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浮出水面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23本章字数:7018字

    “好大的胆子我乔正宇的小妹也敢动,看我今日不要你命,我便不是乔正宇,”在乔云蕾被抱住的时候,便听到一声怒喝。

    只见此刻这乔正宇便一脸煞气的看着那黑衣人,此刻的他便早已经没有了刚才那温和的模样,有的仅仅是冷厉,阴寒仿若地狱使者。

    “小妹你没伤到哪里吧?”乔正宇回过头看了看乔云蕾道,在看到乔云蕾那手臂上的伤时,眼眸顿时一暗,看向那黑衣人的目光便更加冷了几分。

    而此刻在地上的黑衣人,在撞到墙壁的时候便吐出了一口鲜血,看向那乔云蕾的目光,也有些不敢相信,她怎么也没想到?此刻的乔云蕾居然会回来的如此快。

    不过此刻的她虽然不知道乔云蕾为什么会回来?她却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只是她想走这乔正宇让不让还是一回事。

    乔正宇一看到黑衣人想走,脚上一动,直接便将身边 椅子踢了过去,很快黑衣人便被砸到在地上,整个人便是伤上加伤。

    “找死,我的小妹也是你可以动的,”只是此刻这黑衣人在受伤之后,却不只是未曾逃走反而飞扑向乔云蕾,而当乔正宇见此的时候,直接便一掌飞拍了过去。

    乔云蕾看到那黑衣人飞出去的时候,在看到那双眸光时,整个人微微一愣,凌桥,居然是凌桥。

    在现代看多了这蒙面人,所以此刻在对上这眼睛的时候,她一眼便认出了眼前的人,虽然仅仅是八成,八成的认为这人是凌桥。

    “大哥手下留人,”而就在乔正宇欲下杀手 时候,乔云蕾大声厉呵道,一听到乔正宇的声音,此刻这乔正宇便也停住了手,只是看向乔云蕾的目光却有些疑惑不解。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小妹为什么会突然叫停下来?不过出于对乔云蕾的心爱跟信任,这乔正宇却也未曾多问。

    乔云蕾一看到乔正宇停了手,便走到黑衣人面前,直接便扯下凌桥的黑头巾,在那张俏丽小脸露出来的时候,乔云蕾眼眸顿时冰冷了起来。

    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误?为什么凌桥要杀自己?而在刚才的时候,凌桥在自己 房间内,到底爱寻找什么东西?

    “凌桥你告诉本宫,为什么要杀本宫?你到底为了什么才要引本宫出去?本宫身上有着什么东西是你想要的?凌桥你给本宫说,”她不是傻子,在听到自己的小弟去拜师学艺之后,乔云蕾便已经清楚的知道这一切都是骗局了。

    毕竟凌桥告诉自己说原主的小的,在京城惹祸了,此刻就在大牢内,而且有可能牵扯到乔家,而此刻这原主跟就之所以会不知道,便是因为这乔家不想连累自己,所以才未曾告诉自己的。

    虽然此刻乔云蕾有着原主的记忆,不过此刻却早已经出现了偏差,就比如说前世的时候,原主并没有让人诬陷说她与人通奸,而今生自己却吧诬陷了。

    所以乔云蕾才会认为是蝴蝶效应,因此才信了凌桥的几分话,这才有着回去打探消息的想法,只是此刻在看到凌桥的时候,她却知道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骗局。

    “咳咳、、、、想知道,”凌桥整个人都爬在地上道,“因为我想你死,我妒忌你得到王爷的宠爱,所以才想杀你陷害你,这下子你满意了,咳咳、、、”

    说着凌桥看向乔云蕾的目光便换上了几分怨恨,“要不是你这个贱人突然回来,这一次死的人就会是你,咳咳、、、也许是老天爷都在帮你,让你这个贱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逃过一劫,咳咳、、、不过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诅咒你,你今生早晚会失去王爷的宠溺,然后被丢弃在这孤独的院中,咳咳、、、、我、、、、”

