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气死人不偿命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3053字

    “呃?这个……冷侍卫通知我来的啊,说是我家曦儿生病了……”连城哆嗦着擦了把头上的冷汗,连话都没有说完,呃!这个姑爷身上的杀气怎么如此之重?他?惹过他吗?

    冷雨?又是冷雨!

    冷希脑袋一阵剧痛,“咯吱”一声,双手十指紧扣,额上的青筋隐隐暴跳。

    娘的,乱了,全乱了,这该死的冷雨,他是嫌他还不够烦吗?看来,他不应该只是考虑将他剁碎了喂狗的,他应该直接一剑刺穿他,将他穿在棍上烤了烧了,扒皮挫骨,吃肉喝汤!……也难消他心头之怒!

    不过既然老泰山上了门,他也不好拒之门外,伸手将小翠招来,当着连城的面,道:“带岳父去看夫人,不过,夫人身子弱,切忌少说话!”

    小翠听得心尖儿猛抖,姑爷啊姑爷,你这分明是在警告小翠不要多话的,可怜的小翠,哪敢这么不识抬举,好吧,姑爷说啥就是啥了。

    “是!”

    委委屈屈的应了一声,在某人威胁的目光下带着同样胆战心惊的连城向着那间紧闭的房门走去。

    在轻轻的敲了两下门后,媚眼迷离的红玉在两人惊讶的目光下,娇笑着打开了房门,掩嘴一笑,道:“原来是伯父来了,曦儿妹妹在屋内就听到是你来了,这不,身体不舒服,我就代她来开门了,来来,快请进来啊!”

    呃?

    连城愣了一愣,这个女人好美!是那种妖娆到骨子里的美,可是,一看就不是好人家的闺女,自己的女儿是怎么跟这样的女人勾搭上的?

    不过,心下虽不喜可最起码一礼貌还是有的,扯动着嘴角笑笑,算是道了声谢,然后对想要跟进的小翠说道:“你就在这里吧,好久不见曦儿了,我跟她好好说说话!”

    小翠微怔,继尔讪讪的收回正要迈出的腿。

    “是!老爷请进,小翠就在门口,有事吩咐一声就行了!”

    嗯,老爷果然是厉害,以前有话从来不避着自己,这会怎么要单独说话了?肯定是看这个红玉在边上,又不好意思不让她进,所以才拿着她当幌子的吧!

    红玉轻声笑笑,道:“既如此,我也不进去了,你们父女俩好好聊聊!”

    她不笨,整日在红尘里打滚,察颜观色是最拿手的,这连城老爷不喜她啊!

    连城鄙夷的看着红玉,略微点了下头,便昂首挺胸的走进屋内,并反手关上了门,红玉这才媚笑着转过头来,挨着个的将站着的众人打量了一个遍,尤其是在冷希的身上停留的最久,却独独的是没有去看那个一脸火气的高贵男人。

    龙在天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这个时候他的脸不再是面若冠玉,而是面若火山了,甚至那鼻孔中还隐隐的喷着一些雷声,看来,却是气得不轻。

    打量了一圈,估摸着也将某人气得差不多了,这才笑嘻嘻的看向冷希,嗲声嗲气的说道:“哟!怎么不打了?继续啊!”

    言罢,又自动的她的一双千丝万蛛手缠上了他的身,惹得那边的一干人等,不是冷冷的抽气声,便是鼻间的怒哼,想当然的,后者自然只有龙在天一人。

    “哼!冷希,我要跟你决一死战,活着的人就得到红玉!”

    龙在天失去理智的说着,怒啊!他看着她扒在他身上的那双手,真是恨不得将把剑冲上去,将她的一双素手所有摸过他的地方,统统的削掉!

    娘的,他妒忌死了!

    要知道,这等待遇可是连他都没有的,居然让这个该死的冷希占了先,他实在忍不下这口气!

    嘎?

    红玉愕然,活着的人就得到她?啊呸!还真当她是鸡了?该死的龙在天,姑奶奶饶不了你!

    冷希不动声色的晃了晃身子,将红玉不安份的手晃下去,又冷眼看着龙在天,嘴里向着冷风说道:“冷风,将龙爷,跟红玉姑娘给我夹道送出冷宛,要再让我在这里看到他们,你就等着下河摸鱼吧!”

    “啊……是!主子!”

    冷风虽然惊愕,不过心中也实在是高兴,赶紧躬身弯腰摆出一个请的姿势,嗯,有这个龙爷在的地方,是哪里都不安宁,这样的瘟神还是早早送走算了。

    “好,马上就走!红玉……”这是龙在天,他巴不得带着红玉赶紧离开这个可恶的冷希呢。

    “不!我不走!我凭什么要跟着他走!我不!”这是红玉,可恶啊,这两个男人把她当作什么了?任他们搓揉捏拉的面团了吗?她不!她要跟百合好好的叙叙旧!

