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强硬反击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23本章字数:7102字

    “都给本宫闭嘴,吵吵闹闹成何体统,此刻我早已经命人去乔侧妃院中查看,一会自有分晓,你们又何必在这里闹,丢了王爷的脸面,”一看到这施恩处于下风,这婉白绫便厉色言辞道。

    “乔侧妃本宫不管往日王爷多疼惜你,不过此刻你谋害王爷子嗣的罪名,若是成立了,就算你们乔家,那也难保你,”很快婉白绫便看向这乔云蕾。

    其实此刻婉白绫之所以会想除去乔云蕾,那最大的原因,便是乔云蕾的身份,跟这司徒玉棠的宠爱。

    要知道此刻得宠的人若是荣美人跟若朊柔,那她们不过是毫无娘家撑腰的小妾。

    而这乔云蕾却不一样,她有着一个跟自己不相上下的娘家,若是当真斗起来,输的那个人也不知道会是谁?

    此刻的她才不管这乔云蕾有没有下药,也不管是不是这荣美人的诬陷,她唯一知道的便是,先下手为强,至于那个荣美人,她自然会有着法子对付。

    很快在客厅内便走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而当老子来到这客厅的时候,便对着婉白绫下跪道,“启禀王妃,此刻这荣夫人腹中的孩儿已经保住了,不过要多加调理,否则难保不会之出事情,”

    而此刻这老者便是府中的大夫,毕竟七王爷家大业大,难免有着伤风感冒,所以这大夫自然也备了一个,以便府中发生了什么意外,来不及请大夫。

    而当婉白绫听到这孩子保住的时候,心中顿时有些懊恼这老者,毕竟这孩子保住了,对于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恩,那荣妹妹可有苏醒的迹象?”虽然很不喜荣美人腹中的孩子保住了,这婉白绫却也不可以表现出来,毕竟她是王妃可不能够,让别人找到了这善妒的把柄,尤其是此刻在乔云蕾这个贱人面前。

    “回王妃,荣夫人因为身子弱的缘故,所以此刻依旧昏迷不醒,”此刻这老大夫便是冷汗连连,这府中当真不是人待得地方。

    “既然如此那有劳李大夫了,你别为王爷节省,有着什么好东西,便都给荣妹妹拿去,此刻荣妹妹是有身子的人,可不能够怠慢了,另外这荣妹妹之所以会差一点流产,可是因为这大红花的缘故?”婉白绫说着便看向这李大夫道。

    而此刻她那语气便有着几分别有用意,看向李大夫的目光,也带着几分幽光,让这李大夫顿时便地点了点头,“荣夫人的确是因为这大红花的缘故,不过幸得上天庇佑,这才让荣夫人与腹中孩儿安然无恙,只是这日后荣夫人的身子,却已经有损,所以要多加调理才行,”

    李大夫一听到婉白绫的话便连忙回到,而当婉白绫听到时,却也未曾在为难李大夫了,而就在这时候,一名护卫便手中拿这一包东西,走了进来,而那包装的外皮却是乔云蕾最收悉的手绢。

    一看到那护卫手中的东西时,乔云蕾心中顿时便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来,如果那李大夫在闻过之后,便对着婉白绫道,“回王妃,这的的确确是上好的大红花,”

    而当婉白绫跟周围的人听到时,便一个个都幸灾乐祸了起来,这若朊柔看向乔云蕾的目光,那也带着几分失望,显然她对乔云蕾的作法简直就是失望透顶了。

    此刻这若朊柔看了看乔云蕾,心中便难免有着几分复杂,一开始是愧疚,愧疚司徒玉棠利用了她,而此刻却是失望。

    没想到自己前些日子还替她感觉到亏欠,今日她却心狠手辣到要毒害玉棠的孩儿,这当真是怪不得玉棠说,这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

    “乔侧妃你该不会说,这也是有人诬陷你吧?”婉白绫看着乔云蕾道,说着眼眸内便闪过了一抹冷酷的笑容,乔云蕾啊乔云蕾,这可不是我要你命,而是府中的人都欲要你命。

    而当乔云蕾看到那锦帕中的大红花时,眼眸内便闪过了一抹讥讽,“若是本宫说了,这大红花不是本宫的,你们会相信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有人要陷害本宫,自然会早早准备,”

    此刻的她也不想在辩驳了,在辩驳一仅仅是无用之功,在府中想让自己死的人太多了,就算自己在反驳下去,也是无用。

    此刻的乔云蕾便疑惑了,明明在前世 时候,这原主虽然也三天两头让人陷害,不过人家却也没有一次次被逼上绝路,难不成是她人品问题,所以每一次这些人找茬,都想要她的命?

