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男人的辛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2989字

    连曦儿怔怔的看着,印像中,他对于她似乎从来只是冷着的脸的。

    揉了揉眉心,有些漫不经心道:“嗯,确实是不知道怎么说。”

    她能说,前世,后世,甚至是神仙,凡人么?

    怕是说了他也不会信,而且,还会将她当成怪物看。

    完了,跳下他的腿:“走吧,天冷了,我也乏了。”

    当先走下花园的亭子,冷希在后面叫着,打着灯笼追上,又不由分说的牵上她的手:

    你慢着点!天黑路滑的,摔倒了总是不好。”

    连曦儿抽了抽嘴,心道,这天黑是真的,路滑倒是没有。

    不过,仍是由他牵着手,纵然她挣,他也不会放开。就如同以前,纵然她再求他,他也不会放过她。

    现在,只不过换了个方式而已。

    这个男人的强势与霸道,由来已久。

    回到房里,小翠已经为她铺好了床。冷希进来一看,立即就不满了,“为什么只有一套床铺?”

    他的呢?

    连曦儿愣了下:“我一个人睡,需要用两套么?”

    她心思没那么多,下意识的将冷希当成了外人。

    冷希一下子就冷了,刚刚在后花园里那美好的相处,霎那间变成泡沫沫,“啪”的一下,因为她的一个“下意识”就没了。

    有些又气又恨的磨着牙:“也罢!既然只有一套,那便这样吧!”

    自顾自的脱了衣服,冷希打定了主意。

    既然她这么懵懂不知,他便从头教她好了。

    虽然任务艰巨,但他有信心完成的。

    连曦儿眨着眼,眼巴巴的盯着他脱衣服:“冷爷,这里是我的房间。”

    眉宇间有着淡淡的不解,更有着浅浅的质问。

    冷希无语:“曦儿,要叫相公。”

    什么冷爷?他真的听够了。

    连曦儿蹙着眉头,很认真的纠正:“冷爷,曦儿已经留了书信,与冷爷一切皆无关系。冷爷如此,岂非出尔反尔?”

    对她非打既骂,要不就是粗暴对待,甚至还打杀了她的孩子,让她如何肯与他一起生活?

    冷希这时已经脱了衣服,上了床,闻言,倒是一个翻身,侧着支起了身子看着她:“曦儿,你我之亲事,可是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哎!

    他的傻曦儿,仅仅只以为留个书信就能抹灭一切的么?真不知道这些年来,她是怎么在连府里活着的。

    这女人最基本的要懂的东西,她居然不知道?

    果然,连曦儿是真的不知。

    她记得在天庭的时候,如果一对男女不喜欢在一起,彼此说一声就可以了。为什么这里就不可以了呢?

    她皱眉看着他:“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我们成不成亲,分开不分开,有关系吗?”

    冷希抽了抽嘴角,彻底认命了。

    这女人,压根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估计在连府的时候没少受气,甚至,打骂都是轻的,更甭提会有人教她这些了。只不过,如果她连吃饭生活都成问题的话,那她那一手漂亮的柔中带钢,天生傲骨的字体,是怎么出来的?

    想到那样绝决的留言字条,冷希的青筋就想往外冒,片刻,又被他用力的压了下来。

    一般说来,字如其人,看一个人的品性,有时候可以单从字形上就可以看出来,而他却左看右看,这连曦儿根本不像个粗人。

    这与她所说的,甚至与他所了解过的,压根不符!

    忽的出手揉了揉眉心,好像,他的小曦儿,身上的秘密还挺多的。嗯,这揉眉心的动作是跟她学的。

    “你还没回答我!”

    连曦儿不悦的看着他,声音有些冷。

    她都与他划清界限了,不是吗?

    冷希索性闭了上眼:“爷今晚就在这里睡了。你可以上来!或者,你不愿意上来,爷亲自抱你上来!”

    她身上的秘密多,他需要慢慢的挖掘。就像开启那传说中的宝盒一样,每一次,都以为自己看透了,了解了,拿到了最好的东西。可一转眼,又发现宝盒内里突然又多了许多看不懂的东西。于是,便又忍不住的去接着开启.......

    现在的连曦儿,就如同那个宝盒。

    他了解的越多,就发现越不了解她。越来越像,雾里看花一般,有着更为好奇的追逐。

    连曦儿很用力的盯着他,感觉有些生气:“总之,冷爷的意思,就是必须要与我睡一张床了?”

    听他的话,就是这个意思吧?

    “是啊!难得曦儿能这么理解爷的意思呢。”冷希一直眼睛不离她,看着她皱眉,看着她不悦,看着她生气,看着她说出气乎乎的话语。终归,感觉离她近了好多。

    “那好。既然冷爷喜欢这里。曦儿去别处睡!”

