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吐血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2998字

     如果小翠真的因此而得了个什么病,他绝对绝对要把那个花心多情不负责任的冷雨给他打得死去活又来,活去又死来的!

    呵呵!

    连曦儿左右看看,发自心底的笑。小翠于她,那是没得说的,看样子,也知道是在为她高兴。冷风为小翠那也是没得说的,看样子,只要小翠有个好歹,他绝对会将那可怜的冷雨给扒了皮!

    不过,想到自己的晚饭问题,她又无奈的叹了口气,她不想跟他一起用!

    终是摇摇头,打断眼前各有所思的一男一女,缓声道:“风侍卫,请帮忙告诉夫君,这宛子是他的,他想来便来!”虽然不想,可是,顺着他吧!

    “是!夫人!”

    冷风回神,恭敬的看了她一眼,心道,倒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从他代主子接她上花轿就知道了,明明看着不喜,却硬是上了轿,明明看着不想,却硬是应了下来,居然是那么的自然,仿佛这些事与她天生便无关似的,仿佛,应的人不是她,而是她在代人应承,如此的淡泊,如此的不在意。

    看着冷风满怀心事的退走,连曦儿勾唇轻笑,侧过头,颇感兴趣的望着还在大张着嘴巴的小翠,突的出声说道:“小翠,你的嘴里怎么有个鸡蛋?”

    “呃?”

    小翠乍然回神,上下动了动嘴巴,奇怪的道:“小姐,没有啊?”唔!嘴巴怎么有些疼。

    连曦儿笑眯眯的看着她:“没有吗?我还以为你嘴里含着个鸡蛋呢,而且是没剥皮的。”要不,怎么半天了都不嫌累的,一直张着嘴巴。

    小翠郁闷的看着她,终于知道她的小姐又耍了她一回,不依的看着她,却是忍不住的关心着:“小姐,你是越来越爱开玩笑了!你身体怎么样?既然晚饭会送到这里来,要不小翠扶你到楼上歇歇?”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刚掉了孩子的人不是应该头缠白布躺在床上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吗?怎么她的小姐就这么奇怪?心不悲,面不瘦,居然还有心情老开她的玩笑?

    “呵!我身子我知道,没事的!”

    小翠在担心什么,她知道的,只是她真的不想躺在床上,一个人胡思乱想她那无缘得见的孩子。她也恨,可恨有用吗?她曾不想醒过来,以此惩罚他,可是,红玉来了,她挣扎着醒了过来,而既然醒了来就不能再睡过去,惩罚,也可以再换个方式继续。自此之后,她与他虽是夫妻,但再无夫妻情份,他要来便来,他要走便走,而她,只是这“清心阁”中的一房住客,他不许再碰她。而如若有天,他烦了这些过不得这日子,他尽可赶她走,一纸休书,将她扫地出门,她乐意至极!

    “小姐?你又走神了!”

    小翠不满的提醒她一句,她想错了,小姐心里还是苦的,否则小姐不会有如此神情。头顶上的柳叶偶尔落了几丝下来。

    在经过小姐的眼前时,她分明看到,小姐的眼中滑过了一闪而逝的伤痛,是那么的刺眼,然后又极快的隐在平淡漠然的双眸之中。

    仿佛,从来,她的小姐便是这个样子,从来便是如此淡漠的。

    可也只有她知道,小姐刚开始的时候,是极为努力的想跟姑爷好好生活,好好过日子的。想到那个姑爷,她不觉的双眸之中隐了点点狠意。

    “来来来!进来,小心点!看着台阶别洒了!”

    就在这时,一声高昂的叫声响起,两人愕然转头,刚刚溜走的冷雨一脸讨好的当先推门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跟着几个手捧食盒,背着桌椅板凳的冷宛下人,一个接一个的走了进来。

    连曦儿看着,不由含笑道:“这个,不用背什么桌椅板凳的!这里有石桌便可!”

    冷雨刚要答话,可又想起什么似的,搞怪的摸了摸鼻子,向着她眨了眨眼,嘴巴也向着门口歪了几歪。

    连曦儿皱眉看着,眨眼不见,他是得了什么怪病了吗?眼睛抽风?就连嘴巴也中风了?不过,却是向着门口……想着,她俏脸突的一变,淡漠无情的道:“门外可是夫君,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

    话音刚落,门外便走进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脸上冷酷绝情,周身冷意凌然,正是冷希!

    “曦儿……”

    冷希皱了皱眉,看了这一院子的人,不觉的住了口,却又冷道声:“都退下吧!”