    说着说着凌桥的声音便越来越小了,很快凌桥整个人便带着恨意,在乔云蕾面前断气了,只是当乔云蕾听到凌桥的话时,却突然笑了笑,她却希望自己可以如凌桥所说。

    所说的那样司徒玉棠当真会将自己丢弃在这孤寂的院中,孤独终老,那样子她便可以不需要在面对这些龌蹉的阴谋了。

    “蕾儿你别听这贱人瞎说,只要有乔家在,无论是谁,都不敢欺负你,蕾儿你要记住,你永远都是乔家大小姐,”一看到乔云蕾那失魂落魄的模样,一旁的乔正宇便对其道。

    生怕此刻这乔云蕾会因为凌桥的死而受到什么伤害?尤其是在死前还说出了那样的话来?所以这乔正宇便害怕,这乔云蕾会受到凌桥的刺激。

    只是,乔正宇看了看凌桥,这女子当真是妒忌小妹所以才要杀小妹的?不,在这里面应该有着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若是妒忌要杀小妹,压根就不需要引小妹出去,看来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故事在其中。

    “大哥我没事,”乔云蕾摇了摇头道,看着这凌桥的尸体,眼眸有着不明的幽光,第一次有人因自己而死的时候,她害怕过恐惧过,甚至是愧疚过。

    而此刻在看到这凌桥的尸体时,她却意外 冷静了下来,心冷入水,那冷静便连她自己也感觉到可怕,她居然对凌桥的死半点感觉也没有了。

    没有了害怕,也没有了恐惧,有的仅仅是安心,在看到她断气的时候,下意识便安心了,意外她又少了一个要自己死的敌人,她的心何时变的如此可怕了?

    人当真是可怕的生物,第一次在看到死人的时候,明明害怕的要死,只是此刻的她却早已经可以冷漠的对待了,这是人性可怕还是她恐可怕?

    “乔侧妃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因为房间内的打斗,便将府中的侍卫给引了过来,在看到一身黑衣的凌桥时,整个人便微微一愣,这凌桥小主子怎么在这里?

    “此人与行刺乔侧妃,被在下击毙了,”在看到这侍卫的神色时,乔正宇便走到众人面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边,而当众人听到的时候,便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凌桥又看了看乔云蕾。

    这后院的争斗都动起了刀子来,这还了得,很快侍卫便将凌桥的尸体拖了下去,然后对乔正宇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证,说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云儿你先下去,记住没有本公子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在给乔云蕾包扎好之后,乔正宇便对这云儿挥了挥手道。

    当云儿听到时,便点了点头,很快便退了出去,在云儿出去之后,乔正宇看向乔云蕾 目光,便多就几分严肃。

    那严肃的目光,看到乔云蕾有着几分心慌,在那一刻乔云蕾便害怕,这乔正宇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事情?

    不过好在乔正宇什么也未曾发现,只是对着乔云蕾郑重其事道,“小妹这一次的事情,大哥不认为是争风吃醋那般简单,在刚才你也说了,这女子在你房间翻找东西,大哥怀疑刚才她那些话,只不过是为了转移我们的视线,所以蕾儿,这王府此刻恐怕是不安全了,要不你跟我回府住几天,等事情查清楚了,你在回王府住,”

    对于这一次乔云蕾被伤,乔正宇很是担心,这王府太危险了,这才短短一个月,自己的小妹便受伤多出。

    王妃刚刚入府没有多久,便用蕾儿开刀,用花瓶打伤了蕾儿,府中虽然有这司徒玉棠护着,只是他却也仅仅是可以护蕾儿一时。

    却没办法护蕾儿一世,所以此刻最安全的地方便是乔家,他绝对不会将蕾儿留在这个危机重重的王府内。

    “乔少将军,这是本王的家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蕾儿是本王的妻子,本王自然会保护好,所以乔少将军你的心意,本王心领了,蕾儿是不会跟你回去的,”只是在乔正宇刚刚话落,大门便被推开。

    而云儿则是被推到一旁了,只见此刻这司徒玉棠便一袭锦色白衣,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仿若星辉,绣着雅致竹叶,犹如君子墨如竹,谦谦君子如玉。

    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整个人往哪里一站天空顿时黯然失色了下来,淡漠似仙却又带着几分人该有的气息。

