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多吃点在反省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23本章字数:7030字

    “嬷嬷小玲那?小玲在哪里?”而此刻在房间内昏昏沉沉之中醒过来的荣美人,在未曾看到自己的贴身丫鬟小玲的时候,顿时心中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尤其是在看到不远处的老妈子时,顿时便心凉如水,此刻她也知道事迹败露了,毕竟眼前这个老妈子,可是七王爷的奶娘。

    一看到这奶娘的时候,荣美人心中有了不祥,她知道此刻这奶娘来自己这里,恐怕是来寻自己麻烦的,而此刻这王爷也恐怕早就知道了一切真相了。

    “嬷嬷我要见小玲,这一切事情都跟小玲没有关系,嬷嬷求求你让小玲来见我,”虽然知道事迹败露了,不过此刻的她却终究不放心自己的丫鬟。

    对于别人来说这小玲也许是一个卑贱的丫头,只是对于她来说却可以算是姐妹,尤其是她出生低微,在府中其他小妾都不消与其来往,所以此刻在府中唯一可以说话的人,也就这小玲了。

    “荣夫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可知道王爷最讨厌的人,便是你这种女子,此刻你要的那丫头早就被丢弃到乱葬岗了,”那奶娘未曾看着荣美人一样,而是一板一眼冷漠异常道。

    对于她来说眼前这个女人,便 不知道自己身份,妄想攀高枝,而且会贪心不足的女子,所以此刻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的。

    “死了,”荣美人听到小玲死了之后,神色便有着几分悲疼,嘴角上也带着几分哭笑不得的笑容,没想到当真死了,看来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也知道了。

    “哼,那贱婢是死了,而你却活着,”而就在这荣美人失魂落魄的时候,大门便被打开,很快这司徒玉棠便走了进来。

    此刻的司徒玉棠便是一身冷厉,看向这荣美人的目光,便仿佛要将其撕碎一般,冰冷而又无情,就仿佛眼前的人不是她的妾氏一样。

    “奶娘你先下去,本王有事情要问这贱人,”司徒玉棠挥了挥手道,而当奶娘听到的时候,便点了点头,然后退下了。

    只是在退下的时候,却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恐怕没办法善终,毕竟这王爷是他一手带大的,所以自然是清楚他的性子。

    “王爷、、、妾身只是一时鬼迷了心窍,求王爷饶过妾身这一回,妾身当真不是有意要陷害侧妃姐姐的,妾身只是害怕,这腹中胎儿难保,所以妾身才会做出这等傻事来,”

    对于小玲的死荣美人虽然心疼,只是却也未曾因为她的性命,而在这里跟这司徒玉棠大吵大闹,毕竟这下人的命,终究是抵不过自己的小命与荣耀。

    她虽然待小玲亲如姐妹,只是这一切在关系到自己利益与未来时,她却可以毫不犹豫的抛弃,这到不是说她对小玲的姐妹情是假,只是这情终究抵不过这司徒玉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你一时鬼迷心窍?你此刻还敢跟本王装傻,本王问的不是此事,在府中你们每个女子,都有喝下这避子汤,而你却为什么会怀上?你莫要告诉本王,这一切都是意外,在本王眼中意外有一次就够了,在本王心目中,只要她配生下本王的第一个孩儿,而你们却通通都不配,”一听到这荣美人的话时,司徒玉棠便掐着荣美人的下巴道。

    这府中虽然从婉白绫入府之后,便允许怀孕了,只是她们却都不知道,就算自己允许了,却依旧在她们的饭菜内下了避子汤的药,目的便是为了避免这些女子怀孕。

    因为在他心目中第一个孩子,只能够有“她”来生,其他的女子都是不允许生第一个,此刻府中别说着荣美人饭菜内也有着避子汤,就算这婉白绫饭菜内也天天被下了避子汤。

    当然相对这些小妾的分量,这婉白绫跟乔云蕾饭菜内的避子汤却要少上很多,毕竟这二人看可不比和荣美人,她们二人皆是有权有势。

    若是让她们知道了,自己的丈夫偷偷下药不让她们怀上孩子,那到时候闹起来恐怕他也吃不消,一开始他明目张胆的给,那是因为他可以用正妻未曾入门,府中小妾都不可以怀孕的理由。

