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亲事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12本章字数:2195字

    李空竹听她这般说话,就笑了声,“都是命来的。”

    郝氏见她空了,就拉着她去到桌边坐下,眼神向小屋瞟了一眼,努嘴问道:“咋样,可是有受着屈?”

    这话说的,李空竹心里好笑。当初这门亲本就是屈吧,可她还是为着另两儿女的名声,将原身给定了亲,这会儿又问着可是受屈,不觉有些自相矛盾么?

    李空竹笑着从壶里给自已倒了杯山楂水喝,“啥屈不屈的,娘家二婶说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我寻思着也对,如今日子也还过得去,倒是比在府中自由不少。”

    郝氏听她说出这话,很是惊了一番,随又想着嫁鸡随鸡的概念。就叹了口气道:“你觉着好就成,好在如今日子过出来了。想来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李空竹嗯了一声,继续喝着杯中的水。

    李梅兰见来了这么久,除了水连点像样零嘴儿都没有。不由得瘪嘴道:“该不会还怨着娘家吧,这三朝回门都没回,如今更是连点像样的招待都没有。”

    李空竹眼角扫了她一眼。自她进门,就一副很是不情愿的样子,说话更是尖酸刻薄得很。出嫁时,被她讽过,还以为是因为原身败坏了名声连累了她,引了她的不满。

    如今看来,她是纯粹就不喜了原身这么个姐姐。再看看她着的那身浅草色的细棉儒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二妹这话说的,三朝之所以没回门,是因为我当天嫁来就被分了家。实在囊中羞涩,没啥能拿得出手的,觉着丢脸,便想着过段日子再回去陪罪哩!”

    说着又转眼看向门洞的方向道:“当时困难得连给院墙开门的钱都没有,还是自已给锤出的条出路,就连那木栅栏门,都是你姐夫跛着腿,一天一上山,一根木头,一根木头积累而来的哩!”

    李梅兰被她说得恼怒,“谁管了你那事儿,如今不是发达了么?还整这出小气劲来,来半天了,你就没问问咱娘饿不饿啥的?”

    “娘若是饿了的话,就再等会吧。包子也快,就一刻来钟的时间!”李空竹转眸笑眯眼的看着郝氏说道。

    郝氏嗯嗯的点着头,见二闺女瞪着眼睛一个劲的给她使着眼色。

    又吱唔了嘴儿的问道:“那啥,听人讲,你做了啥糕点卖,最近肚里老胀着气儿。你拿块出来给娘尝尝行不?”

    呵,李空竹端碗垂眸抿嘴喝起水来。敢情这是听谁送了消息过去?

    这么迫不及待的携了全家过来,是想要分杯羹,还是说想占点便宜?

    挑眉放碗,李空竹淡然笑之,“这些天上山摘果去卖的人越来越多,昨儿上山时,只采了点不好的回来,做出来的也不多,今儿上集全给卖了哩。倒是不巧了。”

    “开口问你要了就没有,没问,你咋不说哩!”

    “没问,我又咋知哩!”李空竹反驳的看着她,笑得别有深意。

    李梅兰不知怎的,心头紧了一下。见她一双眼虽笑着,可那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

    平复了下心绪,她想张口反驳回去,却见她起了身道:“瞅着时辰差不多了,该是快好了吧!”

    “当家地,你来帮着把盖子揭了吧,这笼子汽大,我怕熏着手呢!”

    一直在里面坐着的男人,听着她唤,快步步了出来。

    眼睛看向她时,见她眼中有那么丝讨好露出。知她是故意在亲人面前,想上演情深被疼。

    懒得戳破她的走将过去,直接将蒸笼盖揭了下来,“摆饭吧!”

    “哎!”

    李空竹回屋,找出新买的小碗洗净,拍了蒜酱,用木盆装了包子。

    端上桌时,笑道:“娘饿了就快吃吧,我也不熬汤了。有山楂茶喝,吃时就着喝一碗,跟吃那山楂糕一样有效哩!”

    李惊蛰在一旁看着那又白又大的白面包子,早就有些忍不住了。这会听大姐说不熬汤了,就赶紧的接话道:“大姐,快开饭吧。俺早就饿了哩!”

    李空竹净了手,让郝氏坐了上坐。

    赵君逸坐了左上首,她挨着赵君逸坐下时,摸了摸李惊蛰的小脑袋,“饿了就快吃,别拘着了!”

    “嗯!”李惊蛰咽了口唾液,拿着筷子却是等着郝氏跟赵君逸都下筷了后,才动手拿了一个。

    他这一小动作,被李空竹看在眼里。满意的扬了笑,给他又拿了一个进碗,道:“多吃点,瞅着你咋瘦了哩。”

    李惊蛰大咬了口包子,烫得直吸气的说道:“二姐快说亲了,娘说得给二姐备嫁妆哩,家里成天都是馍馍咸菜的,好久都没尝着油星味儿了!”能不瘦嘛。

    “你个死小子,我还短了你吃不成!”郝氏脸皮发紧。抬起唬着的脸,不悦的盯着自家大吃特吃的小儿子。

    “备嫁妆啊!”李空竹笑得拖长了尾音,就见郝氏手抖了那么一下。

    “说的是啥样人家啊。二妹这模样,想来男方家定是不错吧!”

    “前些天村里的云二嫂子来了俺们家,说任家村有个秀才老爷家要说儿媳妇。那儿子去年还中了童生哩!”李惊蛰再次大嘴巴的接了话,说完,又狠咬了口白面包子。

    这包子真是好吃哩!

    李梅兰脸色很是不好,埋着头眼角不停的扫着唬了巴叽的自家小弟。见他吃得满嘴流油的又忍不住的一阵嫌恶。

    “秀才老爷家啊!”

    李空竹寻眼看着郝氏求证。

    郝氏也在心里怪小儿子多嘴,可到底舍不得狠心喝骂。

    听大闺女这会儿问了,就清了下嗓子,叭叽了下嘴道:“就那么顺嘴一说,能不能说到咱们家还不一定呢。”

    “不吃了!”李梅兰恼火的将筷子一拍,下了桌。拿着碗水就向着小屋行去。

    李空竹看着离去的背影眼深了一下。随又转眸叹道:“要是我没坏了名声的话……唉!”

    郝氏见小女儿下桌进了小屋,眼神就闪了一下,“也没啥。如今都知你嫁过来挺安份的,想来再过不久,就没人提起了。”

    “娘想攀这门亲?”

    李空竹换了话题问她。

    郝氏则有些不大好回答,只说了句,“人是秀才老爷哩!”

    呵呵!李空竹大意明白了什么。随不再相问的吃起饭来。

    饭后,李空竹将碗收拾洗了。又将剩下的包子,用油纸包了给她们放篮子里。

    陪着说了会话,见都快未时末了,这几人还未有走的打算。

    就笑道:“娘还有啥要交待的不成?”

    郝氏吱唔了一下,见二女儿在一旁摇头打眼色的,终是鼓起勇气的问了嘴,“那啥,你做那糕好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