    只见此刻的他,那原本温和淡雅的神情此刻便带着微怒,看向乔云蕾时,便化作了浓浓的的担忧,只是当目光移到乔正宇身边的时候,便有着几分愤怒跟不满。

    “蕾儿你可有伤到哪里?”一看到这乔云蕾惨白的神色,便快步的走到乔云蕾面前,在看到那手臂上的伤时。

    司徒玉棠那双墨色如渊的眸子内,居然有着一丝懊恼跟悔意,只是一瞬间过就连他自己也未曾觉察道。

    “七王爷今日你就算在说,我也要带走蕾儿,你看看,蕾儿前些日子,才因为你的缘故,被婉白绫打伤了头,这才刚刚好些,却也被刺杀,你还让我如何将蕾儿留下,我末将今日绝对要带蕾儿回家,”若是平日里乔正宇不会对司徒玉棠如此说话,只是今日他却不管不顾了。

    要知道此刻可是关系到自己妹妹的生死大事,此刻莫说一个小小的七王爷,就算是这太子殿下他也一样会出言顶撞,因为这男人压根就保护不了自己的小妹。

    “放肆,乔正宇本王敬你是蕾儿大哥,不予你计较,不过你却也休要得寸进尺,蕾儿是本王侧妃,岂是你说带走就带走的,”司徒玉棠爱面对这乔正宇的出言不逊时,顿时便大怒道。

    看来这乔家当真的无法无天,连就自己这个王爷他们也不放在眼里了,今日若是让乔正宇带着了这乔云蕾,恐怕明日这个东岳的人,都会笑话他惧怕一个小小的乔家。

    二人的针锋相对,让夹在中间的乔云蕾很难做人,此刻的她说真的很想跟这乔正宇走,只是她却也知道,若是自己当真走了,此刻便是博了这司徒玉棠的面子。

    男人都是好面子的,自己这一次若是选择了乔正宇,恐怕来日归府时自己的日子便会更加难过了。

    在乔云蕾再三思量之后,最终决定留在七王府,虽然这乔家可以避一时,不过却没办法躲避一世,她最终是要回这个家,因为这是她的夫家。

    “大哥你先回去,我相信王爷可以护我周全,大哥你别担心,小妹依旧长大了,不会在让你担心,”在经过思量后,乔云蕾最终选择了对自己有利的决定,那便是留下来。

    而当乔正宇听到乔云蕾的话时,便叹了一口气,那模样便仿佛是在说,“我便猜到你会如此说”一般,带着三分无奈,二分疼惜,还有着五分担忧,不过最终却是妥协。

    “七王爷末将这傻妹妹今日选择了你,希望七王爷日后的你,可莫要辜负了我这傻乎乎小妹的心意,她很傻,为你付出了很多,而此刻末将也就这一个傻妹妹而已,若是哪一天她出了什么问题?只要乔家还在,末将就算死,甚至赔上整个乔家,那也是要替末将这个傻妹妹,讨回公道,”说着乔正宇便跪在了司徒玉棠面前。

    而当司徒玉棠听到乔正宇的话时,手便下意识握紧了几分,眼眸内闪过了一抹冷厉,最终却笑了笑,“本王对天发誓,绝不负她,”

    只是这“她”又是谁?是乔云蕾还是原主,亦或者是别人?此刻在场的乔云蕾跟乔正宇都不清楚,不过司徒玉棠却也知道,这乔正宇跟乔家是说道便好做到的。

    而当乔云蕾听到乔正宇的话时,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个酸涩与妒忌来,她当真妒忌这原主,妒忌她有着一个如此疼爱她的家。

    嫉妒原主有着如此疼惜她的好哥哥,若她愿意恐怕这乔家,一定会给她最幸福的将来,而不是此刻过着这种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不断的日子,是这原主错选了。

    要知道刚才这乔正宇话中的意思,就算乔云蕾也听明白了,这是在告诉司徒玉棠,告诉司徒玉棠若是他敢对自己怎么样?

    他便是拼了命也要为自己讨回公道,如此好的家,此刻让她得到了,她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如何回到这乔家的恩与情,这是她欠的情,因为是她夺走了他们宠爱妹妹的性命。

    “大哥、、、”在看到乔正宇那担忧不已的目光时,在听到那些话时,她很想开口说,‘我跟你走,跟你走,无论回来后自己要面对更加复杂的局面,此刻的她也要跟他走的话’。

    只是话到口中却卡住了,而当乔正宇见此的时候,便揉了揉乔云蕾的秀发道,“好了,大哥回去了,你便安心在府外内养伤,过几天大哥在来看你,你要怪,莫要在那般调皮了,不是谁都可以如家人一样,永远都迁就着你,蕾儿你嫁人了,那刁蛮的性子便收收,”

    “恩,蕾儿知道了,蕾儿日后不会在让大哥你担忧了,”乔云蕾点了点头,她自然是知道乔正宇在担心什么?