    而此刻正妻入门了,若是在断这府中小妾的生育,恐怕到时候当真会乱成一锅粥,所以司徒玉棠才不敢对这婉白绫跟乔云蕾下重药。

    不过因为这药量少的缘故,所以就算大夫也难以查到,当然避子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不过此刻避了总避不避好。

    只是此刻这贱人却怀上了,要知道这些小妾的分量他可从来都未曾手软过,毕竟这些小妾都是无权无势,自己娶回家也仅仅是怕,这日后婉白绫入门是,会寻若朊柔麻烦,而安置在府中的挡箭牌而已。

    “王爷你、、、”荣美人一听到这司徒玉棠的话时,整个人顿时呆呆了,他不是来质问自己为什么要陷害乔云蕾,反而是来质问自己为什么会怀孕?

    一听到这司徒玉棠的话时,荣美人顿时便感觉整个人都犹如掉入了冰窟一般,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打掉她腹中的孩儿不成?

    “王爷你不可以这样对妾身,这是你的孩儿,你不可以打掉他,王爷求求你,妾身当真知道错了,王爷妾身没有欺骗你,这孩儿当真是一个意外,王爷你听妾身说,妾身当真未曾动手脚,王爷求求你看着这孩子也是你的亲骨肉份上,你便放过他吧,王爷妾身不会危害到乔侧妃的安危的,王爷求求你放过他吧,”此刻司徒玉棠的话,或者是让人心寒啊。

    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不放过,这让荣美人听得,顿时连心中的爱念都消散了不少,这个男人当真不是自己可以爱的。

    而此刻荣美人虽然看清楚的一切,却终究晚了,因为她早在几年前便一颗心扑了下去,此刻就算在伤,那也是自己咎由自取。

    母亲曾经便告诉过她,让她莫要痴心妄想,这寒门妾岂是那般好做的,上要防备王妃跟小妾的算计,下又要想方设法博丈夫的欢心。

    而此刻她的这一辈子所有幸福都未曾想过,却通通将自己最美的年华用在了心计上,此刻的她当真有些后悔了。

    后悔当初若是当年听母亲的话,找给平凡人家下嫁了,那此刻的她早已经儿女满堂,就算在穷苦自己也是一个娘子。

    而不是犹如此刻一样,连自己的孩儿也难以保住的妾,这女人一辈子当真是不可以选错路,否则的话后悔见会是一生。

    “王爷妾身也是你的女人,你不可以如此待妾身,妾身什么都不要,王爷妾身可以不要名分,求求你莫要杀了妾身的孩儿,王爷、、、、”说着这荣美人顿时便泪如雨下。

    那泪眼婆裟,朦朦胧胧楚楚的模样,便看的让人心碎,在加上这荣美人长相本来就是偏柔弱型,所以此刻在加上如此一哭,顿时便有着林妹妹那七分的韵味。

    司徒玉棠看着床上那哭的哀怨的女子,眼眸微微一闪,看向她的目光,便带着几分不明,不过当看到那泪光的时候,目光也渐渐柔和了下来。

    “诶、、、好了,美人你莫要在哭了,”司徒玉棠在看到这荣美人哭的可怜时,便声音也柔和了下来,然后走到这荣美人身边道。

    在走到荣美人身边的时候,便顺势将她揽在怀中,只是那目光却在荣美人看不到的地方,闪过了一抹幽光,暗潮的眼眸内也有着一丝不明,让人看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美人你可知道,本王为何会生气?”司徒玉棠轻轻的拍了拍这荣美人的身子道,此刻他的语气不咸不淡,却意外的可以听出几丝柔情来。

    而当荣美人听到司徒玉棠的话时,整个人便呆愣住了,这转变让她一时之间没办法接受,这王爷不是来兴师问罪?不是来打掉自己的孩儿的吗?

