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阴差阳错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0:41本章字数:2447字

    是夜,皇亨五星豪华酒店!

    苏唯躺在大床的丝被上,傻傻的握着电话,脑子里一片空白,因为,就在刚刚她打了一个夜召牛郎的电话,好半晌,苏唯一个机灵,触电般的将手中的电话筒丢在地上,就像在丢一件很脏很脏的东西。

    “啊……苏唯,你到底在干什么?竟然夜招牛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荒唐了?”将头狠狠的埋入被子里,苏唯一阵发泄的惊叫,几次三翻的想捡起地上的电话取消这一次荒诞无稽的行为,可是,一想起叶一凡与苏蜜二人的嘴脸,她一狠心,终究不愿捡起电话。

    曾经,这两个人是她生命里最爱最亲的人,一个是她相恋五年的未婚夫,一个是她从小疼到大的亲妹妹。

    可是就在昨天,她一不小心撞破了他们赤身裸体疯狂纠缠的一幕,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她才知道,她竟这么愚蠢的一直被他们两人这样狠狠的背叛着。

    而叶一凡出轨的理由竟然是她没有将身子完完整整的交给他。

    说来别人可能不会相信,她与叶一凡相恋五年竟然还是处子之身,平日情到浓时,她也只肯让叶一凡让亲一下摸一下,始终不肯突破最后一道关卡,因为她是一个思想传统的女人,她想把自己最美好的第一次留到新婚洞房,在女人最幸福的那一天将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自己的丈夫。

    却不想,这竟成了他出轨的导火线,抑或是,他根本就是在找借口。

    可就是这个借口刺激了苏唯。

    她好恨,好怨,她的每一寸骨血都在疯狂的叫嚣翻腾,望着外面城市的夜,那般灯红酒绿,繁华炫目,苏唯的心头升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凭什么只有他能够风流快活?而她却要为他苦守处子之身?他不是他不稀罕么?那她还这么在乎做什么?

    男人可以欢天酒地,女人同样也可以。

    于是,苏唯做出了她这辈子最出位最大胆的一个决定——夜招牛郎!

    “怎么还不来……”望了望墙上挂钟,那个应招的牛郎还迟迟没有出现,苏唯低声自语。

    此刻,她脸颊发热,混身发烫,因为,为了不让自己退缩,就在刚刚她已经给自己喂了药。

    这一次,她真的是豁出去了。

    却不知,就在她忐忑不安的等待时,皇亨五星级豪华酒店的不远处发生了一场交通事故,一个长得白净清秀的年轻男子闯红灯,结果被撞,当场重伤昏迷,立即被送往了医院。

    除了这被撞的清秀男子本人,谁也不知道他就是苏唯今晚的应招牛郎。

    “咔!”的一声,就在苏唯热的脑袋昏沉之时,门被人从外面拧开,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着米白色休闲服、身姿修长的男人闪了进去,随即,反锁。

    苏唯猛的爬起身,只见突然闯进的男人,一进来,便贴在门上透过房门的猫眼观察外面的动静。

    “你……来了。”苏唯心下一紧,下意识的拉起丝被挡在胸前,满脸通红的看着楚寒,这个人应该就是她之前一直久等不来的“牛郎”吧,看身材最少有一米八五以上。

    “嘘!”楚寒转身作了一个静声的手势,然后顺手将那顶遮住他三分之二的脸的鸭舌帽给取了下来。

    “呀……”苏唯连忙一把握住自己差点要尖叫出声的小嘴,天,天啊,这个世上竟然还有长得如此帅气的牛郎。

    只见他五官清雅俊逸,墨眉如画,眸若星辰,碎碎的头发垂在额前,一身米白的休闲服穿在修长挺拔的他身上,显得格外的清爽阳光,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下意思的苏唯便在心里,将他与叶一凡比较了一番。

    叶一凡虽然也长着一副好皮像,但他是那种冷峻英伟型的,而眼前的男人却是温润如玉型的,各有千秋,但在此刻苏唯的心中,无疑眼前这个男人更入她的眼。

    苏唯紧紧的揪住胸前的丝被,胸口一起高低起伏,她好紧张,真的好紧张!一想到就要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做那种事情,她就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幸好,幸好这个男人……还不错,苏唯又禁不住在心里一阵庆幸。

    因为,潜意识里,苏唯并不想希望自己随意找的男人比叶一凡差,而楚寒无疑是可以与叶一凡分个高下的出色男子,至少,外表上可以。

    “我……”楚寒原本是想向苏唯解释他刚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只是想进来躲避一小会儿,可是当看向床上的女子,只一眼,后面所有的话都咔在了喉咙里。

    其实苏唯并不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但却是最有味最有感觉的女子,她的肌肤很白很有光泽,滑嫩的仿佛能够掐出水来,她有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她的眼睛很美,是千里挑一的双眼皮单凤眼,她的鼻很小巧,唇,丰润娇艳,微微轻启,隐约可见里面那一排雪白贝齿。

    咋一看,你可能不会觉得她很惊艳,但是却非常耐看,且你越看会觉得她越美。

    特别是此时的苏唯只着了一件淡紫色吊带睡裙,精美的锁骨,白皙的玉臂都裸露在外,在房内柔和的灯光中,泛着诱人的粉色光泽,还有她那双43寸的修长美腿,紧紧的重叠在一起,那么直那么均匀。

    楚寒喉咙一干,一向自持力很强的他,突然觉得混身炽热的不行。

    数十妙的对视后,楚寒终于发现了苏唯的异样,因为苏唯的小脸红的吓人,混身软绵无力的趴在床上,楚寒目光一颤,连忙走向前,扶起苏唯,急声道:“你被人下了药?”

    “我……”苏唯无力的依在楚寒袍襟敞开的胸膛,一瞬间的肌肤相亲,那舒爽的清凉感立即令滚烫的苏唯舒服的轻呻了一声,下意识的,小手就伸进了男人的衣服里。

    “该死的,别摸!”楚寒不禁一阵尴尬,可该死的他的身体却轻易的就有了反应,“你真的不要再惹我,否则……后果自负。”

    “嗯……”苏唯此时已经晕晕沉沉,哪里还听得见他的话。

    “这可怪不得我了。”一个翻身,楚寒将苏唯反压在床上。

    可是望着身下女子那布满红晕的迷茫小脸,他突然心生不忍,偏过头,扯过床上的被子将苏唯暴露在外的身体掩盖起来,轻声道:“你有没有男朋友,他现在在哪里,我带你……去找他……”

    虽然这话说得有些违心,而且令他自己也一阵不爽,但他却不得不这样做,眼前的女人一看便知是被喂了药,他虽不是柳下惠,但也绝不趁人之危,如果这女人是有室之妇,他不能毁了人家的清白。

    “没有……他不要我了……我也不要他……”苏唯微睁着惺忪的丹凤眼,伸手捧着前面温润男子的脸,微仰起身,主动吻了过去。

    22年来,她总是活在自己筑起的保守封建的伽锁里,说实话,她有些累了,真的累了,今晚,她要活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活出一个不一样的精彩世界。

    所以,今晚,是她彻底放纵自己心灵的特殊一夜。

    苏唯的话与主动,无疑是对楚寒最大的鼓动,什么狗屁君子,他再也装不下了,一把掀开苏唯身上的丝被,楚寒的身子再不犹豫的覆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