    此刻的乔云蕾便有着欲哭无泪,明明在这些日子里以来她一天到晚都是安分守己,甚至可以说是带人有礼。

    为什么这些人还一个个想让自己死?难不成当真要她变回你刁蛮任性的性子,这些人才肯罢手?

    “好你这乔侧妃,来人给本宫掌嘴,本宫到要看看,她还可以嘴硬到哪里去,”此刻乔云蕾不想在多言,而到了这婉白绫眼中,却成为了赤裸裸的挑衅。

    怒不可言的婉白绫,便让下人对其动手,而当下人听到的时候,一个个便迟疑了起来,毕竟这乔云蕾怎么说也是侧妃一个,怎么可能是他们这些下人可以动的。

    而当婉白绫一看到下人们的迟疑时,顿时便怒了起来,“难不成本宫还使唤不了那么这些狗奴才?来人啊,给本宫打,谁不打,本宫便让你们好看,”

    对于下人的不尊重,这让婉白绫很生气,来到这七王爷个把月了,这府中下人的心却依旧向着这若朊柔,此刻若不是看着若朊柔是司徒玉棠的恩人,恐怕婉白绫早就出手弄死若朊柔了。

    而当那些下人听到婉白绫的话时,便看了看若朊柔又看了看乔云蕾,在看了看这婉白绫,最终便一个个走到乔云蕾面前,将乔云蕾按住。

    而当乔云蕾见此的时候,自然是不肯,毕竟她也不是包子,让人欺负到家了也不反抗的住,一开始让这些人欺负不反击,那都是因为那些事情,压根就不会伤到她的人身安全。

    而此刻这些人却要打她,此刻的她自然是不乐意了,要知道前世她虽然是孤儿,却也从小到大未曾被人打过耳光,怎么可能在重生后,这才让别人打耳光。

    “你们想干什么?我乃堂堂的七王爷侧妃,家父更加是在朝中担任要职,今日你们若是敢动本宫,本宫倒要看看,你们日后有谁敢走出这七王府,”一看到众人走了过来,抓住自己的时候,乔云蕾便一脚踢了过去,凶狠道。

    此刻的她压根就没有在装了,尼玛,去你她娘的淑女,也去你他娘的温柔,以往她装模作样压根就是为了,免去有些麻烦,而此刻她要是在装柔弱,还不让这些人给吃了。

    “王妃你单凭这一包大红花,便要治妾身的罪,这也未免太过草率了,这若是让外人知道了,指不定便会认为,这一切都是王妃你所为,是王妃你妒忌荣美人先你一步怀孕,所以才暗中下药,见妾身得宠,你便想借此机会除去妾身,好来一个一箭双雕,王妃你当真的好心计,不过王妃你却别忘记了,这人在做天在看,朗朗乾坤下你颠倒是非,这可是要找天谴的,若是等王爷归来,妾身将这一切如实相告,你认为这王爷是相信妾身,还是相信王妃你,本宫不管此刻是谁妄想陷害本宫?不过本宫却要告诉你们,别将本宫当成了包子,”

    说着便将那大红花拿在手中,然后走到这小玲跟那侍卫面前,“你说着大红花是在本宫房间内找到的是不是?那好,本宫到要问问你,那是在本宫哪里那个地方找到的?”

    说着浑身上下那冷厉的气息,便笼罩在客厅内,一开始她是不想在计较,也不想在跟这些女人斗了,本来打算将这事情叫给这司徒玉棠来处理,此刻看来这婉白绫当真是恨自己入骨了。

    而当那侍卫怎么也想不到,原本沉寂的乔云蕾,会突然犹如变一个人一般的来质问自己,一时之间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过在看了看在场的人之后,便开口道,“这大红花是在乔侧妃,你那枕头底下发现的,”

    说着便咽了咽口水,尤其是在看到乔云蕾那张嘴唇轻轻一张一合,性感犹如樱花一般的唇瓣上便带着一抹诱惑,似笑非笑的笑容上,也有着一抹妖娆的倾城。

    “枕头底下?你当真本宫是傻子,如此重要的东西本宫会藏哪里吗?本宫要是藏,怎么也会挖个坑将它埋起来,而不是放在那枕头底下等着你们去拿,更何况王爷夜夜留宿,本宫将如此重要的罪证放在那里,岂不是告诉王爷,本宫有心要害他子嗣,如此愚蠢的做法,你当真本宫是那个胸大无脑的蠢货啊?”

