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夫妻共枕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3000字

     “他?”

    连曦儿慢慢的低喃着,良久,又皱起了眉头,长叹一声,道:“姑爷,自有他的睡处!那间房便是!”

    那间充满男性阳刚之气的房间。

    闻言,小翠也是皱起了眉,担忧的说着:“可是小姐,你是他……明媒正娶的妻,他要硬来这里睡,怎么办?”

    怎么办?

    夫妻本就应该同床共枕,但是……曦儿凝神不语,自从他亲手杀了她腹中的胎儿之后,她便对他寒了心,夫妻做到如此地步,不可谓不失败,可是,让她遵守什么妇纲唯他命是从,她也是断断做不到的。

    而这,他大概也想到了吧,所以才会布置了两间寝室。

    “小翠,阁楼大门可否关好?”

    她记得小翠临进来将门关住了的,可是这样一来,他便进不来了。莫名的,总觉得她不应该管他的,可是于理又不合,至少他也是这个冷宛的主子,她一个不受宠的夫人,要是让他没了面子,于下人那里也是不好面对的。

    小翠摇了摇头,小姐还是心软了,道:“小姐,大门小翠关好了,要不现在去打开?”

    “不用!”

    连曦儿急忙说道,说完又觉自己太过急切了,继尔‘扑哧’一笑,道:“你倒是知道我想干什么。”

    “当然了!”

    小翠不满的道:“虽然姑爷将这个好住所给了小姐,可是小翠就是觉得姑爷应该受些教训。不过小姐既然好心,那小翠也只好听从了。”说到最后,倒似受委屈最大的是她。

    连曦儿哑然失笑,轻声道:“行了,折腾了一天也都累了,天色已晚,你要是不打开门,我们还要不要去吃饭?”

    “呃?对啊对啊!”

    小翠后知后觉的喊着,这一天还真是混乱,小姐刚丢了孩子,身体极度虚弱不说,临了又让姑爷给搬到了这里,又跟她在这里聊了半天,就算是个好人也累了,再说,小姐这一天了,似乎还滴水未进。这是她的错,可是,这都怪那该死的姑爷啊,一切都是他惹的祸!

    急急忙转身下楼,奔去门前开了大门,又转身跑上来,小心的扶着曦儿下了楼。看看天色还未到开饭之时,去早了人家也不会卖她小姐的面子,于是干脆忍着腹中饥饿,两人十分自得的坐在了柳树之下的石桌旁。

    八月的天,自有一种秋高气爽的感觉,眼前的柳树叶子或多或少的都展尽了生机,偶尔有些早黄的叶子已是慢慢的打着旋飘了下来。

    看着看着,连曦儿不觉的痴了,喃声道:“小翠,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一年也,春秋冬夏,皆相对以成岁.,而冬尽必春,夏尽必秋,往复循环,万年不改,自是天道循环,如若有一日,小姐我舍你而去了,千万要记得保重自己,在这世间,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或者,应该尽早为你寻户好人家,嫁了才对。”

    小翠惊愕,半晌,回神急道:“小姐,你说什么呢,好好的干嘛要提这个!我不嫁,我要一生服侍小姐,只要可以守在小姐身边,小翠宁愿终身不嫁!”

    小姐的样子好让人心酸,明明如花少妇,却偏偏要说得这番老成的言论,听得她头皮直发麻。

    “是吗?”

    凝神半晌,连曦儿忽的扬颜,取笑道:“就算是雨侍卫也不嫁吗?”或者是风,那个跟夫君同样冷酷的人,只不过,却没有夫君那般的狠心肠。

    “小姐!”

    小翠害羞的低下头,不依的娇嗔一声,脸上悄悄染上了两抹红晕。

    雨,好一阵不见他了,怪想的。

    “怎么?你不愿意?我还想着过些日子帮你提提亲呢!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好强求!唉,冷雨,多好的一个男子啊!”

    连曦儿故作叹息,摇首不已,看在小翠眼中又羞又急,只是接连不断的跺脚,口中连连娇呼“小姐”,其它的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连曦儿笑着看着她,道:“好啦好啦!你这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小姐就会欺负人!人家……人家没说不愿意嘛!”

    害羞的揪着衣服低下头,心中暗喜,这才是小姐,温柔如水,心细如发,虽然样貌丑陋,可是心地绝对是最美的。

    “那好,没说不愿意就是愿意了,等雨侍卫从外面回来,我就帮你问问他!”

