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警察叔叔,有何指教?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0:34本章字数:2406字

    夜色正浓,一架架阿古斯塔警用直升飞机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隆声飞跃在我国边境线上。

    硕大明亮的照灯刺眼的从飞机上照射下来,以极其霸道凌冽的姿态将浓重的夜色一分两半;地面,数顶简易军用帐篷就像是盛开在边境线上的一朵朵军绿色的蘑菇花,在清冷的寒风中稳稳地扎根在边境的第一线上。

    而此刻,一顶驻扎在最中间的帐篷中正灯火通明。

    身为这次军警联合作战的总指挥,A市特警大队的大队长王毅深知这趟行动有多重要,但屋漏偏逢连夜雨,偏偏有人在这时候跳出来给他找不痛快。

    想到这里,王毅的眉心越皱越紧,直到从营帐外传来脚步声这才收回思绪。

    “报告!特警大队中队长陆贺前来汇报工作。”

    “进来。”

    来人一身干练整洁的特警作战服,俊朗的五官被头上佩戴的警帽遮住大半,只露出弧度很好看的下巴和浅樱色的唇;纯黑色的警服硬是被他穿出矜持金贵的感觉,相较于军人的站姿端正,他却是有些慵懒的双手抄兜吊儿郎当,修长笔直的双腿迈着从容的步伐,跟逛自家后花园似的,黑色的皮靴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硬冷霸气的光芒。

    看着最得力的部下,王毅拦住陆贺将要说的话,递出手里的资料:“这是刚才军医官送来的东方拓的身体报告,那个老东西快要撑不住了。”

    陆贺瞳孔一缩,快速接过身体报告的资料飞速翻阅着,在他翻到最后看见军医给予的最终诊断结果时,牙关一咬,重重的一脚踢在地上:“***!老子带着兄弟们拼死拼活的活捉他,可不是为了眼睁睁的看着他死于心脏病。”

    王毅也气的直骂爹,焦躁的扒拉着短发:“东方拓是金鼎贩毒集团的二头目,也是我们重要的污点证人,如果他出了意外,将来就算是把其他凶手全部逮捕归案,凭借金鼎集团的狡猾手段和强大背景,那些幕后的真正凶手很有可能会逍遥法外,我们这些年的辛苦,可就要白费了。”

    “白费?我不同意,谁敢让我们白费。”明明刚才还是个矜持的贵公子姿态,没想到在瞬间,陆贺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肃血冷煞的气息简直就像一个行走的人形武器,让人连窥视都不敢:“既然老家伙是心脏出了问题,只要我们找来出色的心脏外科医生,王牌还会握在我们手里。”

    王毅当然明白陆贺话里的意思,只是现在他们所处的地理环境以及东方拓心脏病严重的程度,又有谁能够在这个时候力挽狂澜,扛下这个责任。

    看出王毅眼中的犹疑,陆贺一把摘下戴在头上的警帽,站的笔挺:“老大,这件事交给我,我来办。”

    “你准备怎么做?”

    陆贺的脑海中闪过一个纯白的背影,浅樱色的唇角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微微勾起:“我要去一趟A市,带一个很厉害的专家过来;老大,给我四个小时,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看着眼神中闪烁着镇定光芒的陆贺,王毅觉得自己身上的血也燃烧起来,跟着拍桌而起,道:“我给你调一架直升机,速去速回!”

    五分钟后

    一架螺旋式直升飞机腾空而起,如身姿矫健的雄鹰扎进浓浓的夜色。

    ……

    A市,军总医院。

    陈萌一大早就感觉自己有些感冒,头沉沉的,鼻子囔囔的,连精神都不大好;刚巡完病房回到办公室,还没好好地喘几口气,同事兼好友小美就推门走进来。

    “陈副主任,我看你今天脸色不太好,没什么事吧?”

    听着小美阴阳怪气对自己的称呼,陈萌觉得自己的头更大了,清秀的脸上立刻闪现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你能别跟着其他人一样瞎起哄吗?我都快头疼死了。”

    “有什么好头疼的,萌萌,你知不知道其实院里聘请你来是想让你当咱们科室的主任,但碍于你现在年纪轻,害怕底下的人会传出对你不利的流言蜚语,这才委屈你当个副主任;可是我们都心知肚明,等过两年咱们的金主任退休了,那就是你的宝座。”小美圆润的脸上露出两个讨喜的笑涡,递了一杯温白水送到陈萌面前,继续关心道:“你不会真的病了吧,我说陈萌同志,虽然咱们国家发给你的工资是我们这些小喽啰的好几倍,但你也不用感恩戴德到以命相报的地步吧?快!让我瞅瞅……”

    说话间,陈萌就感觉到小美的手掌放到了自己的额头上,还来不及说句什么,关着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毫不客气的推开。

    刺眼的光线从打开的房门外逆光洒进,在无数泛白耀眼的光线中,陈萌眯着眼睛精神不济的看着一个黑影像是从世界的另一端缓缓朝她走来。

    来人步伐从容,身影挺拔,缓缓动作间自有一股倜傥风姿;这个时候陈萌可没心情欣赏这似被白色光圈包裹的来者,揉着疲惫的眼睛,张了张有些发痒的喉咙,嘴里的话刚酝酿出来,就听见杵在她面前的小美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对于这声尖叫陈萌再熟悉不过,小美这小妮子不管是专业知识还是手术台上的老练冷静都算得上一流好手,要不然院里也不会安排小美跟了她的团队;可人无完人,老天给小美了一颗聪明大脑的同时也给了她一颗看见帅哥就犯花痴的小心脏;但凡是看着这丫头捂着嘴巴尖叫,无外乎一点,那就是这丫头又把贞操连带着节操一起打包丢掉了,她一定又开始想着自己倾家荡产的倒贴计划。

    “帅哥……帅哥……萌萌,是个超级大帅哥……”小美抖着嗓子尖叫。

    陈萌揉捏着自己的眉心,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被小美吵的快出现嗡鸣声了。

    很显然,来者的心态非常之好,最起码在听到小美如此聒噪的嗓音时他居然能够选择无视,直接阔步走到陈萌的办公桌前,单手扶着桌面,微微垂下头:“你就是心脏外科医生陈萌吧。”

    光听声音陈萌就对小美口中的这个帅哥喜欢不起来,这种宛若上位者般高傲的口气,这让她想起披着鲜艳羽毛站在初阳下仰着脖子打鸣的大公鸡。

    陈萌脸色略带阴郁的抬起头望向单手支在桌上低着头看向她的男子,没有刺眼的光源照射,她总算是能将眼前的陌生人打量清楚;果然如小美所说是个帅哥,俊朗出色的五官,因为压低的帽檐而显得更加深邃幽沉的双瞳,挺直的鼻梁,浅樱色的唇色,就长相来讲眼前的这个男人近乎可以用精致来形容;但据陈萌的了解,通常长的过于精致好看的男人都带着一股小白脸娘娘腔的味道,可面前的这个人浑身上下别说是小白脸了,他自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硬冷霸道的纯爷们气质说他保养小白脸都有人相信。

    陈萌的目光落在了男子胸口一长串的警员编号上,本是不耐的眼神稍稍改变了些许:“我就是陈萌,不知警察叔叔突然到访,有何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