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针锋相对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23本章字数:6083字

    很快云儿便给乔云蕾端了一些饭菜上来,看着那些山珍海味,此刻的乔云蕾也毫无顾忌的吃了起来,淑女不淑女此刻她也不在理会。

    反正她也想清楚了,以她乔家的身份地位,就算她在刁蛮任性也不敢有人欺压到她头上来。

    一开始她只不过未看清楚形势,所以才会傻乎乎的在哪里装模作样,博取众人的好感,只是此刻她却想清楚明白了。

    在这后院内你若是示弱,不仅仅会得不到众人的好感,反而还会让众人打压,与其这样此刻的她还不如顺了自己的心,该吃吃该喝喝。

    而在酒足饭饱之后,乔云蕾便在自己的庭院内晒了晒太阳,压根就未曾将这司徒玉棠的话放在心上,不好意思她是反省过。

    只可惜她太傻了,就算在反省却依旧未曾发现,这司徒玉棠到底哪里为自己好了,所以她也懒得在反省了。

    而此刻的乔云蕾也算是变相的让司徒玉棠禁足了,虽然司徒玉棠未曾说过,不让她出去,不过却也让她反省好了在出去。

    不过好在乔云蕾天生懒惰,在加上前世忙忙碌碌了一辈子,就为了这房子车子而累死累活,所以此刻的她到也坐得住。

    没事情便做在院中内吹吹风,在有就是写写字,练习一下这毛笔字,也许是死过一次的缘故,所以此刻乔云蕾的心也很容易沉寂下来。

    今生的她也不在追去名利财富了,只要有着一口饭菜吃,那便足够何必强求那么多,毕竟那一切荣华富贵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死了什么也没办法带走。

    其实她辛辛苦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混成有车房一族,没想到还未曾享受几日便死翘翘了,此刻她便十分之后悔,后悔自己当日为什么不将这些钱拿来吃喝玩乐,看来她那房子自己都没有住过几日。

    而在接下来几天内,这司徒玉棠也来寻过乔云蕾好几次,只可惜此刻这乔云蕾,便可以用嚣张跋扈来形容。

    蛮不讲理,就算这司徒玉棠在解释乔云蕾也是讥讽冷笑,死活要将这事情闹大了,而在这些日子内,府中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这乔侧妃跟王爷闹翻了。

    在知道这乔云蕾跟司徒玉棠闹翻之后,府中的小妾,便一个个都流动了出来,纷纷去向司徒玉棠示好。

    毕竟此刻男人跟女人闹凶了,这时候正需要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子去安抚,所以她们这些小妾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而此刻这乔云蕾则是因为不服软,而让司徒玉棠一直都禁足,让她在院中好好反省,不过此刻这乔云蕾她会好好反省吗?

    不,她压根就没有反省的半点意思,而此刻的她还要时不时的出来兴风作浪,让所有人都害怕她,而此刻在府中便传闻,这盛气凌人的乔侧妃又回来了。

    而在此刻这乔云蕾恢复原主那刁蛮恶毒的个性之后,这府中的小妾便是见其绕道而行,生怕惹怒了这瘟神。

    是夜,黑漆漆,这是一片绝望的深渊,此刻的乔云蕾便站在那分不清楚方向,绝望而又阴寒的空间内。

    此刻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深渊阴森仿若地狱之中,便有着一道声音,在啼血而来,“骗人的!都是骗人的!骗人的都是骗人的!骗人!我也是你娶进门的,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骗人的!我好恨!好恨!骗人的!”

    听到一声声的低喃时,是在用血泪诉说,一声比一声决然啼悲,恨意十足,乔云蕾听到时顿时便感觉脑袋都快要炸开了一般,什么都是骗人的?到底什么是骗人的?

    午夜惊醒,乔云蕾整个人顿时便冷汗连连,不行她绝对要弄清楚,这噩梦是怎么回事?那梦中的骗人到底是什么?

    第二日清晨,“小姐你这样做不好,王爷不让小姐你出院子,此刻你出来了,若是让王爷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乔乔云蕾身旁的云儿有些担忧道。

    毕竟此刻这乔云蕾被禁足,而她却偏偏跑了出来,这事情若是让王爷知道了,恐怕二人的关系又会便糟糕,一想到这一点云儿心中便不用有着几分担忧。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小姐到底是什么了?前些日子明明温婉若水,却想不到因为荣美人的事情,又变回了原来那个盛气凌人不知道礼让她们的小姐了。

    而当乔云蕾听到之后,眼眸一寒,灼灼眼眸之中便带着几分轻视与讥讽,“本宫在闹,他也不会动本宫半分,本宫倒是希望她动本宫一下,也好让不过看看,这人心到底是黑的还是红的?”

