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丑颜女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6本章字数:3042字

    太平皇朝,连府后花园。

    “美丽么?漂亮么?让人充满希望充满期待么?那么,你可以去死了!”

    狠狠的一脚飞起,伴随着一声闷哼,一个浑身是血,看不清容颜的女子“嗵”的被踢飞在地。

    手持长鞭的一个妇人,微微的眯着眼,嘴角噙着恶毒的笑意,看着不远处一声不吭,正在倔强的爬起来的人儿。

    “去死!贱人!”

    “啪”的一声脆响,伴着一溜的血珠,刚刚爬起的女子再次狠狠的跌倒在地。

    旁观的仆人都不忍心的转过头去,见过后娘虐待孩子的,没见过有这样要在光天化日之下,置人于死地的后娘。

    “夫人……”

    颤颤的声音响起,妇人凶狠的转过身子,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看着眼前一把胡子的男人。

    “怎么?夫君有何话要说?”

    “呃!没有没有!这死丫头该打,夫人教训她是应该的!”

    抬手摸摸脸边的汗,连城脸上的肥肉在不住的抖动着。

    无奈,曦儿这丫头是他庶出的,虽然他心里也疼她,可是这个母老虎很可怕,不止娘家富裕,甚至还与宫中有牵连,他惹不起啊。

    连城老爷苦涩的在心中想着,他没用,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

    “是吗?你也知道教训她是应该呢?”

    柳茹高傲的抬起厚厚的下巴,那张宛若僵尸的死人脸仿佛就是脂粉堆起来似的,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那脸上的粉都在扑扑的往下掉。

    “是是!夫人打也打累了,喝口茶坐下休息一下吧!”

    连城一边扶着柳茹下去,一边悄悄的在身后打着手势,示意那些下人将曦儿扶回房去。

    “小姐!老爷夫人走远了,小翠扶你起来!”

    眼望着两位主子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回花园的回廊之中,小翠的心中满是不平。

    哼!柳茹?母老虎样的丑女人也真是糟蹋了这个名字,反瞧她这位柔柔弱弱的二小姐,却竟是受到如此待遇。

    其实,虽然二小姐的相貌长得很丑,但心地却是很好的,平时总是不拿他们这下人当外人,一律的平等对待。

    可瞧瞧,这倒好,到花园来赏回花就被母老虎给打成这样,真是老天不开眼!

    “轰隆”

    晴天一声霹雳,,小翠吓得赶紧收回指天的食指,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娘说,老天是不能随便骂的呢。

    “小翠,谢谢你!”

    抬头望了望天,曦儿丑陋的容颜上浮上了一抹奇异的神色。

    是的,上天在罚她!

    她虽然长得丑,可是她聪明,善良,可亲,深得众人的欢喜,甚至连她的父亲都不嫌弃她。

    然而她的命却又是多桀的,她的母亲本是连府的小妾,生性温柔,长相也十分清秀,当时母亲生下她时,据说竟是满屋的香味,人也长得粉嫩粉嫩的,霎是可爱。

    可谁料还不过百天,一场大病生下来,竟是变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说要多丑便有多丑。

    自古母不嫌女丑,母亲虽然痛心,但除了时时抱着她痛哭之外,是一点也没有抛弃她的心思。

    倒是那个大娘,也就是父亲的正房,平时便尖酸刻薄,心狠手辣,眼见得她变成了如此怪模样,更是成天上门来叫骂。

    可怜的母亲,终于不堪受辱,三尺红绫悬了梁,不到盏茶时间便已气绝身亡。

    那时她还小,只知道“哇哇”的哭,完全不知道,自此之后,自己就再也不会有人疼爱了。

    而她的父亲,对于她母亲的自尽,其实也十分的心痛。

    尤其是看到她这么小竟没了娘,更是心疼有加,本想为她找一奶妈精心照顾,但那个大娘却愣是不许。

    说什么贱人生的种也是贱人,愣是逼着父亲低了头,将她交给了一房下人照顾。

    自此便是粗茶淡饭,过着竟比下人还不如的生活。

    至于殴打,辱骂,更是家常便饭。

    缓缓的站起身来,曦儿狼狈的脸上,纵横交错。

    细眼看去,竟是满布鞭痕,极为狞狰。

    可是,这小小的女子,却是并不在意,她抬手擦去脸上的血迹,本想扯唇一笑,却忍不住一声痛呼。

    大娘的那道鞭子,狠狠的抽在她的脸上,她的身上,抽烂了那些粗衣布料,也抽开了她的皮肉。

    轻轻的扯开嘴笑了笑,用着极为难看的笑容向着面前的小翠说道:“以后不要叫我小姐,否则让大娘听到,你也会受牵连的。”

    “可是!你本来就是小姐嘛!”

