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迫嫁成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6本章字数:3055字

    “小翠,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蓦的倒退了两步,曦儿的心痛得像被刀割着一般,大娘,真的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小翠,你还有事瞒着我,说!”

    深吸一口气,坚定的站稳身子,再度望向小翠时,浑身上下竟是充满了一种无上的威严。

    “小姐……”小翠迟疑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说出来了。

    “夫人收了冷希三千两黄金,三千两白银,还有许多数不清的奇珍异宝,就将你许给他了!”

    “呵呵!冷希?小翠啊,我的身价真的这么值钱吗?”

    淡淡的笑着,心下却是说不出的苍凉,娘亲啊,你为什么早早便归了天?任凭着大娘这样的胡作非为?

    爹啊,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懦弱,我是你的女儿,女儿啊!

    “小姐!”

    小翠担忧的看着曦儿,心下一阵一阵的揪紧,可怜的小姐啊,怎么就这么命苦!

    “我没事!小翠,准备梳洗,我嫁!”

    这样毫无温情的家,还值得她留恋吗?罢了,嫁就嫁吧,她若不嫁,小翠不会好过,爹爹不会好过,自己,更不会好过,被人克死,总比被打死强。

    虽然她长得丑,可她,也是惜命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暂时,她还不想死。

    成亲的日子很快便到了,这一日天色出其的阴暗。

    知了在树上拖长了声音,一直的叫个不停,园子里的花朵也蔫拉巴叽的低下了头,似乎很是心烦。

    时下,天气已入了六月,而闷热潮湿的天气一向是南方夏季的主流。

    连曦儿便在这天要出嫁,嫁去那个素来以凶残闻名的冷宛!

    冷宛,听这名字,倒是幽雅新奇,只是知道内情的人,无一不是心有余悸。

    冷宛的宛主,冷希从来就不是人,他是恶魔附体!

    他已经克死了七个老婆,这第八个下场如何,是谁都不知道。

    这也是,大娘为什么要舍弃这泼天的富贵,不给自己女儿,却要给她的真正缘故。

    一箭三雕。

    既收了冷宛的好处,又踢出了她这个眼中钉,还保全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被这个传说中的恶魔所折磨。

    大娘的算盘,向来打得很精。

    “小姐?你真的要嫁吗?”

    小翠拿着一方红巾,咬着嘴唇望着铜镜中毫无表情的丑颜,心中一阵的不忍。

    小姐,只要你说句话,小翠宁愿舍了这一切,义无反顾的陪你出逃!

    “是啊,小翠,你在想什么呢?快给我将头巾盖上!”

    曦儿回眸一笑,只是那笑容却是极不入眼。

    好丑,好难看的新娘!

    头上珠钗辉映,身上凤袍鲜明,只是那张脸,却是与这幅打扮格格不入,不过也多亏了冷宛送来的这套凤袍。

    否则,她竟是连一件可以拿得出手的绸缎衣裙都没有,大娘对她可真是“不薄”呢!

    红巾盖下,曦儿勾嘴微笑。

    她的脸她很清楚。

    眼睛很小,鼻子却很大,甚至还是朝天鼻。

    脸上庥子多如繁星,眉毛是一对扫把星眉。

    上嘴唇则是从中间开了一道口子,直接与两个鼻孔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但这似乎还远远不够。

    她的整片右脸,则是布满了一层层的鳞状肉片,一片挨着一片,一片又压着一片,似乎那无尽的潮水一样,竟给人一种“肉海”澎湃的感觉。

    在令人震惊的同时,也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

    太漂亮的女人让人眩晕,太丑的女人则令人恶心,连曦儿便属于后者。

    但她却没办法,这是她的惩罚。

    屋外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瞬间飘落了下来,转眼便成倾盆之势。

    小翠咋舌的看着这一幕,不会吧!小姐今天出嫁,居然下这么大雨,误了吉时,可是很不吉利的事呢!

    “小翠!扶着曦儿出府,花轿到了!”

    门被猛的撞开,暴虐的雨点夹杂着泥土的气息,混合着冲进了屋内,红巾下的曦儿不由眉头一皱,这人好不知礼!

    “可是,外面在下雨耶!”

    小翠踌躇着看了眼曦儿,心中怒气顿生,这大夫人房中的丫头也太嚣张了,再怎么着小姐也是小姐,她芯儿又凭什么这样呼喝小姐?

    “哼!下雨怎么了?夫人让她嫁,她就得嫁!吉时耽误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么?快点!”

    芯儿跺了跺脚上的泥水,鄙夷的看了眼默不作声的曦儿,就她那幅丑颜能有人就烧高香了,居然还摆一副小姐的臭架子,端给谁看啊!

    哼!要不是夫人舍不得那冷宛的大把聘礼,她这个当红的大丫头也不会为了讨夫人的欢心,特的主动请缨,冒雨前来通知于她!