    安排好她的将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必须要离开,她也就安心了。

    两人各有心思,一霎时,空气中除了偶尔风吹树叶的声音,便再没了其它声响。

    就在这时,只能大门一声转响,一个人影忽然闪进,接着就听到一声嬉笑的自夸声:“喂,要问我什么呢?哇哈哈哈!那个小翠姑娘,瞧你这么脸红的样子,可否是看上了我冷雨的风流潇洒英俊不凡,以至心生倾慕,非我不嫁?”

    “雨侍卫?”

    小翠喜上眉梢,蓦的转首,却突然又想起刚刚小姐说的那番话,不觉的便又扭怩了起来,干脆便像个木偶娃娃一般矗在哪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连曦儿含笑不语,眼神中分明有着浓浓的取笑。

    冷雨倒是傻了,脑后凉气直冒:天哪!不会真给他说中了吧?求教的看着两人,一个红霞满脸,一个笑得神秘,半晌得不到回答,终于牙一咬,硬着头皮道:“夫人,你们……刚刚是在说我吗?”

    惨了惨了!他就知道自己一向桃花比较旺,可是他现在还没有娶妻生子的打算嘛,再者说,他只是看这个小翠很好玩,所以,很喜欢她而已,仅仅的只是喜欢,那种做妹妹的喜欢。

    “嗯,雨侍卫,我看你年岁也不小了,可有心仪之人?”

    连曦儿笑着看他,莫名的感觉他对此事有些排斥,侧眼一看,旁边小翠将耳朵竖得高高的,一脸的娇羞。唉!她低叹一声,似乎……事情有变。

    冷雨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顾左右而言他的道:“夫人……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去看看饭做好了没有!”

    说完连看都不敢再看小翠一眼,狼狈的撒脚就跑。

    “雨……”

    小翠出口只唤出了这一个字,便脸色刷白,神色暗淡,心头已是罩了浓浓的哀愁。他的这个态度,比当场拒绝她还要让她伤心。

    连曦儿看着她摇摇头,这样也好,早点让她绝了这份念想,以后也好早点解开心结。

    而冷雨,她从一开始就发现,他对于小翠喜欢是喜欢,眼神中却是没有情人之间那抹温情如水的眼神,或者,一直便是小翠妄想了。

    “小翠,来,想哭就哭吧!”

    她叹气,伸手将小翠拥在肩头,不一会便觉得肩后湿了一大片。

    自古女子唯一的出路便是能嫁个好人家,可是也要两情相悦才是,千万,不要再像她。貌和神离的夫妻,她还不如不嫁,思及此,她更加坚定了要为小翠找个好归宿的念头。

    小翠趴在她的肩头,由之前的暗泣,转为嘤嘤的啼哭声,直到后来的伤心欲绝。连曦儿无奈,细语安慰,愣是过了好久,小翠才算是挺过去这个伤心劲。

    不好意思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双眼通红的低头说道:“小姐,将你的衣服弄脏了。”

    “没关系!”

    连曦儿笑笑,眼角余光一扫,悠然转头,朝着一旁突然说道:“风侍卫可有事?”

    呵!

    他在这里看了好一会儿了,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不过,瞧着他那双担忧的眼睛,瞧着他那张不善的脸色,大概,小翠在他的心中是极为位置的。

    “风侍卫?”

    小翠慌乱的抬头又低头。她的眼睛哭得红红的,哪能随便再看人,而且,她一看到风,就想起了雨,这刚刚才收回的泪水,便又不由得流了出来。

    冷风暗暗咬了咬牙,硬生生的将视线从小翠的身上收回,望向那个眼底含笑的夫人,道:“爷让属下通知夫人,夫人的饮食以后不必亲到后厨去取,每到饭时,便有下人送到清心阁,爷还说,今晚的晚饭,他想陪夫人一起用,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姑爷要跟小姐一起用饭?

    小翠像是听到了一个极为荒诞的笑话似的,小嘴大大的张着,也不知是要笑还是要哭两声,刚刚才被冷雨无情的打击的心境,霎时像冬后死不尽的小草,又在春天悄悄的冒出了嫩芽!

    哇哈哈哈哈哈!

    还有什么事能比得上小姐的幸福更重要呢?

    可小姐这又算是什么?苦尽甘来吗?一个死孩子……啊不!一个还没出世的孩子不幸“夭折”,竟是换了一处高雅的所在不说,居然还换得姑爷浪子回头,知道疼惜小姐的好了,这可真是讽刺!

    冷风担忧的看着嘴巴大张的小翠,耳朵看起来是在听着夫人的答复,其实那就是个摆设了。

    他的全副注意力都在小翠的身上,这丫头看起来怎么又像哭又像笑的?

    刚刚,她可是一副欲然欲泣的模样,他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