    只是虽然不知道这司徒玉棠为什么会突然转变,这荣美人在听到司徒玉棠的话时,明明早已经死掉的心,居然在那一刻死灰复燃了。

    心中便有着一股愉悦在跳动,她在告诉自己,眼前这个人其实心中也是有着自己的存在,对他心中一定有着自己,因为自己可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女人便是如此,前一秒的绝望,却也会在下一秒的柔情而这一切燃起了希望,原本心如死灰,却终究抵不过眼前的一句话,再一次生出了妄想。

    “你知不知道,本王之所以会怒,那都是因为你居然敢来本王的孩儿来做文章,你可知道当时这李大夫若是下错了药,你腹中的孩儿,此刻早就化作了一滩血水了,你可知道那是兵行险招,一旦失败了,你就万劫不复,”

    虽然此刻他未曾经常在府中,不过府中却也安插了不少眼线,毕竟此刻府中有着自己在意的人,若是自己不再的时候,出了意外,那时候他可承担不起那后果。

    要知道这府中这些女人三天两头一个花样,若是自己未曾安插眼线,恐怕这若朊柔一早便让她们给分食掉了。

    “王爷、、、、”听到司徒玉棠的话,荣美人微微一愣,很快眼眸内便又扑扑的落着泪,“王爷妾身不是有心的,妾身只是害怕这孩儿会受到伤害,所以才演了这一出戏,好让王爷跟府中的姐姐妹妹们,都知道妾身有了,让她们敢轻举妄动,”

    其实这荣美人便是想来这乔云蕾来一个杀鸡儆猴,用这乔云蕾作为那鸡,然后让所有人都看看,无论是谁敢动这孩子的人,都会得到该有的下场。

    当然这出杀鸡儆猴的戏,最终还是要这司徒玉棠来配合,所以此刻这荣美人才会兵行险招,目的便是自导自演了一出苦肉计,好陷害这乔云蕾。

    在让乔云蕾背黑锅,然后让司徒玉棠出面为自己讨回公道,而此刻这荣美人最大的目的,便是希望这司徒玉棠可以重视自己腹中的孩儿。

    因为这孩子有过一次意外了,所以这身为父亲的司徒玉棠,应该会十分之重视,那个时候自然会对自己的衣食住行,都格外注意那时候她才可以安安心心的养胎。

    只可惜这荣美人千算万算,却错算了一件事情,那便是这司徒玉棠对于这个孩子,压根就从来都未曾看重过,所以此刻她的所作所为,仅仅是会招来更加沉疼的悲剧而已。

    “王爷妾身知道,妾身如此做伤了王爷的心,只是妾身一无家属,二又是丫鬟出生,所以妾身当真怕护不了这孩儿,所以才会走了歪路,妾身罪该万死,王爷妾身不求别的,只求王爷让妾身生下孩儿后,妾身自然会自行了断,还乔侧妃一个清白,”荣美人咬了咬牙,在司徒玉棠怀中道。

    此刻的她那柔弱之中便带着几分坚决,坚定的语气便带着前所未有的决然,那脸上虽然哀伤,却也也有着永不后悔的神情。

    而当司徒玉棠见此的时候,脸上未曾出现多大变化,而是轻轻的揉了揉她的秀发道,“好了,别在跟本王提死了,你只需要记住,日后都莫要在跟本王玩这些心计,本王便当今日的事情未曾发生过,所以美人你要记住,日后安安分分的过,本王不会亏待你的,”

    语气之中虽然未曾责怪着荣美人,只是心中却在摇了摇头,这府中的女子当真可怕,此刻说什么甘愿自行了断,当哪一天真的来临时,她们又有着哪一个会那般做。

    对于这荣美人的心思,司徒玉棠也是清楚几分,此刻无一不是为了服软,既然如此那自己也只好做顺水人情,就此别过了。

    而在接下来这荣美人便跟司徒玉棠,聊起了这孩子的问题,在聊过之后,司徒玉棠便让荣美人小心歇息,然后自己便出了门。

    而当荣美人躺下的时候,眼眸内便带着满满的幸福,今天对于她来说,就仿佛像做过山车一般,一上一下会惊险的刺激,就算她也是应接不暇,不过好在最后的结果是美好而有甜蜜的。

    荣美人摸了摸自己腹中的孩儿,这孩子此刻来的真是时候,而此刻这荣美人早已经忘记了,这司徒玉棠一开始说过的那一句话,“我的第一个孩子,只配她来生”的话。

    女人便是吓,永远都喜欢自欺欺人,而此刻这荣美人也是自欺欺人的,将那些不好的事情给忽略了,仅仅是将美好的留下,这也是为什么当一切美好破灭时,她会陷入了疯狂。

    而此刻刚刚走出这荣美人院中的司徒玉棠,便叫了一旁的奶娘,然后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而当司徒玉棠 奶娘听到时,眼眸内便闪过了一抹不忍心。

    “王爷这可是你的孩儿,”奶娘看着这一脸冷酷的司徒玉棠道,难道当真要那般做?要知道这可是他的孩子啊。

    而当司徒玉棠听到的时候,便冷冷的笑了笑,“本王的孩儿,自然由本王来决定,何时轮到这些女人算计而来,凡是算计而得到的孩儿,对于本王来说,都是一个耻辱,是本王被算计过的证据,奶娘你认为本王会留下一个耻辱跟证据吗?”