    “你……”小翠气极,芯儿的话太气人了!

    “你什么你?跟着她有什么好的?贱人!”

    “你说什么?谁是贱人?”

    “哼,这不明摆着的,俗话说,这龙生龙凤生凤啊呀……”

    “住口!”冷冷的语调柔柔的响起,红巾下的面容绝对的冷酷:“小翠!给我掌嘴!让她知道她的嘴很贱!”

    她不想与人结怨却并不表示她好欺负,芯儿这样明目张胆的欺上门来,她本不想与之为难!

    可她敢这样句句带刺的影射她的娘亲,她连曦儿再丑,也绝不会轻饶过她!

    夫人房中的当红丫头怎么了?她不与她计较,并不表示她很懦弱,她就可以随便的任人欺负。

    “啪啪”的掌嘴过后,芯儿终于顶着一张饱受摧残的猪脸神情悲愤的出了门。

    屋外的雨继续的下个不停,曦儿丑陋的容颜之上,满布着让人恐怖的笑容。

    小翠是这丫头,下手也算是够狠了,这下不带她一起出嫁都不行了。

    “小翠?来,帮我搭把伞,咱出嫁!”

    “好的,小姐!”

    骄傲的挺了挺尚且没有长成的胸脯,小翠一手俐落的扶起了她饱受噩运的小姐,一手小心翼翼的举着一把油布花伞,像是在扶着全天下一般,神色极其的庄重。

    从此之后,她的命便跟小姐的命永远的连在一起了。

    “哟!从此之后咱连家的小姐就掉入了蜜罐了!”

    刚到门口,一声尖锐至极的声音嘲讽的响起,红巾之下的曦儿无奈的扯嘴笑了笑,大娘,还真是急切得很。

    “有劳大娘惦记了!”

    娇俏的出声回道,不用想也知道,大娘这会脸上的肉正在不住的抖动吧,怪谁呢?她长得虽然丑陋,但那如珠落玉盘的声音,却是任谁都没有的,或许,大娘一直看她不顺眼,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吧。

    “夫人……”

    一声满是怒气的声音压抑的响起,曦儿再度一笑,呵!芯儿还是忍不住的告状了,只不过挑的不是时候。

    如果放在以前,她的大娘肯定会好好的招呼她一顿,而现在嘛,她可是大娘眼中的“宝”啊,哪会在这种节骨眼中惩罚她?

    想来,大娘一向是护短得很!

    “芯儿!”

    果然,宛若怒狮般的呼喝声响起,芯儿终是闭了嘴,不甘不愿的瞪着这对即将远去的主仆二人,眼神中是刻骨的恨意。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这会,她们早已身死了不下十回了。

    “曦儿啊,这一路嫁去冷宛,从此之后咱娘俩再相见可就难了,千万要注意身子啊!娘,可是想你得紧呢!”

    柳茹咬牙切齿的说着,语句倒是很受用,只是这面部表情就大大的令人不敢苟同了。

    曦儿忍不住的一声低笑,低声应了声“是”,便在小翠的搀扶之下,头顶着倾盆的大雨上了那个湿淋淋的花轿。

    想来一个被雨淋得宛若落汤鸡般的新娘,自古以前,她会是第一个吧?

    小翠不满的站在轿侧嘀咕一声,但却又碍于冷宛的势力而不敢说出口,曦儿听在耳中,无奈的摇首轻道:“小翠,不要多言!”

    这个小翠,总是处处为她着想,可不知她这一路,又会怎样的凶险,那个冷希又将会如何待她呢?自古祸从口出,能少说还是少说一点吧!

    “连夫人,新娘既已接到,在下即刻启程!”

    面无表情的冷冷说道,神态倨傲的冷风,用着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了眼那个湿淋淋的花轿。

    早就听说连家小姐不受宠,果然如此。

    连出嫁都这么寒酸,仅仅只陪嫁了一个丫环,看那丫环长得倒也不错,只是不知这小姐如何,是否会如传言中的那般不堪?

    即使真的长得很丑,他那位主子,也真的不是好相与的主儿。

    唉!

    想到那位冷酷无情的主子,冷风的心头便止不住的一阵颤抖。

    他脾气乖张的不亲自前来迎亲,却是打发了他这么一个小小的护卫来代他迎娶,这到底让他这个小小侍卫,情何以堪?

    不过,这新娘倒也未必计较呢,还跟那丫环说不要多言,仅此一句,便也让够他冷风刮目相看了。

    能屈能伸,不为现实所击倒,这未来少夫人的性子,很不错。

    可自家那位主子,会让她平安喜乐的度过一生吗?

    不知是同情还是赞许的再度看了眼大雨中的花轿,冷风威严的一挥手,齐正的队伍奏起被雨水早已打跑了调的声乐,开始缓缓的向着冷宛的方向前进。

    未来的路,还很长呢,且看谁才能,笑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