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调虎离山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22本章字数:3016字

    “小妹你怎么在这里?”而就在此刻身后却从来了一道惊讶的声音,而当乔云蕾听到声音的时候,便疑惑的回过头去。

    只见此刻在她身后便有着一个身穿蓝色衣袍的男子,男子面容俊美,媚眼桃花与这乔云蕾有着几分相似之处。

    如果乔云蕾是千姿百媚妖娆之极,那眼前这男子便刚毅之中带着一股妖魅,尤其是那薄薄的嘴唇便更加是添加了一股魅惑,邪肆迷人。

    而当乔云蕾见男子时,便微微一愣,这人好熟悉,自己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小妹你不会连大哥也不认识了吧?小妹我是你大哥,乔正宇,”

    在听到这乔正宇的话时,乔云蕾回过神来了,原来眼前这人是自己的亲生大哥乔正宇,自己一时之间居然未曾认出来。

    “小妹你怎么跟云儿跑出来了?前些日子你在七王府内的事情,父亲都清楚的知道了,本来母亲想让我去看看你,不过父亲不让,说这时候去看你反而会给你带来不便,小妹你瘦了,是不是王府中的人欺负你了,你跟大哥活,大哥给你报仇,”乔正宇一看到这乔云蕾便喋喋不休了起来,只是神情之中的关心却是清晰可见的。

    而当乔云蕾听到乔正宇的话时,眼眸微微一红,这便是原主的大哥,在朝中担任要职,是太子伴读东岳最年轻的少将军。

    在别人面前永远都是一板一眼,凶恶十足,只是在原主面前这人却变成了邻家大哥哥,什么事情都是妹妹说的算,妹妹喜欢什么那便是什么。

    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只要她这个妹妹高兴便好,就算这原主为了司徒玉棠,放弃了王妃之位选择了做七王爷的侧妃,他这个做大哥的也是第一个跑出来。

    此刻在乔云蕾脑海内依旧清晰的记得那日的事情,那日乔正宇替原主出头的事情,“蕾儿是我妹妹,就算是侧妃那也是我妹妹,七王爷你若是让府中的下人,或者是日后的王妃欺负了她,就算你是王爷,我乔正宇也会让你好看,就算我这条命不要,我要会替小妹出头,所以你最好别让我小妹吃苦跟受委屈,不然我乔家跟你没完,”

    这铁血的汉子在原主面前,那便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妹控,什么事情都是妹妹说的算,妹妹永远都是对的。

    “傻丫头你怎么哭了?傻丫头你跟哥哥说,谁欺负你了,你、、、”乔正宇一看到这乔云蕾眼眸通红时,立刻吓的手忙脚乱了起来,那袖子想替乔云蕾擦眼泪,却又害怕自己弄伤了乔云蕾,所以一时之间便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呜呜、、、”此刻的乔云蕾也不知道怎么了?心中便是有着一股背疼涌动了上来,好想哭,好难受,好想说对不起。

    “哥对不起,呜呜、、、、蕾儿从小到大就给你惹麻烦了,对不起哥,呜呜、、、、、”乔云蕾抱着乔正宇拼命的哭着道,只是此刻的她却仿佛身体被别人控制了一般,就连语言也没办法自主,“哥我后悔了,后悔不听话,不听你们的话,哥我后悔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乔云蕾便那样抱着乔正宇滔滔大哭了起来,那哭声便让这乔正宇听得心碎,自己的小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哭的如此心碎?

    “小妹你跟大哥说,大哥给你出气,你告诉大哥是不是七王爷他欺负你了,你告诉大哥一声,大哥给你报仇,”在听到乔云蕾哭的厉害时,乔正宇便对着乔云蕾道,那扭狞的神色,便闪过了一抹杀意,谁也不可以动他的小妹。

    “没事就是很久没有看到哥了,所以想哭,”而此刻这乔云蕾也回过神来了,然后摇了摇头道,只是心中却疑惑,这原主到底受了什么委屈?

    为什么心中怨念不散?而且还很委屈,到底她前世的死有着什么秘密?

