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满足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3075字

     惊吓过后,他冷静下来,再看向连曦儿那张脸,忽然就觉得很梦幻。

    刚刚的一切,真的是他的错觉吗?

    那样的真实,惊悚……简直跟真的一样。

    可是,他十分确定,他没有站着做梦的习惯。

    但如果不是做梦,那么,一切的原因,就只能出在她身上了。

    冷希挑着眉,淡淡想着,眸光忽然一闪,凝结在她的脸上。

    她脖间的肌肤如玉,与脸上的皮肤大不相同,这是……戴了人皮面具吗?

    心下一动,他冷嗤,这还真是挺高明的手法!

    刹那间,一切的丑女谣言从脑中掠过,冷希瞬间明了。

    “不过,我倒要看看,就算你丑女变美女,你能在冷宛翻出什么风浪来呢?”

    阴寒的一声冷哼,冷希突的出手,以疾若闪电的速度向着连曦儿的面部抓去。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连曦儿翻身从身上坐起。

    冷希尴尬又怒极的瞪着那个甩了他一巴掌的女人,这一巴掌将他心中才升起不久的愧疚之感打了个烟消云消。

    “你干什么!”

    冷希怒问,脸上火辣辣的疼,连曦儿也是一脸的怒火。

    那样晶亮的眸子看着他,有恨,有怒。

    可是,这一巴掌,是她打了他好不好?他才是那个该生气的人。

    可不知怎么的,当看到她的怒气与怨气时,他竟是有些心虚了。

    “你什么时候醒的?”还这么适时的打出这一巴掌?

    冷希深吸一口气,真想掐断她的脖子。

    “在你抱着我进房的时候!”

    连曦儿抿唇,这一瞬间,好险,差点就让他揭开她的面具了。

    “是吗?”

    冷希怒极:“你倒是挺会装的,连我都给骗了,那么,你是不是很享受我帮你脱衣服的过程?”

    “你不要胡说!”

    怒意过后,小女人再度恢复到之前的懦弱形像。

    她抖抖索索的抱着腿坐着,连眼睛都不敢抬的小声抗议着,“我,我没有装……我。”

    在这种情形之下,连她自己都感觉这说出的话是连半点力道都没有的。

    她虽然很庆幸脱离那个要命的水牢,但她也完全相信,这个叫冷希的夫君绝对有那个能力,再一次将她丢进去!

    “哼!果然是连家的女人!天生下贱!”

    冷希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庞,不屑的看着连曦儿。

    还以为她多么清冷高傲,原来骨子里,也这这是么的贱!

    “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爬上我的床,那么,我会如你所愿!从今天起,你晚上给我暖床,白天就去做工!还是那个规定,做不完,不许吃饭,伺候不了我的满意,别想睡觉!”

    他冷冷的扔下了这一句话,转身离开。

    那一巴掌,将他原本就不多的怜惜,再一次彻底的打没了。

    就这样,惹怒了冷希的连曦儿,再次被扔到了洗衣场。

    不过这待遇,也稍稍的好了一些。

    冷宛的人,都是踩低爬高的人,哪个没个眼色?

    当天晚上的饭菜,还是比较丰盛的,至少有菜色,有油水了。

    冷希特许她又住回了她的“新房”中,让她又饥又冷又乏的身体得到了暂时的缓解。

    可是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她就会再一次,被负责管教她的弥勒佛给吼了起来。

    “哼!下贱的骚蹄子,还真敢去GOU引冷爷!别以为你戴了张好看点的面具,冷爷就会看上你!”

    弥勒佛恨她上次打晕她的事,这次更是毫不客气。

    “嗖”的一下将手中拿着的两个馊馒头咕噜噜的扔在了地下:“给我捡起来吃掉!赶快去干活,要不是冷爷好心,这两个馊馒头你也甭想吃上!”

    看着地下打着滚的两个馊馒头,连曦儿秀眉轻皱,这样的饭食,比猪食还不如,冷希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刚开始对她好一点,这转眼又发疯了?

    伸手将那馊馒头拿在手里,“小翠呢?你把她怎么了?”

    冷希发什么疯,她不知道,但不要连累她的丫头。

    弥勒佛一怔,似是想不到她会问她这样的问题,当下猪脸一抖,骄蛮的说道:“哟,你说那个丫头啊,那可比你有福,被雨侍卫要走了!”

    “要走了?”连曦儿皱眉,她好像听着是跟冷雨一起给她做衣服去了。

    “废话少说!既然你这么不想吃,那么也别吃了,直接干活去吧!”

    弥勒佛阴阴的笑着,胖猪脚上前一踩,两个本来就黑小的馊馒头,直接在她的脚下化为了烂面渣。

    居然,这馒头真是用糠面做的!

    连曦儿鄙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身为一个最低层的下人,她能比她这个不受宠的夫人高贵多少?

