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睡一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3724字

     冷希进了屋内,随手关上了门,这一关便只觉天地间只剩他们俩了。忽然的,心里就有些紧张.

    大大的床板之上,有一张被子凌乱的放着,看样子是刚起身不久,可是人呢?他疑惑的转头寻着,眼睛在触到窗边那个娇弱的身影时,不觉的眼神就暗了一下。

    屋内的光线很是暗淡,是窗子开得少的缘故.而屋内的摆设除了摆在当地的一张木桌之外,便只有那一张大床外加一床被子,甚至就连个最简单的梳妆台都没有.

    而她,便是在这个让人心情压抑的屋子中竟是住了一月有余.

    而他,夜夜来此激情,却从来没有在这里留宿过。可今天,他是第一次抱着别样的心思前来,讪讪的竟是说不出话来。

    “唉!”

    仿佛是早就知道进来的是他,窗边的她幽幽的一声叹息,似是穿越了无数时空才落至了他的耳内。他一惊,深吸一口气,转而勾唇轻笑,他是冷宛之主,他怕过谁?

    轻轻的走至她的身后,看着她的侧影。慢慢的竟是看呆了。其实,她身材是极好的,玲珑有致恍若天成,而且,一般拥有这样身材的女人,容颜也定是数一数二的,难道,这也是她戴着面具的原因吗?仔细的看向她脸部与脖颈的交接处,一条淡淡细细的痕线,将她脸部的肤色与脖颈以下尽数分开。

    “夫君,可有事?”

    淡淡的声音轻轻的传进耳内,听在他的心中,怎就就是那样的不舒服!

    是了,以前,她的声音虽然也总是淡淡的,可是却没有眼下刻意的生疏,令他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苦笑,或许,这就是对他的惩罚。

    默默的酝酿了一下词组,张口欲言之时,竟觉气氛是异常的尴尬。

    “曦儿…….我……你可以原谅我吗?”

    苦涩的说出这句话,心下是扼不住的痛,那孩子,不止是她的,更是他的。

    她默然不动,只除了在听到“原谅”二字时,身形不可见的微抖了一下,继尔又归于平静,似那失了灵魂的木偶般,没有半丝生命的迹象。

    “曦儿?”

    他试探着问向她,又迈前半步,十指深深刺入掌心,从小到大,他这是第一次向别人如此低头.而这次的低头,他是那么的悔恨,那么恨不得想杀了自己。而如果,时间可以倒退,他宁愿,死的是他自己,也绝不会害了他们的孩子。

    连曦儿慢慢的转身,轻启红唇,目光懒散的看着他:“夫君,不知此番前来,有何事要吩咐?”

    “曦儿!你不要这样,原谅我好不好?这个地方不要住了,我另外吩咐人给你重新择了一处院子,清静幽雅,很适合你的,你看呢?”他一口气急切的说完,如果她肯从这里搬出去,他的心里,至少会好过一点的。

    “清静幽雅?”

    她嘴角微勾,自语一声,突然笑了,他这算是在向她赔礼吗?她要她的孩子啊!一处院子,就能赔得了她的骨肉么?他真是太天真了!

    “曦儿?你到底答不答应?”

    她的笑容令他害怕,虽然在笑,可是他却觉得她在哭,她的心里在流泪,而那种感觉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还在看着他,还有用那种令他毛骨悚然的笑看着他.

    他狼狈的闪过视线,她却感觉很舒服,就在他以为她不会答应的时候,她缓慢而又低沉的吐出了一个令他霎时轻松了不止百倍的字:“好!”

    连城看小两口关系很僵,连水都没有喝一口,当天就回了连府.

    冷希向连曦儿妥协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在日落之前,将连曦儿从那间破落冷清的”新房”中,搬进了一处清静幽雅,布置以素色为主的阁楼之中.

    “曦儿,你看,这里怎么样?”

    冷希亲自引导着她,缓步来到她的新住所,在阁楼门口停了步,竟是带丝讨好的问着她。

    连曦儿不语,抬头望向门上的一块黑底红字的大匾,上面书写着“清心阁”三个大字。半晌,她轻然一笑,道:“夫君废心了,这几个字,倒是真的让奴家清了心了!就好像,青灯伴古佛一般,夫君!如果无事,还请回吧!自此之后,奴家就在这里住下了,希望夫君不要过多前来打扰!”

    说完连看都没看他,径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翠,当先低首,踏进了清心阁。

    “曦……儿……”

    冷希超郁闷的看着两个女人的背影,怄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这算是怎么回事?他被一个不受宠的女人给赶了出来?要知道这清心阁可是这宛子中最清静的地方,他将这么好一地方给了她,就是以后想在此处跟她双宿双飞的。可谁料她居然来一个“没事勿扰”的态度,这真是让他下不了台面,尤其是要被冷雨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看到,还不定要笑他多久呢!

    走进阁中的两个女人可没有理他的打算,尤其是小翠,在走进了清心阁之后,转过身来笑眯眯的冲着他无形的张了张小嘴,然后毫不留情的当着他的面,将清心阁的大门关上了。

    [再见!]

    冷希默默的反复想着小翠临去之时的口形,最后终于总结出了这两个字。霎时,本来就冷的脸越发的寒气逼人!

    娘的!他现在居然混到了这种地步,一个小丫环也敢跟他叫板!真真……反了!可是,这是他自作自受的下场,怪不得人啊……

    清心阁内,小翠得意的关了门,然后冲着门后“呸”的吐了一下,小声的道:“哼!活该!臭姑爷烂姑爷!叫你欺负小姐!”

    “小翠?你在做什么?”

