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铁石心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2989字

    小翠瞪大了眼睛,惊喜道:“小姐……小翠还是第一次看你这样高兴喔!”

    “嗯,小翠,你以后再也不用看小姐我的那张吓人的丑脸了!……怎么?难道你喜欢看丑脸?”

    连曦儿风趣的说着,小翠的表情好可爱,好像是比较惋惜又好像是比较失望。

    “什么嘛!小姐!你又欺负我!”小姐真是太可恶了,人家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是也不用说出来嘛!

    连曦儿直接无视。

    小翠这丫头…..偶尔欺负一下也很好玩的样子。

    “对了,我可以叫你墨言吗?”有了普通人的样貌,连曦儿开心无比,果然,好人是有好报的。

    “可以!”

    “墨言,你的伤口还没好,先躺下,小翠,去倒杯水来!”

    “好的…….啊!”

    小翠刚刚转身,便被身后所站之人吓了一跳,继尔失声大叫了起来:“你是……姑爷?”

    这个男人这么冷酷,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人的温度,而且连门都不敲的走了进来。

    能有这种气势的,一般是姑爷了。

    呃!传言果然是真的,姑爷的面相一看就是克死过老婆的人,冷冰冰寒彻彻的,活人也会被冻死!

    “姑爷?”

    连曦儿僵硬的转过身子,看向来人。

    她不确定这个人是谁,真的是他的夫君吗?那一夜,色极浓,灯光太暗,她没有看清。

    “你很需要水吗?”

    冷希冷冷的说道,眼神触及床上的墨言时,不由得杀光毕现。

    这个该死的女人!难道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找男人吗?

    难得他突然想起她,想跑来看看自己的老婆长什么样,居然会碰到这样令人愤怒的一幕!

    而这个声音听在连曦儿的耳中,不觉浑身一僵。

    这个声音好熟……熟得让她刻骨铭心!

    那一夜,就是这个声音,强占了她的身子,整整的羞辱了她一夜!

    墨言用着同样冷彻的目光看着这个周身散发着怒气的男人。

    他?就是她的夫君?

    长相居然如此俊美,只是,他不喜欢!

    冷希不语,但是他眼中的怒火说明了一切。他,便是她的夫君!

    连曦儿心神复杂的站在原地,小翠早已躲到了她的身后。

    原来,他便是他!好一个代入洞房的夫君啊!

    顿时,一股彻骨的寒凉,从心底升起。

    这果然,是她的夫君,只是,她的夫君,也当真是恶魔。

    宁愿假借别人的名义,来强暴了她,也不愿意正面相对她吗?

    这到底,该是怎样的恨了……

    “哼!既然你们这么需要水,那么……来人!将这一对奸夫淫妇给我关入水牢!没我的命令不许放人!”

    冷希被激怒了,这个女人居然敢无视他!

    既如此,他便成全了她!

    “这……主子?水牢里的水很寒的,怕是‘夫人’的身子……?”

    冷雨在门外探头探脑的缩着脖子,在说到“夫人”时,明显的眼神有些发亮。

    呵!夫人的相貌变了,这有点意思啊!

    想到之前的那一张脸,冷雨果断觉得,还是现在的脸比较舒服点。

    然后,又很不厚道的想,当他眼前这位英俊冷酷的主子,在真正发现夫人的真实面目,是那样的惨不忍睹时,他会不会直接拔刀砍人呢?

    “你也想进水牢?”冷希斜眼,胸中一团怒气升起。

    他的冷宛,他的侍卫,居然敢向着那个丑女人说话?!

    他们什么时候,已经这么相熟了?

    “啊!不,主子,您的决定总是正确的,我这就将这对奸夫淫妇给关进水牢中!”

    眼看祸要及自身,冷雨“嗖”的一下跳进来,狗腿的哈了一下冷希,就嘻笑向连曦儿伸出双手:“请夫人移驾水牢。”

    他不相信夫人会做出偷男人的事来。

    至于那个浑身杀气的男人,虽然是受了伤,冷雨也不敢轻易去招惹。

    这一看就是个高手嘛,而这样的高手,当然是留给他伟大无敌的主子大人去解决了。

    而解决的结果便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受了伤的墨言,顿时与冷希便大打出手。

    却终于是不敌主子,失手被擒,又在被冷雨押送至水牢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给放跑了。

    呃!

    冷雨挠了挠头,觉得自己很无辜。

    他不是故意的,他是有意的。

    一切,只因为这个新夫人,也实在是太可怜了。

    她需要有人来救。

    ..................

