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美伦绝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3004字

     笑嘻嘻的眯着眼,眼里闪动着算计的精光。如果,她以百合的下落做要胁,那个冷希,会不会把冷玉直接送给她了呢?

    “好啦!不试就不试吧!霜,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帮你做一件就是了。”

    连曦儿将衣袍收起,笑着说道。

    这件大红的裙衫,她们几人中,也就红玉穿着最漂亮了。能将大俗的红穿得那样媚而不俗,让人一眼就惊艳的女人,也就只有红玉了。

    “好啊,你说的喔,你也要帮我缝制件衣服。”

    凌霜笑嘻嘻的靠过来,眼睛也不盯着红玉的衣服看了。

    那衣服,也就只有红玉能穿,真要她穿上,她还指不定怎么别扭呢。

    “行!没问题。”

    连曦儿笑着点头,随手将衣服递给小翠,小翠神情紧张的像是抱着一大堆宝贝似的,不知道要往哪里放下。

    “哈哈,百合,你这个丫头真可爱。”

    凌霜放肆的大笑着,小翠翻着白眼,模样还真可爱了。

    凌霜又一阵的大笑。

    正笑着,门被推开,香风扑鼻,红玉扭着水蛇腰,一步三晃的走进来:“哎,奴家这一时半会不在,就被那乌鸦占了凤巢了?”

    眼睛撇一眼凌霜,再撇一眼窗子,脸上带着笑,牙里咬着恨。

    这个臭女人,肯定又不走正门,看看她的窗子,她可是刚刚新换不久的!

    “哼!怪你窗子不结实,能怪我吗?”

    凌霜撇着嘴巴,照样也不给红玉一个好脸色看。

    这女人,真抠门,小气。

    连曦儿揉着眉心看着两人:“好啦好啦。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一见面就吵嘴?”

    从花神时就是,这被罚下凡界了,还是这样。

    不过,吵归吵,俩人的感情,却是非常好的。这也算是,吵出来的感情?

    笑着看看两人,见俩都是一脸不满的模样,红玉娇,凌霜冷,各有千秋,均是绝色,所谓美色各异,也无外乎便是这般了。

    招手叫过小翠:“小翠,将手里的衣服送给红玉姑娘。”

    “衣服?你真的给我缝了?”

    红玉一声惊叫,喜滋滋的转过脸去,两步上前抢过小翠手里的衣服,得意的展开,搁在了身上,左比了右比,嘴里还不停声的念叨着:“哇!百合你真是太好了,我太喜欢你了!这衣服,我非常喜欢呢。”

    迫不及待的将身上的衣服换下,穿上新缝制的裙装,忍不住便一曲艳舞跳起。霎那间,红影翻飞,金蝶如舞,宛若精灵降世,端的妖娆美丽,艳绝天下。

    “啊啊........红玉姑娘,好美喔!”

    小翠流着口水看着,目瞪口呆,怪不得红玉姑娘能为这倚红楼的头牌呢,果然厉害。

    凌霜也偏着头,难得的没有再与红玉较真:“嗯,是不错。百合的衣服好看,你穿上也不错。”

    红玉抿了抿唇,喜笑连连的停下了身子,转身给了连曦儿一个大大的拥抱:“百合百合,奴家真是爱死你了喔!你真好。”

    “啵”的一声大香吻,凌霜受不了抖着身上的鸡皮疙瘩,小翠满脸的红,连曦儿也有点受不了她的热情。

    将她拉开,无奈的道:“红玉,你可别爱死我。你要爱死我,有人可会有意见的。”

    “谁呀?他敢!”

    红玉秀眉一竖,凶巴巴的道,“那个臭男人,都说了,老娘看不上他,偏要死缠着不放!他要真有意见,老娘正好将他踢出门去!”

    嘴里说着,脸上却是嗔中又含着俏,连曦儿摇摇头:“你就嘴硬吧!”

    这些天,她亲眼见到,以龙在天的身份,竟然会甘愿窝在这倚红楼里,为她一人的贴身小倌,她居然还有不满意的?

    凌霜抢过话头:“哼!你不要他吗?正好,我要!我就稀罕那样的男人!”

    太平皇朝一朝之储君殿下喜欢她,她居然还拿乔?看来是没受过罪。

    “死凌霜,你敢抢老娘的男人?”

    这边凌霜话音刚落,红玉便恼了。凌霜挑衅的再回了一句嘴,俩人连吵带掐的又斗起了来了。

    小翠感觉正在身临其境的看一场大戏。

    自家小姐主子是最具威望的正室夫人,那边俩就是争风吃醋的小妾美人。哎,这怎么个一团的乱?

    连曦儿也不理两人,只是一直笑着,由着她们,这俩人增进感情的方式,似乎很是另类。

    而直到现在,四个姐妹,已经聚了三个了,还有一个在哪里?巧铃儿,你过得好吗?

