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杀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3057字

     “请?呵呵!”

    红玉无视他的嘲讽,启唇轻笑两声,优雅的翻身坐起:“这还用请嘛,冷侍卫拿着画像到倚红楼找人,红玉得知是来冷爷府上,欢喜还来不及呢,怎生用得上‘请’字?”

    什么?

    冷希气得浑身颤抖。

    这个该死的冷雨,专给他找麻烦,请谁不好,竟是将一个名扬天下,艳绝太平皇朝的天下第一妓,给弄到了他的宛内!

    “咯咯!”

    红玉一声娇笑,柔若无骨的曼妙身姿,再度如水蛇一般缠上他的腰:“冷爷,奴家好容易来到这里,你如此冷淡,好伤奴家的心啊!”

    “请红玉姑娘自重!”他身体僵硬,一股清香熟悉的气味悠悠入鼻,他不觉一怔:“仙子?”

    “仙子?”

    红玉也是微愕,继尔媚笑不已:“奴家就说嘛,冷爷如此人中之龙,原来身边早有仙子相伴。”言下之意,也是在说怪不得看不上她。

    冷希微恼,正待再斥她两句找回面子,便听厅外一声惊喜的通禀:“冷爷!夫人有喜了!”

    “有喜了?”

    一把扯掉粘在他身上的红玉,不觉心中一阵激动,天可怜见,他终于是有子嗣了,等等?照这么说来,他还得感谢那女人不成?

    算算日子,这连曦儿嫁他已将近一月余,那个说要半月便到的龙爷却是没来。

    不过,不来正好,要是来了,他们这帐可就得好好的算算了!

    “恭喜冷爷,贺喜冷爷!”

    “哼!有什么可喜的!”他冷然转头,但眉目间却有掩不住的喜色,倒是忘了还有这个头疼的女人呆在这里。

    红玉视他的故作冷淡为无物,媚眼一抛,软语轻声的说道:“夫人有喜,冷爷不去瞧瞧吗?”

    “瞧瞧?……那,红玉姑娘请自便吧!”

    踌躇了一下,终是拂不去心头的欢喜,径自将俏目含笑的红玉丢在了厅中,转身急奔那间清冷冷寒彻彻的“洞房”去了。

    嗯,要给她换个地方住才是!

    ……

    “小姐?你现在有了身子,可千万糟践不得自己啊!”

    小翠端着一碗饭,苦苦的劝着,为难的看着小姐眼也不睁的倦容,不知该如何是好。

    刚刚小姐一气昏倒,大夫来看过,竟是说小姐有喜了,这让她又喜又忧,喜的是小姐怀了姑爷的孩子,以后大可母凭子贵,忧的是大夫说小姐的身子骨弱,得要多进补。

    可看现在的模样,小姐分明是滴米不沾唇,一副了无生趣的模样,这可让她怎么办才好?

    “小翠,我不想吃东西,你拿下去吧!”

    缓缓的睁开眼睛,她不想使忠心的小翠为难。

    可是,她也真的吃不下任何的东西,她居然怀了他的孩子,在他残暴的对待她之后,又给了她这样的惊喜。

    呵!这便是命么?

    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与他有何怨仇,她也不想知道,他对她的恨与绝,她领了,自此之后,她与他,名为夫妻,实为陌路!

    “小翠!你先下去!”

    在门外的他,实在听不下去了,突兀的推开那间冷清的房门,他有些恼怒,她这叫什么?

    故意折磨自己来换得他的愧意么?她自己受得了,她肚中的孩子又怎么受得了?

    “姑爷?”

    小翠惊讶,犹豫的看了一眼她的小姐,得到一个淡然的眼神之后,终是默默的退了下去,有些事,还得两个人自己来解决。

    “夫君,恕曦儿不能起身了。”

    对于他的到来,想是在她的意料之中,连曦儿微微扯开双唇,勾起一抹难看的微笑,然后双眼无神的直视着他,心中万分酸楚。

    他此番前来,不是为她,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不必起来,你好好休息……”他有些不自然避开她的直视,视线终是落在了她的肚子上:“孩子……”

    “孩子?”她极快的打断了他的话,闭目冷声道:“这孩子不是你的!”

    “你说什么?”

    他勃然变色道,眉目间突现的寒意堪比霜雪:“墨言?”难道这个孩子是那个杀手的?可恶!

    连曦儿惊愕的看着他,墨言?

    他是在说墨言吗?

    想到那个送她人皮面具的冷酷杀手,却是除小翠之外,第一个对她好的人,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于是不经意的在唇边就勾起了一抹笑意。

    怎么?她居然笑得如此温柔?

    冷希双拳紧握,脸色铁青,这个该死的女人,身为他的妻,居然会不知羞耻的怀上别人的孩子,他是绝不会允许这个孩子出生的!