    对于这司徒玉棠她看不透,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永远都神情不已,只是她却没办法感觉到那心意,也许她不是原主,也许他那所谓的爱本来就是假的,又何来心意这一说?

    乔云蕾拢了拢自己身上 衣服,看着那千姿百媚的花时,心中顿时有着一抹寂寥,此刻的她又何尝不像这些花一样,争奇斗艳最终却落个残花而逝。

    女人这一辈子多美好的年华,便犹如此刻这些花儿一样,她们都是用最美的时候,来讨让欢喜,却不想当花落败时,谁又会回头看看那些曾经一嫣红夺目的残花。

    其实女人如花,自古便是新人笑旧人哭,此刻在大院子内有着多少被遗忘的清纯,又有着多女子学会了心计,这大宅院内其实是一个很容易让女子成长的地方。

    别人都说着皇宫是大染缸,只是此刻这深宅院又何尝不是,只是这个染缸小些,不会危害到这江山社稷,也不会有着这谋夺地位之说,毕竟这东岳立长不立右,立嫡不立庶,这可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小姐、、、柔侧妃来了,”而就在这时候云儿突然摇了摇乔云蕾道,而当乔云蕾听到时,便抬起头果然看到这一袭白的若朊柔走了过来。

    要是都是穿白色的衣服,这若朊柔却要比荣美人多出了几分仙气,而荣美人却多了几分小家子的俗气,怪不得这若朊柔可以以一个平女的身份,让司徒玉棠娶她为侧妃。

    而当若朊柔看到这乔云蕾的时候,显然一愣,然后对着身旁的下人挥了挥手,让她们下去,而当乔云蕾见此的时候,也对这云儿挥了挥手。

    其实有时候很简单,只需要一个动作,便可以知道这若朊柔想要干什么?若朊柔看着眼前的女子,这个女人得到了她该有的风光跟宠爱,却也失去了很多。

    对于乔云蕾若朊柔心情很复杂,她不知道该妒忌会是同情她?妒忌乔云蕾则是因为,这司徒玉棠对她的宠爱,就算是她看了也有时候会心生妒忌。

    毕竟每一次在看到这司徒玉棠跟乔云蕾谈笑风生,在看到自己心爱的男子,为眼前的女子描眉弄画时,她怎么可能不妒忌?

    她的宠爱是光明正大的,光明正大到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司徒玉棠最爱的女子,而自己却永远都要躲藏在暗处,看着那个女人拿着本来该属于她的东西,在哪里炫耀时她的心说不出的难受。

    不过在妒忌的时候,却也同情着她,同情她看不清楚一切,迷恋上那虚假的爱,也同情她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利用。

    此刻这若朊柔便想,如果自己跟乔云蕾对换,若是当自己在得知了,就最爱的男人一直都拿自己当成了箭靶的时候,恐怕她会疯掉。

    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在知道,最爱的男人狠心到拿自己来做替死鬼之后,还可以冷静下来,就算是她也没办法冷静下来,更何况这性子火爆的乔云蕾。

    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

    “柔侧妃你寻本宫何事,本宫可忙着,没空与你多交谈,”乔云蕾直接便走到一旁的石凳上说下到,那下巴微微扬起,嘴角上便带着一抹轻视跟不消。

    那高傲犹如孔雀一般,差一点便用鼻孔来看人了,在看到这乔云蕾连看也不看自己的时候,这若朊柔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受伤。

    毕竟自己恭恭敬敬和和气气的想与她交谈,而此刻人家去压根就未曾将自己放在心上,不过在一想到这乔云蕾的可怜之处,若朊柔也压下来心的不满。

    “乔妹妹你与王爷压闹了好些日子,不知道乔妹妹你可否给姐姐一个面子,莫哟在闹下去了,”其实今天若朊柔便是特意来逮乔云蕾的。

    因为在乔云蕾被禁足的日子里,乔云蕾这压根就不是安分的住,就算什么事情不做,那也会一袭盛装,然后淡妆艳丽在这花园内逛上一圈。

    而当众人看到这乔云蕾如此嚣张到,不将司徒玉棠放在眼里的时候,一个个便在心中想,王爷肯定会让她好看。

    却想不到在司徒玉棠回来之后,连一个屁都未曾放过,这顿时便让众人,又气又恨,一个个便差一点在背后用小人扎乔云蕾了。

    而今日若朊柔则是来当说客的,所以今天才会特意来这里寻乔云蕾,目的便是希望乔云蕾可以跟司徒玉棠和好,只是若朊柔一想到这一点,眼眸顿时一暗,好疼,将自己心爱的男人推出去当真好疼。

    “妹妹?”乔云蕾听到若朊柔的话时,眼眸微微一挑,那妩媚妖娆的面容上,便带着几分轻视与讥讽,“你是何人?也敢叫本宫妹妹,你一个贱婢就算当了这侧妃,也是贱婢子一个,有着什么资格叫本宫妹妹?”

