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我要去,陪他!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0:36本章字数:2084字

    夏季的夜晚,潮湿闷热。

    当夜,319野战侦查部队的精英,正位于S市郊区的盘山公路执行任务。

    傅暖身为部队军医,可以留守后方,可她却坚持参加晚上的行动。

    过了这一晚,她就要离开部队,而这个秘密,她的爱人还不知晓!

    刚过9点,傅暖和几人埋伏在山腰,一动不动地静待指令的到来,浑身紧张的她举着高倍的望眼镜观察着盘山公路的情况,倏然,公路的两侧盘旋起连绵烽火,火光瞬间淹没了傅暖的视线!

    傅暖心里慌乱极了。

    蓦地,只听一股巨大的轰鸣之声骤然响起,她的心跳爆表,手中的高倍望远镜掉地,起身却被人按住肩膀,没时间解释,便冷声道:“我要去,陪他!”

    竟没人能阻拦傅暖!

    傅暖顺利开走车子,一刻不停地冲上盘山公路。

    那刺耳的轰鸣越发清晰,她忐忑担忧,怕她的爱人顾以宸受伤,也怕这次任务不能顺利完成,毕竟——这事关他的前途!

    前方道路是个缓坡,从下而上很容易,这辆经过改装的车子在傅暖的驾驭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上缓坡,不曾停歇!

    然而,烽火越来越急促猛烈,车内的温度让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发紧发疼,她甚至觉得那些张牙舞爪的火舌会将她吞噬淹没!

    情况危急时,傅暖听到她爱人的声音,从掩藏在头发下的微型耳机中传来,带着暗哑低沉的命令意味,“傅暖,不许过来!”

    不,她一定要陪着顾以宸!

    傅暖无声回应,又干脆利索的拿下微型耳机,脚底下狠狠压下油门的那刻,顺手将将微型耳机抛到车窗外,只听啪啦一声脆响,下一刻,就被火舌吞没!

    她应该听顾以宸的话,离开这儿的,可她心底的不安却如影随形。

    傅暖对顾以宸了解很深。

    这个男人性子霸道,一旦他说的,她没有做到,事后他一定会狠狠罚她!

    惩罚虽有,但,更多的是,他对她的无声宠爱,耐心包容。

    这次……这次也不会例外!

    可傅暖此时不知——

    这次老天跟她开了个玩笑,一个天大的玩笑!

    思绪溜号的瞬间,傅暖驾驶着车辆,终于驶入盘山公路中段。

    她紧紧盯着前方情况,仿佛看到什么,倏然瞪大双眼,只见——

    一辆改装过的哈雷摩托,嚣张的跃过火舌,直直地朝着她的车子驶来!

    另傅暖震惊的是……驾驶摩托车的神秘男人,正是他们这次任务的目标!

    傅暖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反应,心跳甚至有那么一瞬的停滞。

    砰!砰!砰!

    砰然的巨响犹如平地惊雷,震耳欲聋!

    刹那间,两车相撞……傅暖的瞳孔有些涣散,她咬着一口银牙,用尽最后的力气,踩下刹车,迟钝的觉察到额头和胸口处传来火燎燎的疼痛。

    她循着疼痛,茫然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只见,灰绿色的作战服上染上刺眼的鲜红!

    “傅暖——”

    意识模糊中,傅暖似乎听到顾以宸愤怒的喊声,她握了握拳,努力扯着唇角,想要回应——

    她拿了顾家老爷子开出的“分手支票”。

    等顾以宸得知这件事,还会不会爱她?

    傅暖不甘挣扎,痛到极致、扭曲,她最后悔的,就是没答应顾以宸的求婚!

    ……

    不知过了多久。

    再次睁开眼,傅暖怔怔地望着房间里的白墙,额头上传来的痛感提醒她受伤的事情,伸手摸额头,顿觉不对劲,这温热黏腻的触感,是——

    血?

    是血没错,可她为什么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受伤的了?

    她不是要离开319部队去过逍遥日子推倒美男么?

    难不成有人不乐意她轻松潇洒的走人,趁她不注意,敲了她一闷棍?

    啧啧,就连她推倒美男的凶器,36D傲人胸围都缩水了!

    就在这时,房门猛地被人推开——

    尖锐的冷嘲热讽传来:“苏虞欢,你真废!一场小手术居然晕血撞破头,现在许医生点名让你帮忙,我看你怎么办!”

    傅暖,也就是现在的苏虞欢。

    苏虞欢闻声不动声色,掩起情绪,抬眼看向来人,面前,手指着她鼻尖的女人,有一幅色泽明媚的容颜。

    不过,此刻却柳眉微竖,杏眼含煞,粉唇勾起了讥诮的弧度。

    生的再标志,也因刻薄,破坏了那娇媚气质,不过身材倒是好,穿着直筒般的白大褂,还能给人一种制服的诱惑,视线下移,苏虞欢的目光停留在女人白皙的长腿上,半晌才移开。

    “苏虞欢,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直到女人再次开口,苏虞欢才撇了撇嘴,她重生前的身材可是比对方好呢!

    她抬眼,将女人愤怒的表情看在眼底,视线瞬间扫过女人胸前的标牌——普外,白晴。

    “白医生,你的话,我当然能听见。”

    苏虞欢敷衍着无理取闹的白晴,心里琢磨自己占据的这具身体的身份。

    白晴说她参加小手术,躺着休息是因为晕血撞破头。

    那么可见——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也是个医生,还是个实习医生!

    白晴挑眉睨着撞破头,险些毁容的苏虞欢,心底潜藏的嫉妒抑制不住的浮上来,忍不住在心下诅咒,老天既然要惩罚这个女人,为何不让她毁容!

    这个苏虞欢一来就成了他们外科许主任的女朋友!

    有人说她是S市出了名的苏家的千金,对此,白晴不信,因为许主任曾跟她透露过,苏虞欢根本就是个毫无身份背景的普通人!

    当然,白晴对此也半信半疑——

    因为她所在的医院可不是普通的市属医院,而是S市军区总医院!

    没点儿实力背景,普通医科大学毕业生能被分到这?

    想到这儿,白晴掩起讥诮,对神色中略带茫然的苏虞欢淡淡道:

    “现在是上午九点半,你还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十点记得准时来第三手术室。”

    下一场手术很重要,关系到她们的实习鉴定,可白晴却不会告诉苏虞欢。

    闻言,苏虞欢颔首,目送白晴离开。

    之后,她从放置在旁的医药箱中,找出纱布酒精,走向卫生间。

    卫生间内,苏虞欢熟稔的处理额头上的伤,好在并不严重,远远不到毁容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