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暖床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2989字

     在某人眼中,那个眼色的含义是:她小翠被主子给瞪得害怕了,眼睛不小心抽筋了,一会要他给她找点药去抹抹。

    “哼!”

    冷希一声冷哼,俩人的小动作瞒不过他,最可气的就是冷风了,他明知道自己跟姓龙的有一笔帐好好算算的,居然就这么眼睁睁的放过了他!可恶可恶!

    想到上次,那龙在天一脸得意的,冲着他伸着小尾指,让他去娶自己的仇人,连府的那个大小姐时,他心头的怒火就涨得满满的!

    娘的!不就是打赌输了吗?至于赔上自己的终身大事吗?

    而连家的人更可恶,一听他娶的是她,居然马上就答应了。让他感觉,就好像是被人强塞了个没人要的破包袱一样!要多郁闷有多郁闷!而最郁闷的便是,他也真的是乖乖的娶了她了,所以后来就更加郁闷了,甚至于,他郁闷到她居然无视于他的担忧,昏过去便不再醒来了......

    真是越想越气!

    唉!

    我忍!我咬牙再忍!我忍者无敌!

    可是,还是要忍不住的在肚里骂着------该死的龙在天!该死的冷雨!该死的冷风!该死的连城!该死的连……好吧,她不该死,他盼着她好好的活着……也不知她现在醒过来了没有?也不知那个天下的第一神医请到了没有…….他!好担心她啊……

    他在门外焦急,门内的气氛同样也紧张。

    “你是谁?”

    连城惊讶的看着床上半坐半躺长发半遮面的妇人,这……这是他的女儿吗?他的女儿长得奇丑无比,可是这个妇人虽然相貌平凡,但至少还算清秀。那他的女儿哪里去了?不会,是给他们害死了吧?

    连曦儿冷冷的看着他,刚刚跟红玉才重逢的喜悦荡然无存!

    不过,看起来,他倒是还有些良心,还知道关心关心她。

    微勾起嘴唇,她冷笑,脸转向一侧,寒声道:“不知父亲大人为何来此?”

    这个懦弱的爹,在她出嫁的时候连句话都不敢跟她说,现在又巴巴的跑来,肯定是有什么事,而且,还肯定是大娘吩咐的!

    在那个家中,没有大娘的同意,他就是连门都不敢出一步。

    连城愣了,听这声音,的确是像他的女儿,可是,为何长相完全变了样?难道说,这冷希有秘方,会将一个丑八怪,变成一个清秀女吗?

    曦儿没有理他,冷漠的低下了头,半晌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继尔缓和了一下脸部线条,轻声唤道:“爹,女儿是得高人相救,将脸……治好了一些。”她没有说实话,不过,打娘自尽以后,爹在私下其实还是很护着她的,只是那个大娘……爹惹不起,其实,爹也怪可怜的。

    连城搓了搓手,样子有些无措,心中也有些安慰,不过想到那个女人交待他的事,他一时不知要如何开口了。看看女儿的情形,这个空荡荡的屋子里什么都没有,这说明她在冷希的眼前根本就不得宠,冷希又怎么会听她的?他真是给猪油蒙了心了,才会答应那个疯女人的话!

    连曦儿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心内不觉暗笑,柔声说道:“爹,可是有什么为难的事?”

    “没有没有!”连城急忙摆手,心虚的说道:“我只是听雨侍卫说,你病了,所以赶来看看你……..顺便…….顺便……”顺便的事,他真的是说不出口!

    曦儿轻笑,随手拉过胸前的一缕发丝,娇声低语道:“爹,女儿不是外人,有事就说吧。”可是能办不能办,女儿可不敢保证。

    闻言,连城长出了一口气,眼含感激的看着这个女儿,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从小到大,他一直对她有份愧疚之心,可碍于那个疯女人,他又不敢过分的对她好,因为只要他对她稍微好一点,那个疯女人就会拿她出气……

    “爹?”

    她疑惑的看向他,怎么还是这么难以出口吗?

    “哎哎!”

    连城急忙答道,收回心神,抬眼望向她的瞬间,又赶紧的低下了头,犹豫了半天终是嗫嚅着说道:“曦儿……你大娘听说你的夫君跟皇朝的王爷有点路子……她想,让你在你夫君面前说说话,让她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混个一官半职的……曦儿……你看……?”

    连城边说边抹着脑门上的汗水,心里紧张得要死。一方面他惹不起老婆,另一方面,他又愧对女儿良多。故此,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不过总算是说出来了,就算女儿不答应,也不能怪她的。

    夫君?