    水牢的水很冰,很冷,很寒,像是从千年雪山上扒回来的冰雪一般,寒彻入骨。

    连曦儿只穿着那件还是从连府带来的灰色衣衫,孤零零恨绝绝的被丢在了齐腰深的水中。

    “肚子好饿,身体好乏,身子好冷……”

    晕晕乎乎的被锁在水牢中的一根柱子上,她的心中充满了迷茫。

    冷希果然够狠,对她这样的一个弱女子,都不惜如此的下重刑。

    第十五章血泪指控

    “有哪一个新娘子会像我这样倒霉呢?”

    连曦儿左右转了转僵硬的脑袋,脸色有些发青。昨天才刚刚嫁过来,淋了一天的雨,晚上又被折腾了一夜.今天还没来得及吃饭就被丢去洗衣服,衣服没洗成,饭更是没有,又接着被扔来这冷冰冰的水牢中。

    看来,她的运气还真是够背的。

    算算时间,她已经被丢进这这里有两个时辰了,腰部以下浸泡在水中的身体已是失去了知觉。

    如果再泡两个时辰,还没有人来救她,或者是放她出去的话,她的小命真的就在这里玩完了。

    “老天啊,你究竟还要罚我到什么时候?”

    连曦儿凄然的抬头,眼神中满是不甘,想起那几个同时被惩罚的姐妹,连曦儿终是狠狠的闭上了双眼。

    与此同时,侥幸躲过一劫的小翠正在苦苦的磕头哀求着,而且这还是她在门外跪了两个时辰,才有幸与姑爷见上这么一面的。

    “姑爷,请饶过小姐吧!那个男人是小翠救回来的,不关小姐的事!”

    “没她的命令,你敢救人?”

    冷希不为所动,他什么都看到了,该死的她,竟然敢用那么温柔的声音对着那个男人,她将他的脸,放到哪里去了?

    “姑爷……”

    小翠惊恐万状,磕头道:“是小翠的错,是小翠哭着求小姐救那个男人,小姐心一软就随了小翠了……姑爷,求求你放过小姐吧,姑爷,姑爷……”

    将头磕在地上,梆梆的响。

    小翠好后悔,那个男人……是个灾星啊!

    小姐真要因此而送了命,她也不想活了。

    “是吗?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让她在水牢中好好的呆上一呆吧!”

    冷希的心有些动了,那么好的肌肤,虽然长得不怎么样,死了还真是可惜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才过了一天,他的身体就又记起了她的柔软。

    可是……不可能的!

    他转瞬便收回了自己的想法。

    他很认真的告诉自己,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尤如J女般的女人。

    而他,则是他的主子,贪恋她的身体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仅仅的,只是因为她是那个人的女儿!

    “可是…….这样是不行的,主子……”

    冷雨在一旁插话,话刚说了半截,就被冷希不留情的打断了,“闭嘴!你放跑了那个杀手,我还没跟你算帐呢!”

    “可是主子!属下是为了夫人的生命安全着想,那个水牢,最咱冷宛最冷最寒的水牢。夫人,她受不住的。”

    被主子骂了,冷雨仍旧硬着头皮的说着,惨了惨了!这下他真的惹麻烦了。

    主子会不会因此,而一刀削了他呢?

    要知道,主子对于新夫人的态度,可是很厌恶的,那是绝不允许,有任何人敢违背的。

    “什么?你将她关在了那间水牢!该死的!”

    闻听连曦儿居然被关在最寒的一间水牢中,冷希一反常态的暴怒。

    他心下顿时揪起,再顾不得什么男人不男人的风度了,当下震怒的一声大吼,身体微微一晃,已是消失在原地。

    这个该死的冷雨,就那间水牢的水最为阴寒,连铁打的汉子都受不住,连曦儿这么一个弱质女流如何禁受得起?

    “呀!主子跑得可真快!”

    冷雨心情一松,象征性的掏了掏像被雷轰过的耳朵,无所谓的耸耸肩,微微弯起的眼底,有一丝笑意溢出。

    看来,主子也并不若他自己想像的那般,铁石心肠。

    “什么?你说什么?你竟然将小姐关在最冷最寒的一间水牢中?你,你这是想害死小姐吗?小姐与你有什么仇,有什么恨,你这个坏人,坏人!”

    脸挂泪水,神色悲壮的小翠厉声质问,急切的想站起身来,却是由于跪得太久了,腿都有些站不稳了。

    冷雨赶紧扶了一把,被小翠不留情的给拍开。

    “滚!我原先看你还是个人,怎么现在看你就是一只恶毒的狼,你好狠的心啊!小姐那么好的人,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们了,你们这么的害她?…….呜!我可怜的小姐,从昨天进你们这冷府,到今天她还没有吃过一口饭!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