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月下仙子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3021字

     “连曦儿!”

    不多时,这间冷冷清清的新房中,传出了据说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狮子吼,还有一两声女人的求饶。

    之后不久,全宛的人都知道,新夫人被暴怒的冷爷给囫囵吞下肚去,当做夜餐吃掉了。

    距离夜餐事件之后,明显的,冷希跟连曦儿之间的关系缓和了许多。

    似乎,有关那个杀手刺客的事,冷希已经弄清楚了,而事实上却是,当墨言被冷雨故意放走之后,墨言并没有离去,而是隐秘的找到了冷希……

    这一日,风光正好,连曦儿伸了个懒腰醒了过来,看着身侧一边淡淡浅浅的痕迹,心神一荡,不由得想起了他的夜夜宠幸,心中就有了丝甜甜的感觉。

    不论他是着迷自己的身体也好,真心对待自己也罢,到底,她是他的女人了。

    看看外面的天气,晴晴朗朗,照着她的心情,也如同振翅欲飞的蝴蝶般,充满了激情。

    又是一天了。

    想到那堆永远也洗不完的衣服,眼前就跟着发黑。

    不过,总归是一日三餐总是饱了的,这也让一直提心吊胆,对着冷雨不时发点小脾气的小翠也终于放下了心。

    想到小翠跟冷雨,她的嘴角便慢慢的勾了起来,这俩人,一对活宝。

    “夫人,冷爷有令,夫人不必做那些粗活了,一切都交给奴才即可!”

    当连曦儿洗漱完毕,踏出这间已有些暖意的洞房时,弥勒佛的一张大胖脸,圆圆的堵在了门口。

    一反常态的,极其的躬谦卑让:“夫人,冷爷对您可是真好!夫人以后的日子定会荣华富贵的。”

    “荣华富贵?”

    连曦儿挑眉,忽的笑出声来,这人哪,还真是势利。

    荣华富贵的日子,不是她所向往的,她要的,是那种淡淡然然平平静静的生活。

    只要他够爱她,只要她心里一心只有他,那么,她就会幸福,而一切将会大不一样。

    弥勒佛惊讶,这时她才发现,夫人果然是夫人,即使曾经贬为下人,那一举一动都不是她所能模仿来的,而她,也永远只有崇拜的份。

    对着弥勒佛轻轻的笑了一下,连曦儿转身回屋。

    突然的没了活干,居然感觉到一丝失落。

    呵!看来,她还真是小姐的身子,丫环的命啊!

    正在这时小翠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临进门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弥勒佛狠狠的撞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

    看在眼中,连曦儿暗笑,这个丫头。

    “小姐小姐!听说,姑爷许你不干这些粗活了?”

    “是啊!”她轻笑:“小姐我哪像你啊,这么好命被冷侍卫给要走。”

    小翠脸上泛上了一抹红晕,不依的说道:“小姐就会欺负小翠!冷雨那个家伙,天天都气小翠!”

    “气?”

    看着小翠鼓鼓的腮帮子,她感同身受:“不用说了,肯定是你欺负他的时候多吧,我看冷侍卫人挺好的,除了那张嘴有点欠以外。”

    小翠崇拜的看着她的小姐,拼命的点头:“是啊是啊,他…….啊?什么?我哪有欺负他嘛!”

    这个小姐,拐着弯的帮着那个家伙说话!

    连曦儿但笑不语,温和的看着小翠,心中缓缓的荡起了一丝涟漪,如同一颗小石子轻轻的投射到水中一般,虽然轻微,但能让那平静的水面震颤很久很久。

    小翠的幸福,是她最挂念的一件事,而且,冷雨那人也还不错。

    如果,他们两个人真能诚心的走到一起,那么即使她最后在受罚于天地之中,灰飞烟灭之时,也不用再有任何的遗憾了。

    真的没有遗憾了吗?可是,他怎么办?

    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她的心头掠过了一抹伤痛。

    想到这几日的温存,心中又有了些甜蜜,这种痛并快乐的滋味,真是让她欲罢不能,欲根除却又无从下手。

    “小翠,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十五月儿圆的时候,小姐,每月的这一天,你都要自己一个人出去,小翠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那怎么行!”

    声音虽轻,可拒绝的意味十分明确。

    小翠微微撅嘴,她轻笑一下,赶紧上前安抚:“我出去是有事,不过,我也有事要请你帮忙喔,你呢,就在这里帮我准备好一桶热水,回来后,我会用的,好不好?”

    “好!小翠会办好的!”