    之面对乔云蕾毫不留情的话语时,侍卫脸色一红,也知道是羞的还是被气的,而此刻在一旁的施恩,一听到乔云蕾的话时,顿时便怒了。

    “你说谁是蠢货?你给我说清楚一些,”毕竟刚才这乔云蕾才骂她是胸大无脑,而此刻又来骂她,这简直是气死了施恩,于是便不管不顾质问道。

    面对施恩的质问,乔云蕾淡淡 看了一眼她,而后淡淡道,“本宫可有点名道姓说谁是蠢货?此刻你自己跑出来,与本宫何干,这蠢人多做怪,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对于施恩之中胸大无脑,仅仅是有着美貌的女人,乔云蕾压根就没心情跟她计较,不是她看不起施恩,而是这货太傻了,一天到晚就知道让人单枪使,也不知道她怎么在这里活下来的?

    “你、、、、”此刻这施恩便被乔云蕾气 上气不接下气,尤其是在看到周围那些妾身,一个个捂嘴而笑的时候,脸色更加是青红交加。

    一旁的若朊柔在看到这施恩的时候,顿时便摇了摇头,这施恩明明知道自己身份不如乔云蕾,宠爱也不及人家,却偏偏爱找别人的岔。

    就算你要找别人的麻烦,你也要想学聪明一些,不要每一次都第一个冲上去,此刻便活生生的被众人当初的靶子。

    若朊柔看了看四周围的女人,心中叹息了一下,在这府中那个女人是吃素的,恐怕也就这施恩是吃素的,一天到晚就知道提起事端,却每一次都最吃亏。

    想着若朊柔便摇了摇头,此刻这施恩能够活到现在,会不会就是这些女人看重了她爱出头这一点?所以才留她做挡箭牌的?

    此刻这若朊柔当真是真相帝了,因为府中所以妾身还当真有着这个想法,毕竟她们是有好处的时候,她们都想着自己上。

    一遇到危险却想躲的主,自然是需要一个不畏惧强权的存在,而此刻这施恩便是那个不畏惧强权的存在。

    “你什么你?本宫辈分比你大,你见本宫不行礼也就罢了,此刻会对着本宫指指点点,你家中父母难不成未叫你礼仪,此刻看来当真要本宫请王妃姐姐,在请府中嬷嬷教施妹妹你,怎么学会尊卑有别,见到主子的时候,不是大呼小叫,而是先学会尊敬,”

    此刻这乔云蕾,便直接拿出自己侧妃的身份拿出来压人,要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她是侧妃,可不知道大她好几级了。

    而此刻这施恩也仅仅是小妾而已,压根就算不上一个官,所以在她面前那也是要跪的主,毕竟在古代小妾可是犹如下人的存在,尤其是在正妻面前。

    虽然此刻乔云蕾也是侧妃,只是别人依旧是一个妃,就算是侧的那也是主人的代表,所以要惩罚一个小妾,那还是有着那个资格的。

    “本宫就算在怎么不对,却也不是你们这些妾身可以来指手画脚的,本宫无论是否有罪,这都要凭王爷来定断,更何况此刻这摆明了就是有人想谋害本宫,而你这一个小小的妾氏,却偏偏要强出头,不知尊卑,来人啊,给本宫压下去闭门思过,”她虽然是侧妃,却也是在府中的半个主子,容不得这些妾身来说三道四。

    一开始她尽力避免跟府中的下人和妾身发生冲突,只是此刻的她却意识到了,这是避无可避,她越是避这些人,便越是步步紧逼,与其这样她还不如拿出以往原主那刁钻的性子来。

    而当婉白绫看到乔云蕾发威的时候,手指便狠狠的掐入这掌心,目光一越来越不善了,出来这乔云蕾压根就是拿这施恩来警告自己,她是什么身份?

