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美人真容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3064字

     来到了院中落叶纷飞的柳树之下。如今已是九月初,秋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阵阵秋风刮来,树上的柳叶不住的随风轻摇,继尔飘荡着落下,缓缓的在地上铺了一层软软的黄绿色地毯,看上去是那样的柔和。

    看着看着,连曦儿不觉勾唇轻笑,世间万物大抵是如此,哪个,都逃不开命运的安排。

    莫名的她又想到了“秋风扫落叶”这一词,假如这柔和的一层柳叶地毯突的被一股秋风卷上了天,又是何种光景?

    轻轻的坐在石桌旁,她颦眉深思,又到了十五了,每个月的这一天,往往是她最开心最高兴的时候,可是今天,她却高兴不起来。

    “小姐,你在想什么?”

    小翠悄悄的走到她的身后,小声问道,生怕惊吓了她。她刚刚在阁中楼后的那处水边玩,一回头就见小姐正站在树下,若有所思的望着地下的落叶在笑,难道,小姐是嫌她偷了懒没有打扫吗?可是近得前来又不像,小姐,好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喔!对了,又是十五了,每到十五的晚上,小姐都会独自一人出去,可今天的晚上,小姐还会不会出去?

    连曦儿抬头看她,眼底有着抑不住的落寞,红唇轻启,道:“小翠,这些天姑爷有没有再来?”前几天刚闭门的时候天天听到他的叫门声,后来就听不到了,也不知最近如何。

    小翠点了点头,笑道:“原来小姐在想姑爷啊!不过不用想他!这些天姑爷天天来,只不过到门口看看就走了!”顺便吩咐小翠好好照顾小姐,哼!这话,她自然是不会告诉小姐的,免得小姐又心软!

    那个姑爷,她看着就讨厌!

    “是吗?”

    连曦儿问完这句话,便再也无语了,仿佛问的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过路人。

    小姐都不问了,小翠自然不会多嘴的开口,于是坐在石桌旁陪着小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又到了晚上。

    用过晚饭,连曦儿认真的看着小翠,吩咐道:“小翠,今天是十五月圆夜,我不出去了,可是这间房你也不要进来,好吗?”

    小翠惊讶的看着她,为什么小姐不让她进房?这几天来,可是她一直陪着小姐睡的,但看到小姐认真的神色时,还是不放心的点了点头,道:“小翠不去就是了,不过小姐保证,有什么事一定要喊小翠!”

    “好!”

    连曦儿展颜,虽然带着面具的她,姿色也仅是个中等,可小翠莫名的就是感觉到了一股轻风拂面的感觉,很舒服,很让人沉醉。

    是夜,月光暗淡,挂满星辰的夜幕之上,飘动着一些淡淡的云,月光透过云彩照射到地下,因此并不能照明。

    清心阁,在二楼之上有一间屋一直亮着灯。、随着夜色越来越深,那灯却是越来越暗,终是在新旧交替的那一瞬间,忽然扑灭,然后又似乎是屋内之人点亮了另一盏莹虫似的灯光,堪堪的只能与天上的月光差不多,虽有光亮,却只能照亮方圆半尺之地,可见烛光之暗。

    连曦儿静静的坐在烛光之前,在灯的一侧,摆着一面小巧的铜镜,由于光线的关系,她的脸映在铜竟之中竟是折射出一种迷离的美。

    “月圆十五夜,可惜月圆人不圆!”

    她低叹一声,也不知是叹她自己的身世,还是叹那未出世的孩子,或者是叹她不懂温爱的夫君。

    半晌,突是感觉脸上有些异样的变动,于是勾唇一笑,轻轻伸手,揭去了自己脸上的精致面具。

    霎时,在昏暗的灯光下,在那面小巧的铜镜中,出现了一个水眸黛眉秀发披肩的绝色女子,宛若是一入夜的精灵般,绝美的脸上闪着一种耀眼的圣洁之光,令人不敢逼视!

    “这才是你,百合!或者是连曦儿!”

    她低笑一声,爱恋的看着自己每月只能出现一次的真容,竟是嘲讽的笑了。

    没有一个女子不爱美,只是如果拿这副面容放在夫君的面前,他定是很惊讶的吧!

    想到上次在宛中的湖水之畔,同他颠鸾倒凤的那一幕,她不觉的红了脸,但瞬即,又将脸上的红晕隐在了灯光的阴影之处。

    她的夫君,只爱美人!

    而她的惩罚,却注定她这一生,坎坷不平。

    想到这些,她讽刺的又笑笑,耳边突的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刚要拿面具戴到脸上,便见紧闭的房门被“砰然”一声打开,一个黑衣蒙脸的人,滑溜的潜了进来。

    关门转身,然后在看到镜前手执面具极度惊愕的她时,不觉愣在了当地。

    “百合?”