    小翠是个直性子的人,特别的单纯,一听小姐如此吩咐了,当下哪有不应之理,早将小姐为什么每个月的十五都要出去的事,忘到了脑后。

    连曦儿柔柔的看着她,心中就有了丝浓浓的眷恋。

    对于她,她是来当作姐妹看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她的惩罚也在一分一秒的减少,等到彻底解脱的那一天,她将何去何从……

    十五的夜,总是让人浮现联翩,圆如银盘的月亮清冷冷寒彻彻的挂在高空,傲然的注视着每一个在它的光亮下走过的人。

    高贵又冷寂,在它的照耀下,世间的一切,仿佛都逃不开它的眼睛。

    “又是月圆了!”

    子时刚过,在一间同样冷冷清清的房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深深的叹息,接着门被轻轻的推开。

    一个身着浅色单衣的女子轻轻的走出,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如水的夜色中。

    冷宛之内,有着一个很大的人工湖。

    柔柔的月光照在上面,反射出丝丝的鳞光,就在这时,一个娇小的人影轻轻的走来,站在幽幽的湖水之畔,慢慢的褪去了身上的衣服。

    片刻之后,一具玲珑有致,曲线毕露的身体,闪着令人眩目的圣洁之光,像个偷入夜的精灵一般,悄悄的滑入了这片人工湖畔。

    远远望去,只看到一头闪着光泽的秀发,如墨般的散在湖面之上,映着皎洁的月光,跳动着迷离的美。

    “快到时间了吧!”

    精灵女子喃喃的低语一声,素手轻扬,从自己的脸上摘下了一块东西,仔细的托在眼前端详着。

    看到它,便想到了那个冷冷的杀手,以及那个同样冷酷无情的夫君,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丝微笑。

    想到今日十五夜,会她脸红心跳的告诉那个冷酷如冰的男人,说是葵水来了,男人当下愕然,接着身体僵硬的转走了。

    呵!纵使他性欲再怎么高涨,面对女子特有的葵水,也只能退避三舍,而他虽为她正名。

    不过相对于他高涨的情欲,她总是不用像以前一样日日去做活了,而这一切,都是缘于他夜夜归宿她处。

    “夜夜归宿?”女子忽的皱起了眉头,然后掬起了一捧清凉的湖水,慢慢的悬空洒下:“难道,他真的爱上我了?还是只在贪恋我的身体?”

    “不!不可能的!他不会爱我的!”

    女子突的哀叹一声,头上冷月当空,又到了新旧交替的一天。

    月光慢慢的隐去,不多时,便漆黑一片,耳边只听湖中的女子仰空一笑,莫名的说道:“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美的,谢谢!”

    冷希一直烦燥的睡不着觉,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被她以葵水之名退出房间之后,心中便一直不大舒服,既然睡不着,不如起来走走,无意识的竟是走到了宛中的湖水之畔。

    “我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冷希一愣,转身回旋的瞬间,他好像看到湖水之中有一个人影,正想凝神看个究竟,头上突的乌云遮月,霎时伸手不见五指。

    “该死!”

    冷希低咒一声,莫名的,他竟觉得那个女子有些熟悉。

    终于等得乌云散开,冷希凝目望去,不觉一呆,她,不是来了葵水了吗?怎么会来这里?

    “咔嚓!”

    小心前进的身子,不经意的,踏出一声轻响,引得湖中女子愕然回首,借着清冷柔和的月光,他终是看清了女子的真面目,当下便惊得目瞪口呆,宛若木鸡。

    她,不是她,她竟是谁?

    借着清柔澄净的月光,女子的容颜无一遗漏的落入了他的双眸之中。

    月下光,她明眸皓齿,肌若凝脂,玉背光洁,胸前玉兔跃跃欲动,顶端红梅诱惑迷离,脑后秀发如墨如缎。

    在圣洁的月光下,看起来既妖媚又清纯,尤其是她一张倏然失色的绝色娇颜之上,樱桃小口惊愕的半张半闭,令他突然的便失了神。

    缓缓的走近了,这才发现她不止有着一身好皮肤,更有着一身淡淡的香味,闻之醒神,转尔又沉沦其中。

    “你是谁?”

    他沉声问道,在他的冷宛之中,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来的,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在这处湖畔之中肆意戏耍的。

    “我……”女子慌乱不堪,刚一出声就紧紧的闭了口,她不能被他听出她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

    他再沉声逼问,莫名的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但总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眼前的旖旋春色令他心神摇荡,不能自己,全身的欲火仿佛都冲向了他的一双眼睛之中,火辣辣毫不保留的射向了她。

    如果不是他刻意控制,换做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副精灵出浴图,早就似饿狼般的扑将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