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老爷与小婿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3048字

     红玉妖媚的倚在门侧,不屑的看了两人一眼,接着将碍事的小翠一把推在一边,径自打开了房门,一步三晃的走了进去,并且随手闩上了门。

    “小……小姐?”反应过来的小翠不由大怒,使劲的拍着房门,无奈门内之人脸皮甚厚,愣是置她的敲门声于不顾。

    屋外的打斗声悠悠的传进房中,和着小翠不时的拍门声,不断的冲击着红玉的耳膜。

    “烦死了!”

    她妩媚之色尽敛,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

    这屋里的味道,令她感到万分的熟悉,这也是她为什么会推门而入的缘由。

    “百合?”

    下意识的她急步跨至床前,入眼的却是一个面相平凡,含笑沉睡的普通女子。

    “是她吗?”她兴奋又不安的低语一声,却是素手轻扬,缓缓的拂开了她脑后右侧的长发,霎时,一朵黄豆大小极为精致的百合花赫然入眼。

    “百合?真的是你!”

    她惊喜的低呼一声,转尔又娥眉微颦,百合,竟是对她连半点感应都没有,而且看她沉睡的样子,分明是出了什么意外。

    三指并拢,细心的探向她的腕间,她不觉担忧万分,百合的脉息虽然微弱,却尚算平稳,像极产后的虚弱之症,又像是哀伤所致,但却不致于沉睡不醒,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产后虚弱?”

    她慢慢的咀嚼着这四个字,半晌,俏目一寒,心中怒气陡生,难道说,她便是冷希的夫人?如此说来,她这副昏睡不醒的样子全拜那个家伙所赐了!

    哼!

    她银牙紧咬,煞气顿生!

    可恶!冷希那个混帐居然如此对待她的姐妹!

    “百合,你醒醒?我是红玉,我来看你了!百合,不要再睡了,不要再沉浸在你的世界中了……”

    她颦眉看着床上的她,试图唤醒她,可是她发现,连曦儿对她的呼唤没有丝毫的回应,她继续在睡着,却是睡得极不安稳,眉头在微微的皱着,似乎在做着什么恶梦。

    …….

    “红玉,是你吗?”

    梦中,她欣喜的看着她慢慢的走近,可是奇怪,她怎么不说话,她不高兴吗?而且,她居然还隐在一团雾气当中。

    “红玉,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理我?

    她走近,抬手,想拉着她的手跟她说话,可是她发现,她的手竟然诡异的穿过了她的身体。

    “红玉!”

    她大惊,再次抬起手,再次落空。

    “红玉…..这是怎么了?”

    她惊慌的昵喃着,不甘心的一次次抬起手,却一次次的落空,于是,她伤心的哭了,泪水过处,百合花瓣飘满天,。

    “百合?你在伤心什么呢?”

    突的,红玉那特有的妩媚娇语飘柔入耳,她蓦的一喜,转头的瞬间却是满心的冰凉,眨眼间,眼前景像叠换,妖冶美丽的红玉变成了端庄威严的美韵妇人。

    “玉母娘娘……”她惶恐的下跪。

    “哼!小小的一个花神,居然也敢觊觎我天宫的塑仙液!真是胆大包天!”

    玉母面色冰冷,她则是惊讶万分,脑中突的想起上次服侍玉母之时,发现她喝剩的水杯中有几滴晶莹透亮的绿色液汁,正在不停的散发着浓浓的香气,她一时心喜,知道玉母喝的都是珍品,于是一个贪心就将那个水杯藏了起来,事后与她的三个姐妹一人刚巧分得了一滴……

    她不安,难道那个便是万仙渴求的塑仙液?喝一滴可抵两千年修行的天界珍宝?

    “对!那便是塑仙液!”

    玉母冷冷的看着她,似是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么,蓦然玉手轻扬,她顿觉一阵天眩地动,眼前一片模糊,便什么都看不清了。

    正在她慌乱的时候,玉母那无情的声音像是穿透了层层的时空,飘飘荡荡的响在了她的耳边:“尔等私盗塑仙液,罪大恶极,如若不是太上星君为尔等求情,必上斩妖台受尽雷罚电击之苦!但即使是死罪饶过,活罪却难逃,罚尔四人即刻坠入凡间,历经人间百年之苦,在此期间一切法力禁用,尔等四人好自为之!”

    不论是天上地下,凡事有因必有果,于是,她顺应了上天的惩罚,转世为人,生在了连府.