    “小玲你说你家主子,出来不过的门,便肚子疼了,那本宫到想问问,你家主子到底是吃了本宫什么东西?要知道当时本宫可未曾叫过任何东西来院中,难不成那被下红花的汤药,正是你家主子送来的燕窝?”乔云蕾见那红花丢给这小玲道,正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拿去你红花的时候,她顿时便有着恶心想吐的错觉。

    很不舒服,在刚才接过红花的时候,她顿时便更加身子难受,不过此刻的她却也未曾多想,最多便将这一切当成被气到了。

    “你说本宫下药欲毒害荣美人腹中的胎儿,本宫便想知道了,此刻本宫为何要毒害他?要知道在府中就算荣美人当真是生下了麟儿,对本宫来说压根就毫无影响,本宫依旧是侧妃,依旧是最得王爷心的侧妃,难不成你们认为,单凭压根孩儿便可以动摇王爷对本宫才宠爱?若当真如此,你们也不会恨不得本宫早些死,你们自己心中清楚,本宫在王爷心目中的地位,是众人有目共睹的,既然如此那本宫为何?为何要为了一个不知男女的胎儿而伤神,本宫又不少傻子,这王府是王爷的,我们所有人做的任何事,王爷都是一清二楚、、、、、”

    说着乔云蕾便对着这云儿喃喃了几句,很快云儿便下去了,在看到云儿下去的时候,乔云蕾便看了看在场的李大夫跟小玲道。

    “本宫也不予你们多说,此刻本宫已经让这云儿命她去寻老管家,让老管家去寻宫中御医来,怎么说这孩儿也是王爷的第一个孩子,自然是要寻一个御医来看看安全的多,相比王妃姐姐你也不会在意吧,”

    乔云蕾说着便回过头看向这婉白绫道,此刻的乔云蕾也未曾理会,这李大夫跟小玲在听到乔云蕾的话时在那一瞬间变惨白的脸色。

    此刻的她们怎么也想不到?想不到这乔云蕾居然会去找宫廷御医,毕竟此刻这荣美人腹中的孩儿,是什么情况她们二人是一清二楚,此刻这御医若是当真来了,恐怕她们二人性命难保了。

    而当婉白绫听到乔云蕾的话时,顿时便皱了皱眉头道,“不行,此等小事,不需要惊动父王跟母后,”

    一听到乔云蕾要叫御医这婉白绫顿时也不同意,这事情若是让皇上跟静妃知道的话,那岂不是在告诉她们,说自己管教无方。

    所以才会在这短短一个多月内,便让七王府出来如此多的事情,这要是传出到了舅舅耳边,岂不是会被小看了,所以她绝对不允许乔云蕾将这事情闹大。

    而乔云蕾之听到这婉白绫的话时,同样坚决道,“妾身一定要叫,这是关系到妾身的清白,此刻府中的大夫妾身不相信,妾身要让圣上来替妾身主持公道,若是这荣美人当真是妾身下药毒害的,妾身自然会甘愿受罚,只是此刻妾身却要让圣上来还妾身一个清白,妾身的爷爷怎么说也是三朝元老,此刻坏的不仅仅是妾身的名声,还是累及到娘家的声誉,所以无论如何,妾身都要让宫中御医来看一个究竟,本宫到要看看,到底是有人在下面装神弄鬼害本宫,还是有人为了设计本宫,欲想坏本宫娘家的名声,无论是 什么,本宫都不允许这一次草草了事,”

    当府中的妾身跟那李大夫等人听到乔云蕾的话时,一个个便咽了咽口水,尤其是那李大夫跟小玲,整个人便在地上颤抖了起来。

    此刻的他们在也没想到,往日温和的乔云蕾在今天的时候,居然会做的如此之绝,直接便有闹到皇上哪里才肯罢休的念头。

    而此刻这乔云蕾便是有着要闹是不是?既然如此那便闹大,反正此刻她身后有着本事给自己闹,一旦闹大了,这冥皇不可能坐视不理,到时候自然会有着人介入。

    在加上此刻她身份又是乔家嫡女,就算跟这婉白绫干上了,这冥皇也不见得会徇私,更何况此刻遇上的仅仅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妾身,那冥皇便更加不会偏帮了。

    一开始的时候她一直都有着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想法,只是此刻她算是彻彻底底明白了,在这王府内,身处其中不是你想退就可以退的。