    “是!”

    摆好桌椅放好饭菜,下人都低首退了出去.

    冷雨傻笑的站在一旁,讨好看着冷希道:”爷……”我可不可以不用走?我也好想吃饭喔!

    “滚!”

    该死的!

    等吃完饭再找他算帐,让他找人,他居然从倚红楼里找来红玉,差点惹得龙在天拆了他的宛子,这还不算完,他不怕死的又将连城找了来,怎么的?是怕他活得久吗?

    专给他惹事,留着他也是个祸害!

    “好好!我滚滚滚!”

    冷雨擦了把头上的冷汗,一溜烟的跑了走,唔!这次,好像真玩大了,主子可是真生了气了。

    雨……小翠眼含悲伤的目送着他的背影,莫名的就想流泪。

    她了,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他们三人站在这里,冷希看了眼淡然平静的连曦儿,半晌,僵硬的说道:“曦儿,来用饭吧!”

    “谢谢夫君!”

    连曦儿弯腰行礼,然后在小翠的扶持下坐到了桌旁。

    “小翠,这里有我就行了,你下去吧!”冷希吩咐着,他想跟曦儿好好聊聊。

    小翠愕然,迟疑的看了着连曦儿,道:“小姐?......”

    姑爷,不会又想使坏吧!小姐可再经不起他的折腾了。

    “小翠,你先下去吧,姑爷有事跟我说!”连曦儿摇头看着她,心中暖意滔天,在这个世上,也只有小翠会这么关心她了。

    小翠皱眉,福了一礼,退了下去,却是在不远处悄悄的看着这边。

    她不放心小姐!

    冷希也知道,但现在,也不想再管她了,只要不打扰他们说话就好。

    如墨的双眸无奈的盯着连曦儿,半晌,轻声道:“曦儿,你还在生气吗?”

    连曦儿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挂起了一丝淡笑,道:“夫君说哪里话了,曦儿怎能记夫君的仇?”自称曦儿,还是解不开心中的疙瘩,希望你知退而退,暂时不要说这些。

    冷希一怔,暗叹一声,聪明如她,竟是以如此方式来拒绝他。可是,他明明是不在意的,为何这心竟像是被针扎似的痛?

    “曦儿,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唉!曦儿,这个清心阁,就当是我补偿你吧!你千要好好保重身子,我这就走。”

    我以为那孩子是那个杀手墨言的!

    唉!落寞的说完这些话,冷希起身便走,她不想与他一起用饭,他留下也无益。她刚掉了孩子,想必是身心俱伤,他对不起她啊,不能再惹她不痛快了!

    连曦儿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出了门口,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蓦的,心中像是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抓住了似的,心痛如绞,摇摇欲坠。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悲凉的低声唤道:

    “冷希!冷希!我的夫君!你当真如我所想的一般,是在补偿我,可是,我所受的伤害是你所能补偿的吗?太天真了!罢罢罢!既如此,你又何必来此?冷酷无情,你真配得上这四个字!”

    “哇!”

    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喷出来,竟是气若游丝般一头扑在桌上,扫落了一桌的饭菜。刹那间,她以为自己就会这样死去,无声无息,除了小翠,再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噼哩啪啦”

    一阵盘盏落地的清脆声音,响彻入云宵。小翠大惊的冲过来,哭泣的扶着她。

    “小姐?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那个该死的姑爷!

    每每在小姐好过一点的时候就会来小姐的伤口上撒把盐!

    可恶!她知道小姐虽然外面看起来冷漠,可还是对他有一份心思的,否则也不会同意他进来与她同桌用饭,可是,结果呢?

    她眼睁睁的看着姑爷甩手而去,小姐脸若金纸般的气若游丝,这难道,就是小姐的命吗?

    “我没事!”

    连曦儿咬牙说道,艰难的抬起手擦掉了嘴边的血迹,半晌,又喘着气道:“小翠,可能是小产之后身子太虚,扶我上楼休息一会吧!

    对了,姑爷说这个清心阁是补偿我的,以后,清心阁的门,便关了吧,即使姑爷来了,没有我的允许,也不可开门!”

    自从连曦儿在清心阁被气得吐血之后,小翠俨然就是一守门官,除了送饭的,无论谁来,一概不让进,即使是冷希,她也是婉词拒绝,而后者也不好硬闯,只得罢了。

    转眼间大半个月又过,一晃又是月圆十五了,连曦儿的身体也休养得差不多了,虽是比不上以前,但比起半月之前,可是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这一天,连曦儿独自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