    她刚出生时虽是香气扑鼻,小脸粉嫩,长得像个玉娃娃似的,可是不过百天,一场大病生下来,便变成了一个人见人厌的丑八怪,亲娘不堪忍受这一切,终是三尺红绫上了吊,撒手而去,留下一个孤零零的她,时不时的被大娘虐待被下人欺负,而所幸的是,她并没有埋怨什么,玉母娘娘封了她们的法力,却是慈悲的将她们在天界的记忆保存了下来,于是她知道了,其实玉母娘娘对她们是格外的开恩了,每到月圆的时刻,她总是会恢复原貌,短暂的感受一下那失而复得的欣喜,而至于其它的三位姐妹,她虽在努力的明察暗访,却是始终没有她们的消息…….

    “百合,你醒醒!我是红玉……”

    又一声呼唤穿过了层层迷雾,传到了她的耳边,她一怔,这声呼唤中似乎夹杂着一丝急切,还有一些熟悉……是红玉?她突的惊愕,继尔惊喜万分,对!是红玉的声音!

    努力的眨巴着双眼,她好想这些姐妹!

    而当第一道光亮入眼时,她不由得又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几乎是同时,她又听到了红玉的叫声,那声音居然是那样的高兴,那样的悦耳,那样的妩媚娇柔。

    “红玉?真的是你吗?”

    她努力的睁开双眼,看着身前的绝色女子,虽然是相貌变了,可那眼底的神色没有变,还是那样的桀骜不逊,还是那样的勾魂摄魄,想必,那时她被玉母打落凡尘的时候,保持的也应该是这样的眼神吧.

    “是我!百合,你这个笨蛋!”

    红玉强压着心头的喜悦,故作恼怒的看着她,这个百合总是这样的让人操心,就连嫁为人妇了,都能被别人欺负得掉了胎,看来,她还是玉母跟前那个单纯可爱光是会为别人着想的傻女人,一点也没变。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百合挣扎着起身,一双柔弱的小手牵上了她,她只记得自己在昏睡前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个恶魔鬼的夫君,而红玉又是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并唤醒她的?

    红玉一怔,继尔有些踌躇,她应该将她夫君的行为告诉她吗?告诉她说,她的夫君是在倚红楼寻到她的?

    不!她心内否定了这个想法,或者,她应该说……

    “百合,你好笨,你忘了,我们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在百步之内,可以凭着香气找人的,我呢,是无意中……跟着那个龙爷来到这里来的,然后就闻到你的香味,所以就进来了。”

    红玉懊恼的编着瞎话,轻轻的抽出被她握着的手,似乎甚是不情愿将自己与那个纠缠不清的龙爷拉扯在了一起,不过,看在连曦儿眼中,却是笃定了红玉与这个龙爷关系不寻常,否则,以红玉这大大咧咧喜欢拈草惹蜂的性子,又怎么会有如此表情?

    门外的打斗还在继续着,小翠已由最初的惊讶变成了现在的波澜不惊,甚至,偶尔还会小小的拍几下手表示看得很带劲,而冷风也早已寒着一张脸无奈的走了进来,却在瞧到兴致勃勃的小翠时,冷酷的俊颜,悄悄的泛上了一丝暖色。

    “冷希,你这个杀千刀的,竟敢染指我的未婚妻!去死吧!”龙在天软剑使得出神入化,招招凌厉,可见怒火非常之大。

    “龙在天,我已让你了这么久,你怎么还是像条疯狗一样?我早说过了,我没有抢你的未婚妻,我只是请她来坐坐!”冷希见招拆招,姿势倒也潇洒,只不过由于他心有旁骛,似有落败之象。

    “哼,坐坐?有两人抱着一起,亲着嘴坐的吗?”龙在天不想则已,这一想,几乎要气得吐血。

    “那是个意外!”冷希说谎不打草稿的瞪着龙在天,心中已是恨得牙痒,这个该死的红玉,杀千刀的冷雨,他娘的,真正的毁了他一世的清名了。

    “少废话,看招!”

    “哼,一只疯狗,当我怕了你不成?”

    ……

    两人各自都有着一肚子的闷火,再加上这四言不合,冲突是越发厉害,当下双双亮出一句豪言壮语,继续刀光剑影的你来我往,却还是难分胜负。可就在这时,一声惊讶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意外的打断了两人的争斗,而实质是,打归打,这两人其实心中都有数的,与其说是打斗,倒不如说是在纯粹的发泄肚中的闷火。

    “咦?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我女儿在哪里?”

    嘎?

    冷希跟龙在天齐齐住手,诧异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富态的中年男人,最后由冷希出声问道:“你是谁?你女儿又是谁?”

    中年男人一愣,张嘴正欲答话就听到小翠一声惊呼:“老爷?你怎么来了?”

    “老爷?”

    冷希俊面一寒,如鹰般犀利的视线先是挨个扫视了一圈,最后才放在连城的身上:“岳父前来怎么也不通知一声,小婿好前去相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