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亲自照顾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3058字

     “呃?什么?”

    一向能言善辩的冷雨,被小翠这一番血泪的指控给逼得哑口无言,半晌才终于憋出一句:“你家小姐吉人天相,她会没事的!”

    完了!

    都怪他只想着玩,只想着迫害迫害他那个成天冷冰冰的主子,谁晓得他竟是不晓得新夫人居然一天多没吃饭了。

    这下惨了!

    新夫人这境况不妙啊,但愿老天保偌,新夫人能平平安安的回来!

    小翠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抹着,那怨恨的眼神瞪得冷雨直打寒战。

    尤其是她甩手的方向,他老感觉这丫头是故意的把鼻涕眼泪往他身上甩的。

    “滚!”

    小翠的泪眼还未抹完,冷希已是浑身湿辘辘的抱着全身青紫,寒彻入骨的连曦儿闪了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一脚踢在了冷雨的屁股上。

    冷雨二话不说,立即就坡下驴的随着这一脚滚出了门外,直到冷希将门“砰”的一声以脚踢上,冷雨这才“嗷”的一声叫了出来,捂着屁股在原地又叫又跳。

    他可是堂堂的冷雨美男,就这么被主人毫不怜惜的一脚踢在屁股上,而且还当着小翠的面,这让他怎么能够忍受?

    当下便扯了嗓子叫:“啊啊!伟大的主人啊,你这一脚踢得太完美了太好了!如果可以的话,我绝对要跟你大战一场,不死不休……..呃!我练屁功你练脚功……”

    我擦!

    这马屁拍的,小翠刚刚还抹泪,眼下这顿时一乐,笑了。

    这孩子,这作戏的天份,不赖。

    鬼哭狼嚎的赞美声,外加狗腿似的马屁声,穿过门板直接透进了屋内。

    冷希没心情欣赏这个,他一脸懊悔的抱着昏迷不醒的连曦儿,恨不得能再一脚,直接踢死算了。

    娘的,这小子也太吵了!

    回头见小翠正憋着一脸的笑,这火便不打一处来:“愣着干什么?还不给你家小姐找两件干净的衣服来?“

    小翠笑意一僵,顿时就惶恐不安:“姑……姑爷,小姐没有衣服,除了身上穿的这件,只有一件嫁衣了!”

    “什么?难道你们连府的小姐连件衣服都没有?”冷希皱眉,彻底愣住。

    什么时候起,他堂堂的冷宛夫人,竟连个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了?

    就算出嫁时,连府没有给衣服,他冷府也应该有管制的吧?

    心中一团怒意顿起,差点忘了,造成这一后果的罪魅祸首,貌似就是他自己。

    若不是他一心的要给连曦儿难看,这冷府里的所有下人,也不会看人下菜吧?

    明摆着是欺负。

    “不不不…….姑爷,我们小姐在连府是有衣服,可是大夫人说既已出嫁了,家里的东西都不许带走一件,我是因为得罪了大夫人身边的丫头才会被赶来跟着小姐的!”

    呜!

    姑爷好凶啊,她都给吓得腿软了,可怜的小姐,居然嫁了个这么凶的男人。

    冷希顶着一身湿衣,冷冷的皱起双眉。

    瞧这小丫头闭着眼睛鼓着勇气一口气给了他所有的答案,倒也算是忠心护主的,可是,他总不能一直抱着她吧?

    虽然他不介意这个女人多受些罪,然而闹出人命可就不好办了。

    嗯!

    他不是心疼她,只是想等她醒来更好的折磨她而已!

    冷希自我调节,硬生生将自己对这女人的担忧,变成了负累。

    “冷雨!”

    他朝着门外喊了一声。

    “在!主子!

    冷雨一声欣喜的高呼,随即学着冷希的样子,“砰”的一脚踹开了房门------

    “喀嚓!”

    房门很不给面子的直接四分五裂,“咣……咚”几声重重的倒在了地下。

    冷雨张牙舞爪,抬着一只猪脚,维持着踢门的举动,满头冷汗刷刷的往下流:“呃……主子,貌似这样很敞亮,也凉快得多了!”

    “本月的月钱没有了!”冷希连看都不想看他。

    “啊!不要,主子,看在雨跟随你多年的份上……”冷雨鼻涕眼泪抹了一脸。

    “今年的俸金全部扣光!”得寸进尺!

    “啊,不要啊…….”

    冷雨就像被强暴了似的,再度尖叫一声,接着以光速站直了身子背过了双手,刹那间,居然用着庄严无比的神情,正色道:“主子,不知主子唤小人进来所为何事?”

    “咯吱!”一声轻响,小翠被冷雨精彩的表演给吓倒了,不小心的咬了牙,结果换来冷雨一双哀怨的眼神。

    小妞,不要看戏好不好?

    小翠捂脸,这孩子,演戏真一把好手。

    冷希无视冷雨,直接看一眼小翠,考虑着要不要将全身水湿的女人放到那张干净的床上。

    忽又想起一事,随口问道:“冷宛没有银子了吗?”