    说着便仰起头,眼高于顶冷冷的扫了这若朊柔一眼,而此刻这若朊柔顿时便脸色惨白了起来,整个人也退后了一步,她怎么也没想到?

    没想到此刻这乔云蕾半点不留情的打击讥讽她,要知道身份永远都是她的硬伤,因为她的身份,所以才不可以得到司徒玉棠光明正大的宠,因为她的身份就算这侧妃做的,那也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天知道当初她做侧妃的时候,有着多少人在背地里诅咒嘲笑她,而她有经历过多少苦难,才可以走到司徒玉棠身边,只是就算自己当了这侧妃,却依旧没办法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

    所以此刻这乔云蕾便一下子就将若朊柔踩在了脚底,“若朊柔你莫以为自己也是侧妃,便可以跟本宫平起平坐,本宫今日便告诉你,你就算是侧妃,在本宫眼中也不过就是丫鬟一个,连小妾都不如的贱婢,你自以为是的认为,救了王爷便可以跟本宫分享王爷的宠爱,本宫今日便告诉你,这麻雀永远都是麻雀,就算成为了人人艳慕的凤凰,却依旧没办法改变这麻雀的本质,所以日后见了本宫要学会行礼,莫要以为自己是侧妃,便可妄想跟本宫平起平坐,你在本宫压制,压根就是一个荣美人,丫鬟上位的,所以别跩着这侧妃的名头,来这里跟本宫说教,”

    看到这若朊柔脸色越来越惨白的时候,乔云蕾眼眸内闪过了一抹不忍,只是今日她却不得不如此做。

    因为她必须要弄清楚一件事情,这若朊柔在司徒玉棠心目中的地位到底是算什么?若果是恩人,这恩情未免还的太多了。

    自从这灵儿背叛自己之后,她便夜夜都在做着一个梦,梦中总是有着女子在哭啼,那啼血而泪,惊天的恨意每一次都让她半夜惊醒。

    她不知道梦中那个女人是谁?不过在这些日子以来,却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恐怕那梦都是原主所留下的怨恨。

    而在加上这司徒玉棠对自己的态度,时好时坏,明明宠爱有加,却总是给她一股恶心,仿佛那些宠爱是什么肮脏的东西一般。

    尤其是在经过荣美人陷害自己的事情之后,这司徒玉棠却给自己草草了事时,她心中便越来越明显,这司徒玉棠在为人铺路,而这路绝对不会是自己。

    一想到这一点乔云蕾便忍不住想,前世这原主是不是也因为这一件事情而死?因为这司徒玉棠的利用而死?

    而此刻司徒玉棠唯一有可能为其铺路的人,便只有一个人符合着要去,那便是这个入府二年,虽然得宠却从来未曾受到过半点伤害的若朊柔了。

    要知道这府中那个女人是吃素的,为什么这若朊柔却可以平平安安的活下来?要知道她这侧妃之位,可是有着不少人肖想的,凭什么却可以守住二年?

    要知道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平女,别说原主这家大业大嫡女了,就算这婉白绫在府中,也没要被人暗算过,而这纯洁如莲的她,却二年来都未曾出过什么大事,这到是当真让人怀疑。

    毕竟若朊柔虽然聪明,却手段不够绝,要知道在这府中就算在聪明的女子,有着那个没有被算计过,就算荣美人她也被算计过,也有着好几次差一点丢了性命。

    而眼前这个不争不抢的她,却可以舒舒服服的活下来,府中在原主进来这二年内,新人旧人换了一大顿,每一个都是你争我斗,死的死伤的伤,就算原主那也被人下毒谋害过。

    而这若朊柔却未曾有下毒谋杀什么?毕竟她这个侧妃就算不得宠,那也有着不少人妒忌,毕竟她身份低微却做大了,这些官家小姐那个会乐意,不可能不动手。

    毕竟这若朊柔死翘翘后,这府中便有着一个侧妃之位,谁不肖想当侧妃,如此肥肉却在狼群中存活了下来,那唯一可以解释的便是,这肥肉有着一个更加强悍的狮子护着。

    一想到这一点在拨开云雾之后,乔云蕾心中的冷意便越来越少了,此刻她算是看清楚了一切,原来她丫丫的压根就傻子一个,好啊,司徒玉棠你算够狠的。

    为了自己的心上人,居然将老娘当成了替死鬼,你不仁我不义,此刻你们最好别惹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心中的怀疑一旦发芽,便会越来越深,而此刻这乔云蕾便是有一开始的怀疑,到最后的肯定,毕竟此刻这司徒玉棠破绽太多,在加上她对司徒玉棠本来无爱,这也算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乔妹妹、、、、”若朊柔在听到这乔云蕾一口一口的贱民时,眼眸内顿时闪过了一抹怒意,咬了咬牙冷声道。

