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惊艳的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7本章字数:2964字

     感觉到脸上的异动,连曦儿轻轻的道,拉回了两人的心神。

    夜色正当空,幽幽的照在她的脸上,绝世惊华,淡淡而现。

    水眸黛眉,绝世惊华,唇不点自朱,眉不画自黛,她明眸皓齿,肌若凝脂,一身清华堪比天上冷月,谁敢说她丑颜无敌?

    “曦儿!”

    红玉激动的扑过来,再见这张熟悉的容颜,她真的很感谢上苍,却又有点小小的怨。

    上天,何其的不公?

    “曦儿!如果一直这样,该多好?”

    凌霜没有扑过来,却是毫不防碍她分享这一刻的喜悦。

    曦儿曦儿,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我们心里的百合呢。

    “好啦好啦。要是一直是这样,那又怎么受罚?”连曦儿笑看着两,偏着脑袋,难得俏皮的眨了眨眼,一如堕世的精灵般,有着最灵动的娇憨,也有着最绝美的容颜,更着最善良的一颗心。

    红玉不依的离开她,“你说什么呢?哪个女人不爱美,那王母.......”

    “行了!”

    连曦儿急忙打断,瞪她一眼,这王母的坏话也是能随便说的?

    红玉后怕的吐个小舌头:“好啦好啦!我不是故意的。”

    凌霜也松口气,王母的坏话还真是不敢说的。

    “好了,趁着这机会,我们一起舞一曲?”

    连曦儿提议,能与两个姐妹重缝,并一起分享她最为喜悦的一刻,她有种对月起舞的冲动。

    “好啊!”

    两人抚掌同意。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不过片刻间,一曲清音高歌,惊醒了夜间睡眠。一曲对月起舞,惊艳了天上冷风。

    在这方圆三丈,三人如诗如画,演义了一场美伦绝伦的视觉盛宴。

    连曦儿清唱,《水调歌头》珠圆玉润,缠绵悱恻,红玉起舞,《霓裳羽衣》,仿若天上人间,凌霜伴舞,柔钢并济,与红玉的舞步交相辉映,你来我往,醉月翩翩。

    而这样的一幕,以往只闻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小翠翻来覆去睡不着,被惊醒起身,更是震惊非常的感受了一把。

    这一刻,她无比坚信,小姐,与她的朋友,绝对不是凡间之人。

    .............

    时间过得飞快,一曲舞毕,连曦儿的脸上异动又起。她心中一叹,刚好一曲唱完。静静等着那月色的偏移,将她绝美的脸,再度蒙上了一层沟沟壑壑。然后,平静的将一边的人皮面具又戴上。

    转身,红玉凌霜,一身哀伤的看着她。

    “无防。”

    她轻轻一笑,“每月有这么一刻,我就知足了。”说完了,见两人还是一身的伤感,又叹口气,“今夜,有你们,我尤其开心。”

    话说完,向着门口小翠招招手:“过来吧,既然睡不着,就收拾一下咱们的东西。这倚红楼,也住了整整一月了,再住下去,怕有人不乐意了。”

    笑着向门外看了一眼,红玉下意识的看过去,龙在天一脸惊艳的站在门外。

    那目光一个一个看过屋内的三个女人,尤其是在连曦儿的身上停留得最久,然后便转到了难得一身清素的红玉身上,灼灼光华,岂是那些凡间的女人所能比拟的?

    很明显,他跟小翠一样,是被她们给惊醒了。

    一见龙在天出现,红玉马上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水蛇腰扭着走过去,一步三晃,笑得那个媚:“龙爷!您这么眼巴巴的瞅着我姐做什么?难不成,龙爷是看上我姐了?我可是先说明了喔,我姐已经嫁人了,你若不怕头上戴绿,尽量去呢。”

    手指弯弯,顺着龙在天的腰身往下摸,连曦儿抽着嘴,这死丫头。

    小翠脸一红,低着头收拾东西去了。心道这红玉小姐还真是不怕死,连龙爷都调戏。

    凌霜翻个白眼,都无语了。这变得也太快了吧?

    龙在天更是咬牙:“红玉!你这.......你这冤枉我!”

    用力按住她不断挑火的手,她再这么挑下去,他不介意当场吃了她。

    红玉不悦:“我怎么冤枉你了?你刚刚难道没有冲着我姐一直在看么?”

    媚眼如丝,却是冷如刀。

    龙在天张口结舌,他只是好奇好不好?好奇那张脸,怎么突然就变了.......

    刚要解释,却忽然一愣,又喜上眉梢。

    哎,红红这意思,是在吃醋?

    头一低,红玉猛的推开他,脸色大变:“滚!这天下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冷希是,这混蛋也是!