    “哼!好好干活,我会在这里盯着你的!”

    将她的不屑理解为屈服,弥勒佛甚为得意。

    微微眯起的小眼睛里,仿佛看到了冷爷正在不住的奖赏着她,这个不受宠的夫人啊,还真是她的福星!

    反正,也不知道是存心的,还是故意的……弥勒佛这个胖女人,她是怎么看这新夫人,怎么不顺眼。

    虽然主子说了,不许再打她,但是……稍稍的,欺负一些没关系吧?

    时间仿佛过得很慢,洗衣场中,连曦儿挥汗如雨度日如年,火辣辣的太阳一刻不停的在炙烤着大地。

    早饭没有吃的她,几乎是咬着牙在坚持着每一分每一秒。

    小山似的衣堆在不断的减少,弥勒佛的呼声也越来越响,连曦儿奋力的搓动着手中的衣服,将它们当成了冷希那张冷酷欠扁的脸。

    狠狠的摔打着。

    那样的夫君,有,还不如没有!

    “哟!这中午了啊,该吃饭了!”

    不知过了多久,弥勒佛悻悻的站起身来:“睡得好舒服啊!…….咦?你是怎么洗衣服的?一上午连这么点衣服都洗不了吗?”

    越说越兴奋,弥勒佛像吃了枪子般的,手中鞭子往下一挥,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小衣山一座大衣山,训得是口沫横飞:“你瞧瞧你们这些小姐,天生享福惯了,这么点衣服都洗不了,中午不许吃饭!”

    “……”

    连曦儿无言的看着她,心内苦笑不已,这么点衣服?她还真是敢说出口。

    上午的衣服没洗完,下午即使连曦儿再卖命,这衣服还是没洗完,于是,顺理成章的,晚饭又没了。

    “唉!这冷宛,真是个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劳累了一天,连曦儿疲惫的回到了她那间清清冷冷的“新房”,动也不想动的躺在床上,只觉得四肢都散了架。

    相对于肚饿的她来说,眼下,睡觉比什么都重要。

    甚至,她原先想咒骂冷希一顿的计划都取消了,她实在是又累又饿,连多说一个字,都能要了她的命。

    可是,她仿佛没有半点的自主时间。

    “呵呵!身为主人的奴仆,不应该在主人到来的时候,起身迎接吗?”

    蓦的,一声欠扁的声音嘲讽着响起,刚刚才合上眼的连曦儿只得认命的微叹一声,微闭着双眼摸索着站起身来。

    “奴婢……参见冷……爷……呼”好困,哪怕只睡一下下也好。

    “抬起头来!”

    冷冷的喝道,他的心有了丝些微的悸动,看来这弥勒佛将她照顾得很是不错嘛!

    不过,她既然是连家的女儿,就合该她受这个罪!

    刻意忽略了之前,对她那稍稍一点的好,冷希心里,是恨着连府,所有的人。

    连曦儿只是活该倒霉,刚好落入了他的手中。

    “呼……”

    对于他的要求,这次连曦儿并没有照办,脑袋照样低垂着,瞌睡虫占满了她的身心。

    “你……”

    冷希抿唇,看她这副可怜的模样,他也实在是不忍心折磨她了。

    当下冷哼一声,伸手将她抱起,放在了床上。

    无意中,瞧见她嘴角挂着一丝柔柔的笑,心中一动,竟是鬼使神差的吻向了她。

    男人,总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纵使再恨,冷希也无法忘记,新婚之夜,她的娇美,与香甜。

    那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给予他的柔软。

    “唔!”

    唇间一声低吟,冷希皱眉。他以为她醒过来了,刚要后退就见她双臂一伸,竟是非常自觉的环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一双眼睛,瞬间更加黑暗。

    好吧,这一次,再满足了她。

    轻轻一勾唇,冷希不再控制着自己想要她的欲望,双手熟捻的游走在她的身上,抚摸挑逗着她身上的每一处敏感点。

    好舒服啊!

    这里好像是天堂呢!

    睡梦中的连曦儿双臂一伸,就像抱着了一头软软香香的小黑熊。

    特别的温暖,温柔。

    然后,这只小黑熊,还特别的友好。

    它伸出了长舌,不住的舔着她的脸,咬着她的唇,当做蜜糖一般吮吸得啧啧有声。

    而她也似乎十分的的享受这种甜蜜的感觉,不住的笑着回应着它,一人一熊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

    “这女人……”

    被她的主动给挑逗得欲火更旺,冷希骂了一声。接着快速的起身,正要褪去身上多余的衣服,就听到睡梦中的她不满的嘀咕一声:“小黑熊,别跑嘛……再来亲亲……”

    汗!

    一霎时,时间仿佛是静止了。

    冷希保持着脱衣的动作,满脸的青筋加着满头的黑线,这个该死的女人,给她点阳光就灿烂!

    居然敢把他当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