    此刻的她一袭白衣飘洒,浑身上下便有着一个清冷的寒意,看向这乔云蕾的目光,也幽幽绕绕多出了几分怒气与不甘心。

    “乔侧妃本宫不需要你口口声声来提醒我,本宫自然清楚自己的身份,本宫今日来寻你,不是为了与你争吵的,而是为了王爷,王爷在外面已经很累了,乔侧妃你却处处与王爷作对,如此行为太让王爷心寒,”说着眉宇之间便带着几丝不满,语气也有着一股凌厉,那青青似剪水的目光,此刻也蒙上了一层层薄怒。

    就算在温和的性子也是有着火,更何况这若朊柔本来自己清高的住,在一开始的时候,知道自己没办法跟司徒玉棠在一起的时候,她义无反顾转身离开,由此可见她的自尊心比谁都强。

    当年她因平民身份,便说是做侧妃了,恐怕接连小妾那也没办法做,而在那时候在知道一切之后,若朊柔便心灰意冷的离开。

    虽然爱着那个男人,但是她的自尊心却不允许,自己做那个男人外头的情人,她不会做一个男子暗中的附属品,就算那个男人是自己喜欢的,她也绝对不会允许。

    而此刻这乔云蕾无疑不是踩拉着若朊柔的疼楚,所以若朊柔也未曾在轻声细语,而是用冷厉与倔强来回绝了,她是没身份地位,只是她却也是人,有着自己的自尊心与高傲。

    “这是本宫跟王爷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手,本宫爱闹就闹,你可以拿本宫如何?”乔云蕾嘴角轻轻一挑,讥讽的看着这若朊柔道,神色之中也有着几分冷酷的笑容。

    “你一个贱民,也配插手本宫与王爷的事情,本宫是王爷最得宠的妃子,而你以恩相要,威胁王爷让他娶你的贱民,你认为自己有着什么资格来说本宫?别忘记本宫可是王爷的心头好,就算本宫闹了,这王爷也喜欢,而你却是什么都不是的存在,在府上地位更加是尴尬不已,你是侧妃?哈哈、、、”

    说着便看了看若朊柔,嘲讽而笑道,“在府中恐怕也就你将自己当成了侧妃,你在众人眼中,压根就是一个贱民,一条狗都比你贵重的贱民而已,若不是有着王爷念恩,恐怕此刻你早已经被突然分食了,而此刻你自身难保,却还妄想来干涉本宫,你也太可笑了,”

    在想清楚,看彻底之后,这乔云蕾也没办法在对这女人客气了,她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去主动寻她麻烦,却不代表她可以来踩在自己头上。

    自己明明清楚的知道,知道这司徒玉棠并非真宠 自己,而她却还来做和事老,此刻她的说和,在乔云蕾眼中,便成为了来看笑话。

    你们说说,这得宠的正住来劝这挡箭牌,让她莫要在闹了,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多大的笑话,如果此刻是原主在,恐怕一早便一巴掌扇过去了。

    “乔侧妃你欺人太甚,”一听到乔云蕾的话时,若朊柔便捂着胸口道,脸色也雪白如纸,那凄绝,病美的娇态便让人心生怜惜,就算此刻这乔云蕾见此的时候,也不可否认有着下不了手的想法。

    “本宫的的确确是平民出身,只是乔侧妃本宫此刻也是王爷的侧妃,就算你爱不愿意,本宫依旧跟你平起平坐,就算本宫家室不如你,却依旧没办法改变本宫是王爷侧妃的事实,本宫是王爷的侧妃,无论生死,都与你一样是王爷的人,你我没有尊卑有的仅仅是大小,往日王爷说了,我早了一步先入门,便是本宫大,本宫叫你妹妹有何不妥了?”

    一听到若朊柔的话时,乔云蕾先是微微一笑,这女人倒是聪明,不过很快却仰起手,对着若朊柔狠狠一巴掌打了下来,今日是人是鬼她都要弄清楚,司徒玉棠你会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