    曦儿面无表情的听着他说完,脑子里只有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那个冷酷无情,残忍得连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的夫君!

    让她求他?给她娘家那个不是亲娘的弟弟疏通官路?

    哼!

    她冷笑,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别说她不愿意求他,就是她愿意,她也不会给那个恶毒的女人办事!

    “女儿?怎么样?”

    连城焦急的看着她,莫名的,他感觉这事情,几乎很难办。

    果然,曦儿眼含悲愤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冷声道:“爹,女儿办不了!女儿只是个……干活暖床的下人!”

    她咬牙,这话不仅仅贬低了她自己,也让她自己的心在瞬间拧成了一团。她那可怜的还未出世的孩子……

    连城愣了,心头忽的酸苦万分。

    暖床?他的女儿居然只给人暖床?

    该死的!

    他要找那个男人理论!

    “咣”的一声甩门出来,刚好与冷着一张脸的冷希打了个照面,连城心尖儿一颤,讪讪道:“姑……姑爷,你还没走啊?”

    丢人哪!光是看着他这副冷酷的模样,心里刚刚才聚起的勇气转眼间就跑了个没影!

    不过也是活该他这样的一个大男人,身为一家之主,竟是见了夫人比老鼠见了猫还要窝囊!就他这样的性子,哼!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冷希扯唇一笑,只是这笑意却不达眼底,冷声道:“岳父此话差矣,冷宛自是小婿的宛子,岳父要小婿走到哪里?”

    “呃!”

    连城汗颜,心惊自己的出言不适,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结果身后的门没有关严实,“咚”的一声,结结实实的跌坐回了屋内,摔了个四仰八叉。狼狈的站起身来,耳边一声轻笑,抬眼一瞅却刚好看到小翠捂着一张嘴,正在不住的抽动着双肩。

    “笑什么笑!”

    恼羞成怒的连城惹不起冷希,可是对于从自家带回来的这个丫环,还是能够凶一凶的。

    闻言,小翠赶紧低首,不过不住晃动的身子还是泄露了她的心思。

    连城无奈,悄眼看向了冷希,后者似是面无表情,可是嘴角的那丝笑意却是泄露了他的心思,见连城向他望去,当下敛笑,冷漠的望他一眼,无视道:“岳父,可否要请大夫前来?”

    “不不不不…….不用!”

    连城连连摆手摇头,羞红了一张老脸,看在小翠眼中又是一阵低笑。连城无奈,祈求的眼神看向了冷希,后者一声冷哼,总算是给了他一丝面子。小翠立时噤若寒蝉,面色归于恭敬,心里对这位姑爷真是又恨又怕。

    而这时,场面总算有了一丝的安静,甚至是有些森寒。冷希默言无声的看了一眼洞开的房门,突的皱眉道:“岳父,夫人……她可否醒来了?”如果他刚刚没看错的话,床上好像没有人。

    连城闻言,微微愣神,想到刚刚曦儿对他说的话,心里对这位姑爷真是又恨又气。有心不对他讲实话,可是抬眼对上他冷彻的的双眸,不觉心头一颤,老实道:“是,醒来了。”言毕,微然摇头,心内不住长叹:唉!女儿啊,爹还是没有为你讨回公道,爹对不起你啊!

    “姑爷!”

    就在这时,耳边一声惊呼,连城慌忙回神,就见冷希已是越过他直接踏向屋内。他一惊,伸手想拦,冷希回头一瞪,凝神着他那双手,他只觉寒气上身,赶忙缩回双手。

    冷希勾唇一笑,道:“岳父请放心,小婿会好好对待曦儿的!”

    说完,旋身回屋,“砰”的一声将门关上,若不是连城躲得及时,只怕一双脚已是被留在了屋内。

    “姑……爷……”

    姑爷一向这么无礼吗?

    他愕然的看着一旁愁眉苦脸的小翠,无言的询问着,小翠回了他一个苦脸,无声道:[姑爷一向如此冷漠。]

    而且,这才算作什么?

    小姐以前还进过水牢呢,差一点就一命呜呼了!

    还有,那孩子都被姑爷给亲手杀了,这次,倒不知又能做出些什么事来!

    唉,好担心啊,可她又不敢进去。

    “唉!倒是不知这个冷希要如何对待曦儿了……”

    连城同样担忧的看着紧闭的房门,有心去贴上耳朵听听,可是还是没那个胆。

    于是摇摇头,算了吧,这个姑爷可是连他的帐都不买的。

    不过,他总觉得这个冷希看起来很面熟,可是到底像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