    淡淡的蕴含着一丝欣喜的声音悠悠的响在耳边,小翠吐了吐舌头,一溜烟的跑过去。

    连曦儿身着一袭淡淡的粉衣,静静的站立在阁内的一棵柳树之下,两眼悠悠的望向天外,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距离她嫁入冷宛已有一月之余,眼下已是进了八月,炙热的暑热已是大部分的都溜了过去,剩下的也只有那个秋老虎的余威了,虽热,但不怎么再流汗。

    闭目站在树下,隐隐转身身子,竟有一种随风化蝶般的感觉,似要乘风归去,又恐是高处不胜寒,半晌,终是回过了神来。

    “小姐?”

    小翠一直站在她的身后,着迷的看着她,即使小姐是个丑八怪又如何?小姐身上那种与生自来的贵气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或许这也是大夫人一直讨厌她的其中之一吧!

    “什么事?”

    连曦儿含笑着转回头,小翠不觉一愣,内心忽的感激涕零,这是小姐自从嫁入冷宛以后,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悄悄的抹了把眼角的热泪,小翠嘿嘿傻笑着道:“小姐,这个清心阁很不错喔!我们四处走走可好?”

    清心阁,的确是一个悠闲雅致的好所在.

    精致的二层小楼坐南朝北,临水而建,建筑木材一概采用上好的楠木,外刷成深红色。楼内冬暖夏凉,采光设计也十分到位。阁内楼前种有三棵倒垂柳树,每到二月春风,总是会满眼吹绿,树下备有一方石桌,几张石凳,可以在春暖花开之时,自在的品茶聊天;楼后居高临水,水中浮有无数荷叶,荷叶中间,莲花偶现,水旁还备有几只小船,每到兴起之时,只要天气允许,可以尽情的泛舟水上。

    二人看毕周遭,又进得楼中,当中一间大大的迎客厅布置简单大方,淡淡熏香缭绕鼻间,闻之醒神解乏,厅中桌椅板凳井井有条,左右回廊干净利索,没有丁点多余的饰物。

    从回廊一侧的楼梯上得二楼,一间一间看过来,无论是外部装饰还是里面的布置都比楼下的奢华了一些,尤其是最中间的两个房间,一间充满了柔柔的女性之气,一间则充满了男性的阳刚之气。

    连曦儿只犹豫了一下,便走进了那间女性之气的房间。

    进门抬脚,底下红毯铺地,墙上名画高挂,香炉中又清香淡淡,靠墙一侧摆有上好的桌椅一套,桌上茶具齐全。而隔间则珠帘暗垂,旁边一张镂空的屏风,屏风之上雕砌龙凤,看起来名贵非常。

    “小……小姐?这里就是姑爷给你住的地方吗?哇!跟那个地方比,简单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这样的排场可是连连府都比不上的!”

    小翠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姑爷,难道是真心悔过了?不过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小姐付出的代价可是不小。

    连曦儿宠辱不惊的看了她一眼,笑道:“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即使富可敌国又如何?终了,还不是只占一席之地。”

    “小姐!”

    小翠不依的跺跺脚,嘟嘴道:“这好好的房子你不住,偏喜欢那个冷冷清清只有一张硬床加破桌的难民房吗?难得姑爷发点善心呢!竟是说这些丧气话!”

    “小翠!”

    连曦儿突的皱眉,先是娇斥一声,后又冷声道:“人活着,去哪里住都一样,姑爷这样安排自有他的道理,不可妄加定论!”

    小翠一怔,继尔心慌道:“小姐…..你不要生气,小翠知错便是了!以后再不敢议论姑爷的是非!”

    “唉!好了!”

    连曦儿一声长叹,放缓了语气,道:“我也有不对之处,不应该这样对你凶的,不过,小翠是不会记我的仇的是不是?”

    “呃?小姐!”

    小翠看她一眼,突的哽咽道,心中却是暖意涌上。小姐,居然在向她赔礼道歉。今生有小姐如此相待,就是死了也值!

    连曦儿笑着看着她,在这里,她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又如何不知道小翠对她的照顾?可是祸事往往便由口而出,如果小翠总是这样随心所欲,要是被人给抓了口实,就不好办了。

    “小翠,我们去内室看看!”

    她笑着转移话题,即使亲人,有些事总要为对方想的!

    “好!”

    小翠欢喜的抹了把泪,一溜烟的跑到珠帘之下帮她打起。

    她轻点,朝着小翠眨了眨眼:“我还没老到不会自己掀帘吧?”

    呃!小翠愕然,小姐,居然有心思跟她开玩笑了?好兆头!

    思量间,连曦儿已是低首穿过珠帘,进了内室!

    小翠傻笑一声,也随步跟上,嗯,她高兴得过头了,小姐终于开心了,会跟她开玩笑了。

    内室中的布置似乎比外边的更为精致,但却是少了一些奢华,多了一些淡雅的清静。

    “小姐?想不到姑爷真是挺细心的,居然知道你喜欢淡粉色,瞧,无论是被子还是帐幔,都是用的粉色呢!”

    小翠笑眯眯的说道,眼神四下溜着,嗯!不错不错!

    无论是床还是桌子,都是崭新的,甚至都床都是经过细心加工的,金边描制,镂空打磨,既结实又美观,且上面铺着软软的床被,看起来就觉得睡在上面是极为舒服的。

    连曦儿取笑的看了她一眼,道:“要不要你先上去试试?”

    看她那样,一见这舒服的大床,哈拉水就流下来了。

    “嘿嘿!小姐,姑爷弄这么大的床,是不是……是不是你们要睡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