    转眼间,又是一月十五,圆月高照。

    倚红楼,红玉特的在这一天推了所有应酬,连同当今太子龙在天殿下都赶了出去,只为与自家姐妹开心一聚。

    这一夜,凌霜也早早的来了,一身的白衣清冷,宛若冬日里傲雪凌霜的红梅,偶有暗香缭绕,也只有她们三人能闻到。

    至于红玉,则是一反平日的红衣妖艳,穿了一身素色的淡绿衣袍,上面绣着几只蜻蜓,辍着几朵浅浅的荷叶,整个人看上去,少了一份妩媚,则多了一丝出尘的惊华。

    连曦儿满意的看着两人:“红玉,凌霜,还是这身打扮看着顺眼。”

    以前没有犯罪,没有被贬下凡间之时,她们二人便是这般打扮。一个掌管梅园的梅花,一个掌管天池里的荷花。

    红梅,青荷,这是她们原本的名字。不过,却感觉有些错点的味道。

    无论是红梅与凌霜,还是青荷跟红玉,总感觉那么不搭配。

    红玉摸着下巴,看着自己一身的青衣出尘,也觉得有些别扭:“嗯,这些日子习惯了穿红衣,突然换成以前的衣服,还真看着不舒服呢。”

    凌霜白她一眼:“你还习惯了名字叫红玉呢。混什么不好,混到红尘里来了,也算你有本事了。”

    这个女人,明明满肚子的才华,却是懒得要命,居然宁愿去找J也不混好人家?真不明白她怎么想的。

    这要让王母娘娘知道,估计会气得再罚她一次。

    红玉斜着眼呛回去:“你还不一样?好好的美人儿不混,混什么杀手?要知道,总是喜欢打打杀杀的女人,是没人爱的。”

    小样的,敢跟我斗嘴,让你俩。

    凌霜气得咬牙,眼看要拍桌子怒起,连曦儿无奈:“你俩能不能消停一下?这午夜将至,我好容易每月就盼这么一回,你们真要给我搅了不成?”

    头疼的揉着眉心,王母娘娘当日罚下她们姐妹四个,她大概是被罚最严重的了,每月也人有一天会变得漂亮。

    不过,谁让她偷了塑仙液呢?这惩罚,也应该的!

    “好啦好啦!我不跟她一般见识了,我这就陪着百合,嗯,陪着曦儿,好不好?曦儿?”

    红玉一脸撒娇的跑回来,讨好的摇着她的手臂。她们中,百合是最善良的,也是最容易被人欺负的。看看,明明身为嫡仙,却非要被冷希那个混蛋蹂LIN着,她怎么想怎么气愤。

    凌霜也没有继续跟红玉吵,也返回了身,静静陪坐在连曦儿的身边:“曦儿,你这张脸,也真苦了你了。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十多年的庶女生涯,十多年的打骂,可怜她是受了多大的煎熬?

    一说这个,连曦儿也有些鼻子发酸:“好啦!我现在是连曦儿,不是什么百合。身为连曦儿,就要承受连曦儿的一切。凌霜,红玉,这都是我们应有的惩罚,只要我们坚持,我们一定会苦尽甘来的。”

    她坚定的说,虽然不知道这惩罚何时能解,但她真的相信,她不会一辈子就这样子的。

    “苦了你了,曦儿。”

    凌霜叹一声,蹲在她的腿边,将头放进了她的怀里。

    红玉没说话,同样学着凌霜,将头放进了她的怀里。

    连曦儿眼睛一酸,不知怎么的,眼泪就下来了。这些年,她苦吗?呵!

    每月只有这么一日的美艳,她的等待,真的很煎熬。

    一时之间,三人轻轻的拥在一起,谁也不再说话,整个房间到处弥漫着一种幽幽的暗伤。

    这一晚,小翠也被早早的打发了去睡觉,所以,这方天地,这个时间,是完全的属于她们的。

    时间转眼即过,新旧交替的一刻,很快来到。

    连曦儿深吸口气,拍拍两人,然后站起身,将脸上的人皮面具,一点一点的揭下,绝世丑颜的面容也在这一刻,毫不保留的出现在夜色正亮的时刻。

    红玉凌霜齐齐一声抽气,霎时间,眼里涌满了泪水,死死的咬着唇不哭。

    这些年来,曦儿过的岂止是苦?简直是恶梦般的日子吧?

    连曦儿摇摇头:“不哭喔!你看,一会,就变了。”

    手点着自己的脸,连曦儿笑得温柔,但是这个温柔在这样一张绝世的丑脸的上,无疑更显狞狰。

    红玉凌霜用力的点点头:“嗯,不哭,一会就变了。”

    目光贪婪的将她的绝世丑容记在心底,这便是天庭的百合,温柔如水的百合,也是现在的连曦儿,善良温柔的连曦儿,不论她变成什么样,她永远是温柔的,善良的百合。

    “好了,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