    她在担心自己那性子很到处得罪人,毕竟这乔家虽然家大业大,只是却没办法时时刻刻护着她,尤其是此刻这原主爱惹祸的性格,便更加让这乔正宇担忧了。

    在乔家人眼中,这原主的性子是活泼可爱,而在别人眼中却是刁蛮任性,尤其是在一些厌恶她的人眼中,那便更加是成为了恶毒成性。

    接下来在对乔云蕾的再三交代之后,这乔正宇才肯依依不舍的离去,在离去之后,这司徒玉棠便让这起来坐在床上,目光之中也带着几分愧疚。

    “蕾儿是本王的错,若不是本王,此刻你也不会受到那凌桥的伤害,不过蕾儿你放心,日后本王绝对不会在让这种事情发生了,”看着乔云蕾那略带惨白的神色时,司徒玉棠便摸了摸乔云蕾的秀发道。

    只见此刻的司徒玉棠目光之中便隐藏着深情,看向乔云蕾时,那便是浓浓化不开的柔情蜜意,仿佛要将对方疼惜道骨子了一样。

    “王爷妾身好累,妾身想睡觉,”在看到司徒玉棠的目光时,乔云蕾便虚弱道,她不愿意跟眼前这个人多待,尤其是在凌桥死后。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是有着一股感觉,这凌桥的死应该跟这男人有着关联,很可笑,也许是她多日来,担惊受怕多了,所以才会疑神疑鬼。

    “那好,蕾儿你便先休息,本王明日在来看你,”一听到乔云蕾的逐客令,这司徒玉棠也未曾气,而是小心翼翼的为乔云蕾盖好被子道。

    而当乔云蕾听到的时候,便轻轻的点了点头,今日她当真是累了,在来到这里多日,她便未曾舒舒服服过过一天好日子,此刻的她当真好想痛痛快快的睡一觉。

    是夜,风萧萧,水光莹莹,那碧绿的河水之中,便时不时闪烁着星光,而此刻在河边便有着二道身影。

    “主公凌桥失败了,被乔少将军当场击杀,”只见此刻在那河边便有着二道人影,明明都是一袭黑衣,只是此刻站着那人,却有着一个浑然天成的霸气。

    在那一刻,尤其是那双阴鸷冷厉的目光,便仿佛笼罩了整个大地,让在场的一切都被那阴寒给覆盖住,一片绝望寂寥。

    “恩,本座一开始便跟她说了,这司徒玉棠的话不可信,她却偏偏不知好歹,罢了,死了就死了,虽然少了她这颗棋子,让本座有些失望,不过却也证明了,这司徒玉棠未曾将东西藏在乔云蕾哪里,你继续密切注意一下,看看这司徒玉棠近日的动向,一旦有了那东西的下落,你在来这里,如果没有便少来打闹本座,”很快那黑衣人便开口道。

    他的声音很沉,浓浓的鼻音之中带着几分沙哑,让人听起来有着几分寒意,就仿佛那半夜鬼哭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而当跪在地上的人听到时,便恭敬的回了一声,很快便消失在河岸上,而此刻这黑衣人便看了看四周围,眼眸内便露出了嗜血的笑容,“本座到要看看,你将它到底藏在了那里?”

    风一吹人便消失在河岸上,在那静悄悄的河岸上,便在那一刻又恢复了往日 平静,仿佛刚才那二人从来都未曾出现过一般。

    而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因为乔云蕾受伤的缘故,所以此刻这司徒玉棠便免去了乔云蕾请安的一事,让乔云蕾在院中静心疗养。

    而在第二天的时候,这凌桥是刺杀乔云蕾的犯人的事情也被传开了,在这事情一被传开之后,一个个便都大吃一惊了起来。

    她们也也未曾想到,这往日活泼可爱的女子,居然会是犯人,而且还是刺杀乔云蕾的犯人,一听到这消息之后,王府中的妾氏,有高兴的也有担忧的。

    当然伤心失落的也有,尤其是这荣美人跟王妃几人,便失落不已,她们一个个在想,为什么这乔云蕾就还活着?为什么当时就被不这凌桥给弄死算了?

