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同床共枕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3019字

     “曦儿,你看,我给你安排的这间房,喜欢吗?”

    一路拉了连曦儿直接回房,也不管身后跟着一堆的丫环婆子东张西望,直接丢了小翠过去,让她们给安排,她自己则是手牵了连曦儿,谁也懒得管了。

    白墨风直接领了冷希去见自家老爷子了,是以也没功夫来找她。这会,也就俩女人关进了房里,坐着闲聊着。

    天南海北,什么都说,天上地下,也什么都聊。一直聊到月上柳梢头,直到吃饭的时间了,这才住了嘴。

    白墨风亲自来请两人吃饭。

    “霜儿,吃饭了。”

    进了房,径自将凌霜抱起,拉在怀里,又冲着连曦儿笑着道:“连小姐,前厅已备好饭菜,为各位贵客接风洗尘。”

    连曦儿点点头:“白公子客气了。”

    随着起身,白墨风已松了凌霜,牵了手往前厅走去。

    凌霜看了一眼两人,忽然道:“以后也别叫什么连小姐,白公子了。墨风,这是我姐姐,连曦儿,以后你可以叫她名字,也可以叫姐姐。曦儿,这是......呃,我男人。你以后叫他墨风便行。我听你们叫得很别扭。”

    典型的凌霜作风。

    对外人冷清,对自己认可的人,倒是像化成了火一般的热情。

    白墨风无语的看着她,这丫头,哪有随便把“我男人”三个字,挂在嘴边上的?

    连曦儿也无奈的抽了抽嘴,“好吧!凌霜,墨风,一起吃饭。”

    从善如流的改正,凌霜不喜拘束,凡事喜欢简约,这是她的个性。

    .............

    一行三人却前厅,却发现只有冷希主仆三人加,再加上他们三人,还有小翠,一行七人。

    四男三女,总是感觉很怪。

    抬眼:“墨风,这里,另外为我们设的?”

    连曦儿其实更想问的是,其它人,都不在这里用饭吗?

    一般来说,客随主便,但这样为他们另开一席的倒是少见。

    白墨风点头:“家父说了,我们年轻人在一起自在些,不用讲究那些虚礼。”

    说完,招呼着:“来来来,多吃点。这些天一路奔波,也累了。多吃些,补补体力。”

    拿起筷子,夹了红烧鱼放到盘里,细心的挑去了刺,放到了凌霜的碗里:“霜儿,你爱吃鱼,小心些吃。”

    满目的爱恋,看不见别人。

    冷希看了一眼连曦儿,也想为她夹一些吃的,却不知道她爱吃什么。

    倒是小翠,也夹了鱼过去,放到盘里先细细的挑了刺,又给了连曦儿:“小姐,这么多年,这是第二次吃鱼,小姐慢着点吃。”说着,眼里就含了泪。

    连曦儿叹一声,“小翠,你也吃。”

    这么多年跟着她,小翠也没少受打骂。

    “想吃什么就说话!”

    憋了半天,冷希终于开口,却是一筷子狠狠的插向那鱼,又搅了两搅。

    该死的!

    这么多年,这是第二次吃鱼?

    “哎,姑爷.......”小翠瞠目结舌的瞪着那鱼,明明好好的一条鱼,被姑爷这么一筷扎下去,那盘子都快裂了,鱼肚子中间一圈的大黑洞,有点惨不忍睹的感觉。这还敢吃吗?

    连曦儿淡定的看一眼,皱了皱眉:“冷爷。”

    继续低头吃鱼。

    冷希咬牙,将搅完鱼肚的筷子抽回来,一口一口的吃着白米饭。

    其余人等互相看了眼,皆抽着嘴角,默默的开动,抢着除了红烧鱼外的其它品种。

    小翠扁扁嘴,气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呜呜呜!她也好想吃鱼........

    凌霜实在看不过去了,“来人,再上一盘红烧鱼!”

    又似笑非笑的瞥一眼某人:“这盘鱼,我希望能安生的吃完!”

    作死的冷希,居然敢拿她的红烧鱼出气,他死定了!

    白墨风扫一眼众人,笑:“再上两盘吧。”

    一盘怕不够。他的霜儿,要吃一整条。

    这下,轮到铸剑山庄的做菜师父们不淡定了。

    见过吃鱼的,可没见过这样吃法的,都上三盘鱼了。

    一顿饭吃得有滋有味,同样也各有心思。

    “曦儿,走,我们去睡觉。”

    吃饱喝足,凌霜将碗筷一推,抓了连曦儿就跑,却被白墨风一把拽回来。

    “霜儿,乖。不要去打扰客人休息。”咬着耳朵,温柔的说着,不由分说将捣乱的小女人拐回房去,临去之后,留给冷希一个颇让人沉思的背影。

    或者,他也可以效法?