    冷希一阵头疼,这他娘的拿他冷宛当什么了?当下一阵虎吼:“冷风,还等什么!”

    “啊啊!好!…….可是,红玉姑娘……”

    “她要不走,给我划花她的脸,扔出冷宛!”

    “爷……?”冷风无语了,只得苦恼的看向龙在天,意思是,你的麻烦还是你来处理吧,万一被人划破脸就不好看了!

    不过还没等龙在天答话,红玉就一扫她刚刚的妖色狐媚劲,转眼变成了一个绝色的母夜叉,跳着脚骂了起来。

    “你!你个蛮不讲理的混蛋冷希,你凭什么要划花…….啊!龙在天,你这个混蛋,你放我下来!”

    不过她的话刚说了一半,就发觉身子已是被人腾空抱起,定睛一看,龙在天正美滋滋的拦腰扛着她,向着冷宛大门处大步迈进。

    打发走了两个麻烦,无论是冷希还是冷风,都切切实实的从心底里松了一口气。

    而接下来该是找冷雨算帐的时候了,屋里的那一对父女暂先让他们说着话好了,或者他还得好好的想想,在伤了曦儿之后,他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唉!”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怎么觉得脑袋里像是有千万条丝线纠缠在了一起,怎么扯也扯不开,将他压抑得几乎要窒息了。

    跟女人道歉,实在是比登天还难……

    冷风小心的看着他的脸色,不住的在他的身旁走来走去,欲言又止。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他现在很烦,没事不要吵他!

    “呃……”冷风心尖儿一颤,这爷就是爷,好厉害,张口就是一股浓浓的火药味。不过身为爷的属下,受点轰炸是应该的。这么一想,这心也就宽了,悄悄的抹了把头上的冷汗,道:“那个……爷,龙爷,他走了,你没忘什么事吧?”

    “没有!”冷希忽的看向他:“你现在话变多了!”是受冷雨的影响吗?

    嗯?

    头上一滴冷汗流下来,好吧!主人的心情不太好,他还是酷一些,顺着他吧。

    站定,低首,垂眸,不言不语,脸似寒冰,人似雕像。

    呃?

    冷希有些好笑的看着他,然后摇摇头,霎时,那一脑袋的丝线暂时都消失了。

    嗯,冷风就是冷风,如果是冷雨,保不准又一篇长篇大论的跟他辩论了。

    不过,他刚刚说什么来着?龙爷走了……没忘什么事?他能忘什么事呢?下意识的皱眉,冷风这么一说,他确实也好像觉得是忘了些什么事来着。

    龙爷?龙爷…….

    “啊!”

    冷希突的一声大叫,猛的揪住冷风的衣领,咬牙切齿的吼着:“你怎么让他走了?”

    “爷!是你让他们走的!”我只是提醒得晚了一点而已!

    冷风酷酷的说着,却差点气得他吐血!

    娘的!

    他这是养了一群什么样的人?一个是不停的想方设法的惹他生气,给他找麻烦,一个是成天板着一张脸,不说话则已,一说话能气死人。真没看出来啊?

    他的身边还真是人才济济,个个都能气死他不偿命!

    看着他气极的脸,冷风又张了张嘴,他有心想问问主子,没事的话,他是不是能退下了?

    不过看主子这么生气,他还是闭嘴好了。继续摆脸,做个雕像总比做个人肉沙包的强,免得主子有机会拿他做沙包练拳。

    而对于冷风的这副表情,冷希将手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最终还是狠狠的放开了他的衣领子。顺便,无视他刚刚又想说话的脸。

    免得刚刚才走掉的那两个家伙气不死他,倒让自己的一个下属气死了,这传出去,可就丢人丢大了。

    [好……好奇怪的主仆啊!]

    一边的小翠不敢出声,不过却看得津津有味,难得有姑爷出丑的戏看,难得有……冷风搞怪的戏看。

    平时这俩人冷得同像是千年寒冰,没想到今儿个居然这么有意思,时而如寒冰,冷彻入骨,时而又似烈火,焚烧一切,呃,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冰火两重天?

    真是开眼了哇!

    假如条件允许的话,她真想搬个小板登出来,左手一把瓜子,一手一把糖果,边吃边看,高兴了,还顺带拍两下手欢迎欢迎……

    哼!

    冷希咬牙斜了一眼看戏的小翠,仿佛是看透了她心中的想法,后者突然一阵哆嗦。呃,好吧!她知道姑爷厉害,不看还不行嘛!离远点,离远点……再偷偷的看。

    [加油啊,冷风,气死姑爷!给小姐报仇!]

    临去之去,小翠给冷风递了个眼色,但是很明显的,两人的默契程度还是相当的需要磨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