    “当真无事,小妹你可别为了护着七王爷,便说谎欺骗大哥我,”乔正宇在听到乔云蕾的话时,便看了看乔云蕾道,那神色之中非常明显便有着不相信,认为乔云蕾是为了包庇这司徒玉棠所以才说谎欺骗自己的。

    “云儿小姐不说,那你告诉本公子,这七王爷到底有没有欺负蕾儿,你莫怕有本公子给你撑腰,”知道自己的小妹喜欢这司徒玉棠。

    也清楚的知道,就算自己在问乔云蕾那也仅仅会得到一句,“他没有欺负我的话”,毕竟就算他在问自己这个傻妹妹也会护着。

    对于自己的小妹会爱上七王爷,说真的,乔正宇一直以来都不认为自己的妹妹会幸福,毕竟这七王爷一开始看自己小妹的目光,那压根就毫无男女感情。

    不过好在此刻小妹下嫁过去二年了,这司徒玉棠也算对她宠爱,这才让乔正宇心中安慰了几分,只要这丫头幸福嫁谁不是嫁。

    “回公子,小姐在这些日子里挺好的,而且王爷也天天来看小姐,所以没有人欺负小姐,最多就是有些人上门找不痛快,”云儿在听到乔正宇的话之后,便看了看和乔云蕾。

    在看到乔云蕾未曾有阻止的神情时,便开口将这些日子的事情说了出来,而当乔正宇听到时,便越来越疑惑了,既然未曾受委屈,为什么会哭的如此凶?

    “大哥我都说了,我只是太想念大哥了,所以才忍不住哭鼻子了,你就别再问了,都快丢脸死了,”不想这乔正宇在纠缠下去,乔云蕾便鼓着嘴道。

    一看到自己的小妹都说了是因为太想自己的预感,所以才哭的,因此这乔正宇也未曾在问了。

    不过很快却有些疑惑道,“小妹你为何在这里?而且这身边也不跟几个下人,也不怕出什么意外,好了跟大哥走大哥送你回府,”

    很快这乔正宇便回到的正题,看了看这乔云蕾道,毕竟此刻自己的小妹是七王府的侧妃,一个已婚女子走在大街上,终究不好更何况是王府的侧妃。

    而当乔云蕾听到之后便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道,“对了大哥,小弟可好,家中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这时候乔云蕾才想起来自己出王府的目的,于是便看着乔正宇道,虽然遇到乔正宇是意外,不过却也干好免了回乔家的事情了。

    虽然她有着原主记忆,不过终究不是原主,若是此刻跟原主的父母见面,难保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来,此刻这乔正宇岂不是及时雨。

    “事情?”乔正宇听到乔云蕾的话之后,便回过头道,“府中一切安好,未曾出什么事情?而小弟的话,他在一个月前便去拜师学艺了,压根就不在府中,所以能够出什么事情?”

    乔正宇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乔云蕾道,而当乔云蕾听到乔正宇的话时,心中咯噔一跳,没出事情?

    此刻这乔云蕾顿时便定住了,如果没有出事情,那凌桥那般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将这种假消息告诉自己?为什么要信誓旦旦的跟自己说那些话?

    一想到这一切,乔云蕾脑海内便只有一句话,调虎离山,难不成她们 目的是自己,只是如果是自己的话,刚才她跟云儿在大街时,那时候若是要对自己不利,应该是最好 时机。

    只是那时候自己跟云儿却未曾遇到什么事情?那此刻这一切便是说明了,她们的目的是为了引开自己。

    一想到这一点乔云蕾便连忙跑回了这王府,而当乔正宇看到的时候,便也 跟这跑了回七王府。

    因为此刻这大街离开七王府也未曾有多远,所以很快乔云蕾便回到了七王府,因为府中门卫都认识乔云蕾跟乔正宇,所以此刻也未曾拦阻。

    很快乔云蕾便爱所有人的讶异的目光想跑回了房间内,而当一打开房间的时候,便发现自己房间有着被捣乱的痕迹,而此刻还有着一黑衣人在自己房间内。

    而当那黑衣人见到乔云蕾的时候,先是微微一愣,很快便手持利剑的对乔云蕾攻击而来,那锋利的剑刃便狠狠的刺向乔云蕾。

    而此刻的乔云蕾便有些被吓傻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看在房间内,居然还有着一个带凶器的小偷,而且这小偷还妄想对自己出手。

    看到那锋利的刀尖即将刺向自己的时候,乔云蕾先是微微一愣,很快便侧身一躲,只是虽然避过了要害,却也让这剑尖从手臂上割过。

    “啊、、、该死、、、”乔云蕾捂着闪开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脸色也顿时有些难看,若不是前世的她酷爱空手道等武术,此刻恐怕早就成为了刀下亡魂了。

    而当黑衣人看到乔云蕾避开的时候,眼眸内闪过了一抹讶异,很快便又对着这乔云蕾出手,而就在这剑快刺破乔云蕾胸口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一阵风吹过。

    很快乔云蕾腰间一紧整个人便被揽了起来,而迎面而来的黑衣人,则是让人一掌给打飞了出去,整个人便撞击在那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