    试探的声音从黑衣蒙面人的唇间逸出,连曦儿浑身一颤,这竟是个女子的声音,可这声音好熟悉,忽的抬眸看她,惊喜道:“凌霜?”

    “百合!真的是你!”

    黑衣蒙面人激动的扑上前,扯下自己的面巾,兴奋的道:“是我,我是凌霜!”

    “凌霜!我们……又见面了,对了,我找到红玉了!”

    连曦儿将手中的面具往桌子一扔,挑亮灯芯,同样激动的看着黑衣着身的凌霜。她还是老样子,娇艳如花,可惜黑眸冷冽,整个人看起来清清冷冷,对人也一向冷淡如斯,不过,在面对她们几个姐妹时,又会露出特有的激动与放松。

    “红玉?你见过她了?”

    凌霜惊问,同样的喜出望外。

    “是的!她坠入红尘,不过她一直守身如玉呢。她……”

    连曦儿拉着她坐下慢慢的讲起了有关红玉来冷宛,又被人强行带走的事。凌霜慢慢的听着,时而面露微笑,时而又皱眉思索……

    屋内烛光摇曳跳动,时间就在两人的一听一诉中悄悄的溜走……

    终于讲完了,连曦儿这才想起忘了问她一个最要紧的事。不觉皱眉道:“凌霜,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啊……还不是为了偷冷宛里的千年寒玉!”

    说到这个,凌霜清冷的娇颜,忽的透出一抹娇羞。

    连曦儿一愣,在看到她面上的羞色时,不由挑眉暗笑,勾唇轻道:“千年寒玉?偷来你用的吗?”

    “不是!”

    凌霜飞快的说完,这才发现连曦儿一直在含笑看着她,那眼神中分明有取笑的意思。

    凌霜俏脸一红,道:“好了啦!是给他用的!居然笨死了,下毒要毒死自己!我白天有来向冷希求过寒玉的,只是他不肯,无奈我只好来偷!”

    说完,自怀中取出一方锦盒,打开,里面是一枚白色的圆形润玉,看起来十分精美,但待细看之时,却又感觉处处破绽。这玉,是天然玉。

    盒刚打出,屋内的气温就骤然冷了下来,凌霜待连曦儿移开目光,赶紧合上,道:“百合,我不能再待在这里了,我要赶快回去,这虽是寒玉,可也不宜在外界时间过长,用完了,我自会还回的,顺便再来看你,然后我们姐妹慢慢再叙。”

    言毕,收起寒玉转身欲走。

    “等等!你是说,你白天来求过?”

    连曦儿叫住了她,忽的皱起了眉头,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是啊!怎么了?不过冷希那个家伙不借给我!”

    凌霜气恼的说着,要是此番耽误了她救人,她绝对要将这个冷宛杀个鸡犬不留,呃,当然,百合是要放过的。

    “糟了!”

    连曦儿忽的起身,慌乱的拿起被她丢在桌上的面具道:“你偷出寒玉的时候,后面没有人发现吗?”

    “有!不过我进了这里就把人甩掉了!”

    凌霜皱眉,莫名的,她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冷宛的一干高手,竟是这么轻易就被她甩掉了?这中间大有问题!转眼看向连曦儿,凝眉道:“百合,哪里不对?”

    “当然不对了!跑进了我夫人的房间,就以为安全了吗?”

    一声冷彻入骨的声音,寒寒的响起,连曦儿凌霜两人慌忙转头。

    身形修长的冷希浑身沐着夜色,正昂然站在门口鄙夷的看着两人。却是在对上连曦儿慌乱的面容时,不觉惊喜万分。

    “是你?!”

    他讶然出声,那个月光下的精灵,那个与他共赴巫山的仙女,原来竟是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下子,他再也不会允许她逃离了!

    “夫……”

    才出一个字,她便哑然住口,夫君?现在,她不能叫他夫君,她现在的容颜在他的眼里,是那个在月下跟他水中云雨的女子。

    什么?

    虽然她只说了一个字,可是他还是听清了,她,是在叫他吗?这“夫”字后的下一个字,会是什么呢?

    他皱眉凝神,反而将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给忘了。

    原本他是到这里来抓那个偷寒玉的贼,却在碰到宛若天仙的她时,无论是脑子,还是心,全部被她给占满了。

    凌霜不住的在两个人之间打量着,眼里有着一抹了然的笑意。趁着冷希发呆的时候,她悄悄的收她寒玉,打算溜走。

    这两人,一看便知道是那种痴男怨女型的,她救人要紧,可没功夫在这里陪他们呆着。

    “哪里走!”

    冷希一心二用,眼角余光在瞄到凌霜的动作时,不由飞身上前,一掌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