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戏假戏真谁能分?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22本章字数:1455字

    在这深宅内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哭,婉白绫苦怨,乔云蕾又何尝不苦不怨,尤其是在面对这男人的好时,那是有苦说不出。

    乔云蕾微微一笑的看着司徒玉棠,只是心中却苦到要命,在这些日子内,这司徒玉棠便日日去自己哪里。

    若不是自己装病恐怕早就那个了,虽然她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不过却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接受和一个男人上床的女子。

    于是乔云蕾便日日借着不舒服为由拒绝了司徒玉棠,而此刻这司徒玉棠恐怕也发现了,只是他却未曾说些什么。

    仅仅是在夜里搂着她睡,好吧,一开始的时候她有些担心司徒玉棠会扑上来,后面看来却是多想了,人家压根就没有那心思。

    说句老实话,这司徒玉棠的宠爱,莫说是古代女子了,恐怕就算是她也是差一点失了心,毕竟没有一个女人会心硬如铁,在面对这万般恩宠时,依旧可以守住心。

    当然也有着可以守住心的人,那便是心中本来就有着爱人,可是她乔云蕾没有啊,所以在面对这男人的好时。

    说真的她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每一次却都在最后关头回头了,心中有着一道声音告诉自己,若是掉了下去恐怕日后伤悔的人便会是自己。

    “王爷你这次要在府中带多久啊?”乔云蕾娇滴滴的对着司徒玉棠道,那神色之中便带着期盼。

    她知道男人都贱你越是赶他却越来劲,所以此刻便只能够用粘的,让他厌倦自己,毕竟她可不想跟那一院子的女人斗。

    “蕾儿莫不是舍不得本王?”司徒玉棠轻轻提起乔云蕾的下巴道,然后便对其亲了下去,只是乔云蕾却下意识回避了。

    她有着洁癖不喜欢跟他人肢体接触过密,此刻搂着她都已经很忍耐了,若是在亲她当真是有些受不了,会感受到恶心。

    一看到乔云蕾避开,司徒玉棠眼眸一暗,却也未曾揭穿这乔云蕾,而是继续道,“本王看蕾儿寂寞,想多陪陪蕾儿,”

    一听到这司徒玉棠的话,乔云蕾干干的笑了笑,她寂寞,开玩笑你来了她才寂寞,寂寞着自己都没机会安心去跟周公约会。

    “对了那不是柔妹妹吗?怎么脸色好难看?是不是生病了,”而此刻在乔云蕾面前,便有着一女子迎面而来,乔云蕾便有意无意的指着道。

    只见此刻的她身着一身浅色纱衣,千细的肩上披着白色轻纱,芊腰细柳,仿若用力一掐便会折断,微风吹过,朦朦胧胧给人一种飘飘欲仙却有娇弱惹人怜爱的感觉。

    一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上,尽显柔美,未施一丝粉黛,缓缓在御花园散步,眼眸间便带着丝丝忧愁,淡淡哀思,苍容病态便让人忍不住搂在怀中。

    “王爷吉祥乔姐姐安好,”而此刻迎面而来的便是这若朊柔,若朊柔的声音很好听,犹如黄莺仙乐一般,如果说着荣美人也是这娇弱弱的美人。

    她却要在若朊柔面前输上一筹,因为若朊柔看起来虽然娇弱,眉宇之间却带着自己的坚强,无论是语气跟这神态也都是浑然天成,就算乔云蕾看到都不得不感叹一句,好一个温婉可人的林妹妹。

    “身子不舒服,便回去休息,我与蕾儿还有着事情要办,待本王有空时在去看望你,”司徒玉棠淡淡的看了若朊柔一眼,神色之中未曾有着多少情绪,直接便搂着乔云蕾跃过了着若朊柔。

    在乔云蕾看到这一幕时,顿时微微一愣,他当真是对这若朊柔无情?若非无情,又怎会在看到她那病怏怏的模样时,还一脸不耐烦眼眸内还有着丝丝厌恶。

    只是若爱那?那眼前这个男人便太可怕了,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可以如此伤,这种人必须远离点好。

    “蕾儿我们去赏桃花,听说此刻这桃花开的可美了,”司徒玉棠搂着乔云蕾的腰间道,神色之中也带着溺宠,让乔云蕾看不出半点端疑来,看来当真是自己多疑了。

    而此刻在他们身后的若朊柔,看向这司徒玉棠的目光,却有着一丝哀怨还有着一丝不明,很快便挥了挥手,让身边的丫鬟护自己回去。

    玉棠你是在戏中还是在戏外?若是在戏中了,那你可入戏?戏假成真?让我都看来不安,玉棠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