    当然此刻她们就算在希望乔云蕾死,却也是无济于事,而担忧的人,则是生怕自己身边的好姐妹,会突然给自己一刀,此刻这王府也算是人心惶惶了。

    不过好在有着司徒玉棠的镇压,这人心惶惶的日子也很快过去了,而此刻这司徒玉棠在府中的时候,便一如既往的往乔云蕾院中跑去,这一日三回便让府中的女子一个个妒忌不已。

    心中皆是有着自己也受伤算了的想法,因为此刻的她们便想,若是自己也受伤了,这王爷会不会也犹如此刻一样,对自己细心呵护体贴照顾。

    若是能够得这王爷一日细心呵护,这恐怕就算要了她们的性命,她们那也是会十分之乐意交换。

    而在七王府中的一座宅院内,这里种满了梨花跟莲花,而此刻这那满园梨花香,便将整个院子都弄的香气弥漫。

    而若朊柔则是宛若仙子一样,迎立在那梨花下,芊腰细柳,芙蓉玉姿,轻风微微吹起,那淡淡的白色花瓣便围绕在她周身,整个人便仿若被香气包围的仙子一般,不食人间烟火,不染半点尘埃。

    只可惜此刻这仙子的目光之中却带上了几丝哀愁,那淡淡的哀色,便让这梨花间都不由自主的染上了几分悠悠寂寥。

    而就在这时候一双手便环绕在若朊柔身后,而当若朊柔感觉到有人抱住自己的时候,整个人便微微一愣,很快便依靠着那人怀中。

    “柔儿你因何而伤心啊?你看看这梨花都因为你,而生出了几分哀色了,”很快那精明如艺术品的手,便轻轻划过若朊柔的秀发。

    而当若朊柔听到的时候,便轻轻一笑,很快便回抱了过去,“玉棠我好怕,怕你不会在来寻我了,”

    那声音带着几分轻柔,几分恐惧,也带着几分柔柔弱意,让人听了心都仿佛要碎了,而此刻抱着若朊柔的人,便是司徒玉棠。

    司徒玉棠一看到若朊柔的模样时,心微微抽疼了一下,然后用手轻轻捧着若朊柔的脸,那双淡雅墨色的眸子,此刻便染上了几分怜惜,“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日后我会注意,柔儿你在忍耐一些日子,很快便在也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了,”

    若是此刻这乔云蕾在场,便很快分辩出来,这司徒玉棠对自己跟对这若朊柔的太多,是相差到何等地步。

    毕竟一个是自称本王,而另外一个却是自称“我”,由此可见这二人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玉棠我不要了,你要停下来吧,她太可怜了,这样子做对她不公平,玉棠我们罢手吧,这样子就好了,我不求别的,只求可以留在你身边,无论做什么?或者是什么身份,我都不介意,玉棠别在下去了,她也很可怜,这样子会让我心存不安的,就算我们当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我也会内疚一辈子,”听到司徒玉棠的话时,若朊柔便靠着司徒玉棠的胸口道,那声音幽幽怨怨,煞是好听怜惜。

    “傻丫头,你不要,她们也不会放过你,你放心一切都会好,你也不需要在意,这一切都是她们自己找的,柔儿你安心便好,你要清楚的知道,这府中没有那个女子是无辜的,她们那个人都染血了,就算不是因为你,她跟婉白绫最会斗给你死我活,所以这一切都跟你没有半点关系,此刻这一切都是她们自己找 的,就算没有柔儿你的存在,这府中也一样不会安宁,柔儿你放心,一切都交给我,”一听到这若朊柔的话,司徒玉棠便揉了揉若朊柔的秀发道。

    这女子当真傻,她不知道这府中那个人不是财狼,那个人不想一口吃掉她,若不是自己多年来小心翼翼的护着,在加上这乔云蕾前面挡着,恐怕早就让这府中的人给弄死了。

    此刻一想到要知道司徒玉棠,抱着若朊柔 的手,也紧了几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让怀中的女子受半点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