    冷希颇是自得的想着,无限回味着曾经夜夜洞房的美好时光,眼睛瞟着那几个碍眼的人,就觉得不那么完美了。

    “冷风,冷雨,还有小翠,你们各自回房去休息吧。”

    似笑非笑将闪杂人等打发了走,连曦儿面色诧异的看他一眼,也起身欲走,被他拦下:“曦儿,陪我坐会。”

    连曦儿摇摇头:“冷爷,男女授受不亲,这样不好。”

    礼貌的拒绝了他。

    连曦儿的心思很单纯,以前他是她的夫,她是他的妻,自然以夫命为从。可现在,她既然决定要与他划清界限,心里自是没那些弯弯道道的。

    对于此,冷希很是纠结,可却是无可奈何。

    她根本不是刻意的去回避什么,而是下意识的淡漠,生疏。相比于刻意,这个下意识,更让他伤心。

    有些时候,不经意的伤害,会更让人痛。

    现下,冷希就是如此。

    可是,他却没有办法,更没什么理由去质问她什么。

    想着,心里有些乱,索性起身一把拉了她的手:“曦儿,陪我走会。”

    “理由?”

    连曦儿没有挣脱他,只是在他手抓来的时候,微不可见的颤了一下。冷希记在心里,不动声色,眉眼瞬间都软了。

    “没有理由。只是想与你消消食。”

    不由分说的拉了她出门,借口蹩脚的可以。

    连曦儿无奈,这人的强势,霸道,也不是一天了。

    天命孤星,从小克父克母克妻克子,一溜克,也难为他这么坚强了。

    索性也便由了他,任他拉着,一路灯笼打照明,到了后花园。

    “冷爷,就在这里休息会吧。”

    看到后花园一处亭子,连曦儿开口说道。他这么一路拉着她走,也不吭声,她倒是有点憋不住了。

    冷希看了她一眼,原本冷酷的眉眼,变得温柔:“好。”

    与她抬步入了亭内,先是寻了一处背风的地方坐下,连曦儿也欲走,被他抱在了怀里,放在了腿上。

    霎时间,暖昧四起,连曦儿有些别扭。

    “冷爷,你放我下来,我坐另一边。”

    冷希不放手:“别,就这样坐着。爷喜欢抱着你。”

    双手搂在她的腰间,鼻端嗅着她身上的味道,有种,淡淡的百合香。也难怪,那个凌霜会叫她百合。

    想来,她们以前就认识?

    “曦儿,爷问你,红玉跟凌霜,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这个问题,已经困绕了他好多天了。

    下巴搁在她的肩上,感受着她身体的柔软,想到之前那个月圆之夜,她如同堕落凡尘的魅惑精灵,一下子,就勾去了他的魂。

    却没想到,她竟与他最不喜爱的丑夫人,居然是同一人。

    此时想来,也不得感叹天意弄人。原来,最美的最好的,一直在他身边,而他却不知道珍惜。

    连曦儿挣不开他,想着,也就不再动了,考虑了一下,轻轻的道:“我们,从小就认识。”

    嗯,她说的是实话,只不过,这个从小,很有待考据。

    冷希愣了下,忽然低头:“曦儿,你从小,会有机会出门吗?”言下之意,压根不信。

    连曦儿摇头,也笑了:“没有。”

    这话,不止他不信,她也不信。

    想一个从小受尽虐待,被所有人都不待见的丑丫头,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出门?

    “所以啊!爷不信。你失踪的那个月,爷查了你祖上三代,却一点也没查到红玉的头上。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冷希捏了捏她的鼻子,将她更抱紧了一些,连曦儿被他这个动作怔忡了一下,然后便垂下了眸。

    冷希却没察觉到这点,他想着,眼看进入十二月了,天气一日要比一日恶寒了。而怀里的女人,似乎丢了孩子以后,就没有几天休息好的,这样下去,身子会怎么样?

    想着,不由得伸手摸摸她的头,似乎有些寒。

    “曦儿,我们回去吧。这里风大,别受寒了。”

    放下地,拉着她起身,连曦儿忽然纠结起他刚刚问的问题,偏着头看他:“你不问我怎么回事了?”

    她不会说谎话,所以,一直在考虑一个折中的办法,怎么才能又不说谎,又能说实话呢?哎,这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呢。

    冷希原本想回院休息的心思,也跟着被她打乱了:“好啊,那你就给爷说完了这怎么回事,我们再回去?”

    刚起的身子又坐下,顺手又把她抱回腿上。

    连曦儿彻底纠结。她呆呆的瞪着这男人,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黑心呢?又懊恼的垂下头,她肯定是脑袋不够使了,才会提醒他这个问题。

    “哈哈!曦儿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怎么说?”看着她的囧样,冷希开心的大笑着。原本冷冽的面孔这么一笑,突然显得有些朦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