    “呵!”赵银生冷哼,“这么说来,我是多管闲事啰!”

    见对方抿嘴不语,分明就是承认的样子。赵银生气得牙根发痒,暗中磨了磨牙,哼笑道:“好好好!且看你今后有没有用得着人的时侯吧!”

    说罢,当即大跨了步子,出了这边的院落。

    “真是膈应!”李空竹看着那消失在门洞的身影,不爽的嘀咕了句。

    转身,打算开始准备匠人们的饭菜了。

    男人在一边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看了会,眼中有丝揶愉闪过。还以为她事事都能以另类想法开脱哩,看来还是有戳中她底线不能忍的东西……

    待新炕砌好时,又是快缝集的时侯了。

    这些天,李空竹一直没做糖葫芦卖。就是想趁着上集卖山楂糕时,糖葫芦用来免费搭送。这样一来,想吃糖葫芦和山楂糕的人,就不会分成两份单独买。为着白得,一定会多买块山楂糕的。

    李空竹这天去往麦芽儿家借背篓时,路上碰到不少从山上摘山里红回来的村人。这其中还包括了张氏跟赵银生。

    只不过两人再看到她时,皆将脸转向一边,当她是隐形人一般从她身边走过。李空竹本是想唤人的,不过在见此情景后,也懒得去热脸贴冷屁股。

    到麦芽儿家,她将家中的背篓递于她时,悄声在她耳边嘀咕着,“这些天都疯了似的上山摘那玩意,听说镇上的味增坊要大量收。不但如此,我前儿个和昨儿个还看到那两房的人抗着靶子出村卖糖葫芦了哩!”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李空竹家的方向努了努嘴。

    李空竹点头表示知道了,心下却忍不住犯起了愁。这般多人采摘,怕是好摘的地方都快没了吧!

    麦芽儿见她皱眉,心下有些不忍,这两天连自家婆婆都一副跃跃一试的表情。若不是当家的说山上猛兽有些不大太平,好似被人给惊着了,怕是自已婆婆也加入进去了。

    “三嫂子,你别愁,我瞅着那些卖糖葫芦的还不如你做的好哩。再说,还有那啥山楂糕的,她们也不会哩。”

    “这倒是!”李空竹见她眼中满是安慰,不由笑道:“我就是烦找果子。怕我摘那处被人摘了,还得重找。毕竟爬山怪累得慌的。”

    “这样啊!”她想了一下,又道:“俺当家地倒是经常山上跑着,想来哪些地方有个啥,他都知道哩。等今儿他回来,我就问问他。若有,到时让他带了你们去,保证能得不少好果子!”

    “你咋不去摘哩?正好趁着这个势头赚点油盐钱啥的!”

    麦芽儿摇了摇头,“俺当初答应过的,不做就是不做!”再说她男人跟人狩猎,她也不缺这几个铜板花。

    李空竹听了,心头莫名的暖了一下,随笑得越加温和的说道:“摘吧!不摘白不摘。与其让不认识的人摘了个干净,我还宁愿你摘哩!”

    “不不!”麦芽儿摇头,“待我问了当家地的,到时就算是摘,也是帮你摘的。”

    李空竹心口热腾,伸手就将她的手拉了过来,拍了拍,“芽儿弟妹,谢谢你!”他日她若有出头挣大的机会,定会携了她一起。报她今日之恩。

    “嫂子!你这是咋了……”

    对她突然的转变,麦芽儿被弄得有些不大好意思了。无缘无故的,咋搞得这般严肃呢!

    李空竹只抿嘴笑而不语,再次拍了她的手。跟着再闲话了几句,就辞别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