    怎么着?看着人漂亮了就想要,丑了就要打要骂吗?

    一脚将龙在天踢出房门,“砰”的一声将门关上,龙在天尤在傻呼呼的笑。

    呵呵,呵呵,红红吃醋了.......

    第二天,距离开冷宛一月之后,连曦儿再次离开了倚红楼。

    以冷希的手段,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寻到她,估计是根本就没有想到,连曦儿会与倚红楼的红玉姑娘有旧。因此,她倒也可以安心的避着。

    可现在,她不确定了。

    那样一个惊艳的夜,冷希是必定会上门查证的。

    至于龙在天,如果红玉不让他说,他会不会私下去说呢?

    带着这些问题,连曦儿与小翠一起,化妆了跟着凌霜上了路。

    时间,已到了十一月中。

    天气,已经冷了,泛着黄的树叶都落进了泥里,打上了凛冽的寒霜,距离冬天,十分的近了。

    马车里,凌霜动了动身子,“曦儿,跟着我去跑江湖,会不会太累?”

    她心疼她的苦,心疼她的软弱。曦儿就是这样,有些事,永远自己抗着,不让人知道。

    连曦儿笑着:“不累。有你照顾我,能把我累得着吗?”

    四姐妹们,她虽然被她们尊一声大姐,但总是她们照顾她的时候多。

    凌霜点点头,“那也是。不过,我岂不是抢了你家小翠的活?”挑眉向着满脸委屈的小翠看去。好像,自从她们上了这马车,小翠的脸,就一直这么委屈着。

    连曦儿好笑的扫她们一眼:“你呀你呀,小翠老实,你也不要欺负她啊!”又拉过小翠,示意她没有放弃她。

    小翠的脸色这才好了起来。

    凌霜白一眼,这个丫头未免太单纯了些。

    连曦儿看在心里,忍不住想起红玉,好像,每次挑衅生事的,大部分都是凌霜啊,呵呵!

    小翠得了自家主子的关照,自然心情极好的没有理她,而是转向连曦儿问道:“小姐,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呢。”

    转头问着凌霜,“我们这是往哪里去?”

    “走江湖啊!”

    凌霜理所当然的说着,“所谓走江湖,自然是什么地方都要去了。”

    “是吗?”

    话音未落,马车外低低的一声笑,听声音,是个男子。

    .....................

    冷希听着来自倚红楼的回报,脸色黑得不能再黑。

    “你能确定,少夫人是从倚红楼出来的?”

    手敲着桌角,想着那女人要是在眼前,他估计会狠狠的罚她。

    该死的!居然敢去哪个地方?

    冷风的脸色也同样的不好看。他找了那丫头整整一个月,她居然是跟自家小姐住进了清楼里?还真是胆大包天了。

    冷雨懒洋洋的撇着两人,哎,这俩人春心都动了,那他呢?

    忽然有点羡慕起来了,有人牵挂的感觉,是不是真的很好呢?瞧主子跟冷风,一个个跟失了魂似的。

    前来回报的人,小脸有点怕怕的,恨不得赶紧说完赶紧走:“回冷爷,是的。属下一路探查,发现少夫人与小翠丫头的确是从倚红楼出来,一路向北去了。而且,这一月之内,她们也的确是藏身在倚红楼的。”

    说完,火烧屁股似的窜了出去。

    天,主子怒了,为免受牵连,他决定有多远跑多远。

    冷雨一头黑线的看着自己的下属,那狼狈逃窜的背影。眉角狠狠的抽,他们这都是跟谁学的?有点事就吓成这样?

    却不知,他冷雨自己,也一向是如此的。

    “砰”的一声,坚韧的桌角狠狠的敲断,冷希脸色铁青的起身,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哎,主子,你干什么去?”

    冷雨屁颠屁颠的跟着喊,被冷风一把扯回去,掼在了地上,“你若不想去,可以滚回冷宛!”

    冷冷瞪他一眼,跟着冷希一起往外走。

    主子去找少夫人,他要去找那小丫头。如果冷雨识相的话,就赶紧跟上,若不识相,主子将来是有的时间好好修理他。

    “喂!你们太不厚道,欺负我没亲爱的.......”

    冷雨摸着鼻子,不满的叫着,他想着,要不要也去找个女人来疼一下呢?

    飞快的跟着往外跑,他喜欢外面的天空,不喜欢守着无趣的冷宛,连死苍蝇都没一只,都被主子都冻死了。

    太无聊。

    马车停了。凌霜的脸色瞬间抽搐着。

    帘子一挑,有人猫腰钻了进来,毫不避讳的眼神在马车里扫了一圈,直接定在了凌霜的脸上。

    后者的一张俏脸,冷冰冰的没半点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