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捉奸当场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6:08本章字数:2027字

    家是温暖的港湾。

    可对赵嘉悦来说,家是一个让人窒息的无形的笼子。

    刚刚走到小区门口,赵嘉悦就跟姐姐赵欣怡碰上了。

    赵欣怡盛装打扮,光彩照人,不时抿着唇偷笑,一副恋爱中人的样子。手里那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更能说明这一点。

    赵嘉悦心里却升起不好的预感。她是不是又跟那个男人见面去了?

    赵嘉悦忍不住几步跨过去,一把捉住了赵欣怡的手,随即在她身上嗅到了男性香水的味道。

    “姐,你是不是又跟沈良在一起了?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

    赵欣怡不屑地翻白眼,一把推开她。

    “赵嘉悦,你有完没完?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这是我跟夏奕骋的事情,你瞎搅和什么?还是你真的喜欢上夏奕骋了?”

    “是啊,我喜欢他。所以,你最好把他看牢了,不要让我有一丁点的机会。”

    她喜欢他,却从来没有过幻想,尤其是再见却发现他成了自己的姐夫之后。

    “你——”赵欣怡气得就要动手了。

    赵嘉悦赶紧退开两步。

    “居然喜欢自己的姐夫,赵嘉悦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儿吗?”

    赵嘉悦面上不为所动,心里却一片苦涩。他还远不是我姐夫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

    “能。如果你不珍惜他,我就敢不要脸地把他据为己有。”

    说完,赵嘉悦就直接走进了小区。

    其实她真没想跟自己的姐姐抢,她只希望姐姐能珍惜他。不说多么贤妻良母,至少不要给他戴绿帽子。他那么好的人,值得最好的对待!

    赵嘉悦刚进门,母亲苏志平正好端着一碗汤小心翼翼地走出来。

    赵欣怡怒气冲冲地走进来,挤着赵嘉悦过去,把赵嘉悦挤得直接撞向苏志平。

    “啊,小心——”苏志平一声惊叫,手里的汤整个泼在了赵嘉悦的小腿和脚面上。

    赵嘉悦被烫得跳起来,肩头上又挨了苏志平狠狠的一巴掌,然后是暴跳如雷的责骂。

    “作死啊你,眼睛长到脚底板上去了?要是烫伤了我,看我不扒了你皮!”

    赵国强也从厨房冲出来,着急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这个死孩子,差点把我给烫了!”

    赵嘉悦顾不上为自己辩护,飞快地跑进了浴室,把脚伸到水龙头下冲洗。

    烫伤后最有效的紧急护理是用冷水冲洗。

    凉凉的液体缓解了脚上的疼痛,却缓解不了心里的疼。赵嘉悦低着头,眼泪一点一点地渗出来。

    她很少哭,但这一刻真的有点忍不住了。

    客厅里,母亲还在骂骂咧咧,数落她的不是。

    赵欣怡不仅没有安抚,反而火上浇油。

    从头到尾,没有人想起来关心她是否烫伤了,疼不疼。

    如果刚才被烫的是赵欣怡,这会儿只怕全家人都急得上蹿下跳了吧?

    即便早已经知道自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赵嘉悦还是心酸得厉害。

    ……

    军绿色的悍马H3缓缓地驶入雅安花园的大门。比起车子本身,那个军用牌照更引人注目。

    车子停进车库。

    驾驶座的门打开,一个穿着军绿色T恤加迷彩裤脚踩军靴的男人从车子里走下来。站在车旁里,似一头蛰伏的猎豹。

    夏奕骋掏出一根烟,点着了,然后倚着车子慢慢地抽了起来。抬头看着六楼那扇窗,尽管白天没有灯光,却让人想到了“温暖”之类的词眼。

    他上一次回来,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赵欣怡会不会怨他。

    去年他们相亲之后就领了证。结果连洞房都没来得及,他就被部队紧急召回去了。

    半年前回来,又刚好碰上赵欣怡的生理期,所以两个人做了一年的夫妻,到现在都还没真正的洞房。想来,确实有些对不起她。

    即便他对她没有爱情,但是一个丈夫该给妻子的,他都想努力地给她。只是,现在的他离一个合格的丈夫还太遥远。

    抽完一根烟,夏奕骋迈步走进楼道,一眨眼就到了六楼门外。

    推门的那一刻,他心情有点复杂。但随即,他就被屋子里赤身搂在一起纠缠的男女给惊呆了。

    “啊——”赵欣怡看到夏奕骋那张脸,惊叫一声,面如死灰。她一把推开沈良,开始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衣服。只是两个人的衣服剥了一地,一时半会儿都找不齐。

    沈良也慌了,下意识地跑到窗户那,想跳窗逃跑。

    夏奕骋很快反应过来,几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抓住沈良的肩头,然后将人甩到赵欣怡的面前。

    沈良摔得连哼都哼不出来,好一会儿都动惮不得。

    “夏、夏奕骋,我、这……”

    赵欣怡被吓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利索。这么久不见,她几乎忘了这个男人。现在一看到他,就想起他的可怕来了,顿时抖得更厉害。

    夏奕骋一把揪起地上的男人,一拳打在他腹部。

    他是个军人,这一拳下去,沈良叫得跟杀猪一样,顿时就跪地求饶了。

    “是、是她勾引我的,不关我的事!是她……”

    平常夏奕骋的气势就没几个人受得了,何况他正在盛怒之下。那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猛兽,夺取性命也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夏奕骋不管他们谁勾引谁,直接把沈良揍了个半死,然后丢到门外去。

    在这个过程中,赵欣怡只是缩着脖子,一声也没吭,更没有冲上来求夏奕骋手下留情。

    “砰——”

    门狠狠地甩上,发出一声吓人的巨响。

    夏奕骋转过身,朝着赵欣怡一步一步地走过来,面色阴沉得可怕。

    即便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但他们领了证就是夫妻,忠诚是最基本的底线!可她不仅出轨,甚至明目张胆地将男人带到家里来,当他是死的吗?

    赵欣怡咽了一口唾沫,恨不得自己会法术,直接变没了。“夏、夏奕骋,我……”

    夏奕骋蹲下来,两个人面对面。

    赵欣怡已经无路可退了,却还是努力地往墙上贴。她觉得,夏奕骋真的会杀了她!

    夏奕骋狠狠一咬牙关,突然朝着她的脸狠狠的一拳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