    上一次那灵儿跟李晨设计自己的事情,她便是退后了一步,不想跟这幕后黑手斗到底,抱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想法,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却想不到她那一次的退让,却让府中的妾身误以为自己好欺负,此刻她到要看看,鹿死谁手,直接便将事情闹大了,让这冥皇出面收拾这一切。

    至于此刻这婉白绫心中的想法,乔云蕾也不理会,既然你们都想让我死,那好,独乐了不如众乐乐。

    今天她便直接便将这王府的水给搅浑了,让他变成一锅粥,在让这司徒玉棠来一个大清理,到时候她也可以有着清静的日子过了。

    “乔妹妹此事不妥,这府中的事情怎可劳烦圣上来处理,”若朊柔一听到乔云蕾的话,便连忙阻止道,要知道这事情若是闹大了,对玉棠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而当乔云蕾听到若朊柔的话时,顿时便冷笑出声,“此事可不是关系到七王府,而是关系到本宫的娘家,有人欲坏本宫娘家的名声,本宫自然不会在忍让了,居然妹妹们都怀疑是本宫下药谋害了这荣妹妹,那好,此刻便将这事情教到圣上手中,在让大理寺的众位大人来解决,本宫相信,没有人可以比得过大理寺的众位大人,更加公正严明了,”

    听到若朊柔的话时候,乔云蕾便回过头看了看她道,这个女人倒是命好,单凭这救了司徒玉棠一命,便可以在府中犹如上宾的存在。

    而此刻她却命苦,本来想化解众人对自己的恨意,没想到她的服软却反而成为了示弱,既然如此今日她便将这任性妄为的性子使到底了。

    她到是要看看这荣美人最后有没有那个能力,去承担此刻的后果,无论是谁,这一次她都不会在姑息养奸,退一步海阔天空这话,压根就不可以用在这深宅大院了。

    在这里不说你想退,这些人便让你退的,而当婉白绫见到拿着乔云蕾如此坚决的时候,脸色顿时一怒,毕竟此刻这可是关系到她的名声。

    一个府中后院出来如此大的事情,在到最后都要闹到皇上哪里去了,那便说明是她这个王妃无能,是她这个无能的王妃才会让这王妃乱成了一锅粥。

    一开始婉白绫还有些高兴这荣美人的作法,此刻却十分之愤怒,因为此刻事情一旦闹大了,不仅仅是舅舅会对她失望,恐怕接连这王爷也会对她失望了。

    “本宫说了,此等小事,在府中解决便可,压根就不需要让外人来插手,乔云蕾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本宫的话,本宫让你将那丫头叫回来,否则的话,别怪本宫不客气了,”说着婉白绫便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而当乔云蕾听到的时候,却冷冷的回过头去道,“王妃姐姐,妾身如此做,也是为了王府着想,难不成此事是王妃姐姐你一手所为,所以才害怕本宫请来大理寺的人,若是如此妾身会听王妃姐姐的话,只是王妃姐姐你却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若此刻乔云蕾的身份不是乔家嫡女,也许她不会跟婉白绫对着干,只是此刻她却有着那个本事跟婉白绫对着干。

    不说她爷爷是冥皇多年交好的兄弟,就算他爷爷手中的兵权,那也可以只手遮天,在加上父亲又是太子太傅,兄长也是太子伴读。

    此刻她这婉白绫若非有着冥皇外甥女的名头,恐怕当真要底乔云蕾一筹了,那时候这七王妃还不知道花落谁家,此刻她自然是有着本事可以在这里嚣张。

    毕竟这乔家就算是司徒玉棠那也要礼让三分,更何况这小小的七王妃了,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这原主敢顶撞这婉白绫,甚至可以跟婉白绫大打出手的缘故。

    因为一个有着位高权重,连皇子都要礼让三分的爷爷,一个是冥皇最宠爱有加的外甥女,就算是这皇子王爷,见到那也要绕路走的郡主。

    所以她们二人的破坏力,这压根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就算是这司徒玉棠也不敢做太过,就犹如当日婉白绫打伤了乔云蕾的头。

    司徒玉棠他也仅仅是让婉白绫闭门思过,然后安慰这乔云蕾让她莫要将事情闹大,毕竟这二个可都是姑奶奶,当真闹起来的时候,就算司徒玉棠也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