    “有!小山似的数都数不清!”冷雨将身板挺得笔直。

    “那,为什么新夫人会连件衣服都没有?”冷希微怒。

    “这个…….宛里的花娘没做。”

    “给个理由?”

    “呃……”

    冷雨偷偷的瞟了他一眼,见主子的脸色,明显没有为难他的意思,立时就抬高了音量:“听说,是主子吩咐花娘不让做的,说是要给新夫人一个下马威!”

    忽啦啦……

    头顶飞过几只乌鸦。

    刷刷刷……

    脑门长出几条黑线。

    冷希抽搐着一张千年不化的寒冰脸,脑血上冲,终于罕见的有了丝恼怒的可疑红晕。

    冷雨正待细细观察,耳边已是响起一声怒吼:“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给下马威的话?一群混蛋!马上去做!”

    “是!”

    冷雨一惊,然后摸了摸鼻子,嘻笑着指向小翠:“主子,让她跟着我去吧,我没有新夫人的身材尺寸。”

    呃!

    话说,这当奴才的就是命苦,主子做错了事,总是会怪别人。

    冷雨心里面狠狠吐槽,这下马威的话,主子是明明说过的!

    “我去?”

    小翠愕然,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不不不,我不去,我要照顾小姐!”

    小姐受伤,她不在身边,怎么行?

    “她有我照顾!”

    冷希别扭的看着怀中的女人,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的表情。

    是疼惜还是怜悯?

    不!

    他微微的甩了甩头,再一次告诉了自己。

    他不会疼惜她,在他眼中,她只是一个泄愤的工具!

    如此而已!

    小翠最后还是跟着冷希走了,房里,只剩下了这一对新婚的男女。

    冷希皱眉,隐隐的有着一丝不耐。

    没有干净的衣服,总不能一直这么冷着吧?

    他不是老古董,对于这样一个浑身水湿的女子,尤其还是自己的老婆,如果不救的话,这良心上也过不去。

    心里下了决定,他轻轻的将连曦儿脱去鞋子放在床上,两手则是极为灵巧的挑开了她胸前的衣扣。

    然后是腰间的丝带,再然后…….连曦儿就被剥成了一条水嫩嫩白柔柔的翻着清香水气的美人鱼。

    他亲手,将她剥光了。

    “连家的女儿,这肌肤还真是不错!”

    冷希看一眼昏睡不醒的连曦儿,眼前仿佛被罩上了一层粉色的轻纱帐……

    浑身CHI裸的她便刚好睡在这屋轻纱之后,细如凝脂的肌肤,吹弹即破。

    如墨般的长发凌乱的散在脑后,映着如雪般的胴TI,显出另一种迷人的情动。

    都说连家女儿丑陋不堪,可如今一看,虽不是国色,但也算清秀。

    这哪里长得丑了?

    轻轻戳一下连曦儿的脸,冷希心里,泛起了一丝,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柔情。

    “夫君……”

    突然一声暖昧的嘤咛,沉睡的人儿缓缓的醒来过来,一双烟波媚眼悄然半睁,带着勾魂摄魄的光芒如梦似幻般的看向了他。

    那一瞬间,仿佛光芒万丈,从天而降。

    “曦儿…….”

    不自觉的唤出这么一声连自己都感觉惊讶的称呼,冷希脸上挂着笑,破天荒的带着一抹温柔宠溺的的神情,向着床上的连曦儿伸出手去。

    “夫君……”

    初醒的连曦儿,媚眼迷离的轻唤他一声,似迎还拒。

    脸上有着羞涩的红晕,带着女儿家的风情,微微挺起的胸脯,两颗鲜艳欲滴的缨桃,也正在向他招手。

    目光痴迷的再往下看,她光裸的双腿之间,也悄然逸出一丝黝黑的情丝,若隐若现的挑战的他的自制力。

    如此美娇娘,是他的吗?

    身下欲火突起,冷希低低的喘息一声,矫健的身影,向着床上的美人儿,合身压下。

    “啊!”

    几乎是同时,一声惊恐至极的声音,由冷希的嘴中惊天动地的响起来。

    猛然窜起的身子,比见鬼还要见鬼。

    天哪!

    是他眼花了吗?

    世上也真有如此的丑女,简直太恐怖了。

    那样的丑,那样的惨不忍睹,她真的是他的夫人,名叫连曦儿的清秀小佳人么?

    草!

    冷希抹一脸冷汗,他明明记得,刚刚看到的夫人,不是那个样子的。

    连曦儿睡在床上,戴了面具的脸,特别的清秀。

    没有祸国殃民的妖,也没有平淡如水的稳。

    她只是她,一个被上天诅咒的女子而已。

    她不求多么大福大贵,只求一世平安便可。

    然而,上天竟是残忍到,连这样的一点愿望都不给她,可想而知,她该是犯多大的错?

    昏昏欲睡中,完全不知道,刚刚的冷希,为她做了什么事。

    而从始至终,冷希看到的所有一切,都是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