    身在帝王家,最讨厌的便是后院女人算计自己,他允许这些女人的明争暗斗,却绝对不允许她们来算计自己,而此刻这荣美人便是触碰了那禁忌,那孩儿自然是留不得。

    尤其是他这种人,便最讨厌被来算计他了,而此刻这荣美人虽然不清楚,她是如何让自己怀孕 ,不过此刻无论是不是意外,他的第一个孩儿,都只能够是“她”若朊柔来生。

    “老身知道了,王爷你放心,老身会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让荣夫人流产的,”听到这司徒玉棠的话时,奶娘便点头道。

    这便是帝王家的人,无论是谁,就算多情的王爷,最近也是有着冷血的成分,其实不怪这王爷冷血,只是他的情永远都仅仅是为自己在意的人而流。

    若是此刻怀孕的人是柔侧妃,恐怕这王爷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犹如此刻一样,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这也许便是入心着与不入心者的区别。

    而在司徒玉棠交代好事情之后,便去了乔云蕾飞院中,只是此刻乔云蕾却躺在床榻上,就算司徒玉棠来了,也仅仅是起身行礼。

    只是那语气却冷漠异常,而当司徒玉棠见此的时候,便皱了皱眉头,“蕾儿你这是在怪本王,怪本王将此事草草了事吗?”

    一看到这乔云蕾一脸不高兴的模样时,司徒玉棠顿时便脑疼,这哄女人他当真是最讨厌,不过却也是不得不哄的存在。

    “王爷你说笑了,妾身怎敢生王爷的气,妾身只是认为,自己太过无理取闹了,惹王爷你生气了,所以妾身在此和王爷说一句,王爷妾身错了,”一看到这司徒玉棠在哪里用哄小孩的模样,来哄骗自己的时候,乔云蕾顿时便想一脚踢出去。

    尼玛,这算啥玩意啊,刚才在客厅上当着众人的面,下自己这个侧妃的面子,让所有的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个侧妃在他心目中还不如一个小妾。

    好,她是不在意这司徒玉棠对自己的态度,只是她在意的却是,这司徒玉棠在坏了自己的计划后,却又拿出这恶心的嘴脸来恶心自己。

    此刻的她当真怀疑这司徒玉棠,到底是不是宠着原主?若是宠着又怎么可能会在那种情况下下自己的面子?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不知情的人,都会认为这王爷找包庇她,毕竟他二话不说便弄死了那二个下人,这去传出去了毁名声的人,不会是荣美人而是自己。

    毕竟外人不知道当时的情况,他们只知道在司徒玉棠回来之后,便立刻将事情解决了,而且那一切解决的方法,便仿佛在为她脱罪一般,这压根就是陷自己与不义。

    此刻她又哪里有,有着那个心情去理会这司徒玉棠,虽然府中的人都清楚司徒玉棠是在护荣美人,只是在外人 眼中却都认为他是在护自己,看来自己毒妇这名头是跳不掉了。

    “还说未曾生气,你看看脸都气绿了,”听到这乔云蕾的气话时,司徒玉棠便摇了摇头,然后溺宠道,说着便想替乔云蕾理好那凌乱的秀发。

    只是下一秒却让乔云蕾一手拍开了,此刻她早已经坏透了,也不在意在坏一下,一开始她忍气吞声,装模作样就是为了让这男人远离自己。

    一开始她误以为这男人口味重,希望这刁蛮任性的女子,所以她反其道而,直接来装作古代最常见的大家闺秀,只是此刻她却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就算自己在装这男人,压根就未曾生出半点厌恶来,而且会越来越来的勤快了,既然如此那她也没必要在憋屈了,自己拿出自己的个性来,跟这男人干上,她到要看看,这男人能不能在跟自己装?