    小翠嘴硬的说着,语气却是弱了许多。

    “好了!小翠,你回去吧,这些伤,我没事,习惯了。”

    轻声的安慰着撅着嘴的小翠,曦儿暗暗的摇着头,她不能让小翠也跟着倒霉。

    依她的估计,大娘喝完了茶,如果回来看到她们还在这儿,那么又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小姐!”

    小翠心疼的跺跺脚,小姐虽然人长得很丑,可那声音却竟是如黄莺出谷,珠落玉盘般的好听。

    清清脆脆,不喜不怒,让人听着就难以生起火来,却是不知那个母老虎哪儿来的那么多火气。

    “好了,你去吧!”

    轻轻的推离小翠,眉头一皱,一不小心又牵到了胳膊上的伤口,好痛。

    “好的,小姐,你也赶紧回房吧!”

    不放心的叮嘱着,小翠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其它的下人离开了这里。

    “老天,你还要罚我么?”

    喃喃自语着,曦儿的十指紧紧交握,眼神间,满是无奈与不甘!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

    震天的鼓乐不要命的响着,屋外的脚步声一阵紧似一阵,曦儿努力的睁开枯涩的双眼,脑门上满是大大的问号。

    “出什么事了?”

    小心的避开被鞭子打伤的地方,曦儿咬牙忍痛穿上衣服下了床,这才发现满屋的人都不见了。

    下人的女儿也是下人,即使是爹的亲生女儿又如何?

    在大娘的淫威下,她甚至比下人还不如。

    自嘲的叹了口气,曦儿丑陋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比较恐怖点罢了。

    “小姐小姐!赶紧梳洗打扮!快点,轿子快来了!”

    小翠兴冲冲的跑进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扯着曦儿便往外走。

    “小翠,外面出什么了?什么轿子?我为什么要打扮?”

    轻轻的甩开小翠,曦儿本来多愁善脸的丑脸更是皱成了一团,看起来就像堆牛粪似的,令人极是倒尽胃口,不过小翠却十分的愿意亲近这个丑人儿。

    因为她的小姐,心地很好。

    “呀!瞧我这脑子!小姐,事情是这样的……”

    小翠恍然大悟,一拍脑袋,曦儿看她一眼,“小翠,我说了,不要叫我小姐,叫我曦儿便行!”

    “可是小姐,今天不同啊。”

    小翠神秘兮兮的看着丑啦八叽的曦儿,眼睛里满是欣喜,“是夫人让称小姐的!”

    嗯,小姐虽然人长得丑,可是小姐的心好就行了,不是吗?

    小姐即使再丑也比那天仙似的美人强多了,看吧,就说那夫人,长得再漂亮又如何?

    心地歹毒的女人,想想就恐怖。

    想到这些,小翠突然打了个冷战,她忘了有件事情,是必须要瞒着小姐的。

    “小姐,快一些啊,要是误了时辰,夫人会打断我的腿的!”

    多说多错,还是赶紧办正事要紧。

    小翠已经满脸的汗了。

    她刚刚光顾着高兴,以为小姐终于能摆脱这母老虎的打骂了,可谁又知道,小姐是脱了这虎穴又入了那狼窝啊!

    这夫人也是,明知道她跟小姐关系好,就故意将这事派给她,可这么大的事,能瞒得了小姐吗?

    “小翠!”

    曦儿不悦的皱眉,莫名觉得不安,“这到底怎么回事?大清早的要我梳妆打扮,还说什么花轿,又说大娘让你叫我小姐,这到底是怎么了?”

    多年受压迫的经验告诉她,绝对没什么好事!可是,花轿?难道是…….

    捂着胸口倒退了几步,曦儿丑陋的容貌越发的狰狞,终于要忍不住出手了吗?

    呵呵~!真是好啊!

    突然望天娇笑,清脆的笑声悲的响彻天际,那苦涩的泪水也不住的往下滚落着,惩罚,才刚刚开始而已。

    “小姐……”

    小翠瑟缩的退立一边,小姐的笑声虽然好听,可是感觉就是不怎么对劲,难道,她猜到了什么?

    小翠脸色一变,小姐一向很聪明的。

    “小翠,不用怕,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清脆如珠玉的声音,难得如此威严。小翠惊慌抬头,小姐的脸很丑,可那双清澈的眼睛,却如天上星辰,璀璨闪亮。

    此时,又夹杂了一丝说不出的殇。

    哀绝,心死。

    小翠不由眼睛一酸,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能瞒吗?小姐,也太可怜了。

    银牙一咬,小翠也豁出去了,即使被夫人指去做陪嫁丫环,她也认了!

    “小姐,夫人要将你嫁出去!嫁给那个据说是命带煞星的男人!他已经克死了七个老婆了!”

    一冲动将真相道出,小翠不忍的转过头去。

    她是真的不想再说了。

    小姐的脸色好恐怖,也好悲伤,好令人心碎。

    即便丑颜如她,也不能像这么卖牲口一样的被卖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