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婉白绫的怨与苦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22本章字数:1503字

    而在接下来这司徒玉棠在对乔云蕾轻声细语后,看来乔云蕾昏昏欲睡时,这才肯离去的。

    而在离开的时候便会轻柔的为乔云蕾盖好了被子,便静悄悄的离开,在离开时还莫让下人吵到乔云蕾安睡。

    乔云蕾看到司徒玉棠离开的背影时,眼眸内便闪不明的幽光,这司徒玉棠当真是宠爱着原主?此刻就连她也没有那个把握说不宠了。

    此刻看来应该是自己多心了,想着想着乔云蕾便当真彻彻底底沉睡了下去,而在接下来的几日内,这司徒玉棠便对乔云蕾嘘寒问暖。

    照顾的无微不至,陪她去赏花看月,送她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病痛时便心细呵护,这让乔云蕾在这数日内,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柔。

    只是心中却也有着不安,因为此刻的乔云蕾她知道,此刻司徒玉棠对自己的好,仅仅会将自己推入危险而已。

    因为此刻看多婉白绫的目光,乔云蕾便知道了,此刻看来当日自己的努力,恐怕是白费了,因为现在就连自己都在怀疑,当日自己的好是不是神经错乱说出来的。

    乔云蕾看了看这身旁的司徒玉棠,自己是该怨这男人对自己太好了?还是该怪他害了自己?只是那样子想却未免太矫情了。

    一方面享受这别人的好,另一方面却在责怪他人,这种想法看当真是不要脸,罢了,此刻还是先想想如何让司徒玉棠去他人院中,好让自己那些妾氏消停一会。

    而此刻乔云蕾想分散注意力时,那边的婉白绫早已经是怒火攻心到要杀人了,婉白绫袖手紧紧的握住手中杯子,然后猛然丢了出去。

    “贱人敢欺骗本宫,利用本宫,贱人本宫会让人后悔,让你知道骗本宫者的下场,会是何等生不如死的,”此刻婉白绫那张贤惠温婉的脸上,便早已经扭曲不堪了。

    在这些日子以来,一开始司徒玉棠去乔云蕾院中的时候,婉白绫未曾在意,因为此刻的她在寻若朊柔麻烦。

    在听了这乔云蕾的话之后,婉白绫便认为乔云蕾的话有理,于是便每一天都故意刁难她,让她受尽屈辱便等这司徒玉棠去解围。

    毕竟这婉白绫她也是心高气傲,如果这若朊柔当真是司徒玉棠最爱的人,那她跟这乔云蕾岂不是成为了傻子,一想到这一点婉白绫自然是不乐意,于是便想去打探一下真假。

    只是多日的刁,难司徒玉棠却未曾去,无论自己做出了什么?他都未曾去,就算打伤了若朊柔他也未曾露面,依旧在那陪着乔云蕾。

    “王妃你手流血了,”巧慧一看到婉白绫的手,在无意之中吧割舍,便连忙用绣帕包扎了起来,嘴中也连忙安慰道,“王妃你可别为了那狐媚子气坏了身子,那狐媚子就算在得宠,却依旧是有一个卑贱的小妾,她是如何也比不过王妃你,那些狐媚子不知道你气,毕竟王妃你才是王爷身边真正的女人,”

    巧慧的安慰在婉白绫听到时,露出了似笑非笑仿若哭的神色来,“巧慧你不懂,本宫若是不爱,他便女人万千,本宫也不会心疼半分,只是本宫却爱了,本宫从小到大便爱了他,你让不过如何咽得下这口气,本宫怨啊,”

    说着婉白绫便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手,神色也越来越悲凉哀伤,“那贱人受伤时,他是那般的心疼,那般的小心翼翼照顾着,本宫病了时他可有来看过本宫?本宫才的他八抬大轿抬进来的妻子,是在他儿时便依旧心心念念她的妻子,凭什么?凭什么他要如此对本宫?”

    说着便拉着巧慧的手,仿佛要将多日的怨气都发泄出来一般,“本宫是他刚刚过门的新婚妻子,他却在本宫入府当日,去了那贱人院中,他便那般舍不得让那贱人受委屈?只是他知不知道?他那般做却让本宫成为另一个笑话,当年乔云蕾入门,因与平民女同嫁让东岳所有人都嘲笑,而此刻本宫却在新婚之夜都等不来他,他说那夜有重要事情,为什么本宫听到的却是他在乔云蕾哪里过夜?为什么巧慧你告诉本宫,你告诉本宫,”

    那一声声的哀怨与质问,便仿佛这深闺之中永远都逃不出的怨一般,她从来就求他回头看一眼,为什么他便不肯给那一眼自己?

    自己才是她的妻子,是她的正妃,是可以跟她同生共死同入墓穴的枕边人,自己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