    其实乔云蕾此刻隐隐约约也感觉到了,这司徒玉棠压根就不爱原主,毕竟如果爱这原主突然性情大变,为什么他都不会有着办法怀疑?

    如果压盖男人当真爱一个女人,难道还会认不出对方来?不如果当着爱了,那个人的记忆跟习惯都会牢牢被记住。

    而此刻这司徒玉棠未曾有着半分质疑,那便说明他压根就未曾注意过原主的一切,不知道她的半点效果跟爱好。

    “王爷妾身累了,你若是想寻然聊天,大门在哪里,若是不想走,便就此歇息,”说着乔云蕾也不理会这司徒玉棠了。

    此刻她压根就懒得在跟这男人装模作样下去了,尼玛,那些日子恶心死自己了,本来是想恶心他的,没想到却差一点先恶心死自己了。

    而当司徒玉棠听到乔云蕾的话时,眼眸内便闪过了一抹怒意,对于这乔云蕾自作主张而怒,“蕾儿本王好心好意与你道歉,你这是何意?难不成你想让本王当着所有人的面子上,跟你说一句对不起吗?”

    此刻这司徒玉棠就算在能装,那也不由自主的怒了,毕竟以前就算演戏,这原主对他那也是千依百顺,何时受到过如此的待遇与无视。

    “王爷你说笑了,妾身怎敢让王爷当着众人的面对妾身说对不起,毕竟妾身可是清楚自己的身份,”听到这司徒玉棠的话时候,乔云蕾便张张嘴道。

    此刻乔云蕾那张妩媚妖娆的脸上,便笑靥如花,只是那笑却硬生生想让人撕碎,“乔云蕾你闹够了,本王的忍耐可是有着限度,”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乔云蕾的笑容时,司徒玉棠下意识便烦躁了起来,在那双悠悠眸光下,他仿佛早已经被人看穿了一般,此刻的自己在她面前便犹如自导自演的小丑可悲可哀。

    “王爷妾身也不是包子,让人掐匾了之后,依旧会笑嘻嘻的贴上去,妾身也有着自己的自尊心,王爷你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是为妾身好,只是王爷你当真是为妾身好?”乔云蕾一听到这司徒玉棠的话时,顿时便讥讽冷笑道。

    此刻的她也没必要在装下去了,毕竟就算自己在闹,这司徒玉棠也不敢将自己怎么样,毕竟这乔家的地位在哪里摆在,量司徒玉棠胆子在打,也不敢让自己无缘无故消失了。

    此刻这乔云蕾便在不停的唾弃自己,尼玛,一开始这身份摆在那里,自己无缘无故去做吗怀柔政策?现在好了怀柔到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软包子,日子混到还不如原主舒坦。

    “你、、、、”司徒玉棠在听到乔云蕾的话时,顿时便被气到了,要知道他可从来都没有低声下气的讨好一个人过。

    而此刻这乔云蕾不仅仅是不领情,反而嘲笑自己讥讽自己,这顿时便让司徒玉棠心中恼怒,不过虽然恼怒却也未曾对乔云蕾做出些什么来。

    “此刻本王与你都需要冷静,本王来日在来看你,希望到时候蕾儿你可以明白本王的心意,所以蕾儿本王希望你可以在本王来时,已经反省好了,”说着便甩袖离去,第一次在女人面前吃瘪,当真让他恼火的很。

    而当乔云蕾看到这司徒玉棠气呼呼的离开后,顿时便挑了挑眉,笑了笑,让她好好反省反省,问题是她该从哪个地方反省?

    “云儿本宫饿了,你替本宫叫些好吃的过来,燕窝鱼翅一样别少,”司徒玉棠让她反省,可惜她没有那个脑细胞,此刻她便想着,反正不要钱那便在反省的日子里,多吃些用营养的东西,好让自己有力气反省。

    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这乔云蕾在府中压根就未曾吃过什么好东西,毕竟这府中开销有限,而这原主又心疼司徒玉棠,差一点就要拿这嫁妆来贴补司徒玉棠了。

    乔云蕾皱了皱眉,说真的这司徒玉棠到底在干些什么?为什么无论前世还是此刻,他花钱永远都是最多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