    转身出了房门,扔下冷希一个人目瞪口呆,又郁闷得想吐血。

    居然,就这么走了?那他死皮赖脸的霸了这床,还有什么意思?

    “蠢货!”

    窗外飘过一个人影,声音冷冷的道,刻意压低的嗓音让他分不出男女。

    冷希眉目一寒,完全不同于面对连曦儿时的死皮赖脸:“谁?”

    他翻身下床,窗子已大开,警觉的四下看去,却没发现任何踪迹。

    疑惑的关了窗子,难道他真的大意了?连有人在外面都不知道?

    回身看了眼屋内,忽然若有所思。

    那人,或者是冲着曦儿来的?

    凌霜将夜行衣脱去,露出玲珑有致的好身材,却是冷着一张俏脸,好像有着满肚子的火。

    白墨风温润笑着,伸手将她拉过:“怎么了?我们的独行女侠才出去这么一会,就有谁惹你生气了?”

    凌霜哼了一声:“还能有谁?冷希那个蠢货,居然敢那么死皮赖脸的缠着曦儿,你明天想个法子,让他去给你打铁!他不是想要求把好剑吗?亲自打吧!”

    脱了衣服,翻身上了床,想着曦儿大概是到小翠的房里去了。

    白墨风宠溺的帮她拉好被子,合身躺在她身边。心想着冷希算是倒了霉了。

    惹了他的小娘子,够他受的了。

    凌霜翻了个身,将身子将白墨风的怀里用力的靠了靠,眼睛都不挣的嘟囔道:“敢欺负曦儿,我要毒哑了他,嗯,最好毒个不举......克父克母克全家,这次,他就把自己克死好了。”

    白墨风身子僵了下,用力的抽着嘴,望着凌霜渐渐睡去的姿容,顿时叹息。

    话说,他的亲亲小娘了,可是用毒高手。

    ...............

    连曦儿如同一抹游魂般的晃荡着。

    走到小翠的门前,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进去。

    夜色已晚,她已经是睡了吧?

    半人扰人睡眠,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她想着,转身又走,刚走到凌霜的门前,更是摇头。这个时间打扰她,很不厚道的。

    可是,难道她就这么在外面晃来晃去一整夜的吗?

    一股寒风吹来,她冷得发抖。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这才发现,因为是被冷希给气出房的,竟是连一件御寒的寒衣都没有披着。

    “阿嚏!阿嚏!”

    手捂着鼻子,两个喷嚏打出来,连曦儿彻底悲剧了。

    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半夜被人提溜着逛着花园也就罢了,月亮没有,看星星也是一种享受,可这半夜又被人抢了床,她找谁说理去?

    慢腾腾看一眼那隐在深深夜色下的她的客房,心里忍不住的天人交战。

    回去?不回去?还是回去?还不是不回去吧?

    可是.......回去有男人啊?

    但是........不回去,就得冻着!照她现在这体质,真要冻一晚上,明天不用起床了。

    鼻子用力的嗅了嗅,似乎是有些不舒服了。

    “你真的不回来吗?”

    冷希忍不住的走过来,大手一伸将她拥在怀里,立时,暖暖的热量从他身上,传到她身上,一瞬间,连曦儿觉得有男人也不错。

    冷希恨不得要骂她。

    这个笨女人,他跟了她一路,也跟着她一起纠结了一路。眼看着她打了个喷嚏,一脸向往温暖的模样,却还是不愿意回去跟他睡么?

    不悦的皱眉,心中突起的怒意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憋了半晌,直接拉着她,粗鲁的进了房。不由分说的将她扔进床,又脱了鞋袜,衣服,扯起被子包起她,然后再一起抱到了自家怀里。

    “你这个笨女人,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重新看见我的心?”

    幽幽的低叹闷闷的说着,冷希快呕死了。这辈子,他就没这么哄过任何一个女人。

    连曦儿温暖的吸口气,果然是房间里暖和呢。

    听到他说话,不由自主的动了动,眉眼弯弯的看着他:“冷爷,我乏了,想睡了。”

    言下之意,你滚吧。

    冷希直接抽了,咬牙道:“你个笨女人!就这么着睡!”

    硬生生的不去看她祈求的眉眼,有本事,咱们晚上谁也别睡。

    连曦儿叹口气,“可是冷爷,这样坐着睡,会舒服吗?”

    冷希眉眼一暖,为那“坐着睡”三个字:“要不,我们一起躺下?”

    如同狡猾的狐狸一般,循循善诱着,虽然不能立即吃了她,但抱着睡,也是一种进步。

    连曦儿想了想:“好吧!”