    忽的跨前一步,用力的将虚弱无力的她而床上提了起来,冷酷无情的说道:“不说话是吗?有能耐GOU引别的男人,就要有准备承受我的怒火!”

    “啪!”的一下将她摔回床上,视她的痛呼为无物,眼中暴虐突现,运内力于双掌,目标直冲着她的肚子呼啸而去。

    “不!”她不敢置信的一声惊呼,却无力躲开。

    听到她的惊呼,他微微有些怔忡,掌势稍微一缓,却还是钢牙一咬,“砰然”一声,结结实实的印在了她的小腹。

    不过,他使的倒是巧劲,于她的本体并无大碍,却将她体内还未来得及成长的孩子,震得失去了生机,但即便如此,以她目前虚弱的身体,她还是有些难以承受。

    “好痛!”

    她顿觉腹内绞痛,仿佛自己的血肉正在被残忍的生生剥离一般,不多时下身竟缓缓的喷出一股热流。

    “你好狠!”

    她闭眼,落泪,心中空空落落再无留恋,她知道,孩子没了,还没出生就死在了他的手中!

    “…….孩子,是你的……哇!”

    她再也不想掩饰心中的绝望与伤痛,用着爱恨交加的眼神凄然的望着他说了最后一句话,突的俯身吐出一口鲜血,便脸如金纸,含笑带恨的昏了过去。

    她要报复,孩子是他的,她要让他知道,然后,让他后悔,让他心痛,让他永远深陷在罪恶之中!

    孩子是我的?

    他再一次震惊了,刚刚妒忌蒙蔽了心,现在想想,那个墨言当时受伤颇重,而且她衣装整洁,两人怎么可能会发生那种事?

    混蛋!他真是个混蛋!

    狠命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突然停下,又张口狂吼:“来人啊!赶紧叫大夫!”

    吼完了,心中仿佛有了点支撑,接着双腿一软跪在她的床前,生平第一次,他为自己的卤莽感到懊悔感到不耻。

    他不仅伤了她,也将他们的孩子无情的杀掉了!

    “曦儿?你醒来好不好?为夫的知道错了,只要你醒来,我以后再也不会如此对你了,曦儿……”

    他反复无常的说着,一双颤抖的大手,紧紧的握着她惨白的小手,眼中悔恨交加,心中更是慌乱莫名。

    “姑爷!你将小姐怎么样了!”

    闻声而来的小翠,大声尖叫着,再不顾什么主仆之分,一把将他扯开,接着浑身僵硬的站在了原地。

    “姑……爷!你将小姐……杀死了?”

    她不敢相信的缓缓转身,眼中恨意闪烁:“姑爷,你真下得去手啊!小姐是你的妻,她腹中的孩子是你的骨肉,你…….你当真是如传言那般的冷酷无情!怪不得你要绝子绝孙,你这个混蛋!你还我小姐的命来……”

    说到最后小翠已是不顾一切的扑到他的身上,发疯般的撕打起来,这个没心没肺冷血无情的人,他还活着干什么?

    任凭着小翠在他的身上又抓又咬又踢又打,他硬是不动如山,直至她打得累了,哭得够了,他才苦涩的张口说道:“她说,孩子不是我的……”

    “你……”

    小翠彻底无语了,愤愤的瞪他一眼,悲凉莫名的看向床上毫无生气的小姐,连滚带爬的扑将过去,口中不断的嘤嘤啼哭:

    “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纵然是姑爷不爱你,可那孩子还是你的啊,你怎么就想不开呢……”

    不爱?冷希僵立的身子有了些反应,难道,她是怕他抢走孩子才故意那样说的?

    他怎么会这么做?

    可是,他现在做的比她想的更为残酷百倍,他,居然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

    “让一让!冷爷请让一下!”

    冷雨跑了,冷风暂代了他,眼下,他几乎是挟着胡须皆白的老大夫狂奔而至。

    他呆呆的站在一旁看着那个老大夫忙碌的施救,因为上一代的关系,他每次看到她,总会不由的发怒生气。

    可是每次爬上她的身子,他又不由得深陷其中。

    现在,看着她口吐鲜血,绝望的昏了过去,再也不想睁眼时,他心中竟是有种锥心的刺痛。

    他这是怎么了?

    一向冷酷无情克父克母又克妻的天命孤星,竟也会爱人了?

    不!

    他不应该爱她,他是应该恨她的,恨她为什么会走进他的生活,恨她为什么会那样的气他。

    他的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如果她死了,他会很痛苦很痛苦的,孩子已是命丧于他手,难道,她也会离他而去吗?

    不要!

    他突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惶恐,没有他的允许,她绝对不可以离开他!

    狂怒的拉开挡路的小翠跟冷风,一手将正在把脉的老大夫提溜起来:“说!她到底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