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欲逃离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22本章字数:1557字

    “看乔妹妹吓的,”婉白绫一得到乔云蕾的话时,便捂嘴玩笑道,“本宫只是见乔妹妹你最近精神恍惚,所以才跟乔妹妹开开玩笑,没想到乔妹妹如此不经吓,不过罢了,本宫也无意吓乔妹妹,既然如此乔妹妹明日归家时,便替本宫想乔老将军问声好,”

    谁也不知道这婉白绫心中在想些什么?只是此刻婉白绫脸上的笑容,却不可否认,让人很不安心,尤其是为让乔云蕾心中更加难安。

    只是此刻乔云蕾却骑虎难下,也只能够接着了,“是王妃姐姐,妾身替爷爷跟父亲大人谢谢王妃姐姐了,”

    虽然在怨自己鲁莽,不过此刻这乔云蕾却也未曾在哀哀自怨了,因为目前最重要的便是明日回家的问题,在明日回家的时候,乔云蕾可以肯定,此行恐怕不简单。

    很快这请安会便散去了,而凌桥在走的时候,开心乔云蕾的目光,却带着几分笑意,那似笑非笑的笑容,让乔云蕾脸色一沉了起来。

    这凌桥到底想要干什么?在前世的时候,她可记得这凌桥虽然不安分,却也不会来惹自己,只是此刻凌桥到底想做些什么?

    对于这凌桥的变化乔云蕾有些疑惑,不过很快眼眸内便闪过了眼眸幽光,难不成这凌桥当真如自己想的那般?

    一想到那一点可能性,乔云蕾心中顿时便复杂了起来,如果当真如自己所想,这凌桥又是敌是友?

    而在第二天的时候,乔云蕾一大早便起身了,起身后先去给这婉白绫请安,然后在换上衣服准备出门,不过因为乔云蕾是侧妃的缘故,所以此刻出门便也仅仅是从后门出去的。

    在从后门离开这王府的时候,看着外面那喧哗的大街时,这一刻乔云蕾心中有着一股想法,想逃离,想从这轿子内彻彻底底的消失掉。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才仅仅是半个多月的事情,只是在这七王府内,她却仿若过了好几年,这偌大王府之中没有一天,自己不是在提心吊胆的活着,此刻在出来时,她顿时便想丢下一切跑掉算了。

    不去管着愿主是谁?也不去管这乔家的问题,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活着,前世她为了生活便一辈子忙忙碌碌着,她不想今生在活的如此累人,也不想每一天都过的那般辛苦。

    每一天都在算计之中度过,自己才在王府内袋了小半月,便已经变的如此冷漠与生命了,若是在待下去。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可以保持本性?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天会死在谁手上?当真是好累,她有些累了,想离开这阴谋诡计多如蚁的王府。

    “停轿,本宫有事情要办,你们都给本宫先停轿,”想要逃跑的想法,无论她在压制住都没办法,克制自己不去做,她当真是受够了这王府的诡计了。

    而当下人听到之后,便纷纷停下了轿子,乔云蕾一下轿便让轿夫想回去,自己有些事情要做,一会自然会回乔家。

    在看到轿夫离去之后,乔云蕾便拉着云儿拼命的跑,她想逃开这里,说她自私自也罢,说她不知好歹也罢,她便是不想在待下去了。

    “小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小姐你的手很冷,小姐你别跑了,小姐你冷静一点出了什么事情?”云儿一看到这乔云蕾的失常便开口问道。

    她不知道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那脸上如此恐怖而又惊慌?仿佛此刻在她身后便有着什么人在追赶着她一般。

    而当乔云蕾听到云儿的叫唤时,下意识便停下了脚步,是啊她这是在做些什么?

    她是东岳七王爷的侧妃,怎么可能如此跑掉?就算今日跑了,来日一样会备抓回来,更何况她这个最得宠的侧妃,在出门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在暗中跟着?

    “没事,本宫只是很久未曾出来了,心中突然有些激动,便想自己在大街上转转,”不说自己夫家权力高大,就当平这娘家也不可能如此任由自己丢了。

    在加上此刻她身无分文,对这个朝代又不熟悉,虽然有着愿主的记忆,只是一个深闺女子莫说在外面生存下去,可怕就连这钱都不知道该如何花。

    一想到这一切之后,乔云蕾便苦涩的笑了笑,看来这王府多日的压抑,让她的心乱了,居然没办法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不过在清醒过后,乔云蕾心中却有了一个机会,这离开是必要的,只是缺也要好好策划一番才行。

    此刻莽莽撞撞的跑了,恐怕是难出城门,不过自己若是回去好好计划,却指不定有着另外一番的风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